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登船】(上)

第三百五十九章【登船】(上)

        罗猎摇了摇头,他无法认同风九青的话,母亲绝不会策划这么大的一盘棋。

        风九青道:“罗公权如果知道你不是罗家的血脉,他会将夏文教给你?只怕他早就杀了你,不会让你活到今天,更不用说送你去留洋。”

        罗猎望着风九青道:“你究竟是谁?”

        风九青道:“帮我找到九鼎,我会把一切全都告诉你。”

        罗猎道:“你知不知道九鼎有什么作用?为何坚持要寻找九鼎?”

        风九青道:“你担心什么?是不是因为一句定鼎中原的话而担心?担心我得到九鼎之后会对中华不利?”

        罗猎道:“真不知道这九只铜鼎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你当真相信得九鼎就能得天下?”

        风九青道:“我对权力没什么兴趣,我喜欢和平,我寻找九鼎的原因只是为了一个人。”

        罗猎心中一怔:“一个人?”

        风九青点了点头,此刻她的表情专注且认真:“只有找到九鼎,我才可以找到他!”

        罗猎望着风九青,确信自己听到的都是真的,风九青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爱得刻骨铭心。上穷碧落下黄泉,她如此辛苦地寻找九鼎却只是为了找一个人,那个人应当是她的爱人吧,无论一个人如何强大,在她心中总有一片柔弱的地方。

        罗猎能够懂她的感觉,他不由得想到了颜天心,如果能够用九鼎换来颜天心的复生,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然而理智却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你能确定九鼎就在西海之中?”

        风九青向罗猎道:“我能确定,西海海底有一座青铜龙宫,九鼎就藏于龙宫之中。”

        罗猎道:“就算西海的海底真有那么一座龙宫,我们又如何找到准确的位置进入其中呢?”

        风九青道:“每隔九年,龙宫的大门就会开启一次,现在龙宫开启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想要进入龙宫,必须先寻找分水梭。”

        罗猎愕然道:“分水梭?”

        风九青点了点头道:“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分水梭就埋在这古城下,最多再有一周就可露出真容。”

        罗猎道:“我需要做什么?”

        风九青道:“你在飞鹰堡找到了一颗晶石对不对?”

        罗猎点了点头,那颗晶石他带在身上,宋昌金曾经对此觊觎不已,还想用秘密交换,始终没有得逞。

        风九青道:“我知道你心中对所有一切充满了怀疑,我唯一能够保证的是,你不会后悔。”

        “你拿什么保证?”

        风九青道:“找到九鼎之时,我会告诉你。”

        罗猎道:“那时候岂不是已经晚了?”

        风九青摇了摇头:“不晚,你是这世上唯一能够启动九鼎之人。”

        早在罗猎他们到来之前,分水梭的挖掘工作就已经开始进行,挖掘的洞口就在古城东南角,罗猎一行此前并未发觉。洞口仅容一人通过,但是沿着绳索滑落到距离地表十二米的底部时就变得宽阔起来。

        负责主持挖掘的人是方克文和安藤井下,能让他们甘心从事这样的工作,必有原因。

        方克文已经知道罗猎和风九青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指了指前方向罗猎道:“再有三天就能够打通,进入我们的目标地点。”

        罗猎道:“方大哥因何接受她的命令?”

        方克文道:“如果能有成为正常人的机会你要不要选?”

        罗猎道:“她真有这样的能力?”

        方克文点了点头。

        “她是藤野晴子,她是唯一掌握黑日禁典的人。”安藤井下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罗猎愕然望着安藤井下,在他和安藤井下分别的时候,安藤井下的喉头还无法发声,现在居然谈吐自如。

        安藤井下道:“她治好了我,如果不是她,我已经死了。”

        罗猎意识到风九青之所以能够集结这些人来为她做事,是因为她对他们的内心揣摩得极其透彻,是因为她知道他们的希望所在,无论是方克文还是安藤井下,他们都渴望着回归到昔日正常的生活中去,他们渴望着和家人重聚。

        罗猎并不相信风九青的话,他开始感到惶恐,担心自己身边的朋友被卷入其中,这绝不是一场单纯的考古。

        罗猎知道自己很难劝说麻雀改变她的念头,所以只能求助于风九青,他答应与风九青合作,可是前提条件是要麻雀退出。

        一切都在风九青的计划中进行,马玉良的军队再次受挫败北之后,他居然接受了现实,没有再次派军队过来围剿,这让古城的挖掘在毫无干扰的情况下顺利进行。

        分水梭被挖出的当日,风九青雇来的船也到了。

        分水梭更像是一口棺材,只是通体呈橄榄核的形状,上面遍布古怪的花纹。

        风九青集合众人将分水梭运上大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风九青发号施令何时出发。

        篝火熊熊,罗猎和他的老友围坐在篝火旁,几人的表情都不轻松。

        张长弓对着皮囊灌了一大口烈酒道:“决定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决定了,你们都留在岸上等我,我跟她过去。”

        阿诺道:“那女人非常古怪,多一个人也好照应。”

        罗猎道:“你们有没有留意挖出来的分水梭?

        三人都点了点头,陆威霖道:“什么分水梭,我看只不过是一口棺材罢了。”

        罗猎道:“分水梭也罢,棺材也罢,那东西里面最多也只能容纳两人,你就算跟着去了,也未必能帮上忙。”

        阿诺摸了摸自己金黄色的后脑勺道:“你当真要坐着那玩意儿下潜?罗猎,你仔细看清楚了,那东西可不是潜水艇,真要是进去,岂不是要被活活给憋死在里面?”

        罗猎道:“咱们兄弟一起出生入死,按理说这次我也没理由将你们抛下,可我思前想后,这次的事情还真得我单独去。”接过张长弓递来的皮囊灌了一口,然后抹干唇角道:“无论风九青怎样说,我们都不要忘了她是一个吞噬者的事实,她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又或者力量损耗的时候,想要自救或者补充能量,首先就会向周围人下手。”

        张长弓点了点头,他对上次发生在飞鹰堡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罗猎道:“我是唯一没有令她得逞的人,所以你们跟着一起过去,很可能帮不到我。”

        阿诺道:“你的意思是,我们非但帮不上你,反而还可能帮倒忙?”

        罗猎点了点头,虽然知道这样说会让几位朋友难过,可只要能让他们几人留下,就无法计较那么多了。

        陆威霖道:“那就是让我们袖手旁观。”

        罗猎道:“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能否找到九鼎还是未知之数。”

        张长弓的目光向远方望去:“吴先生会去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他不会听任何人的奉劝。”事实上在抵达西海之后,吴杰就很少跟其他人交谈,每天的多半时间都是一个人呆呆站着。

        张长弓道:“我可以不登船,不过你要保证,一定要平安归来。”

        罗猎重重点了点头道:“我保证!”他伸出手去,张长弓、阿诺、陆威霖一个一个地将手伸了出来,他们紧紧相握,彼此都感受到对方真挚的感情,这感情温暖着他们的心头。

        麻雀独自坐在营帐内,她翻阅着父亲留下的那本日记,看着看着上面的字迹变得朦胧,不由得回忆起她和罗猎相识的情景,麻雀的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外面传来熟悉的咳嗽声,打断了麻雀的回忆,她听出来人是罗猎,轻声道:“谁?”

        罗猎道:“是我,睡了没有?”

        “没有!你进来吧。”

        罗猎挑开帐门走了进去,看到麻雀手中的那本日记,他笑道:“这么晚了,还在用功读书?”

        麻雀将那本日记放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这个人笨,不多下点功夫岂不是被你越撇越远?”

        罗猎道:“挖苦我呢,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我在考古学方面这辈子都追不上你。”

        麻雀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想劝我离开?”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随便聊聊。”

        “聊什么?”

        罗猎道:“还记得在北平的时候,你跟我谈起九鼎的研究吗?”

        麻雀道:“当然记得,那是我爸毕生投入的研究,他还说如果可以证明九鼎真实存在,就可以将我们中华的文明史大大地向前推进,证明我们中华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

        罗猎道:“又能怎样?历史再辉煌终究会有衰落的时候,四大古国在现今的世界中已经落后于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了,落后就要挨打,也许我们探寻历史的同时更应该面对现实,想想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振兴中华。”

        麻雀道:“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只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中华做一些事。”目光垂落到那本日记上:“现在我只想好好完成父亲的遗愿。”

        罗猎道:“如果九鼎并不是传说中定鼎中原的神器,如果它代表着一种灾难呢?”

        麻雀愣了一下,她并不明白罗猎的意思。眨了眨双眸道:“罗猎你知道什么?你当年是不是见到了禹神碑?那上面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