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八章【好久不见】(上)

第三百五十八章【好久不见】(上)

        吴杰转身上岸,他苦笑道:“我看不到路,稀里糊涂地就走下了湖,不中用啊。”

        麻雀却知道吴杰虽然目不能视,可是他的感觉异常敏锐,甚至比视力正常的人认路还要准确,他肯定不会走错路。

        麻雀道:“吴先生怎么也来了?”

        吴杰道:“我也想问你同样的话。”

        麻雀道:“我爸当年从事的研究就是关于九鼎的,种种迹象表明,九鼎很可能就在西海。”

        吴杰道:“如此说来,你之所以到这里来,是为了完成你父亲的遗愿?”

        麻雀点了点头。

        吴杰心中暗叹,麻雀这妮子还是太过单纯,她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背后的险恶,吴杰道:“有没有见过那个提供给你资料的人?”

        麻雀道:“见了,七天之前,我还以为她是风轻语。”

        吴杰闻言一怔,风轻语此前一直都和他们在一起,按理说分身乏术,不可能过来见麻雀。

        麻雀接着又道:“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我还以为是一个人。”

        吴杰道:“有没有想过风九青为何要引你入局?”

        麻雀道:“我想应该和我父亲的研究成果有关,我认得一些夏文。”

        吴杰道:“只怕在夏文的认知方面你还要弱于罗猎。”

        麻雀俏脸一红,她的性情也是极其好强的,虽然心中知道罗猎厉害,可这次被吴杰毫不客气地指出,脸上也觉得挂不住,她哼了一声道:“他可没学过考古专业。”

        吴杰道:“我没有看低你的意思,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你对风九青应当不算了解吧,你知不知道她的本来身份,你知不知道她因何要引你入局?”

        麻雀咬了咬樱唇,脸色已经由红转白。

        吴杰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风九青本名藤野晴子,她乃是藤野家族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藤野家族的藤野俊生也是当年从你父亲体内抽取血液样本,研究化神激素的负责人。”

        麻雀道:“我不怕!”

        “我怕!”吴杰沉声道。

        麻雀并非愚鲁之人,她当然清楚吴杰怕什么,吴杰怕得是自己会被风九青李永来要挟罗猎,麻雀感到悲哀,自己难道只是一颗棋子?她愤怒且悲哀着。

        吴杰道:“我虽然不知道风九青具体想干什么,可是我能够断定,这绝不是一场简单的考古,麻雀,你是个好姑娘,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麻雀摇了摇头道:“我不走!”停顿了一下又用异常坚决的语气强调道:“任何人都休想让我离开。”

        风九青失约了,当天她并未来见罗猎,第二天她也没有过来,不仅如此,甚至连风轻语也没来。和罗猎的怡然自得,享受宁静时光相比,麻雀显然要忙碌的多,根据风九青提供的资料,她在周边开始进行了考察。

        麻雀的身上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吴杰越是那样说,她越是要证明自己。然而除了一些古城废墟之外,她并没有其他的发现,风九青提供的资料根本无法帮助她找到九鼎。

        然而形势却在悄悄发生了变化,第三天的下午,有军队向他们营地所在的地方开始接近,罗猎一方收到消息的时候,军队距离他们只剩下不到十里的距离。

        张长弓前往侦查,来得是马玉良的军队,他们应该得到了消息,此次派来的大概有五百多人,全副武装,正气势汹汹地向营地而来。

        听闻这个消息之后,肖恩决定先离开,毕竟和当地武装正面冲突并不明智。

        罗猎和张长弓几人商量了一下,现在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毕竟对方来得是骑兵部队,推进速度很快,而且在周围一带都是平坦的草原,缺乏隐蔽的地方,想要藏身必须进入山区,可最近的山峦还有二十多公里,只怕他们还没有赶到地方就会被马玉良的军队追上。

        罗猎来了这几天,对周围的地形已经非常熟悉,他建议先向废弃的古城撤退,古城虽然荒废许久,可毕竟周围还有残垣可以用来隐蔽,如果无法摆脱马玉良的骑兵部队,发生冲突,也可以抢先占据地利。

        罗猎的意见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虽然肖恩并不乐意,可在目前的状况下,他的身边缺乏支持者,于是也只能选择服从。

        众人收拾营帐,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古城废墟转移,敌方推进的速度很快,在他们刚刚进入古城的时候,约有二十辆摩托车组成的先锋部队已经追到了古城前方。

        陆威霖在废弃的烽火台上已经找好了狙击位。

        罗猎利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远方的敌人,然后将望远镜递给了张长弓。

        陆威霖道:“五百多人吧,就算打起来,咱们也有把握拿下。”他们这边虽然人数不多,可是每人都拥有强大的实力。

        罗猎道:“只怕来得不止是五百人,马玉良是这里的军阀头子,听说他手下的兵马有三万之多,我们就算击败这五百人,用不了多久,马玉良的兵马还会卷土重来,下次过来的可能是五千人。”

        张长弓道:“他们带了钢炮过来。”放下望远镜,向罗猎主动请缨道:“我去把他们的钢炮给废了。”

        罗猎还未回答,陆威霖惊呼道:“有人朝着敌人的方向去了。”

        罗猎顺着陆威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一人举着白旗,纵马向敌军阵营驰去,那人乃是肖恩的助手。

        此时麻雀也气喘吁吁地爬上楼梯,她向上面叫道:“罗猎,肖恩派人出去了,他说要和对方谈判。”

        张长弓怒道:“懦夫,还未开打,就已经投降了。”

        罗猎向张长弓低声向张长弓说了一句,须得做好两手准备。他下了烽火台,向麻雀道:“走,带我去找肖恩。”

        此时肖恩带着几名队员走了过来,他向麻雀道:“麻雀,对方人多,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所以我才派人去谈判。”

        罗猎道:“马玉良这个人表面是兵,其实是匪,你跟一个劫匪有什么好谈的,就算他答应放你走,你也不可相信。”

        肖恩道:“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有爵位,他不敢动我,否则一定会惹出国际争端,那样的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他向麻雀道:“麻雀,你跟我走还是跟他在一起?”

        麻雀向罗猎走近了一些,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

        肖恩的双目中闪过愤怒的火花,他向罗猎道:“你当然不敢谈判,因为你有命案在身。”

        这会儿功夫,那名派去谈判的助手已经回来了,看来结果非常理想,他向肖恩耳语了几句,肖恩满脸得色道:“他们已经同意了,我的考古队可以离开,我们和这件事无关。”他再次将目光投向麻雀。

        麻雀道:“我留下!”

        肖恩点了点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今天的选择。”

        肖恩带着九个愿意和他一起离开的人走出了古城。

        罗猎迅速回到烽火台上,张长弓通过望远镜观察着肖恩那群人的脚步,张长弓道:“就快进入敌方的射程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希望可以放过他们。”他的话音刚落,远处就响起了枪声,在肖恩那十个人进入对方的射程之后,马玉良的军队马上开枪,有三人当场中弹倒地,肖恩右肩受伤,他扑倒在地上,哀嚎道:“为什么要开枪,你们说过要放过我们的……”

        麻雀也被这突然发生的变化惊到了,她尖叫道:“肖恩,你们快回来!”

        罗猎向张长弓点了点头,他们两人腾空飞掠下去,虽然肖恩是个讨厌的家伙,可是他所带去的那群人并不该死,罗猎和张长弓只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决定前往救人。

        在两人冲出的刹那,敌方阵营也开始装填弹药准备开炮。

        一柄飞刀已经先于罗猎飞向敌方的阵营,罗猎以意念控制着这柄飞刀,他要在对方开炮之前将这些炮手全部斩杀。

        飞刀还未射入敌营,敌军的阵营却先行混乱开来,却见两个身穿黑衣的身影冲入敌军阵营之中,他们的武器就是一双利爪,虽然有无数子弹射中了他们,可两人却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所到之处无不披靡。

        其中一人已经先行冲到炮手的阵列中,扬起右爪,狠狠刺入炮手的胸膛,斜刺里一名敌军冲了上去,照着他的面孔就是一枪,这一枪将他蒙在脸上的黑布击碎,露出一张满是鳞甲的面孔。

        罗猎看得真切,此人正是方克文,自从黑堡决战之后,方克文就失去了踪迹,没想到他也来到了这里。

        虚浮在空中的飞刀,闪电般抹过那名枪手的脖子,与此同时,方克文的利爪也穿透了对方的胸膛。

        张长弓已经认出另外一人,从那人的战斗风格来看应当是安藤井下,张长弓心中暗奇,安藤井下怎么也来到了这里?他和方克文因何会在一起联手作战?

        炮手的阵营已经完全被摧毁,马玉良派来的这支军队虽然人数众多,可面对这帮拥有超常能力的强手根本没有抵抗之力,方克文和安藤井下的利爪撕裂他们身体的同时也摧垮了众人的信心,他们开始争先恐后的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