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什么都不要】(上)

第三百六十章【什么都不要】(上)

        风九青的表情根本不为所动,这些人在她的眼中甚至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死了就死了,压根就没什么可惜。

        船老大之所以没有跳船是因为他将这艘船视如生命,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心中同样拥有执念,船在人在,船亡人亡。

        随着渔船不断向水龙卷接近,整个船身开始颤抖起来,吴杰手握竹竿口中念念有词,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风九青张开双臂,已经做好了冲入水龙卷的准备。

        宋昌金的表情充满着绝望,他向罗猎大吼道:“再不走只怕来不及了。”

        风九青凤目闪过一丝寒光,关键之时,宋昌金居然敢祸乱人心,她心中顿时涌起杀念,如果不是正处于关键之时,她绝不容宋昌金苟活。

        罗猎微微一笑,他并没有被宋昌金说动,走过去,右手落在分水梭之上,既然来了,他就没有想过要回去。

        就在这艘渔船即将硬闯水龙卷之时,空中忽然传来轰鸣声,他们抬头望去,却见高空中有一架飞机掠过,那飞机从渔船掠过之时,瞄准船头进行扫射,子弹接连射中甲板,一时间木屑乱飞,众人纷纷去寻找隐蔽。

        风九青根本没有想到这种关键时刻会旁生枝节,这一轮射击竟然将渔船击出了一个大洞,底舱开始进水,船只行进的速度明显开始减慢。

        飞机在空中盘旋了一个圈子,再度前来。

        风轻语发出一声尖啸,在她的呼啸声中,数以千计的鸥鸟纷纷向这边聚集,朝着空中的那架飞机包围而去。

        飞机并未转向,仍然坚持向渔船飞去,这次射击的目标瞄准了船上的分水梭。

        密集的子弹射中了分水梭,发出叮叮咣咣的撞击声。几乎就在同时,风轻语招来的鸥鸟朝着那架飞机蜂拥而上,飞机转瞬之间就被鸥鸟包围,失去平衡,摇摇晃晃地向海面坠落。

        风九青此时根本顾不上其他的事情,目光盯着那水龙卷,尖叫道:“快!快冲上去!”

        水龙卷已经停止了继续向前的趋势,风向的改变让水龙卷转而向东南方向移动,风九青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她或许错过了进入水龙卷最好的时候。

        在水龙卷移动的同时,露出后方的一艘舰艇,那是一艘炮艇。因为刚才炮艇处于水龙卷的后方,而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先后集中在水龙卷和飞机之上,所以他们竟然没有提前感知到。

        蓬!炮艇在第一时间向渔船发炮,这一炮并没有击中渔船,众人还未来得及侥幸,一颗来自于水底的鱼雷击中了他们的渔船。

        渔船的木制船体根本无法承受鱼雷的爆炸,爆炸中渔船被从中炸成了两段,宋昌金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居然没有感到任何的恐惧,心中反倒充满了庆幸。

        罗猎从水中浮起,看到前方那断裂的半截船体正在缓缓下沉,他向远处奋力游去,因为沉船会在周围形成不小的漩涡,如果没有及时游出波及的范围,很可能被漩涡扯入水底。

        炮艇上传来密集的枪声,显然是正在追杀爆炸后的幸存者。

        罗猎出来透气的时候发现,水龙卷已经渐行渐远。回望身后,水面上有三艘炮艇排着阵列在刚才沉船的区域大肆搜捕追杀,从船头飘扬的旗帜来看,这些船应当隶属于马玉良,马玉良并没有善罢甘休,两次损兵折将之后,将战斗引到了西海之中,而这次,他看似取得了完胜。

        罗猎不停向前方游着,还好那些炮艇并没有扩大搜索范围的意思,罗猎看到前方漂浮着一块巨大的木板,仔细一看却是飞机的其中一个翅膀,游近一看,翅膀上还趴着一个人,头上戴着飞行帽,因为背朝自己,看不清他的面目,也不知是死是活。

        罗猎游到他的身边,伸手摘下他的帽子,黑长的秀发如瀑布般落下,罗猎伸手抚起她的秀发,露出一张苍白俏丽的面庞,罗猎自然认得她,她就是让他又爱又恨的兰喜妹,兰喜妹闭着眼睛,双手牢牢抓住飞机的那截翅膀,一字一句地说:“我不要你走,就算让你死,我也要你留在我身边……”

        罗猎呆呆望着兰喜妹脸的那两道晶莹,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内心中涌出一股难以描摹的感动,他没有怀疑兰喜妹的动机,即便是兰喜妹刚才的行径就像是一场谋杀,他不恨她,一点都不恨她,只是伸出手臂,轻轻将兰喜妹的娇躯拥入怀中。

        兰喜妹抬起头将冰冷但细腻光滑的俏脸紧贴在他坚毅的面庞上,雨很急,风很大,浪很高,可他们彼此的心中却感到难言的温暖……

        风九青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报复,对她而言分水梭更加重要。

        这三艘炮艇是马玉良引以为傲的海军装备,西海虽然水域辽阔,可毕竟处于高原内陆,完全属于马玉良的势力范围,按理说组建水师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可马玉良仍然组织了一支水上武装力量,过去是用来巡逻和制止偷捕,今天才发挥了真正的战斗力。

        击毁渔船之后,三艘炮艇在附近水域胡乱射击了一通,然后调转船头扬长而去。

        落在最后的那艘炮艇,士兵们还沉浸在刚才击毁渔船的喜悦中,就在他们笑嘻嘻谈论之时,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炮艇的甲板上,却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

        那女子身上的衣衫全都被水浸湿,贴在身上更显得体型凹凸有致,极其诱人。

        那群士兵先是用武器瞄准了女子,当他们看清只不过是一个孤身女子之时,纷纷大笑起来,为首一人道:“看来西海龙王爷因为我们打了胜仗特地派一位美女过来犒赏咱们呢。”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笑得越发猖狂。

        那女子点了点头道:“我叫风轻语,你们击毁了我的船!所以我要杀了你们。”

        那群士兵哈哈大笑,为首那人指着风轻语道:“你怎样杀我?干脆用你的两条腿夹死我好不好?”

        众人笑得就快喘不过气来。

        风轻语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好!”然后她就如同一阵黑色旋风般冲向了那名说话的男子,一双修长笔挺的美腿夹住了他的脖子,只听到喀嚓一声,就将对方的颈椎夹了个粉碎。

        一众士兵先是出于本能反应散到了周围,而后又蜂拥而上,他们最先想到的还是活捉风轻语,风轻语身法有若鬼魅,灵动地穿梭于众人之间,她手中已经多了双刀,所到之处,绝不留情,大片的鲜血如同鲜花怒放,在她的周围绽放开来,刚才还在欢庆胜利的军舰甲板已经变成了屠宰场。

        宋昌金不知自己漂了多少时候,虽然是仲夏的天,可是西海海水仍然温度很低,他感觉自己就快被冻僵了,他抱着一截圆木,却是渔船断裂的桅杆,天放晴了,头顶的乌云散去,风也平息了下来,宋昌金极度口渴,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感觉嘴唇粗糙而干裂,他一手抱住桅杆,鞠了一捧水喝了,又咸又涩,甚至比起海水盐度还要高。

        宋昌金的双目都浮肿起来,他望着远处,太阳正在一点点坠入湖水之中,回想了一下船毁之后的情景,他已经在这水面上漂了一整天,宋昌金想到了水龙卷,现在那水龙卷不知去向何方,或许已经散了。

        宋昌金感叹自己命大的同时想起了其他的同伴,他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罗猎,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侄子,宋昌金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在他右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突出水面的陆地,从规模上看应该是一座小岛,宋昌金从心底激动起来,他奋起全力开始划水,向那座小岛不断靠近。

        宋昌金爬上小岛沙滩上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走了一步,他就再也迈不动步子,直挺挺趴倒在沙滩上,浪花不停在后方拍打着他的足底,宋昌金一动不动地趴着,直到一只白色的水鸟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他的面前,那水鸟先是好奇地望着他,然后试图去啄他的眼球。

        宋昌金在水鸟探头的刹那猛然伸出手去,将水鸟的双腿抓住,干脆利落地扭断了水鸟的脖子,这只倒霉的水鸟即将成为他今晚的晚餐。

        宋昌金踉踉跄跄站起身来,此时他看到不远处的沙滩上也有两个人正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

        宋昌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大侄子!”落水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嘶哑低沉。

        罗猎的面庞也被水泡得有些浮肿,不过他精神挺好,那个和他相互搀扶的女子转过头来,向宋昌金甜甜一笑道:“宋先生,别来无恙?”

        宋昌金就算敲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女子怎么会是兰喜妹,他本以为是风九青或风轻语之中的一个,毕竟当初登船的人中并没有兰喜妹在内,他很快又想起了那架在空中对他们进行第一轮袭击的飞机,难道飞机是兰喜妹所操纵的?

        三人来到高处,虽然没有走上海岛的顶点,已经能够判断出这里四面环水,应当是西海中被成为海心山的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