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什么都不要】(下)

第三百六十章【什么都不要】(下)

        宋昌金颓然在石块上坐了下去,兰喜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就你一个人逃出来了?”

        宋昌金没好气道:“不是还有你们?”

        罗猎道:“天就要黑了,我先去找点淡水。”他虽然带着皮囊,可皮囊里面的水在他们漂流的途中已经喝完了,比起食物,淡水才是最为关键的。

        宋昌金摆了摆手示意罗猎自便,他累得不行,只想好好歇歇。

        兰喜妹道:“我跟你去。”她可不愿意留下来和宋昌金这只老狐狸作伴。

        罗猎和兰喜妹继续向山上走去,来到半山腰的时候,发现这里有一眼山泉,罗猎鞠了一捧泉水饮入口中,顿时觉得甘甜清冽,是淡水无疑,两人先喝了个饱,又在水潭边冲了冲身子,毕竟西海的水中盐分太大,即便是干了之后身上也很不舒服。

        冲洗之后,趁着夕阳未落,找了向阳的地方,争取将湿衣晒干,罗猎找了枯枝,原来他身上还带着火种,很快就升起了一堆篝火,他向兰喜妹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叫三叔过来。”

        兰喜妹道:“不用你叫,他已经来了。”她伸手指了指山下,果然看到宋昌金拄着一根木棍,步履维艰地爬了上来。

        宋昌金一边攀爬一边抱怨道:“敢情你们已经将我老人家忘了个干干净净,罗猎啊罗猎,见到女人连亲叔叔都顾不上了。”

        罗猎笑了起来:“三叔,我正要去找您呢。”

        宋昌金道:“这话只有你自己才信,没义气的小子。”

        兰喜妹呸了一声道:“老狐狸,最不讲义气的那个是你才对。”

        宋昌金仍然没忘那只死鸟,拎着去山泉处宰杀。趁着这会儿功夫,罗猎和兰喜妹又去周围寻找食材,距离他们升起篝火的地方不远有大片的鸟儿栖息地,沙土地上,遍地都是鸟蛋,兰喜妹打了两只鸟儿,带了回去。

        夜很快就到来了,他们三人围坐在篝火旁,衣服已经干了,三只水鸟正在篝火上炙烤,宋昌金舒舒服服眯着一双眼睛,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重新活了一遍,他砸吧了一下嘴唇道:“幸亏渔船被击沉了,如果今天咱们进入了那水龙卷之中,只怕现在已经死了。”

        罗猎没说话,目光转向兰喜妹,兰喜妹应该知道什么,否则她不会不惜一切代价过来阻止他们。

        兰喜妹知道罗猎在看自己,却躲避着他的目光,俏脸浮起两片嫣红,似乎是被篝火映照,可她自己却清楚真正的原因。

        罗猎道:“风九青不会死,我看咱们船上的人多半都能够躲过这次灾劫。”

        宋昌金道:“别人有没有躲过我不清楚,我也不在乎,反正,就算风九青活着,机会也是失不再来了。”

        罗猎听他这么说,突然想起风九青曾经说过的话,每隔九年,青铜龙宫才会开启一次,今天错过了进入青铜龙宫的机会,岂不是意味着下次再想进入其中还要在九年之后?难怪宋昌金会如释重负,对他而言或许意味着至少能够多活九年。

        宋昌金将烤好的一只水鸟递给兰喜妹,兰喜妹却看出这是宋昌金自己的那一只,指了指另外一只道:“我要那个。”

        宋昌金暗叹,这妮子心眼儿太多,连这也没能逃过她的眼睛,于是将另外一只递给了兰喜妹,将刚才的那只向罗猎递去。兰喜妹却抢过他手中的另外一只,递给罗猎道:“吃这个,他的那只没放血,不好吃。”

        宋昌金讪讪笑了起来:“我老人家,不跟你一般计较。”

        三人在水上漂了一整天都饿了,先填饱了肚子,宋昌金吃相不雅,风卷残云般将自己的那只水鸟啃得干干净净,然后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道:“舒服,早知道这么好吃,应该多抓两只水鸟。”

        兰喜妹道:“这岛上水鸟甚多,而且它们并不怕人,想要多抓几只还不容易?不过老人家晚上吃太多不好,等明个儿,我去抓来,孝敬您老人家。”

        宋昌金笑道:“大侄子,你这小媳妇儿真会说话。”

        兰喜妹听他这样称呼自己,心中喜不自胜,连带着感觉到宋昌金前所未有的顺眼了。偷偷看了罗猎一眼,发现罗猎的表情极其自然,难道他心中也认同了自己?

        宋昌金道:“这岛上没有其他人,咱们吃饱喝足,好好睡上一觉,等明个儿再想如何离开的事情。”

        他打了个哈欠道:“我换个地方,不打扰你们说悄悄话。”老狐狸很有眼色,自己去距离他们一百多米外的地方找了个避风处,重新升起了一堆篝火。

        兰喜妹望着远方的那堆篝火道:“这老狐狸又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罗猎道:“我看过,这小岛之上并无其他人,也没什么植被。”

        兰喜妹道:“也好,省得他打搅咱们。”她看了罗猎一眼,怯怯道:“我冷!”

        罗猎道:“这里的天气就是这样。”

        兰喜妹望着这个故意不懂风情的家伙恨得牙有些痒痒的,她才不相信罗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在头脑方面兰喜妹少有服气过,可对罗猎却是唯一的例外,天生要强的她在罗猎面前甘心收起好胜之心,甘心做一个小女人,只有真心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甘心为他付出。

        兰喜妹已经习惯了罗猎在感情上的不断躲避,可在这一座孤岛上,他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兰喜妹就势一歪靠在了罗猎的怀中,她甚至担心罗猎会将自己一把推开,可这次罗猎并没有这么做,轻声道:“你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兰喜妹呸了一声道:“去你的矜持,我想怎样就怎样,有点君子风度好不好,我冷!”她抓住罗猎的手臂帮着他绕过来抱住自己。

        罗猎道:“为什么要阻止我进入水龙卷?”他心中仍然在想着这件事。

        兰喜妹道:“你觉得自己厉害?你觉得自己能够永远不死?有没有搞错,那是水龙卷,只要进入其中,别说那艘渔船,你们所有人都会被撕碎。”

        罗猎道:“好像没那么简单吧?”他总觉得兰喜妹对自己隐瞒了什么,她应该知道一些奥秘,关于水龙卷的奥秘,甚至关于风九青的这次行动,但是兰喜妹并没有说出来。

        罗猎道:“你不是说你想要九鼎吗?”

        兰喜妹没说话,只是闭上双目,偎依在罗猎的怀中,享受着罗猎带给她的温暖。

        罗猎道:“你是不是知道九鼎的秘密?”

        兰喜妹掩住罗猎的嘴,然后扑入他怀中紧紧抱住了他,无声啜泣起来,然后越哭越是伤心,到最后甚至不能自已。罗猎不知为何会如此伤心,自己好像也没说过太过分的话。只能低声劝慰她,毕竟这岛上还有个宋昌金,兰喜妹动静这么大,不可能逃过那老狐狸的耳朵,罗猎也不想让他看笑话。

        兰喜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道:“我不要什么九鼎,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就好……”

        罗猎彻夜未眠,对他而言失眠已经成为习惯,远方的天空变成了鱼肚白的颜色,黎明即将到来,水天之间的分界变得渐渐明朗。罗猎的目光却变得深沉,他几度产生了想要进入兰喜妹脑域的想法,然而罗猎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人和人之间需要尊重,尤其是他们之间。

        从呼吸节奏的改变,罗猎知道兰喜妹已经醒来,不过她仍在装睡,或许贪恋自己怀中的温暖吧。

        宋昌金已经围着小岛溜达了两圈,用衣服抱着一捧捡来的鸟蛋,这些可是他的早点。

        宋昌金道:“醒了?美人在怀,睡得舒服啊!”

        听到宋昌金的声音,兰喜妹也不好意思继续装睡,揉了揉眼睛,从罗猎怀中坐起身来。

        罗猎笑道:“被当了一整夜人肉床垫,您老要不要试试?”

        兰喜妹瞪了他一眼,起身去泉水边梳洗,宋昌金摆着手道:“没那福分,也没那胆量。”

        罗猎起身迎向宋昌金看了看他的收获:“咱们手上没锅啊,怎么吃这些鸟蛋?”

        宋昌金道:“谁说没有,我刚捡了一个,待会儿把鸟蛋全都煮出来。”他刚刚在岸边捡到了一口锅,应当是渔船上的物品,在渔船被鱼雷击沉之后,顺水漂来,至少现在解决了大用场。

        罗猎爬上了海心山的最高点,举目望去,西海之上雾气腾腾,太阳还未出来,以他的目力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罗猎并不担心其他同伴的安危,当时的情况虽然紧急,可是对他们这些身怀异能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

        在他们吃完早饭之后,日出东方,云消雾散,罗猎最先发现了远方海面上的黑点,那是一艘船。

        宋昌金和兰喜妹全都来到罗猎的身边,宋昌金道:“炮艇,马玉良的炮艇。”

        兰喜妹道:“要不要躲起来?”

        罗猎摇了摇头道:“旗帜已经被人摘掉了,虽然是马玉良的炮艇,可驾船的应该不是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