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养你】(上)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养你】(上)

        这才是罗猎决定远离人群销声匿迹的原因,这三年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幸福快乐的,他带着兰喜妹走遍了她想去的每一个地方,远离纷争,远离喧嚣,这三年他们还拥有了爱情的结晶。兰喜妹用生命诠释了对他无私的爱,然而在她生命即将终结之前,她却又瞒着自己做了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

        罗猎没有想到叶青虹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归,而且没有抱怨,没有委屈,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让她们如此对待自己,最难消受美人恩。

        罗猎道:“张大哥,我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同意,不过你能不能先把胡子给刮了?”

        热腾腾的毛巾敷在脸上,烫得有些疼,叶青虹取下毛巾,抽出一把锋利的剃刀,在罗猎的眼前晃了晃:“你怕不怕?”

        罗猎道:“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怕?”

        叶青虹道:“我怕!”

        罗猎道:“怕什么?”

        叶青虹道:“怕伤到你,怕你不要我。”

        罗猎闭上了眼睛:“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刮净胡子的罗猎精神了许多,不过小彩虹却有些不认识这突然变得年轻不少的父亲,盯着罗猎看了好长时间,方才笑道:“爸爸胡子没了!”

        罗猎抱起女儿道:“喜不喜欢?”

        小彩虹不停点头:“不怕爸爸扎我了。”

        罗猎笑道:“小丫头,一样可以扎你的。”他作势去扎女儿,小彩虹道:“虹妈妈,虹妈妈。”

        叶青虹听到女儿的求助赶紧走了过来,伸手抱过小彩虹道:“你啊,别吓着女儿了。”

        罗猎笑道:“怎会吓着她,她胆子大得很呢。”小彩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又伸手搂住叶青虹的脖子,用力把他们两人的面孔往一块凑,咯咯笑道:“爸爸扎虹妈妈。”

        罗猎和叶青虹的脸都红了起来,他们重逢之后,还从未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叶青虹佯怒道:“你这小鬼头,恩将仇报啊。”

        罗猎笑道:“我就说她鬼得很。”

        此时铁娃过来敲门,喊他们过去吃饭。

        小炕桌上摆得满满的,今天的晚餐格外丰盛。

        几人连干了几杯酒,叶青虹多数时间都在喂孩子,根本顾不上吃,张长弓看在眼里,心中暗赞,过去叶青虹在他的印象中是清高孤傲的大小姐,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快可以适应一个母亲的角色,而且小彩虹还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张长弓和罗猎多数时间都在谈论其他人的事情,比如阿诺和玛莎去了欧洲,又比如陆威霖和百惠去了南洋,两人反倒很少提及自己的事情。

        小彩虹吃饱了之后,和铁娃去门外放炮了,叶青虹此时方才有机会吃饭。

        罗猎特地给她留了菜。

        张长弓端起酒杯道:“叶小姐,这杯酒我得敬你,话我不多说了,都在这杯酒里了。”

        叶青虹笑道:“张大哥,您这么叫我就是还把我当成外人喽。”

        张长弓慌忙道:“没有,没有,那我以后就叫你弟妹!”他也是快人快语。

        叶青虹俏脸红了起来,她偷偷看了罗猎一眼,罗猎的目光盯着酒杯,似乎他并没有听到张长弓的话,他又怎能没听到张长弓的话。叶青虹道:“张大哥还是叫我青虹吧,我又没结婚。”

        张长弓看了看叶青虹又看了看罗猎:“啊,我还以为……你们……”

        叶青虹道:“我是小彩虹的虹妈妈,可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在人前的时候,叶青虹仍然有着一颗要强的自尊心。

        罗猎岔开话题道:“张大哥,你最近和海明珠有没有联系?”

        这下轮到张长弓脸红了,他支支吾吾道:“倒是见过,不过这几年也就是见过一次,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

        叶青虹道:“那就是你不对了,既然喜欢人家,那就去追啊,你不追,难道还等着人家女孩子来追你?”

        罗猎听出她话里有话,夹了口菜道:“这菜有点咸了。”

        叶青虹道:“我做的。”

        罗猎马上改口道:“好吃,好吃!”

        张长弓笑了起来:“罗猎,你到底哪句是真话?”

        叶青虹望着罗猎,看看他会如何解释。

        罗猎道:“都是真话,菜是咸了,可青虹做得,咸了也好吃。”

        叶青虹吃吃笑出了声,他这张嘴巴当真是厉害。

        张长弓暗自叹服,难怪这么多美女前仆后继地追随罗猎,他的身上的确有着超人一等的魅力,这魅力多半还是罗猎坚韧不拔的性情和一诺千金的品质所赋予。

        张长弓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叶青虹暗暗感激张长弓,这些话正是她想听的,只是不好开口询问。

        罗猎道:“走一步算一步。”他的回答滴水不漏。

        叶青虹道:“你们哥俩聊着,我去看看小彩虹,小孩子不能睡太晚的。”

        罗猎点了点头。

        张长弓道:“哄她睡着了再过来喝几杯。”

        叶青虹笑道:“我酒量可不成,您要是真想喝啊,赶明儿去黄浦找唐宝儿,她酒量大。”

        叶青虹走后,张长弓和罗猎碰了碰酒杯两人一饮而尽,张长弓道:“我看叶青虹不错。”

        罗猎僻重就轻道:“她对小彩虹很好,如果没有她,我都不知道怎么陪孩子走过这一段。”

        张长弓道:“仁义啊,罗猎,你是我兄弟,我这当哥哥的有句话得说。”

        罗猎点了点头道:“您说!”

        张长弓道:“这三年我虽然不知你经历了什么,可发生过的事情毕竟发生过了,离开的人已经离开了,咱们活着的人得往前看,你说是不是啊?”

        罗猎道:“张大哥,您别担心我,我挺得住。”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我怎能不担心你?你这个人够坚强,可什么事啊都喜欢自己扛着,心里再难受,再大的委屈都不轻易和别人分担,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其他兄弟有多担心你,牵挂你?”

        罗猎给张长弓斟满了酒,端起酒杯道:“张大哥,我对不起你们。”

        张长弓道:“没什么对不起的,其实三年之前,在西海,你不让我们跟着去,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陆威霖也说,可能你这次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思,风九青那个人不好对付的。”

        罗猎默默为他添上酒。

        张长弓道:“可后来你回来了,陈阿婆的葬礼上,你说你和兰喜妹结了婚,我们虽然没有参加你的婚礼,可是我们也都为你高兴。”

        罗猎道:“能够娶到她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他的内心一阵刺痛,抓起面前的那杯酒仰首喝了下去。

        张长弓道:“何尝不是她的幸运呢?我虽然跟她不熟,可是我知道她一定会这么想。”

        罗猎还想倒酒,张长弓伸手制止了他,低声道:“酒入愁肠愁更愁,罗猎,无论你经历了什么,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你张大哥没什么本事,可只要你一句话,就算牺牲这条性命,我也在所不辞!”

        罗猎握住张长弓的手,抿了抿嘴唇道:“张大哥,为了你们,为了小彩虹,我会振作,我会好好活着。”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切在这样的季节都开始变得朗润起来。

        叶青虹上次回黄浦的时候并没有前往她重金打造的博物馆,自从三年前离开黄浦,那里的工程就已经暂停,对叶青虹而言那里也变成了她的伤心地,她不愿回去,因为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会让她想起罗猎。

        这次回到黄浦,却是罗猎主动提出的,两人牵着女儿的手走入这座规模宏大的庄园,叶青虹在回到这里之前已经先行发电报给唐宝儿,让她帮忙提前整理这里。

        所以当他们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花团锦簇焕然一新的景象。

        小彩虹看到眼前的美丽庄园,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哇!虹妈妈的家这么大!”

        叶青虹笑道:“也是小彩虹的家啊!”

        小彩虹一手牵着叶青虹一手牵着罗猎,她笑道:“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这里?”

        叶青虹点了点头,目光望着罗猎,罗猎道:“只怕我的那点钱供不起这么大的房子。”

        “我养你!”

        罗猎终于提出让叶青虹带他去外白渡桥看看,那里是叶青虹和兰喜妹相约见面的地方,一直以来叶青虹都在回避这件事,她只是担心这件事会勾起罗猎痛苦的回忆,会再次让他陷入无尽的折磨之中。

        来到桥上的时候,天空下起了细雨,罗猎带了伞,撑起雨伞,为叶青虹挡住头上的雨丝,却发现叶青虹仍然戴着他在苍白山亲手为她雕刻的发簪。

        叶青虹道:“那天我特地早来了一个小时,想不到她来得比我还早,我发现我终究还是迟到了。”

        罗猎停下脚步,目光投向下方的苏州河。

        叶青虹道:“无论怎样,迟到总比不到好。”

        罗猎道:“她最放心不下的人是我,所以她坚持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叶青虹道:“我佩服她!”她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她认为自己对罗猎的爱绝不比任何人少一分,可是她的骄傲曾经束缚了自己,当她放下骄傲的时候,却又缺少兰喜妹那种一往无前的勇气,她至今仍然记得兰喜妹在这里跟她说过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