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登船】(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登船】(下)

        罗猎道:“时候不早了!”他掏出了怀表。

        麻雀看到怀表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可马上她感觉眼前的景物随着怀表指针的转动而旋转起来,她整个人如同被吸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漩涡,她再次被罗猎催眠了,一如最初见到罗猎的那次。

        恍惚间麻雀仿佛回到了秋天的校园,走在铺满金色树叶的道路上,抬起头,看到了道路那头的罗猎,麻雀欣喜地迈出脚步,她呼喊着罗猎的名字,想要走近他的身边。可是罗猎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就这样冷漠地望着她,这目光刺伤了麻雀内心,让她犹豫着放慢了脚步。

        罗猎伸出手去,却不是伸向自己,远方同样有一只雪白的手伸向罗猎,两只手就这样当着麻雀的面紧紧握在了一起。

        麻雀看到一个美好的背影,她始终背着身,虽然麻雀看不到她的面孔,可是麻雀能够断定她绝不是自己……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登船,除了罗猎之外,吴杰、方克文、安藤井下、宋昌金受邀上船。

        风九青和风轻语姐妹二人,穿着同样的黑色外衣,她们的相貌越来越相似,除非是对她们深有了解的人,很难从外表上看出两人的区别。

        登船之后,每个人都变得非常陌生,彼此之间没有主动交谈,就连宋昌金这种平时嘴巴一刻都闲不住的人物,也居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罗猎走向那神秘的分水梭,说实话,他并不相信这分水梭拥有潜艇般的功能,伸手拍了拍分水梭的外壳,感觉这分水梭的材质虽然从外表上看是青铜,可实际上并不是青铜。而且根据敲击之后的回馈来看,这东西应当是实芯,并非中空的容器。

        风轻语来到一旁,歪着头看着罗猎的举动,忍不住问道:“里面有什么?”

        罗猎笑道:“你应该去问你姐。”

        风轻语道:“这东西叫分水梭,据说投入水中可以将水分开。”

        罗猎道:“就算你投入一块石头也能够将水分开。”

        风轻语想了想,笑了起来:“说得很有道理。”

        罗猎朝着船头的风九青看了一眼,发现风九青独自站立在船头之上,昂首望着天空。刚才还晴朗的天空,此刻突然变得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

        西海虽然被称为海,实际上却是一面内陆咸水湖泊,湖水深不见底,在西海之中存有不少独特的生物,这些生物的特征更趋向于海洋生物而多于淡水。骤然加强的风让波涛大了许多,船只在波涛中不断起伏着,负责驾船的船老大提醒众人回到船舱,以免不慎因船只的颠簸而被甩出去。

        然而此次出海的这群人都是能力超群,谁也没有将船老大的听到耳里。

        风轻语忽然欣喜地指向水中道:“大鱼!”

        罗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水中银光一片,却是一群大鱼伴随着他们的船只快速巡弋,每条银色的大鱼都有三尺左右的长度,在深蓝色的湖水中劈波斩浪,这一群大鱼有千条之多,排着整齐的队列在湖面上游过,气势磅礴,让人心旷神怡。

        罗猎却没有太多的心情欣赏眼前的景色,他们今次出海绝非是为了休闲游览。

        空中的云层越聚越多,天幕变成了铅灰色,厚重的云层因为重力将天幕竭力扯向湖面,天幕低垂,风声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呜咽变成了一种野兽般的狂暴嘶吼。

        在远方的天际,铅灰色的天幕有部分被彻底扯向了水面,水天连接在一起,风撕扯着水天相交的部分,试图将它们重新分开,却未能如愿,很快这部分被拉长延展,变成了连接水天的银灰色漩涡。

        宋昌金望着这难得一见的壮丽天象,惊喜道:“龙吸水!”

        众人闻言心中都是一震,一起朝着发生龙吸水的地方望去。

        久未说话的风九青道:“向龙吸水的地方加速前进!”

        船老大闻言大惊失色,他以为自己听错,所谓龙吸水乃是西海在这一季节时常会发生的天象,其实是水龙卷,龙卷风经过湖面,卷起湖水,远远望去天水相连,景致虽然很美,可是此景只可远观,如果近距离接触则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他们的船只在西海中算大,在真正的沿海地区只不过是普通的渔船罢了,再加上船体是木制,其坚固程度极为普通,无法承受水龙卷的考验。

        船老大提出异议道:“不行,我们主动接近那边等于主动送死。”

        风九青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现在死,要么去主动送死。”

        风轻语已经抽出弯刀架在了船老大的脖子上,船老大吓得面如死灰,如果知道今天出海是为了追逐水龙卷,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对方的雇佣,水龙卷在当地人的心中不仅仅是一种普通的气候现象,还是被赋予神秘的宗教色彩。

        信仰很多时候能够让人超越对死亡的畏惧,船老大闭上双目道:“你杀了我就是!”

        风轻语准备一刀劈下的时候,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手腕,她怒视这个阻止自己的家伙,原来是罗猎,罗猎道:“出海见血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不开船,我来开。”

        风轻语道:“你会开船?”

        罗猎点了点头,一旁安藤井下道:“我也会!”

        风轻语向安藤井下道:“你去!”她抬脚将那名船老大踹倒在地,如果不是罗猎阻止,她已经一刀割下了他的脑袋,怒视罗猎道:“还抓着我的手作甚?”

        罗猎松开手,走过去将那船老大扶起,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操纵自己的命运,从船老大选择这场生意开始,就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

        头顶一道扭曲的闪电划过,强调出混沌一团的云层内部的界限,又在云层之间延展出去,一直蔓延到水天相间的地方,那条水龙卷犹如被闪电捆缚住的苍龙。

        整条苍龙遍布电光,气势显得越发磅礴。

        安藤井下接手船舵之后,操纵渔船直奔水龙卷而去。

        宋昌金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自己今日真是上了贼船了,风九青的目标就是水龙卷,这艘渔船一旦进入水龙卷的范围就会被狂虐的水龙卷撕碎解体,身处船上的他们必将落入其中。

        宋昌金知道这些人多半都有异能,自己虽然有些本领,可并不是一个超能者,最后倒霉的人很有可能是自己和那几名无辜的船员,难道在风九青的心中自己的使命已经完结?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意味着自己随时都可以被牺牲,想到这里,宋昌金的内心不寒而栗。

        宋昌金主动向罗猎走去,看到罗猎仍然专注望着远方的水龙卷,他用手肘轻轻顶了一下罗猎的胳膊,罗猎道:“有事?”

        宋昌金道:“你不觉得咱们在自寻死路?”

        罗猎望着船头的风九青:“置死地而后生,她这样做应当有她的理由。”

        宋昌金道:“你当真要陪着她一起送死……”

        罗猎道:“你有没有发现那水龙卷越来越大?”

        宋昌金本以为是船只不断接近的缘故,可定睛望去,果然发现水龙卷的规模在不断增大。就在此时,风九青也发出减缓行船速度的命令,让安藤井下操纵这艘渔船围绕那巨大的水龙卷的周围航行。

        宋昌金喃喃道:“这水龙卷的声势越来越大,威力自然越来越大。”

        罗猎道:“难道你不清楚水龙卷形成的原理?”

        宋昌金当然知道,所谓水龙卷并非真龙,而是龙卷风盘旋在湖面之上,虹吸湖水而导致的一种特殊天象。

        罗猎道:“水龙卷的下方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规模越大漩涡越大,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在水龙卷规模达到极致的时候进入其中。”

        宋昌金道:“到底有几人能够活下去?”

        罗猎开始沉默,就在这艘船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异能,而即便是拥有异能,在如此威势磅礴的水龙卷面前,自身的那点力量也显得微不足道,兴许还未进入漩涡就被水龙卷撕得粉碎。即便是进入了漩涡,也会很快被漩涡吞没,谁又能保证,漩涡的地步就是青铜龙宫的入口?

        这些天,罗猎不止一次搜索着记忆,在他的记忆中并未发现关于九鼎收藏在何处的记录,从风九青坚决果断的表现来看,在这方面她应该有确然的把握。可万一,她的判断出现了失误?这些人的生命会不会白白牺牲掉?

        风九青的唇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望着前方遮天蔽日的水龙卷,她的双眸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她大声道:“前进!”

        宋昌金用力闭上了双目,风九青的话等于最终宣判,对他而言就意味着死亡,宋昌金的双手死死抓住凭栏,他产生了跳入西海的念头。事实上已经有三名船员先行跳了下去,船老大一共带来了三人,现在除了船老大自己之外,其余三人已经全部离船。

        三人的身躯在惊涛骇浪中浮浮沉沉,一个巨浪打来,其中两人瞬间不见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