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那山那人】(下)

第三百六十三章【那山那人】(下)

        罗猎坐在木屋前的平台上,外面又下起了雪,雪让整个世界变得单纯,却让景物变得模糊,当外界的景物模糊的时候,往往记忆会开始清晰,罗猎从怀中取出一支烟,这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烟卷儿,摸出火柴,因为有些受潮接连打了几下都没有点燃。

        此时叶青虹出门来到他的身边,掏出火机,跃动的火苗送到了罗猎的面前。

        罗猎嘴里的卷烟颤动了一下,然后他凑了过去,对着火苗将烟点燃。

        空气中传来一股辛辣烟草的味道,叶青虹判断出这应该是地产的土烟,她在罗猎身边坐下,轻声道:“彩虹睡着了。”

        罗猎点了点头,用力抽了口烟,却不慎被呛着了,他咳嗽了起来。

        叶青虹伸出手从他的嘴唇上夺过那支烟,然后学着他的样子抽了一口。

        罗猎的目光始终望着远方的雪松林,低声道:“其实你不该来!”

        叶青虹又抽了口烟,没有说话。

        罗猎道:“她找过你?”

        叶青虹点了点头。

        罗猎道:“你应该明白,我的心里不可能再有其他人的位置。”因为担心这句话会伤害到叶青虹的自尊,他的目光落在叶青虹的脸上。

        叶青虹的反应出奇的平静,并非伪装,她的内心和表情一样,纤长的手指捻起那半支烟,美眸盯着做工粗劣的土烟道:“因为你曾经的一句话我戒烟了,就算我不戒烟,这样的烟草我过去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罗猎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叶青虹向来是个生活得极其精致的人,她能够在这样严寒冷酷的季节钻到这深山老林,不知吃了多少苦,究竟是怎样的动力才促使她这样做。

        叶青虹道:“你的半支烟却让我很享受,你别笑我啊,我真得感觉很踏实。”

        罗猎道:“四个月前,我们在姑苏的时候,她曾经出去了一天。”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我们就是在那天相见。”

        罗猎伸出手,向叶青虹要回了那半支烟,抽了一口,感觉这支烟多了几分淡淡的唇香。罗猎道:“无论你答应过她什么,现在都可以别放在心上,她这一生都在为我着想,却忽略了他人的感受。”

        叶青虹道:“我佩服她!”

        罗猎用力抽了一口烟:“你和她都是非常执着的人,可能和你们拥有着共同的血缘有关。”

        叶青虹点了点头。

        罗猎道:“记不记得我们上次在黄浦的时候,她囚禁了你。”

        叶青虹道:“当然记得,你救了我。”

        罗猎道:“我虽然不知道她对你说过什么,可是我能够断定,她仍然想囚禁你。”

        叶青虹道:“在你的眼中,我始终都是一个被人愚弄的傻丫头?”

        罗猎没那么想过,可是他却知道叶青虹想做什么。

        叶青虹道:“你们毕竟拥有过幸福的三年,你知不知道我这三年过得是什么日子?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安慰谁,也不是为了什么承诺,而是因为我如果不这样做,我根本不可能过得更好,罗猎,无论你怎么看我,无论你喜不喜欢我,我都会喜欢你,过去我放不下自己的骄傲,所以我始终落在后面。她没有劝我什么,我也没有对她承诺任何事,只是她让我明白,爱的真正意义。”

        罗猎将剩下的烟蒂摁灭,对叶青虹情真意切的这番话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我想你会失望。”

        叶青虹道:“我没打算让你离不开我。”停顿了一下她道:“但是我会让彩虹离不开我。”

        罗猎真正见识到了叶青虹的执着,而在接下来的日子,她也兑现着自己的话,两岁的小彩虹自然没有父亲的坚强,她幼小的心灵需要有人呵护,有人关爱,而无论罗猎怎样努力,有些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小彩虹的脸上有了越来越多的笑容,她和叶青虹越来越亲近,亲近到连罗猎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吃醋了,毕竟是刚刚两岁的孩子,有些记忆她会慢慢遗忘,罗猎希望她遗忘,可又害怕她遗忘。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难忘的冬天,有了叶青虹,罗猎可以每天放心地出门,出门之前叶青虹会早早地起来为他准备早饭,罗猎出门之后,她会寸步不离地陪着小彩虹。

        当罗猎带着猎物和干柴回来的时候,叶青虹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像一位普通妻子一样牵着小彩虹的手,在窗前等候他的回归。

        罗猎知道小彩虹已经离不开她了。

        今天是大年夜,罗猎回来的却有些晚,晚上九点,他才背着一头狍子披着满身的风雪回来,远远看到木屋内橘黄色的灯光,罗猎的内心就不觉变得温暖了起来,无论他承认与否,叶青虹都已经成为了他们父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门前堆着三个雪人,从雪人的轮廓可以看出是两大一小,罗猎经过雪人前方的时候,不由得会心一笑,木屋的屋檐下挂了一串用纸剪的红灯笼,罗猎悄悄来到门前,听到里面传来女儿奶声奶气的声音:“虹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

        随后响起叶青虹温柔的声音道:“就快了,今天是大年夜,除夕!爸爸一定会回来陪我们吃团圆饭。”

        小彩虹道:“虹妈妈,团圆饭是什么?”

        “团圆饭就是一家人齐齐整整地在一起,团圆、吃饭。“

        小彩虹道:“妈妈会不会回来?”这段时间她已经很少提起母亲。

        罗猎原本打算推开房门的手停在了中途,木屋内也沉默了下去。

        叶青虹道:“妈妈其实每天都在看着我们,她永远永远都和我们在一起。”

        小彩虹道:“可我总见不到她,是不是妈妈不要我了?”

        “傻孩子,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你的人就是妈妈,可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她也不想离开小彩虹。”叶青虹心酸难奈,却要强作欢颜,她不可以让小彩虹幼小的心灵受伤。

        小彩虹道:“虹妈妈,是不是妈妈让你来照顾我的?”

        “嗯,是啊!等妈妈回来,虹妈妈就走。”

        “我不要你走,我要和妈妈、虹妈妈、爸爸永远永远在一起。”

        叶青虹心中一暖,将小彩虹抱在怀中。

        罗猎敲了敲门,裹着风雪走了进来。

        叶青虹知道他刚才一定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不由得俏脸发热,她起身道:“怎么才回来啊,孩子都等了你一天了。”

        罗猎笑了笑:“小彩虹,猜猜爸爸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小彩虹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啊眨啊,罗猎的手从背后拿了出来,他的手中却是一个木雕的娃娃,小彩虹咯咯笑了起来,接了过去,很是喜欢,抱着父亲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却被他脸上的胡子扎到了,捂着小嘴道:“爸爸的胡子好扎。”

        叶青虹嗔怪地望着罗猎:“我去炒菜。”早已做好的菜已经凉了。

        罗猎应了一声,小彩虹拿着娃娃去一边玩了。

        罗猎来到叶青虹身边,从衣袋中取出一支黄杨木的发簪。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小声道:“给我的?”

        罗猎道:“不值什么钱。”

        叶青虹却如获至宝般夺了过去,转身熟练地挽起秀发,然后插入发簪。

        望着叶青虹熟练地炒菜做饭,罗猎心中生出难言的感慨,换成这次重逢之前,他怎么都不会相信像叶青虹这样的大小姐居然可以洗去铅华,安心家务,扮演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更难得的是她对小彩虹拥有着超人一等的耐心。

        在叶青虹坚持留下的时候,罗猎认为她很难适应这样的角色,可叶青虹的表现却让他吃惊。

        叶青虹知道罗猎仍然站在自己的身后,轻声道:“去,把凉菜摆在桌上,待会儿,我们喝几杯啊。”

        罗猎应了一声,想起外面还未拿进来的狍子:“对了,我去把狍子拿进来化冻,好留着明儿过年。”

        叶青虹笑道:“哪里吃得那么多,你打了不少的猎物了,已经足够丰盛了,先在外面冻着吧,明儿我弄。”

        罗猎应了一声,去准备好的热水中洗了洗手,将菜摆在小桌上。

        小彩虹和木娃娃玩得开心,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叶青虹很快就将炖好的野猪肉和山鸡上桌,虽然是在山里,可凭着罗猎的本事,打猎并不难。

        罗猎留意到叶青虹摆了四副碗筷,倒酒时,也倒了三杯,睿智如罗猎,当然知道多出的那副碗筷为谁准备的,叶青虹道:“当家的,你说话啊。”

        罗猎道:“说什么?”

        小彩虹道:“恭喜发财!”

        叶青虹笑道:“乖,我们女儿最乖,最聪明!”她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塞在小彩虹的罩衣口袋里:“这叫压岁钱!”

        “压岁钱!”小彩虹重复道。

        叶青虹小心地将鸡腿去骨放在她的碗里。

        罗猎看在眼里,心中荡漾着感动和温馨,他清了清嗓子道:“既然你让我,那我就说两句,首先啊,我们要感谢这片家乡的土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有这片土地,我们就无法吃饱穿暖,就没办法团团圆圆过个年,所以我们要热爱自己的家乡,期盼家乡风调雨顺,这样咱们才能安居乐业。”

        叶青虹笑了起来:“说得挺好,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大总统呢。”

        小彩虹跟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