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年】(上)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年】(上)

        宋昌金对罗猎的观察力深感佩服,自己大概是被水泡昏了头,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没有看出来。兰喜妹有些害怕,她抓住罗猎的右手,低声道:“如果他们知道是我开得飞机,会不会……”

        宋昌金道:“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你坏了风九青的大事,她肯定会找你算账,不过这小子应该会护着你。”

        罗猎感觉到兰喜妹的小手冰冷,她是真的恐惧。罗猎不明白她因何会如此害怕风九青,即便风九青拥有着强大的实力,可是自己也不弱,有自己在这里,绝不会让风九青伤害到她。

        炮艇越行越近,罗猎已经看清站在船头的风轻语。

        宋昌金挥舞着手臂,一边大喊着自己人,他担心炮艇会盲目开炮,误伤到岛上的他们。

        罗猎三人登上炮艇,发现风九青并未在船上,只有风轻语带着几名水手。

        宋昌金主动搭讪道:“来了,幸亏你来找我们,不然还不知道何时能够离开这座小岛呢。”

        风轻语根本没有理会他,从兰喜妹登船之后就冷冷望着她,罗猎主动阻挡在兰喜妹的面前,平静道:“风姑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风轻语道:“是不是你告了密?”这句话显然是对兰喜妹所说。

        兰喜妹的一张俏脸失去了血色。

        罗猎从风轻语的话中不难判断出,她们在过去应当是认识的,兰喜妹显然对自己隐瞒了不少的事情。

        兰喜妹咬了咬樱唇,从罗猎的身后走出,向风轻语道:“你是谁?”

        风轻语道:“坏了我姐的大事,小贱人!我要了你的命!”说话间已经腾空而起,双刀在手向兰喜妹劈斩而去。

        罗猎对此早有准备,一把将兰喜妹推到旁边,左手挥出,一道寒光后发先至,射向风轻语的咽喉,逼迫风轻语不得不先放弃兰喜妹,双刀在面前交叉,封住飞刀前行的轨迹,噹!的一声,飞刀和双刀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让风轻语的手腕为之一麻,她此时方才意识到罗猎过去一直没有展示出真正的实力。

        罗猎道:“谁想动她,首先要过我这一关。”他背负双手,周身弥散出前所未有的杀气,风轻语为他的杀气所迫,不由得呼吸为之一窒。在这一刻她甚至感到了恐惧,意识到如果自己坚持追杀兰喜妹,那么先死去的那个可能是自己。

        兰喜妹望着罗猎坚实的背脊,内心中感觉到温暖和踏实,先前的那点恐惧已经变得无影无踪,罗猎的心中不是没有自己,虽然他一直都在逃避,可是在关键时刻他仍然选择毫不犹豫地保护自己,兰喜妹痴痴望着罗猎,哪怕是他心中只有这小小的部分属于自己,自己为他死而无憾。

        宋昌金远远躲到了一旁,他清楚这两个人的实力,神仙打架还是躲得越远越好,省得被无辜波及。

        风轻语紧紧握住双刀,她的表情虽然凶狠,可是内心却在犹豫。

        一个幽然的叹息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却见风九青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甲板之上,仅仅一日不见风九青的满头青丝已经变得雪白,只是容颜未改,依旧是少女的模样。

        风九青出现之后,风轻语瞬间就失去了存在感,虽然她们的确长得很像,可是两人同时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风九青的身上。

        罗猎望着风九青的满头银丝,心中暗奇,难道昨天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竟然一夜白头?

        风九青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舍弃一切。”她盯住兰喜妹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九鼎对你的意义。”

        兰喜妹此时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她轻声道:“娘!”

        罗猎内心剧震,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兰喜妹非但和风九青认识,而且她还是风九青的女儿,罗猎只记得兰喜妹的父亲是弘亲王载祥,她是载祥和一个日本情人的私生女,却想不到她的母亲就是风九青也就是藤野晴子。

        兰喜妹一直都跟自己说过,她的母亲已经死了,而且说是被父亲害死,难道从头到尾兰喜妹所说得都是谎言。

        风九青摇了摇头道:“你不是我的女儿,你也不配!如果我昨日成功找到九鼎,那么你还有获救的机会,现在……”她摇了摇头,双目中找不到任何的温情和慈爱:“是你自己害死自己。”

        罗猎听得心惊肉跳,不知风九青因何要这样说,听她话中的意思,兰喜妹应该命不长久,可自己从未听她说过。

        兰喜妹道:“我的死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也不会在意,你变了,你早就不是自己了。”

        风九青道:“我不杀你,杀了你反倒让你得偿所愿,你的命数上天注定,昨天曾经有改变你命运的机会,而你自己放弃了。”

        兰喜妹大声道:“你没有任何权利将他带走,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以将我们分开!”她满脸都是泪水。

        风九青漠然望着她道:“有!他走了你会痛苦,可是你死了,他一样会痛苦。”她的话音刚落,兰喜妹娇躯一软,向甲板上倒去,罗猎反应及时,一把将她的纤腰搂住,再看兰喜妹已经毫无知觉气若游丝。

        罗猎怒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风九青道:“她是我的女儿,纵然做了再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不会杀她,我说过,命数乃上天注定,她命该如此,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罗猎拥住兰喜妹,内心陷入惶恐和悲伤之中,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中能否承受再次失去爱人的痛苦。他将兰喜妹轻轻放在甲板上,然后转身走向风九青。

        风九青感受到了来自于罗猎身上强大的杀气,风九青望着罗猎,不无嘲讽道:“你想杀我?”

        罗猎点了点头,如果兰喜妹就此死去,他放过风九青和她阵营中的每一个人。

        风九青叹了口气道:“为了一个女人,你的格局果然不大。”她转过身躯,背对着罗猎,望着波涛浩渺的西海,沉默良久方才道:“九年,她让我错过了一个九年,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一天,做了多少准备?失去青春,忍辱负重,不惜亲手铲除自己的家族,我为了什么?”

        罗猎道:“你还有下一个九年!”

        风九青内心一震,原本黯淡的内心竟浮现出一丝光亮,她低声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在求我?”

        罗猎道:“只要你能救活喜妹,我可以求你,我甚至可以答应你,九年之后,我一定回来陪你寻找九鼎!”

        风九青仰起头忽然发出一连串的长笑,笑到最后竟然变成了哭声,转过头来,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泪滴,她轻声道:“就算我倾尽所能,也只能给她三年的性命,你愿意吗?”

        兰喜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罗猎的怀中,天空晴朗,碧蓝如海的空中飘荡着洁白的云朵,身边绿草青青,远处的草丘上点点洁白如云的羊儿正在吃草,兰喜妹舒了口气,又咬了咬樱唇,直到她感觉到疼痛,方才停下,小声道:“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罗猎笑道:“傻瓜,活得好好的,为什么想死?”

        兰喜妹坐直了身子,环视周围没有人,西海就在他们的正南方:“他们呢?他们都去了什么地方?”

        罗猎道:“你不喜欢单独和我在一起?”

        兰喜妹摇了摇头,红着俏脸道:“喜欢,只是觉得有点怪。”

        “哪里怪?”

        兰喜妹道:“你过去可从没对我那么好过。”

        罗猎道:“所以你觉得我虚伪?”

        兰喜妹笑而不语,即便是虚伪她也喜欢。

        罗猎从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那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却是罗猎母亲生前所戴的指环。

        兰喜妹睁大了双眸,她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却又不敢多想。

        “嫁给我好吗?”

        兰喜妹呆呆望着罗猎,眼睛红了,晶莹的泪水在眼圈中打着转儿。

        罗猎看到她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慌张:“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可你也别生气……”他作势要收回指环,却被兰喜妹一把抓住了手腕,兰喜妹道:“你再说一遍!”

        罗猎这次已经没有了上次的信心,小声道:“我说你嫁给我好吗?”

        兰喜妹重重点了点头,她将洁白细腻的纤手伸向罗猎,罗猎小心翼翼地将指环给她戴上,抬起头,却看到兰喜妹一边笑一边流泪。

        罗猎从身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束野花,交到兰喜妹的手中,兰喜妹接过鲜花,然后猛然扑入罗猎的怀中,她的右手握紧拳头不停击打着罗猎坚实的背脊:“混蛋,罗猎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等你说这句话等了多久……你知不知道……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好像要这个指环……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

        罗猎捧住兰喜妹的俏脸,兰喜妹在他热切的目光下变得羞涩,罗猎低下头去轻轻印上她的唇,他们的吻从生涩变得越来越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