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那山那人】(上)

第三百六十三章【那山那人】(上)

        叶青虹道:“既然放不下,就去看病,现在医学已经发展到很高的水平,我也认识很多世界上第一流的医生……”

        兰喜妹道:“我不是病,我是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三年已经是罗猎为我求来的。”

        叶青虹道:“可总有办法,你有没有想过,你走了,罗猎怎么办?你们的孩子怎么办?不要放弃好不好?”

        兰喜妹道:“这就是我请你回来的原因。”

        叶青虹愕然道:“什么?”

        兰喜妹道:“你愿意回来,就证明你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他,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能够真心真意地对他好,我想这个人只能是你。”

        叶青虹用力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你侮辱了我,也侮辱了罗猎,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把他当成什么了?”

        兰喜妹道:“我很自私,活到现在我终于明白,我这辈子只为一个人活着,这个人就是罗猎!”

        叶青虹被她的这句话深深震撼了,她一直在思索,自己因何至今无法解脱,是因为自己的执念吗?不!她一直糊涂着,其实她的生命也因为这个人而精彩,失去他的日子,自己的每一天都是灰暗的。只是她缺少兰喜妹的勇气,而现在她也缺少说出这句话的资格。

        兰喜妹道:“所以我不在乎你怎么看我,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想我的男人抬头挺胸的过日子,我只想他好好活着,我生下彩虹就是为了让他有所牵挂,让他知道,即便是没有我,他还有彩虹,可是他个言出必行的男人,六年后,他一定会去寻找九鼎,因为他答应过风九青,因为他用这个承诺换来了我三年的生命!”兰喜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她也没有打算在叶青虹的面前掩饰。

        叶青虹望着满脸泪水的兰喜妹,不知为何,她也流泪了。

        兰喜妹伸出手,握住叶青虹的手:“我用三年的时间试图改变他的想法,可是我知道他不会,我走后,我希望有人能够对他好一点,能够体贴他一点,能够疼我们的女儿,能够理解他,支持他……”

        叶青虹道:“我做不到,我想你找错人了。”

        兰喜妹道:“我给你写那封信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我担心对你不公,我担心担心我的要求对你太过残忍,可是我却从未担心过你会不来,因为我知道,你忘不了他,你始终都在等他,你爱他!”

        叶青虹用力摇了摇头,她想逃却逃不掉,只有不停的流泪,她有生之年在人前还从未如此脆弱过。

        “其实你比我优秀得多,认识他比我更早,比我有更多的机会,可是为何没有和他走到一起?是因为你不够勇敢!”

        兰喜妹掏出手帕,为叶青虹擦去脸上的泪水,却任凭自己的眼泪被秋风吹干:“颜天心占领了他的内心,我占有了他三年,我想他的心中一定有我的位置,只可惜我没有更多时间了,如果上天多给我三年,我或许还有机会改变他……可是……”兰喜妹摇了摇头。

        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泪水,望着叶青虹的双目:“我一直以为,你比我更加坚强,我们身上果然都留着皇族的血,就连喜欢的男人都一样。”

        叶青虹道:“他是你的男人。”

        兰喜妹道:“现在是,很快就不是了,虽然我很自私,可上天偏偏不让我如愿,我能叫你一声姐姐吗?”

        叶青虹和兰喜妹同年,可是要比她大一个月,叶青虹没有说话,却同时握住了兰喜妹的两只手,她们本来就是堂姐妹。

        兰喜妹道:“姐姐,我既然叫你姐姐,你就得让着我,你就得照顾我。”

        叶青虹含泪道:“你这是根本就是要赖上我了。”

        兰喜妹道:“其实人活在世上就要遵从自己的本心,虽然未必可以过的最好,可至少不会太坏。”

        “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妈妈啊,她去了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

        “妈妈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

        “因为你还没长大啊,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妈妈去了什么地方。”

        “爸爸,妈妈会回来吗?我想她了。”

        “会啊,妈妈每天晚上都会回来,可每次你总是睡着了。”

        “那……那我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不睡了,那样我就可以每天都看到妈妈了。”

        腊月的苍白山白雪皑皑,苍苍莽莽的雪松林中,一位男子抱着一个裹得如同小棉球一样的女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貂皮帽遮住了他大半张面庞,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目光格外坚毅。

        女孩也像父亲一样只露出了眼睛,乌溜溜圆滚滚:“爸爸,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呀?”

        “因为这里是爸爸和妈妈第一次认识的地方。”

        “爸爸,妈妈……她会不会永远都不回来了?”

        “谁说的?”

        “妈妈!”

        男人停下了脚步,用力抱紧了女儿,虽然没有下雪,可风大了许多,苍白山,这留有他太多记忆的地方。

        蓬!回忆被枪声打断,他愣了一下,迅速将女儿用捆带缚在怀中。

        蓬!又是一声枪响,一只被射杀的鸟儿从空中直坠而下,落在前方一百米左右的地方。

        男人掩住了女儿的耳朵,女儿道:“鞭炮!”

        男人笑道:“彩虹真聪明,是鞭炮!”他的目光却警惕地投向猎物落下的地方,很快就看到一个衣着臃肿的人从雪松林中步履维艰地走了出来,刚才的两枪是她所发,她这是要去捡起自己的猎物。

        猎人在躬身要去捡起猎物的时候,留意到了远方的父女,她放弃了猎物,站直了身子。

        男子摊开双手,向她表示自己并无敌意。

        猎人摘下了皮帽,拉开了蒙住半边面孔的围巾,她的脸被冻得通红,可是一双美眸仍然拥有着春水般的明澈,她用力咬着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微微向右上方倔强地抬起头。

        男子瞪大了双眼,这样的重逢显然不是在他的预料之内。

        猎人用力吸了一下鼻翼,然后用被寒冷空气冻得有些沙哑的声音道:“罗猎吗?”

        男子没有说话,大步走向那名猎人,猎人的心跳因他的接近而加剧跳动着,如果说此前她一度犹豫过,可见当重逢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终于明白,自己沉寂三年的生命终于重新燃烧了起来。

        罗猎在叶青虹的面前停下脚步,他曾经想过有些人总有相逢的机会,曾经沧海的他完全可以用坦然的心态面对任何人任何事,只是他没有想过,会在这白雪皑皑的山野中偶遇。

        在他的印象中注重仪表的叶青虹从未有过如此接地气的装扮,他看得出叶青虹正在强装镇定。

        小女孩用带着手套的小手拍打了一下父亲的胸膛:“爸爸,是妈妈吗?”

        坚强如罗猎鼻子突然一酸,他险些落下泪来,而叶青虹已经流泪,她不知自己因何感情会变得如此脆弱,可当她听到彩虹说出这句话的刹那,心中涌现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想法,她想要竭尽自己所能去呵护这个小姑娘。

        罗猎不知怎样去回应女儿。

        叶青虹道:“你女儿?”

        罗猎点了点头,解开身上的缚带,将女儿放了下来,穿得像棉球一样的彩虹牵着爸爸的手,站在雪地里,抬起头好奇地望着眼前的猎人,她才看到对方是一位美丽的阿姨。

        叶青虹蹲了下去,露出一个温暖而灿烂的笑容:“小彩虹,你不认得我啊?”

        彩虹望着叶青虹:“阿姨,你不是妈妈,你认得我妈妈吗?”

        叶青虹点了点头:“你的妈妈是我的妹妹。”

        罗猎从叶青虹准确无误地叫出女儿名字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顶:“彩虹,她是你青虹阿姨,叫阿姨。”

        “阿姨!”

        “嗳!“叶青虹抱住小彩虹,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雪松林中有一间废弃的木屋,这几个月,罗猎父女一直就住在这里,罗猎很快就将炉火点了起来,很快木屋内就变得温暖如春,叶青虹帮着小彩虹脱掉厚重的外套,又脱掉了靴子,帮她揉搓着被冻凉的小脚。

        罗猎向炉膛内添着木材,留给她的只是一个宽阔坚实的背影。

        “找到这里很不容易吧?”罗猎的声音平静如水,比起过去他将自身的感情掩饰得更加严密。

        叶青虹道:“也不算难。”

        罗猎知道不是偶遇,就算世上真有冥冥注定的事情,叶青虹也不可能在这漫天飞雪的山野中准确无误地找到他们父女,除非……

        叶青虹指了指自己随身的行囊道:“里面有奶粉,你冲一些,给彩虹喝。”她的话很自然,就像一个妻子指使着她的丈夫。

        罗猎默默走了过去,拉开叶青虹的行囊,很快就意识到她做足了准备。

        罗猎冲好了奶粉,试好水温,装在奶瓶里递给了叶青虹,叶青虹熟练地将奶瓶塞到了彩虹的嘴里,罗猎从她怀抱小彩虹和喂奶的动作已经看出,叶青虹很有经验,难道……

        小彩虹已经累了,躺在叶青虹的怀里感到久违的温暖和安全,那瓶奶就快吃完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罗猎试图从叶青虹怀里接过孩子,叶青虹却摇了摇头,示意罗猎不要惊醒了她。

        等小彩虹睡熟了之后,她方才抱起孩子蹑手蹑脚地来到床边想将她放下,可放下孩子,小彩虹的手仍然牢牢抓着她的手臂,梦呓道:“妈妈……别离开我……”

        叶青虹的眼圈红了,她听到身后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