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六章【边走边谈】(下)

第三百六十六章【边走边谈】(下)

        白云飞指了指前方道:“前面就是外滩,咱们走几步。”

        罗猎欣然道:“边走边谈!”

        罗猎知道像白云飞这种人,很少会有单独外出的胆子,在他们两人走向外滩的途中,有不少便衣在沿途保护。白云飞虽然已经成为法租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够随心所欲的生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往往高处不胜寒,白云飞活得其实比多数人都要小心。

        白云飞道:“罗老弟这几年去哪里逍遥自在了?”

        罗猎道:“我这个人很难静下来,到处走走,荒废岁月,虽然长了几岁,可没涨什么见识。”

        白云飞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个人总是太过谦虚,以你的能力想做什么事都会有所成就,不过罗老弟年纪轻轻难得就看淡名利,这也是为兄最佩服你的地方。”

        罗猎道:“这世上任何事都是一把双刃剑,有所得到就有所失去,所以不过不失反而最难做到。”

        白云飞因他的这句话仔细想了想道:“有道理,可有些道理明明大家都清楚,却很少有人能够做得到,如果一个人从未得到也就无所谓失去,可一个人一旦拥有过,却突然失去,那么他就回不计一切代价地将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罗猎淡淡一笑,他知道白云飞的经历,白云飞的这番话就是在说他自己。

        白云飞道:“我几度沉浮,辛辛苦苦得到了眼前的一切,可现在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快乐。”说话间已经走到他们要去的茶馆,白云飞的手下已经先行到了这里清场,他的汽车就停在茶馆门外。

        两人上了茶楼,白云飞叫了一壶龙井,点了几样茶点,罗猎向窗外望去,看到浦江内来往穿梭的船只,白云飞道:“过去穆三爷经常到这里来,我现在也养成了到这里喝茶的习惯。”

        罗猎微笑道:“穆三爷没有看错人。”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过去我很奇怪,为何穆三爷总喜欢坐在这里,本来我以为他喜欢看江景,后来才发现,坐在这里可以看清周围的状况,而又不会成为他人的目标。”

        罗猎道:“看来你们这些人连喝一杯茶内心都不敢放松。”

        白云飞道:“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可退的下来吗?如果我今天从这个位子上退下来,可能不过今晚就会曝尸街头,我的仇人太多了,一旦我主动放下了手中的这把刀,那么就等于失去了防御。”

        罗猎能够理解白云飞的感受,轻声道:“既然选择了自己的路,就得坚定地走下去.”

        白云飞道:“现在回头想想,我最开心最自在的时候反倒是在刚学戏的时候,如果不是倒了嗓,我或许会在舞台上唱一辈子。”他望着江面若有所思,沉默良久方才道:“我之所以见你,并不是想利用你,我这个人朋友不多,能让我信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自从进入这个行当,我做了不少的坏事,可有一点我还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没有出卖过祖宗。”

        罗猎道:“白先生一直都是个有原则的人。”

        白云飞道:“罗老弟对当下的局势怎么看?”

        罗猎没有说话,因为他早已了解了这段历史,当然知道接下来历史的走向,每一个新时代的来临都要经历磨难和阵痛,罗猎无权干涉,也不能干涉。

        白云飞道:“大清变成了民国,其实是换汤不换药,所谓民主,哪会有什么真正的民主,自民国成立以来,军阀割据,各方混战不断,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内斗不已,有谁真正顾得上百姓之死活,对自己同胞采用铁血镇压,对外来入侵却奴颜婢膝,这样的政府又怎能取信于民,这样的政权又怎能长久。”

        罗猎道:“我这个人对政治没什么兴趣,白先生难道想从政?”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以我的底子,能够成为法租界华董已经达到了我的巅峰,现在整个黄浦不知多少人都在盯着我的位子,恨不能马上就将我从位子上拉下来取而代之。法国人对我委以重任,真正的目的却是想通过我的手来压榨同胞,掠夺中华财富。”

        罗猎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为他们做事?”

        白云飞道:“我不做,自有人做,与其让别人做还不如让我来做,罗猎,我听说你正在筹建一所博物馆,我想略尽微薄之力。”

        罗猎道:“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白云飞闻言一怔:“不是说你们已经选了一块地,而且主体建筑已经建好?”

        罗猎道:“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在如今这种动荡不定的形势下,开博物馆容易,可想要保护好那些古董却很难,还不如任期散落在民间。”罗猎主意的改变源于他对历史走向的了解。

        白云飞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也有道理。”

        罗猎道:“其实白先生完全可以多做一些慈善,多帮助一些有需要的人。”

        白云飞道:“我这种人做善事谁会相信?别人肯定会怀疑我的动机。”

        罗猎道:“我和青虹准备成立一个基金会,帮助那些流离失所的孤儿。”

        白云飞目光一亮道:“此事算我一份。”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啊,没问题。”

        白云飞道:“张凌峰那个人你还记得吧?”

        罗猎道:“有印象。”

        白云飞道:“他有个堂兄叫张凌空,此人从北美留学回来,家产颇丰,新近来到黄浦经商,声势不小。”

        罗猎从白云飞的表情已经看出他对这个张凌空非常的重视,可罗猎对这种商场上的竞争没什么兴趣,微笑道:“我和这个人并不认识。”

        白云飞道:“张凌峰也来了,黄浦虽然不小,可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想总有见面的时候,这个周末,张凌空在新世界举办舞会,不知你有无兴趣?”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白先生上次的舞会已经让我产生了心理阴影,这种事情我也没什么兴趣。”

        白云飞笑道:“话虽如此,可张凌峰也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他应该不会忘了你这位老朋友。”

        新世界是在过去蓝磨坊的基础上翻建,规模比起过去大了一倍不止,张凌空这位新世界的老板雄心勃勃要打造全黄浦最大的夜总会,他要将整个黄浦最红的头牌,最美的舞女都请到这里来,事实上他也在这样做,在黄浦挖角不断,几乎挖走了各大夜总会的台柱子。

        张凌空的行为自然激起了不少人的敌视,可张凌空不但在政商方面关系够硬,而且和开山帮的赵虎臣交情匪浅,至于军界,北满军阀张同武就是他的亲叔叔。所以张凌空虽然回国的时间不长,却已经被人认为是财大气粗手眼通天的人物。

        张凌峰此时正在浦江酒店的平台上抽烟,陆如兰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小心地涂抹着指甲。他们两人也有大半年没见了,张凌峰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陆如兰,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仍然能够看到陆如兰眼角细密的皱纹,想起刚才两人的那场颠鸾倒凤,张凌峰居然感到索然无味,女人真是不禁老。

        陆如兰道:“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张凌峰道:“怎么会?最近满洲战事紧,我也是实在抽不开身,这不,跟徐北山刚刚达成了和谈协议,我这就来了。”

        陆如兰抛给张凌峰一个媚眼,她对男人心再了解不过,无论张凌峰的嘴巴多甜,可有些事是瞒不过的,她知道张凌峰在敷衍自己,陆如兰道:“新世界的生意不错啊。”

        张凌峰笑道:“还不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为我保驾护航,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全黄浦最红的舞女请过来。”

        陆如兰道:“请这个字可不恰当,确切地说是挖过来。”

        张凌峰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身走了进去,不一会儿拿着一张银票出来,拉起陆如兰的右手将银票放在她的手中,陆如兰在银票上扫了一眼道:“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她将银票递给了张凌峰。

        张凌峰笑道:“嫌少?”

        陆如兰道:“你不是说新世界有一半的经营权是我的?”

        张凌峰道:“你要经营权有什么用,别说是你,现在就连我都不会插手其中的事情,我大哥……”

        陆如兰打断他的话道:“你大哥是你大哥,你是你,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要用你大哥来做借口。”

        张凌峰道:“开始我也以为我家老爷子会让我来负责黄浦这边的事情,可是他不肯,还专门从美国把我大哥给弄了过来,现在所有事情都是他来负责,我能有什么办法?如兰,这笔钱不少了,如果你还觉得不够,我可以再给你一万大洋。”

        陆如兰道:“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尊重,张凌峰,你跟我说过什么?你答应过我什么?我跟你这些年,我有没有要求过什么名份地位?我有没有要你明媒正娶?你给不了我这些就算了,还让我继续跟着那个老头子,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