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年】(下)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年】(下)

        黄浦的秋天透着清冷,入秋后的雨季也格外的漫长,一辆黑色的轿车停靠在黄浦近郊的一座小楼前,从车里走出了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女子,她身材高挑,气质高贵,黑色墨镜遮住了她的俏脸,更映衬得肌肤雪白。

        “青虹!”小楼前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子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欢快地奔向对方,她是唐宝儿,那位黑衣女子是离开国内三年的叶青虹,两位闺蜜虽然从未中断书信来往,可是见面却是三年间的第一次。

        叶青虹取下墨镜,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即便是故友重逢,她的微笑仍然是矜持且冷静的,远不及唐宝儿的热情。唐宝儿紧紧拥抱着叶青虹,激动的已经流泪:“青虹,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怎么走了那么久,你怎么就不想我?”

        叶青虹掏出手帕,微笑着为唐宝儿抹去泪水:“傻丫头,都这么大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唐宝儿道:“人家开心嘛!快,里面坐,你看我只顾着高兴,连起码的待客之道都忘了。”她让佣人帮叶青虹拿了行李,和叶青虹手挽手走入小楼。

        叶青虹抬头看了看李公馆三个字,轻声道:“不好意思啊,你去年结婚,我都没有过来。”

        唐宝儿道:“看在你送我那么一大份厚礼的份上,原谅你了。”她于去年五月嫁人,为此专门写了信给叶青虹,又拍了电报,可叶青虹这位她最好的闺蜜仍然没有过来参加她的婚礼,虽然婚礼当天委托他人送来了礼物,可是对唐宝儿来说始终是个莫大的遗憾。

        叶青虹的目光停留在客厅内悬挂的大幅油画上,那是唐宝儿结婚时的油画,新郎英俊潇洒,新娘娇羞可人。叶青虹凝视良久,轻声赞道:“真是郎才女貌。”

        唐宝儿笑道:“什么郎才女貌,这油画只有三分像我们,七分都在美化,说实话,当时送过来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这对好姐妹同时笑了起来。

        叶青虹道:“你家李先生呢?”

        唐宝儿道:“去羊城做生意去了,估计还得有一个月才能回来。”

        叶青虹笑道:“这岂不是意味着咱们姐妹两人可以在这个月里为所欲为了。”

        唐宝儿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

        叶青虹先去洗漱,唐宝儿则张罗着让佣人准备晚餐。

        叶青虹沐浴更衣下来,唐宝儿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当晚准备的都是黄浦的本帮菜,叶青虹吸了口香气道:“知不知道我在欧洲最想念什么?”

        唐宝儿险些脱口而出,可两个字到了唇边马上又改了主意,咯咯笑道:“当然是我对不对?”

        叶青虹道:“就是咱们黄r浦的本帮菜。”

        唐宝儿道:“欧洲也有华人餐厅的。”

        叶青虹道:“虽然有,可味道总是差了许多。”

        唐宝儿邀请叶青虹坐下,指了指桌上的两瓶酒,一瓶法国红酒,一瓶国产白酒,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不喝酒了!”

        唐宝儿道:“久别重逢怎么可以不喝酒呢,酒逢知己千杯少,那你一定是没把我当成知己。”

        叶青虹道:“我发过誓……”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她发过誓,三年前她曾经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踏足故土,然而她终究还是回来了,究竟是故土难离,还是其他的原因,叶青虹只有自己的心中明白。

        时过境迁,有些事她本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可她发现偏偏有些事无法忘却,时间过得越久痕迹就越是清晰,或许将困扰她一生,而这次的回归应该是为了寻找解脱。

        唐宝儿看出她突然变化的情绪,小心翼翼道:“那,咱们喝点黄酒?”

        叶青虹抬起头,指了指她左手中的白酒道:“算了,下不为例,喝白的。”

        酒可以帮人放松,人在酒精的麻痹下可以轻易说出平时难以开口的事情。唐宝儿有句话始终想对叶青虹说,可三年来一直没有机会,在几杯酒下肚之后,她终于道:“对不起!”

        叶青虹有些诧异地望着她道:“为什么要向我说对不起?”

        唐宝儿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于家可能也不会那么针对你们,害得你被迫离开。”

        叶青虹笑了起来:“和你无关,那件事归根结底还是任天骏在背后作梗,不是已经水落石出了,真正的凶手已经投案,所有人的嫌疑都洗清了。”

        唐宝儿点了点头道:“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老安要杀于卫国,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仇恨。”

        发生在三年多以前的那起案件震惊了整个黄浦,于卫国被杀之后,嫌疑人锁定为罗猎,而于家为了抓到嫌疑犯一度开出十万大洋的高额悬赏,最后追加到二十万,两年前,还是老安主动去投了案,杀人的动机和过程说得清清楚楚,此案方才水落石出,不过老安在投案不久之后成功越狱,至今尚未归案。

        于卫国的案子也就始终没有结案,唐宝儿之所以向叶青虹道歉,是因为她和于卫国差一点订婚,后来她利用罗猎来摆脱于卫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猎和于卫国接下了梁子。后来在调查于卫国被杀一案中,罗猎和于卫国曾有的矛盾,也成为警方怀疑并指证他的主要原因。

        唐宝儿认为如果没有于卫国的事情,罗猎就不会亡命天涯,叶青虹也就不会被迫前往欧洲,两人也就不会分开,她始终认为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和自己有一定的关系。

        叶青虹道:“往事如烟,过去的就是过去了,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你抓不住,一是时间,还有一个是……”叶青虹没有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唐宝儿望着叶青虹,她本以为三年的时光会让叶青虹淡忘逝去的那段感情,可是从见到叶青虹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叶青虹没有忘记,她无法想象如此执着的叶青虹这三年是怎样度过的。

        唐宝儿想问叶青虹的境况,可她又怕触及到叶青虹的伤心处。

        叶青虹笑道:“说说你自己,我记得你好像和张长弓很聊得来。”

        唐宝儿不好意思地笑了:“张大哥,的确聊得来,我们还是酒友,不过仅限于此,半年前他倒是来过一次,为福音小学的事情,我还请他吃了饭。”

        叶青虹哦了一声,她的内心明显加速跳动了,因为她想到了他,张长弓是他最好的朋友,应当知道他的消息。

        唐宝儿道:“张大哥还问我来着,有没有罗猎的消息。”她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字。

        叶青虹听到罗猎两个字的刹那,端酒杯的手明显抖动了一下,洒出了小半杯酒。随即她笑着解释道:“喝多了,酒杯都握不住。”

        唐宝儿道:“你自然喝不过我,我样样都比不过你,可唯独喝酒这一样我比你强。”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何必和我相比,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不是酒量,也不是什么才貌,最重要的是归宿……”唐宝儿已经有了她的归宿,而自己至今仍然孑然一身,叶青虹知道现在的状况和自己执着不迁就的性情有关,她将手中的半杯酒喝掉。

        唐宝儿再次给她斟满,轻声道:“每个人的心气不一样,我没有你的才貌,也没有你的性子,所以随便找个人就嫁了,你要是想找归宿,后面排队的人能把地球绕上一圈。”

        叶青虹笑了起来:“你在安慰我。”

        唐宝儿认真地说道:“青虹姐,在我心中你是这世上最优秀的女人。”

        叶青虹听到最优秀这三个字,心中浮现起淡淡的忧伤:“也只是在你心中罢了。”酒喝下去喉头火辣辣发热,可叶青虹的内心却无比凄冷,这三年的岁月都是如此,没有任何办法能将它温暖。

        唐宝儿道:“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事?”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就是离开的久了,很想念这里,也很想念你们这些朋友。”她并没有将真正的原因告诉唐宝儿。

        唐宝儿笑道:“都想见什么人,我来出面张罗。”

        叶青虹没说话,其实即便是她不说,唐宝儿也知道她最想见的那个人是谁。

        唐宝儿道:“张长弓他们我倒是一直都有联络,安翟就在黄浦,他和周晓蝶结婚了。两人开了个绸缎庄,生意好的不要不要的。”

        叶青虹的脸上总算有了笑意:“想不到他也能够安定下来。”

        唐宝儿点了点头道:“三年前他外婆走了,当时所有人都过来参加葬礼……我……”犹豫了一下她还是道:“我也是在葬礼上最后一次见到罗猎的。”她悄悄打量了一下叶青虹的表情,看到叶青虹的表情并无异样,方才道:“他自己来的。”

        叶青虹道:“他将陈阿婆当成自己的亲人看,自然是要去的。”

        唐宝儿道:“我当时问过他,他说要出去一段时间,还说要去欧洲,我还以为他是去找你。”

        叶青虹摇了摇头,脑海中却浮现出在巴黎街头偶然看到的那对身影,她一直告诉自己看到的全都是错觉。可心中却又知道,他的背影自己永远不会看错。错过一次是不是就意味着错过一生?叶青虹不知道答案,她这次的归来却是为了寻找答案。

        唐宝儿终于还是道:“他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