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八章【好久不见】(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好久不见】(下)

        转瞬之间已经逃了个干干净净,刚才激斗的战场上只剩下数十具尸体。

        罗猎主动走向方克文,微笑道:“方先生,许久不见。”

        方克文已经重新将面庞遮住,向罗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和安藤井下一起转身离开了现场。

        张长弓来到罗猎身边,望着两人的背影低声道:“我没看错吧,那人应该是安藤井下。”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疑云更浓,这两人应当和他们一样被风九青召唤而来,能够将这么多的厉害人物全都引到这里,绝非是利用强硬的手段可以做到的,风九青对每个人的心理都进行了精确的揣摩,知道如何才能将他们打动。

        张长弓感叹道:“这风九青还真是一个厉害人物呢。”

        罗猎没有说话,走过去将地上满身是血的肖恩扶了起来,肖恩虽然身中数枪,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及要害,罗猎救起他的时候,他仍然在浑身颤抖着。

        古城内的人也开始出来救援,出城谈判的十人有六人当场被射杀,幸存的四人都不同程度受伤。

        比起马玉良的军队,罗猎的心思更多都放在了风九青的身上,这女人召集了那么多人到这里,而她却还未正式现身,不知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罗猎认为宋昌金是有可能知道内幕消息的人,回到古城废墟,找到正缩在土墙一角抽烟的宋昌金。或许是因为夜色的缘故,宋昌金的表情也显得格外深沉。

        罗猎挨着他坐下,宋昌金招呼了一声道:“来了!”

        罗猎道:“还以为这次见不到你了。”

        宋昌金笑了一声道:“我没那么容易死。”

        罗猎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以您老人家的头脑很少去蹚浑水,有风险的事情也很少去干,这次怎么一反常态?”

        宋昌金接连抽了两口烟。

        罗猎道:“身陷囹圄,骑虎难下?”

        宋昌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怎么不说是九鼎吸引了我?”

        罗猎道:“九鼎真在西海之中吗?”

        宋昌金道:“风九青应当不是在说谎话。”

        罗猎道:“你很了解她?”

        宋昌金摇了摇头。

        罗猎道:“风九青认识我的母亲?”

        宋昌金道:“或许认识吧。”

        罗猎道:“你怕她!”

        宋昌金闻言颤抖了一下:“谁?”

        罗猎道:“还有谁啊?”

        宋昌金苦笑道:“风九青很不简单。”

        “真正的风九青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宋昌金道:“她的能力你见识过,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能力不断增长,智慧莫测高深。而且……她,她拥有很强的预知能力,即便是没有亲身经历的事情她也知道。”

        罗猎道:“如果我和她决斗的话,你觉得我有几分胜算?”

        宋昌金望着罗猎,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道:“一分都没有,你根本不了解她,她却对你的一切了如指掌,她还说……”宋昌金显得非常犹豫。

        “说什么?”

        宋昌金道:“她说你不是罗家的子孙!”

        罗猎内心剧震,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自己的亲生父母,就连自己也是在父亲临终之前方才知道,风九青何以会知道这个秘密?除非她曾经侵入过父母其中一人的脑域。罗猎不由得想起了龙玉,龙玉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得知了颜天心的秘密,难道风九青也拥有了和龙玉一样的能力?罗猎笑道:“简直是胡说八道。”

        宋昌金道:“她对我的每一件事都非常清楚,对罗家的事情也清楚得很。”

        罗猎道:“她和我母亲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宋昌金抿了抿嘴唇,他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远处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人就是风九青。

        此次见到风九青,她的容颜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主要是变得年轻了,看上去和风轻语很像,如同双胞胎一般,只是她的表情更加平和,已经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风九青道:“两位在谈我?”

        罗猎笑道:“是啊!”

        风九青道:“背后说人总是不好的。”

        宋昌金讪讪笑道:“你们聊,我不耽误你们。”他对风九青明显有说不出的忌惮,看到风九青避之不及。

        罗猎打量着风九青,微微笑道:“几日不见,风姑娘变得越发年轻了。”

        风九青道:“没什么稀奇,吸取他人能量为我所用,我自然变得年轻。”她对其中的秘密毫不隐瞒。

        罗猎道:“损人利己的事情在你看来似乎理所当然。”

        风九青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一个人若是没有本事,给他万贯家财他一样还是守不住,你说对不对?”

        罗猎道:“我们中国人通常将这种行为称为强盗逻辑。”

        风九青淡然笑道:“我本以为你的格局要比普通人强出许多,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罗猎道:“论格局我自然比不上你,这次你利用九鼎的事情将那么多人都召集到了这里,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风九青道:“我没绑着你们用枪指着你们过来吧?”

        罗猎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风九青并没有采取强迫的手段,没有强迫但并不代表她的手段光明磊落,罗猎笑道:“你很聪明,你知道每个人需要什么,利用他们的亲情、友情、感情、利用他们亲人的期望。”

        风九青道:“怎么不说利用你们的野心?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人人都想将九鼎据为己有。”

        罗猎向风九青道:“九鼎是什么?有什么用?”

        风九青道:“你比我更加清楚,罗猎,你是唯一见过禹神碑的人,也是唯一能够解读禹神碑的人。”

        罗猎道:“你很了解我吗?”

        “谈不上,可我了解你的母亲。”风九青盯住罗猎的双目,她知道罗猎的弱点所在。

        罗猎道:“我的母亲?连我都快不记得她的样子了。”他没有说实话,在他心中母亲的样子永远无法磨灭。

        风九青道:“你这样说,她会失望的。”

        罗猎冷冷望着风九青道:“如果让我知道我母亲的死和你有关,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风九青道:“相依为命的孤儿寡母,你不知道吧,你母亲的死和我无关,她是被罗公权害死的。”

        罗猎怒道:“你住口!”

        风九青咯咯笑了起来:“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早就开始怀疑了对不对?罗公权是你的爷爷,他为何要害死他的儿媳,你的娘亲?”

        罗猎握紧了双拳,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恐惧,风九青说得不错,他早就开始产生了怀疑,可是他不敢细想,自从他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之后,他就在回避自己身世的问题。

        风九青道:“一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总是有些奇怪的,以沈佳琪的清高又怎会看上一个盗墓出身的罗行金?”

        罗猎的内心陷入深深的矛盾中,他既期待知道真相又害怕真相的残酷,有一点能够确定,风九青显然是这段往事的知情人,她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为何母亲会将这些事全都告诉她?罗猎并不认为自己的父亲沈忘忧会将这些事告诉风九青,毕竟在父亲和自己相认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状况。

        风九青道:“我约你来这里是为了跟你合作,既然是合作就应当彼此信任,我不打算对你保留什么,你有什么想问的,我都会解答。”她莞尔一笑道:“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儿。”她指了指古城外:“咱们外面走走。”

        面对风九青,罗猎再次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这女人太聪明,她在一步步将自己引入她的局中,而麻烦的是,她知道自己太多的事情,自己却对她的状况知之甚少。

        虽是仲夏,可夜晚的高原仍然有些清冷,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几十具尸体仍然躺在那里,陪伴他们的只有不时降落的秃鹫。

        风九青道:“都说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拥有着同样的权利,可许多人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出生,然后又稀里糊涂地没了,他们注定只能是过客,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只有少数人。”

        罗猎道:“留下名字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风九青道:“你的母亲并不这么想,她是唯一能让我佩服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她嫁给罗行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罗猎没有说话,他并不想去猜测母亲当年的动机,父亲曾经说过,母亲当年选择离开的目的是因为她怀了身孕,这是违背他们团队准则的事情,为了保护父亲更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母亲才选择离开,隐藏起来。

        风九青却给出了另外的一个理由,罗猎知道她在阐述什么,两者之间,他宁愿相信前一个理由。母亲在他心中是完美的,没有一丁一点的瑕疵。

        风九青道:“她也在寻找九鼎,九鼎和禹神碑缺一不可,就算同时拥有了两者,不懂夏文,也无法探究其中的奥妙,所以必须掌握夏文。”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罗猎一眼道:“只有罗氏的子孙才有学习夏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