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二章【只为一个人】(下)

第三百六十二章【只为一个人】(下)

        叶青虹决定暂时离开,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来到黄浦之后所遇到的人,所发生的事,每一样都绕不开罗猎,她明白这并不是别的原因,而是罗猎这两个字早已融入她的血液,只要血液在流动,这两个字就会走遍她的全身,叶青虹后悔这次的回归,她甚至想过要放弃这次和罗猎的见面,马上买一张最近的船票,即刻就离开这片曾经让她伤心,还很可能让她再次伤心的地方。

        叶青虹最终只是去了姑苏,她想了却心中的遗憾,她不想错过这次见面的机会,她想听听罗猎怎么说,想知道三年前他因何做出了那样义无反顾的选择,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究竟有没有一丁点的位置,叶青虹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为执着而活,能够支持她一直走到现在的就是心中的执念。

        度日如年,姑苏风景很美,秋日阳光明媚,可叶青虹却提不起半点儿的兴趣,她发觉自己越来越像一片无根的浮萍,飘到哪里都没有安定的感觉。

        难道是血缘的关系,无论在哪里,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异乡人。

        清晨的外白渡桥寂静清冷,苏州河的河面上,飘荡着一层淡淡的白雾,叶青虹在清晨六点就来到了这里,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她就是要让他知道,是自己在等他,一直都在等他。

        叶青虹看到一个身影就站在桥的中段,虽然相隔很远,天还没亮,可叶青虹仍然断定那是一个女人,她的心稍稍放下,看来自己终究还是比他早到了。可她马上又警惕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

        当那女子转过面孔的时候,叶青虹整个人如同定格一般僵立在原地,她知道他或许不会来了。

        兰喜妹还是三年前的模样,不过叶青虹还是感觉到她整个人变化了许多,从她的身上看不到杀气,看不到心机,甚至看不到任何的缺点,剩下的只是女性的温柔,叶青虹曾经设想过有一天她们见面,自己纵然可以不恨她,可绝对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好感,可真正面对兰喜妹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败了,败得一败涂地。

        兰喜妹向叶青虹走了过去,叶青虹也重新迈开了脚步,两人都遵循着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在相距一米左右的地方同时停下,兰喜妹微笑道:“对不起,那封信是我写得,约你回来见面的人也是我。”她主动向叶青虹伸出手去。

        叶青虹并没有马上伸出手去:“一个能够将欺骗说得如此坦然的人也只有你了。”

        兰喜妹仍然在微笑,即便是叶青虹也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动人极了,甚至比起过去更加动人,兰喜妹道:“我道歉。”

        叶青虹伸出手去和兰喜妹握了握,拒绝并不会让她占据上风,她的心胸没那么小,尤其是面对兰喜妹,她更不愿当一个缺少风度的失败者,兰喜妹的手很凉,叶青虹道:“来了很久了?”

        兰喜妹道:“有一会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总要表示出一些诚意。”

        叶青虹心中暗想,你并不知道我一周之前就已经到了,嘴上却道:“如果我不来呢?”

        兰喜妹道:“你应该会来,只是我没想到你来得那么早。”

        叶青虹道:“比起你还是晚了。”这句话却因为她们的经历而被赋予了一种别样的意义。

        兰喜妹道:“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两个女人此刻正在一起。”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我不了解他,虽然我认识他很早,可始终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兰喜妹微笑道:“你知道的,无论他是怎样的人,对你我而言,他都是最重要的人。”

        叶青虹的内心如同被针狠狠刺了一下,她想反驳,可并没有开口,因为兰喜妹说的是事实。

        兰喜妹道:“我之所以骗你回来,是因为……”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盯住叶青虹的双目轻轻说完了这句话:“我要死了!”

        叶青虹的刺痛还没有平复过来,却又如同被人在心头接着重击了一拳,叶青虹的目光中透着迷惘和不能置信,可她从兰喜妹平静真诚的目光中看出兰喜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她没有欺骗自己。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你不是好端端的,你……应该告诉罗猎,他知不知道?”叶青虹心乱如麻,她不知应该说什么。

        兰喜妹道:“他知道,他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叶青虹道:“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兰喜妹道:“我的事情,你不会感兴趣,我也不想说,其实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命不长久,能够改变我命运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找到九鼎,逆天改命,所以我一直都在为此而努力。”

        叶青虹点了点头,她虽然远在欧洲还是听说了关于九鼎的事情,三年前罗猎曾经前往西海寻找九鼎,最后以失败告终。

        兰喜妹道:“九鼎的秘密其实就藏在皇室之中,三年前,罗猎本有找到九鼎的机会,可是我破坏了他的计划。因为我知道,如果他启动了九鼎,他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叶青虹道:“如果他启动了九鼎,是不是就能改变你的命运?”

        兰喜妹淡然道:“有可能,或许也只是一个谎言罢了。”她缓步走向桥边,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一抹嫣红,朝阳即将升起。

        叶青虹道:“你为了留下他甘愿放弃逆天改命的机会?”

        兰喜妹道:“我当时就应该死去,可是他用一个承诺换来了我三年的生命。”她的美眸蒙上了一层泪光。

        兰喜妹道:“他娶了我,这三年,我们和过去断绝了一切的联系,他陪着我走遍了这世界上的山山水水,我们还有了一个女儿,她叫彩虹。”

        叶青虹的内心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她不知道兰喜妹为何给他们的女儿起这样的名字,也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兰喜妹道:“彩虹是美丽的,然而却又是短暂的,就像是我们的幸福,这名字是我给起得,当时起名字的时候,我想到了你。”

        叶青虹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

        兰喜妹道:“我是好强且自私的人,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我都会不择手段地据为己有,我很自私,在西海的事情之后,我曾经想过要一个人远走,去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因为我不想罗猎再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我不想他再伤心……”两颗晶莹的泪水顺着兰喜妹皎洁的俏脸流下。

        叶青虹没有安慰兰喜妹,只是向她靠近了一些。

        兰喜妹道:“颜天心的死让他心灰意冷,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在默默支持着他,说真的,当初我之所以囚禁你,是因为我嫉妒,因为我看出他对你比对我更好。”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他永远不会为我做像你一样的事情。”

        兰喜妹反问道:“如果你真这样以为,你为何一直都在等他?”

        叶青虹道:“我没有在等,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生活,怎么?不可以吗?”她的周身都在发抖,眼圈已经红了。

        兰喜妹道:“如果当初我杀了你,他可能真的会杀了我。”

        叶青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她提醒自己一定要控制住情绪,更不可以在兰喜妹的面前流泪:“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你找我来,难道只是为了怀旧?”

        兰喜妹递给叶青虹一张照片,叶青虹接过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儿,从眉眼间看得出罗猎和兰喜妹的影子。叶青虹强颜欢笑道:“很可爱。”兰喜妹依然未变,她还是那么残忍,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如同将自己的心脏撕得鲜血淋漓。

        兰喜妹道:“我还有不到三个月的生命,我这次来找你,他不知情。”

        叶青虹道:“我不清楚,我和你们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兰喜妹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叶青虹没有说话,每一个女人都甘心为自己所爱的男人生下他们的孩子,因为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可是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叶青虹提醒自己不要听下去,如果她理智尚存最应该做的就是一走了之,可是她想起兰喜妹已经时日不多的现实,有些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也挪不动自己的脚步。

        兰喜妹道:“我担心我死后,他会永远消沉下去,因为他是个极重感情的人,有彩虹在,就算再伤心,他都会好好活下去,照顾她。”

        叶青虹点了点头,罗猎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她相信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兰喜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兰喜妹道:“你知道的,他这个人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好,可唯独对自己不好,如果我不在了,他一定会好好对待彩虹,可是他却不会好好对待自己。我放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