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六章【边走边谈】(上)

第三百六十六章【边走边谈】(上)

        罗猎当然明白瞎子对自己的这份友情,拍了拍瞎子的肩膀道:“这几年的事情,我跟你慢慢聊,最近我都在黄浦,咱们有的是时间,对了,张大哥最近也会过来跟咱们相聚。”

        瞎子激动地在大腿上拍了一记道:“太好了,我联系陆威霖和阿诺,看看他们能不能回来聚聚。”

        罗猎道:“好啊!”他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瞎子,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瞎子道:“我哪有这么灵通,还不是白云飞今儿早晨去我店里,他提起你的事儿,我当时一听那个火啊,什么生意,什么老婆我都不管了,蹬着车子就来找你兴师问罪。”

        罗猎禁不住笑了起来,过去了这么多年,瞎子还是过去的脾气。

        罗猎道:“白云飞是法租界的华董,他在法租界一手遮天,消息自然要比他人灵通。”

        瞎子道:“他也算念旧,对我一直都很关照,对了,他让我转告你,希望抽时间给你接风洗尘。”

        罗猎道:“暂时没什么时间,离开这么久,许多东西都需要好好整理一下,而且我想多一些时间陪陪女儿。”

        瞎子道:“小彩虹吧,真是可爱啊,我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女儿就好了。”

        楼梯上传来叶青虹的声音:“你啊,还是生儿子吧,生个女儿万一长得像你就麻烦了。”她一边说一边走下楼梯。

        瞎子今天跟她杠上了:“怎么了?我还就生女儿,我老婆长得也不错,你怎么就知道我生得女儿就一定像我?”

        叶青虹道:“你生得女儿不像你,那问题才真是大了。”

        瞎子说不过叶青虹,被憋得满脸通红,他指着叶青虹,看着罗猎道:“你……你……也不管管你家婆娘,都……都嚣张成什么样子……了”

        叶青虹道:“瞎子,你胡说八道啊,我和罗猎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瞎子呵呵笑了一声,正想反唇相讥,罗猎打断这厮的话道:“吃饭,吃饭,这么久没见,一见面就掐,都有劲没出使是吗?”瞎子顺坡下驴道:“我好男不跟女斗。”

        叶青虹只是故意气他,她才不会跟瞎子一般计较,从午餐的准备来看,还是颇为精心,对这位久别重逢的老友还是相当欢迎的。

        瞎子看到桌上玲琅满目的菜肴,心中的气顿时消了,其实今天是他不请自来,而且一进来就是兴师问罪,以他和罗猎之间的关系,自然不该对这份友情有所怀疑。

        瞎子道:“怎么?小彩虹不下来吃饭?”

        叶青虹笑道:“她睡了,这两天刚来黄浦,晚上总是兴奋,很晚才睡,所以白天就睡得多了一些。”

        瞎子点了点头,看到罗猎去拿酒,这才想起自己匆匆忙忙就离开,店里只剩下周晓蝶一个人的事情,苦笑道:“今天听到你的消息就跑了出来,回头小蝶要把我骂死了。”

        罗猎道:“她如果知道你来见我,肯定不会说什么。”

        瞎子道:“这酒咱们不喝了,晚上到我那里去喝,我待会儿还得赶回去。”

        叶青虹道:“怎么?刚刚还兄弟情深,这会儿又重色轻友了。”

        瞎子尴尬笑道:“不是,你们都知道的,小蝶她眼睛不好,虽然现在比起过去好了不少,可是没我在身边还是不行,如果我……嗨!得,您也别寒碜我,不醉无归,不醉无归。”

        罗猎却将酒瓶给放下了:“算了,不在乎这一顿,晚上我去你那儿再喝,你抓紧吃饭,赶紧回去,把店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再说。”

        瞎子吃完了饭,匆匆离去,叶青虹本想让司机送他,可瞎子坚持自己骑车回去。

        罗猎和叶青虹并肩望着瞎子离去,叶青虹转身看了看罗猎,发现他的表情怅然若失,小声道:“怎么?才分开一会儿就开始想了?你对他还真是不一般呢。”

        罗猎笑道:“有没有觉得他变了。”

        叶青虹道:“没觉得,还是那么牙尖嘴利,说话从不饶人。”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如果在过去,他一定会陪你喝个痛快,今天居然能够控制得住。”

        罗猎道:“因为他心里有牵挂了。”

        瞎子的牵挂就是周晓蝶,其实瞎子一直都有牵挂,在过去他牵挂着外婆,罗猎对这位老友是极其了解的,瞎子表面上吵吵嚷嚷,可内心深处对冒险是排斥的,他更喜欢安逸平静的生活,这也是罗猎来到黄浦之后没有马上去找瞎子的原因,因为罗猎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去打扰他原本平静的生活。

        叶青虹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牵挂,可是未必每个人都能放得下。”想起罗猎六年之后的约定,叶青虹心中顿时难过了起来,虽然她现在可以和罗猎父女相守,过着看似平静的生活,可平静背后暗潮涌动,罗猎的生命注定无法安定,六年之后,他仍将选择离开。

        路是自己选的,叶青虹并不后悔,她只是难过,还有些嫌弃自己,自己为何不能让罗猎留下?如果自己在他的心中足够重要,他会不会选择背叛对风九青的承诺?

        罗猎道:“我下午想去福音小学看看。”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你去,我在家陪着小彩虹,她醒了见不到我肯定会哭。”

        罗猎笑了起来,心中温暖的同时又感到有些歉疚,如果不是叶青虹,小彩虹很难熬过这段日子,而自己也无法想象会经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多亏了叶青虹,也多亏了兰喜妹。

        每当想起这些事,罗猎的内心是幸福且痛苦的,他的幸福来源于这些知己对自己毫无保留的深爱,他的痛苦却因为他就算竭尽所能仍然无法阻止她们的离去,难道自己真是一个不祥之人?

        自从和叶青虹重逢,叶青虹始终在默默付出,她在尽一切可能地对自己好,对小彩虹好,尽着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职责,而自己从未对叶青虹主动表达过爱意,叶青虹依然无怨无悔,罗猎知道她在等待,而且将会永远等待下去。

        福音小学的校舍刚刚经过了翻建,大门是新建的,罗猎几乎没有认出来,当年在这里上小学的孩子应该都已经毕业离开了,罗猎站在学校的栅栏外,望着里面的孩子,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罗猎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如果当年没有遇到叶青虹,自己会不会在黄浦的小教堂里安安静静做一个牧师,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罗猎很快就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就算没有遇到叶青虹,罗行木的信还是会送到他的手里,他仍然会踏上那场满洲之行。

        罗猎围绕着福音小学慢慢走着,他点燃了一支烟,兰喜妹的离去让他重新抽起了烟,当然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来到福音小学的后门,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小教堂的尖顶。

        罗猎听说小教堂已经被教会重新接手了,还派去了新的神父,循着花岗岩拼成的小路一直走向教堂的尖顶,很快就来到了小教堂的对面,罗猎没有选择通过马路,就站在对面,静静望着教堂,点上第二支烟的时候,看到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神父从里面出来,热情地跟信徒打着招呼。

        景物依旧,只是时光荏苒。

        一辆黑色轿车在小教堂的正门前停下,司机迅速下了车,拉开车门,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走出汽车,他没有进入教堂,而是拄着文明棍,向马路对面的罗猎微笑着。

        罗猎认出了白云飞,虽然过去了几年,可白云飞的样子一点都没变,白云飞叼着一支雪茄,轻轻挥了挥手,停在他面前的那辆车向远处驶去。

        白云飞慢慢向罗猎走了过去,罗猎却没有挪动脚步,他知道白云飞一定是有备而来,像白云飞这种人,很少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罗猎道:“看来我到哪里都瞒不过侯爷的眼睛。”

        白云飞笑了起来:“别的地方不好说,在黄浦法租界,我还是有些眼线的。”他在罗猎的面前停下脚步:“现在很少有人再称呼我为侯爷了。”

        罗猎微笑道:“那叫您什么?”

        白云飞道:“我现在是法租界的华董。”

        罗猎笑道:“恭喜!白先生这几年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白云飞听出了他话后有话,自己的这番基业归根结底还是拜穆三寿所赐,如果没有当年穆三寿的馈赠,自己应当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当然还要得益于叶青虹对穆三寿继承权的主动放弃,白云飞道:“听说叶青虹回来,我就让人一直留意她的消息,没想到罗老弟也一起回来了。”他很好地解释了自己因何知道罗猎返回黄浦的事情。

        罗猎道:“青虹对白先生的事情可不关心。”他的意思很明显,提醒白云飞不用打叶青虹的主意,也不要担心叶青虹危及他的利益,叶青虹不会找他的后账。

        白云飞连连点头道:“我明白,我当然明白。罗老弟有时间吗?一起喝个下午茶?”

        罗猎并没有犹豫,点了点头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