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养你】(下)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养你】(下)

        罗猎道:“她一心一意地对我,可对你是不公平的。”

        叶青虹道:“开始的时候,我也这么觉得,我认为她欺骗了我,侮辱了我,也侮辱了你对她的感情,可是当她说出一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她双目含泪望着罗猎道:“她说:我很自私,活到现在我终于明白,我这辈子只为一个人活着,这个人就是罗猎!”

        罗猎心如刀绞,他转过身去,闭上双眼,热泪顺着坚毅的面庞奔流而出。他不想叶青虹看到自己流泪,可是他知道叶青虹一定猜的到。

        叶青虹缓缓走向罗猎,伸出手想去触摸他颤抖的背脊,就快落下去的时候又犹豫地缩回手去,雨落在她的脸上,和着泪水一起流下,她扭过头,看到桥的那端,一个身影站在雨中,朦胧的身影,朦胧的笑脸,分明就是兰喜妹,她在微笑着,她的目光充满了鼓励。

        “我知道你忘不了她,这么好女人,换成是我也忘不了,我不介意,我也想告诉你,我这一辈子只为一个人活着,这个人就是你……”叶青虹的头抵在罗猎的后背上,她无声啜泣着。

        罗猎不再流泪,他的目光茫然,盯着苏州河缓缓的流水,他的语速比流水还要缓慢沉重:“青虹,她应该告诉了你不少的事情,她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对风九青有一个承诺?”

        叶青虹点了点头。

        罗猎道:“六年之后,我还回去陪她寻找九鼎,也许我永远不会回来……”

        叶青虹道:“她陪你渡过了三年,我却有机会和你一起走过六年,如果你去,我等你,我和小彩虹一起等你,你不可以拒绝我,因为照顾小彩虹是我对她的承诺,她说过,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比我对女儿更好……”叶青虹已经泣不成声。

        罗猎转过身去,抓住叶青虹的双肩,然后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每到换季之时,瞎子的绸缎庄生意都是出奇的好,今天刚一开门就迎来了一位贵客,瞎子看着身穿一身月白丝绸长袍,头戴白色礼帽,手拄文明棍的白云飞,马上笑逐颜开道:“今儿一早我就被喜鹊吵醒了,我就知道有贵客临门,只是不知道哪位贵客,原来是白先生。”

        白云飞将墨镜摘了下来,笑了一声道:“少贫了,我可不是什么贵客,瞎子,生意不错啊。”

        瞎子笑道:“还不是托您白先生的福,这法租界的青皮流氓都知道我是您的朋友,谁也不敢找我的麻烦,白先生,小店新进了不少的上等丝绸,您过过眼,挑几匹做衣裳,就算兄弟我送给您的。”

        他请白云飞到后院的花厅坐了,亲自沏了一壶上好的龙井,他也知道白云飞素有洁癖,所以特地选了只新杯子。泡好茶,陪着白云飞坐下,笑眯眯道:“白先生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店来啊?”

        白云飞道:“路过,顺便找你打听点事儿。”

        瞎子连连点头道:“您说!”

        “要说贵客,新近咱们黄浦倒是来了一位贵客。”

        瞎子道:“谁啊?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想不起来。”

        白云飞的笑容充满了怀疑:“瞎子,谁不知道罗猎是你最好的朋友?”

        瞎子愣了:“什么?您说什么?罗猎回来了?你没骗我吧?”

        白云飞看到他的反应,方才意识到瞎子可能真不知情:“你不知道?”

        瞎子道:“我当然不知道,如果我要是说半点谎话,让我真瞎!”

        白云飞扬起手道:“得嘞,真不知道就算了,发什么誓啊,都是朋友,别搞得那么生分。”

        瞎子的心里可不好受了:“他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这是没把我当朋友啊!”

        白云飞道:“可能他有要紧的事情办,也可能他有苦衷呢?”

        瞎子道:“他在哪里啊?他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去找他。”

        白云飞道:“我是听说啊,就在叶青虹的府上,建博物馆那地儿,我也是听人说,消息未必准确。”他站起身来,连茶也没喝一口:“我先走了,对了,如果你见到罗猎,帮我约一下,抽时间我请他吃饭。”

        瞎子点了点头,可白云飞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白云飞这边刚走,瞎子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出门,周晓蝶看他走得匆忙,追上去问道:“老公,老公,你干什么去啊?”

        瞎子骑上自行车,摆了摆手道:“你就别管了,有事,有急事!”

        叶青虹正在教小彩虹唱歌,佣人过来通报瞎子来访的事情,叶青虹愣了一下道:“嗬,他消息倒是蛮灵通的,请他进来吧。”

        叶青虹让保姆带先去房间休息,又让人去叫罗猎,他们抵达黄浦刚刚三天,根据罗猎的叮嘱,她并没有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包括闺蜜唐宝儿在内,连唐宝儿给她准备的接风宴,她也一直没有应承下来。

        瞎子气喘吁吁地进入了这富丽堂皇的客厅内。

        叶青虹起身道:“安翟,你这是打哪儿来啊?至于急成这个样子?”

        瞎子想说话,却还没有调整好却气息,双手扶着腰道:“你……”

        叶青虹道:“坐,天大的事儿先坐下来再说,吴妈,给客人倒茶。”

        瞎子喘着粗气道:“看来……看来……你……你们是真把我当成外人了……”

        叶青虹听他这么说话心中就已经明白了,瞎子一定是听说了什么消息,难怪说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叶青虹笑道:“你这是哪儿的话,敢情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瞎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罗……罗猎……那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呢……让……让他出来见我……”

        叶青虹听他出口就骂罗猎,心中可有些不乐意了:“瞎子,口下留德啊,罗猎让着你不跟你计较,可我心眼小啊!”

        瞎子气喘吁吁道:“叶……叶青虹……我还就不怕你……你当我不知道……罗……罗猎不见我……就……就是你拦着……”

        “嗨!你要找事啊?”

        瞎子指着叶青虹道:“找事儿?惹……惹毛了我……我……”

        叶青虹凤目圆睁道:“你敢怎样?”

        瞎子撸起袖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我替我兄弟教训你……”

        楼梯上传来小彩虹愤怒的声音:“不许欺负我虹妈妈!”原来这孩子刚才并没有走远,一直都在楼上偷看呢。

        瞎子看到小彩虹也愣了,小彩虹踉踉跄跄跑下楼梯,叶青虹担心她绊倒,赶紧迎上去抱起她,保姆在后面跟了过来,连连道歉。

        小彩虹指着瞎子道:“坏人,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叶青虹心中一暖,这孩子自己真是没白疼她,她笑道:“女儿啊,伯伯不是坏人,他是爸爸的好朋友,好兄弟,刚刚跟我开玩笑呢。”

        瞎子一脸的尴尬,陪着笑凑了过去:“这孩子,你女儿啊?”

        叶青虹点了点头。

        瞎子笑着继续问道:“你跟罗猎的?”

        叶青虹白了他一眼,将小彩虹交给保姆带走。

        瞎子嘿嘿笑道:“难怪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们俩藏得倒是严实,咦,不对啊,你上次来不是说有三年没见罗猎了,这效率也太快了。”

        叶青虹被这厮说得红了脸:“瞎子,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赶出去了。”

        “瞎子!”罗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刚才他一直都在博物馆内整理文物呢。

        瞎子看到罗猎,一时间百感交集,这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激动,冲上去抓住罗猎的肩膀,用力摇晃着:“你……你啊你……你特马把我给忘了……”然后抱住罗猎竟然嚎啕大哭。

        叶青虹忍不住切了一声道:“切,大男人哭得比个女人还惨。”

        瞎子抽抽噎噎道:“你知道个屁啊,我……我们哥俩是什么感情……你才认识他几年啊?”

        罗猎有些无奈地朝着叶青虹使眼色,示意她一定要控制住性子,千万不要跟瞎子一般见识。

        叶青虹当然不会跟瞎子计较,起身去陪小彩虹,上楼的时候不忘叮嘱佣人去准备午饭。

        瞎子的那点儿委屈很快就被久别重逢的快乐所取代,他抓着罗猎说个不停,说到口干舌燥,方才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好奇地问道:“罗猎,那……小女孩真是你女儿?”

        罗猎点了点头。

        瞎子又道:“你和叶青虹生的?”

        罗猎道:“兰喜妹。”

        在瞎子心中对兰喜妹的好感还不如叶青虹呢,不过他知道兰喜妹和罗猎结婚的事情,低声道:“行啊,左右逢源,叶青虹这么强的性子,甘心给你做小?”

        罗猎干咳了一声道:“瞎子,喜妹去世了。”

        瞎子愣了,反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特马这张破嘴就是欠,罗猎,我是真不知道,对不住啊。”

        罗猎道:“没什么,都过去了。我来黄浦已经三天了,原本打算下周才跟你们联络,主要是想先冷静一下,整理一下头绪,在黄浦我们也没有联系任何其他的朋友。”

        瞎子道:“我不是介意,我就是想见你,兄弟啊,三年了,我整整三年没有你的一点消息,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