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二章【只为一个人】(上)

第三百六十二章【只为一个人】(上)

        “我知道!”叶青虹的声音无比平静,虽然她的内心在发抖。

        唐宝儿道:“青虹姐,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做梦,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明白,人最终还是要面对现实。”她有些伤感地笑了笑道:“学会面对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老了。”

        叶青虹道:“你这妮子在拐弯抹角说我老。”

        唐宝儿笑道:“我可没这个意思,更没这个胆子。”她向叶青虹凑近了一些,小声道:“姐,需不需要我召集这些人过来聚聚?”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不用,想见什么人我自己会去找。”

        周晓蝶的视力恢复了许多,虽然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可是她在戴着眼镜的前提下至少可以正常生活了,和瞎子的这场婚姻是老太太最大的愿望,陈阿婆临终前抓着他们两人的手,话都说不出来,可意思都明白,于是瞎子趁着这个机会以冲喜的借口向她求婚,而她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晃就是三年,这三年中他们经历了老太太的过世,也经历了不少的别离,不过他们始终在一起,在黄浦的法租界开了一家绸缎庄,因为白云飞的关照,没有人敢找他们的麻烦,周晓蝶心灵手巧,瞎子能说会道,两口子的生意一天好过一天,小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不过两口子最大的遗憾就是现在还没有孩子。

        瞎子倒是不介意这些,说一辈子不生孩子都没关系,这样就没人打扰他们小两口过日子了。

        结婚之后,瞎子安分守己,完全变成了一个居家好男人,每天一早都会给周晓蝶买好早点,然后自己去忙着开门。

        因为快到重阳节的缘故,最近的生意格外火爆,多是孝子贤孙给长辈购买布匹添置衣服的,周晓蝶新近请了两位裁缝,兼做起了成衣生意,在经商头脑方面远胜瞎子。

        瞎子通常在九点开门,一般来说九点到九点半的这段时间通常是没有生意的,瞎子刚好用来准备。可今儿刚刚开门就来了一位客人,瞎子听到门口的风铃声,就乐呵呵道:“来喽,您可是咱们店今儿开门后的第一贵客,来,里面瞅瞅,东西南北,古今中外,上等的衣服料子小店是应有尽有,您可着劲的挑,看中的我给您优惠……”

        当瞎子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的嘴巴张的老大,顺手将墨镜给扒拉了下来,惊喜道:“叶青虹?”

        叶青虹笑了起来,她点了点头道:“安老板还认得我啊!”

        瞎子激动地昂起头,冲着楼上叫喊道:“老婆,老婆!你看谁来了,你看谁来了!”

        带着黑框眼镜的周晓蝶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隔着这么远,她只是模模糊糊看清是个女人,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瞎子激动道:“叶小姐,叶青虹,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瞎子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甚至有些鼻子发酸,这并不是因为叶青虹的久别重逢,更是因为在他心中叶青虹是罗猎最亲的人,他甚至一直以为叶青虹和罗猎最终会走到一起,当年在外婆的葬礼上,罗猎和他分别之时说自己已经结婚了。瞎子当时的感觉是惊诧万分的,他认为凭着罗猎和自己的关系,罗猎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没理由不通知自己。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罗猎娶得人是兰喜妹而不是叶青虹,瞎子甚至没有来得及询问详情罗猎就走了,他以为罗猎很快就会回来,因为他在服丧欺满之后就会和周晓蝶成亲,可罗猎并没有过来,甚至没有给他这个最好的朋友送上祝福,这始终都是瞎子的一个心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瞎子感觉和叶青虹有些类似,就是被罗猎无情地抛弃了,而且没有解释,没有借口。

        周晓蝶认得叶青虹,可是她和叶青虹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如果追根溯源,其实应该是仇恨才对,不过周晓蝶早已放下了过去的恩怨,尽管如此,周晓蝶对叶青虹能够做到的也只是客套罢了。

        叶青虹参观了他们两口子的绸缎庄,并象征性地购买了一条丝巾,虽然两口子说什么都不愿收钱,可叶青虹还是坚持付钱,这次的回归让她感觉似乎一切都没多大改变,可似乎一切又全然不同了。

        叶青虹谢绝了两人要留她吃午饭的邀请,趁着客人最多的时候,悄悄走了,一个人走向不远处的外白渡桥,望着坚硬钢结构的护栏,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这一个个坚硬的棱角反复的磨蹭着,叶青虹很想畅快地哭上一场,可她却哭不出来。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之所以回来,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因为她收到了一封信,约见的地点就在这里,而约见的时间却在一周之后,罗猎!她不知道隔了这么多年,他约自己见面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解释当年的事情?可仔细想想,罗猎似乎也从未给过自己什么承诺,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爱她的话,罗猎似乎并没有解释的必要,叶青虹想拒绝,可是她思前想后终于还是没有拒绝。

        叶青虹早到了一个星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段航程的煎熬,她早来是想熟悉这片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想找回过去的记忆,可最后所有的理由都被一个真正的原因打败了,她一直都期盼着和他的相见。三年了,无论他心里有没有她,想没有想过她,可她心里只有他。

        “叶小姐!”瞎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发现叶青虹不见了,他赶紧放下店里的生意追了出来。

        叶青虹回过头,向瞎子笑了笑道:“你不在店里忙,出来做什么?”

        瞎子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今天生意太忙,刚才实在是怠慢了。”

        叶青虹道:“可千万别这么说,你真要是这么想那可就见外了。”

        瞎子笑道:“没见外,好几年没见了,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叶小姐,你没其他事吧?”

        叶青虹摇了摇头,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这个表示。

        瞎子道:“我请你吃饭。”

        叶青虹道:“我刚从唐宝儿家里吃了早餐出来,这离中午早着呢。”

        瞎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道:“那就站着说两句。”

        叶青虹笑着点了点头道:“成,就在这儿说。”

        瞎子道:“嗳,叶小姐,这三年你见过罗猎没有?”

        叶青虹听他这么问就已经明白了,这三年之中,罗猎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她摇了摇头道:“你不说,我几乎都忘了有这个人。”嘴上说得轻描淡写,心中却是千般滋味。

        瞎子道:“我外婆去世的时候他来过,我本以为他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可他没来,从那以后我就没见过他,这些年,所有朋友那里我都打听过,全都没有他的消息,我还以为你能有他的消息呢。”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我们很久没见了,早就断了联络,上次跟他见面还是在黄浦出事的时候。”

        瞎子道:“你……知道罗猎结婚的事情吧?”

        叶青虹点点头,抿嘴笑了笑道:“他也不说,都没机会恭喜他。”

        瞎子道:“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说跟兰喜妹结婚了,可这三年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谁都不知道他们的下落,我就担心他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叶青虹道:“放心吧,罗猎这个人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也有保护他想保护的人的能力,他不会出事。”

        瞎子道:“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还好过一些。”

        叶青虹道:“这次回来能够见到你们真好。”

        瞎子笑道:“我也是,想想过去,我可没少惹事儿,叶小姐不会记恨我吧?”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从没记恨过,过去的就过去了,有时候偶然想起过去的事情,还非常的怀念,很想回到过去,只可惜时光是不会回头的。”

        瞎子跟着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三年我们这些老朋友也甚少见面。”

        叶青虹道:“你们天南地北的,真要聚在一起也不容易。”瞎子道:“可不是嘛,张长弓回了白山,陆威霖去了南洋,阿诺带着玛莎回欧洲了,他们倒是都经常有信过来,不像罗猎,这三年彻底断了音讯。”

        叶青虹道:“他们都成家了?”

        瞎子道:“除了张长弓还单着,其他人都成家了。”他看了看叶青虹道:“叶小姐现在还是一个人?”

        叶青虹笑了笑道:“我习惯了。”

        瞎子道:“要不这么着,今晚我就给老张他们发电报,看看大家能不能来黄浦一聚。”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不了,我下周就走,就算他们全都能来,我也是来不及的。”

        瞎子满脸的失望:“叶小姐,既然回来了,就多呆一段时间吗,也许……也许能够遇到罗猎呢。”

        叶青虹拢了拢被风吹散的秀发,轻声道:“见不到才好……”她感到自己无法再继续和瞎子的谈话了,因为他们的叙旧始终绕不过一个名字,叶青虹道:“回去吧,你老婆一个人忙不过来。”

        瞎子又道:“那明天,明天晚上我们两口子做东请您吃饭。”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不了,其实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处理在国内的产业,等处理完了就走,时间很紧,要不还是这样吧,我走之前再来拜访。”

        瞎子听她说得坚决,只好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