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放不下】(下)

第三百五十七章【放不下】(下)

        麻雀也是一怔,抬头望去,却见古城废弃的土墙上多了一个身影,却是宋昌金,宋昌金在罗猎不辞而别之后,也离开了队伍,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出现。宋昌金骂道:“放你娘的屁,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侄子比?我算明白了,你嫉妒他,所以才几次向军警告密对不对?”

        肖恩看了看手掌上的血迹,不禁恼羞成怒,他掏出手枪,想要瞄准宋昌金,可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是你坏了我的事情?”

        肖恩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抛了起来,然后重重摔落在地上,他的手枪也脱手飞了出去,肖恩想要去拾起手枪,可是他的周身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这压力让他甚至连抬起一根手指都难。

        麻雀吃惊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她没有察觉到这女人何时来到他们的身边,这女人她应当见过,在船上,罗猎就是和她交谈之后的当晚消失了踪影。

        那女人道:“我叫风九青,你收到的关于九鼎的资料就是我寄给你的。”

        麻雀望着风九青,咬了咬嘴唇道:“我见过你,在船上。”

        风九青摇了摇头道:“那是我的妹妹,她现在和罗猎在一起。”

        麻雀道:“罗猎?他在什么地方?”

        风九青道:“最近几天就会过来,你破译了那段文字对不对?”

        麻雀点了点头。

        风九青笑了起来,她的目光不屑地扫了地上的肖恩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是他几次出卖了罗猎,要不要我帮你杀了他?”

        麻雀摇了摇头,虽然她也猜到是肖恩出卖了罗猎,可肖恩的出发点却是为了自己,这样的行为还不至于夺走他的性命。

        风九青冷冷道:“妇人之仁,走吧,趁着我没改变主意之前离开我的视线。”

        肖恩感觉周身一松,身体的压力在顷刻间完全消失,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甚至没有顾得上去捡手枪,也没有顾得上麻雀,就仓皇向古城外逃去。

        麻雀眼前一晃,风九青的身影也如鬼魅般消失了。

        宋昌金从土墙上跳了下来,慢慢走到麻雀的面前,麻雀道:“您真是罗猎的叔叔?”

        宋昌金道:“如假包换,我是他三叔。”

        麻雀道:“我见过罗行木。”

        宋昌金笑道:“我自小被送了人,所以跟老罗家不熟。”

        麻雀道:“风九青是什么人?她因何知道九鼎的事情?”

        宋昌金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我只知道她很厉害。”

        麻雀道:“我感觉她在利用我,她给我提供了不少关于九鼎的线索,可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你别问我,这些事或许罗猎才清楚,等他来了也许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在宋昌金看来,麻雀的入局其实是为了要挟罗猎,麻雀在寻找九鼎一事上的重要性应当无法和罗猎相比。

        天马湾虽然没有天马,可是并不缺乏马匹,朝阳初升,两匹骏马在浅滩上饮水,融入周围的景致形成一幅绝美的静谧画面。

        这画面被一阵清越的马蹄声惊动,罗猎一行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七天,不过他们终究还是来到了目的地。

        风轻语指着远方的营地道:“那里就是考古队的营地。”

        罗猎道:“你还真有点未卜先知的本事。”通过这段时间和风轻语的接触,他发现风轻语和风九青之间很可能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流方式,通过这一点来判断,风九青应该已经到了天马湾。

        眼前的平静只是暂时的,风九青寻找九鼎的动机绝不单纯,麻雀的这支考古队并不是风九青想要倚重的,之所以将麻雀引入其中,也不是想利用麻雀在这方面的知识,很可能只是想利用麻雀来制衡自己。

        吴杰道:“我从未到过西海,这里是不是很美?”

        罗猎没说话,风轻语却道:“很美,只可惜你看不到。”

        这一路之上,吴杰没有少受她的挖苦和打击,吴杰道:“看不到也就没有太多的遗憾,见过美景之后,如果再也看不到那才是真正的遗憾。”

        风轻语冷冷道:“你在威胁要杀掉我吗?”

        吴杰道:“如果有机会,我不会犹豫。”

        风轻语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她指着营地向罗猎道:“你们过去吧,我还有事,今晚我会过去找你。”

        罗猎点了点头:“最好早点来,如果我先找到了九鼎,很可能会据为己有。”

        风轻语呵呵笑道:“你不敢!”

        罗猎望着风轻语的背影消失在远方的草丘之后,吴杰看不到什么,侧耳听着马蹄声渐行渐远,他低声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她。”

        罗猎道:“她可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吴杰道:“风九青利用九鼎的事情把咱们都引入局中,希望九鼎不是一个骗局。”两人并辔向营地行去,来到中途的时候,就已经被营地负责瞭望的人发现。

        接近营地之时,看到张长弓等人迎了出来,这显然不在罗猎的意料之中,他翻身下马,惊声道:“张大哥,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张长弓走过来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道:“打虎不散亲兄弟,怎么,这次打算自己逞英雄啊?”

        陆威霖和阿诺也过来分别捶了罗猎一拳,然后又上来跟吴杰打招呼,吴杰性情怪癖,虽然和这帮人几度出生入死,可仍然没有什么热情的表示。

        众人一起返回营帐,麻雀原本准备去古城再看看,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听说罗猎回来,马上放弃了即刻前往古城的念头,第一时间过来相见,看到罗猎平安无事,麻雀悬了多日的心总算放下。

        女人和男人看到的事情果然不同,比起其他人的嘘寒问暖,麻雀首先问得却是风轻语。

        罗猎在此事上并未做过多的提及,他和吴杰安顿下来之后,张长弓几人全都来到罗猎的营帐中,罗猎的归来让他们这群人有了主心骨,虽然罗猎的年龄在其中最小,可所有人还是都将他视为领袖。

        既然在场都是自己人,罗猎说话也就没了顾忌,他首先解释了为何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几位朋友过来帮忙,罗猎始终认为风九青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张长弓道:“按照你的说法,风九青很可能是在利用九鼎的事情想将咱们一网打尽,难道九鼎根本就不存在?”

        罗猎摇了摇头道:“如果单单是为了对付我们,她也不必费那么多的周折,我看九鼎也是真,想对付我们也是真的,她应当是要利用这次的机会一箭双雕。”

        陆威霖道:“不管她怎么想,咱们既然来了就必须做点事,这个风九青就是藤野晴子,她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我就不信她有天大的本事,这次鹿死谁手还未必可知呢。”

        阿诺道:“不错,她把咱们都集中到这里,现在反倒是我们的实力占优,咱们将计就计,把她给灭了。”

        张长弓和陆威霖同时点头,他们的目光投向罗猎,等待着罗猎表态。

        罗猎道:“风九青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应当掌握了黑日禁典,而且是一个强大的吞噬者。”

        张长弓道:“她的实力不容小觑,在飞鹰堡,我和吴先生体内的半数力量都被她给吸走,如果不是罗猎及时出手,只怕我们连性命都保不住。”

        罗猎道:“如果我们想要对付风九青,我想还是有机会的,至少她对我没什么办法,再加上你们的协助,可以说我们还是占了不少优势的。我们清楚这一点,风九青同样清楚这一点,可以说她召集我们来到这里,还是冒着一定的风险的。”

        陆威霖道:“难道她还有其他的帮手?”

        罗猎道:“如果真想除掉我们,选择逐个击破才是上策,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我们处在风九青的位置,我们会怎样做?”

        几人同时沉默了下去,罗猎说得对,如果当真想要将他们除掉,选择逐个击破才是最为妥当的,而且风九青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罗猎道:“我这一路上都在想,风九青是不是将我们当成她的敌人?她的最终目的到底又是什么?我想来想去,她的野心或许更大,九鼎或许真实存在。”

        吴杰站在西海边,迎着阳光,听着涛声,他的鞋子已经被水打湿,可是他并没有退后的打算,他来过这里,不但来过,而且在这里还留有让他终生难忘的记忆。

        吴杰时常会产生自己已经麻痹的错觉,这种时候,他希望被外物唤醒,冷、热、哪怕是疲惫和疼痛,浪花拍击足面的感觉是真实的,阳光照射在面庞的感觉是亲切的,这时吴杰才感觉自己仍然活着。

        吴杰已经忘了,从何时开始就不再惧怕死亡,因为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痛苦,虽然他很想将痛苦遗忘,可是只要是活着,痛苦就会如此清晰地伴随着他,如果死了可以遗忘,那么死了就不再痛苦,这世上没有比痛苦更让他恐惧的事情。

        吴杰仿佛看到一个宛如春花般美丽的女子踩着浪花向自己走来,他不由自主向前跨出一步。

        身后响起麻雀的声音:“吴先生!”

        吴杰眼前的幻影全都消失了,他嗯了一声。

        麻雀道:“吴先生的鞋子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