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四章【不宜久留】(上)

第三百六十四章【不宜久留】(上)

        罗猎端起酒杯,跟叶青虹碰了碰,他们一起干了这一杯。

        罗猎又道:“然后啊,我要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如果没有她,我的生活将会变得一团糟,不会有那么多的欢声笑语,不会有那么多的希望。”他感谢的不是上天,而是亡妻喜妹,正是她的坚持,他们才拥有了这个宝贝女儿,兰喜妹绝不仅仅是要留下他们爱情结晶那么简单,而是她担心失去自己的日子,罗猎无法支撑下去,小彩虹是她生命的延续,是他们的希望所在,也只有这个女儿才能让罗猎重新振作,才能让罗猎坚持下去。

        叶青虹端起酒杯喝了,又将身边的那杯酒悄悄洒落在地上,然后添满。她坐在小彩虹的身边,和罗猎空出一段距离,叶青虹为空杯斟酒的时候,仿佛看到兰喜妹又回到了这里,她心中默默道:“喜妹,若是你在天有灵,应该看到我没有辜负你,我尽力了。”

        罗猎的目光落在叶青虹的脸上,这段时间改变的不仅仅是自己,他端起酒杯道:“这杯酒我敬给虹妈妈和她的小彩虹,如果不是虹妈妈对小彩虹的照顾,我就没有时间去打猎,我不去打猎,咱们就要饿肚子,所以最大的功臣还是虹妈妈。”

        小彩虹道:“我也敬虹妈妈。”

        叶青虹望着小彩虹真挚单纯的笑脸,忽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在兰喜妹和她的那番深谈之后,她所作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她的眼圈红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外面忽然传来一连串急促的枪响,小彩虹道:“炮,鞭炮!”她的年龄还分不出枪声和鞭炮的区别,罗猎他们经常告诉她打猎时发出的枪声是鞭炮,而叶青虹又告诉她,过年时都会放炮的,所以小彩虹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放炮。

        罗猎将酒杯放下,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无人的山峦,因为地处偏僻,即便是土匪也少有从这里经行,如果是打猎,枪声不会如此密集,应该在附近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

        罗猎起身道:“我去看看。”

        叶青虹道:“等等!”她起身为罗猎去拿衣服,又取出一把手枪。

        罗猎道:“不用,我带猎枪就行,你留着防身。”

        叶青虹点了点头,低声道:“小心啊!”

        罗猎笑道:“放心吧,这一带是我们家的地盘。”

        叶青虹听到这句话,差点落下泪来,她点了点头道:“快点回来,我们娘俩等着你。”

        罗猎点了点头,躬下身子摸了摸小彩蝶吹弹可破的脸蛋道:“让虹妈妈带你早点睡,我出去看看谁在放炮。”

        交火声仍然在雪松林中持续,罗猎寻找了一个便于隐蔽适合观察的地方停下,在这里,他可以兼顾木屋那边的情况,虽然叶青虹身手不弱,但是他绝不容有任何闪失的出现。

        两道身影从密林中向罗猎所在的方向没命逃窜,后方有十多人穷追不舍。

        “蓬!”逃跑的两人中有一人又中了枪,摔倒在了雪地上,另外那人意识到同伴中枪之后,转身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拽着他躲在了一棵雪松之后。

        突!突!突……密集的子弹扫射过来,那两人相拥在一起躲在雪松后,子弹将树皮射得四处纷飞,压制的他们根本就抬不起头来,更不用说逃跑。

        追击的那些人分散开来,准备包围两名逃亡者,远处一人大声道:“岳广清,你逃不了了,给我滚出来。”

        罗猎闻声一怔,从对方的喊话中能够推断出,逃亡者其中之一是狼牙寨的岳广清,这岳广清乃是狼牙寨的七当家,有遁地青龙之称。听到岳广清的名字,罗猎不由得想起了亡妻兰喜妹,兰喜妹生前曾经是狼牙寨的八当家,他和兰喜妹最初相识就是在凌天堡,罗猎不由得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岳广清大声道:“吕长根,你逼人太甚,难道忘了你我结义之情了。”

        罗猎暗忖,难怪声音听起来如此熟悉,原来喊话之人是狼牙寨的六当家绿头苍蝇吕长根,其实他现在所住的地方距离凌天堡尚有百里的距离,在这里居住的几个月期间,罗猎并未见过狼牙寨的人马来此,想不到终究还是在大年夜遇上。

        吕长根道:“岳广清,你还记得我们是兄弟,你居然勾结兰喜妹那个贱人吃力扒外,出卖大当家的利益。识相的,给我出来,乖乖跟我回去向大当家磕头认罪。”

        罗猎听到这里,不由得心头火起,他才不管双方谁是谁非,吕长根竟然敢侮辱他的亡妻,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夜这雪松林就是他吕长根的埋骨之地。

        岳广清道:“什么大当家,他郑千川也配,他只是日本人豢养的一条狗罢了!”

        吕长根闻言大怒,命令开枪,十几人同时开火,一时间子弹在雪松林中织起了一道火力网。

        岳广清听到这密集的枪声,已经知道今天万难逃出对方的追杀,他黯然叹了口气,向身边女子道:“婉君,你走吧,别管我。”

        那叫婉君的女子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要死就死在一起。”

        咻!一声轻啸向追兵阵营中传去,这声音被风雪声和密集的枪声所掩盖,这是一道宛如流星般璀璨的刀光,刀光以惊人的速度穿行在开火的人群之中,所到之处,顿时切开了对方的咽喉。

        吕长根看到身边部下一个个倒在了雪地上,还以为见了鬼,他骇然大叫道:“谁?谁啊?”

        有人在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吕长根反应迅速,马上举枪向后方射击,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抢下了手枪。照着他的面孔就是狠狠一拳,吕长根被打得飞了出去去,重重跌倒在雪地上。

        他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吕长根吓得身体向后挪动着:“你……你是谁?我是狼牙寨的吕……”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的枪口已经瞄准了他的头颅,蓬!就是一枪,吕长根的身体猛地仰倒在雪地上。

        岳广清和婉君两人才知道有人出手救了他们,两人惊魂未定地从雪松后探出头来,望着已经倒伏一地的尸体。

        一个声音在他们的前方响起:“趁着追兵没来之前,快走!”

        岳广清点了点头,婉君搀扶着他向前方逃去,走了几步,脚下一软,岳广清噗通一声栽倒在地,连累得婉君跟他一起摔到。岳广清在刚才的逃亡中中了枪,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无力走远。婉君哭着哀求道:“恩公,求您救救他吧。”

        罗猎暗自叹了口气,走过去,他将已经昏迷的岳广清背在肩头。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除夕之夜,叶青虹哄小彩虹睡了,她听到外面的动静,也知道罗猎已经回来,不过应当不是一个人回来。叶青虹没有离开,抓起手枪守在小彩虹的身边,望着她安祥幸福的小脸,叶青虹心中充满了爱怜,环视这间温暖的小木屋,她忽然有种预感,属于他们三人这样的平静日子已经到了尽头。

        罗猎从外面敲了敲门,叶青虹听到他的声音才起身去开了门,关切道:“你没事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事,我救了两个人。”

        叶青虹道:“人呢?”

        罗猎道:“我将他们暂时安置在外面的柴房,我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叶青虹点了点头:“我这就去收拾。”两人之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得非常默契。

        罗猎拿了医药包转身出去。

        岳广清在柴房中再次醒来,看到满面胡须的罗猎,他愕然道:“你是……”

        罗猎将一根木棍递给他,示意他咬在嘴里,然后将消毒后的小刀刺入岳广清的伤口,岳广清痛得闷哼了一声,咬紧了木棍,婉君关切地抓紧了他的手臂,还好罗猎的刀法准确而有效,很快就将弹头挑了出来。岳广清的身上一共有三处枪伤,还好都不是要害。

        罗猎帮他将弹头全都挑出来之后,又给他上了伤药。

        因为没有麻药,岳广清也是痛得死去活来,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了过来,罗猎为他包扎好之后,岳广清整个人如同虚脱一样,躺倒在柴堆之上。

        婉君在空地上升起一堆火。

        罗猎道:“我女儿在睡觉,我担心你的样子吓到了她。”

        岳广清点了点头,他虚弱道:“你能救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罗猎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稍事休息之后,还是尽早离去。”

        岳广清道:“你是罗猎!”虽然罗猎多了一脸的络腮胡子,可岳广清仍然认出了他。

        罗猎道:“你认错人了。”

        岳广清道:“有没有兰喜妹的消息?”

        已经转过身去的罗猎停下了脚步,缓缓摇了摇头。

        岳广清道:“谢谢!”

        罗猎已经走了出去,反手掩上了柴房的门,他看到叶青虹就站在木屋门前等着,罗猎大步走了过去,叶青虹迎上前抓住他的手臂道:“咱们什么时候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