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放不下】(上)

第三百五十七章【放不下】(上)

        风轻语摇了摇头道:“她从未对我说过,可是我相信她应当是这么想的。”

        罗猎道:“你多大了?”

        风轻语愣了一下,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

        她的反应和正常女子不同,通常其他的女子回答问题会说,问女人的年龄并不礼貌。罗猎是故意询问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他掌握的资料中,风九青并无妹妹,藤野晴子也没有妹妹,所以风轻语的身份就显得颇为突兀。

        虽然吴杰试探过风轻语的武功,并做出了风轻语不是风九青的判断,可是罗猎仍然从风轻语的身上感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他甚至怀疑风轻语就是风九青一手创造出来的,藤野家族连克隆军团都能够创造,更何况单一的克隆体。

        如果风轻语是克隆人,她也要比起罗猎曾经见过的克隆军团厉害许多,比起后者她拥有更多的自我意识,她会主动思考,罗猎认为风轻语的思考仍然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然而目前还只是限于猜测,罗猎并无确实的证据。

        罗猎道:“按照预定的时间,咱们已经晚了。”

        风轻语点了点头道:“没事,我姐姐说了,她会等。”

        罗猎从她的话中又听出了破绽,这段时间风轻语始终没有离开过,她又是如何见到的风九青?书信、电报都没有任何的可能,罗猎暗忖,或许她们之间有种心灵感应。

        风轻语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轻声道:“你信不信托梦?”

        罗猎笑道:“你是说你姐姐会托梦给你?”

        风轻语淡然笑道:“说了你也不懂。”

        罗猎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没有多大,居然嫁过五次?”

        风轻语道:“嫁人有什么稀奇?你若是愿意,我也可以嫁给你。”

        罗猎目瞪口呆,这风轻语当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风轻语道:“不过我嫁给你就得杀了你,现在还不是杀你的时候,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嫁给你好不好?”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好。”

        风轻语怒道:“为何不好?难道我配不上你?”

        罗猎道:“你长得倒也不错,武功也很厉害,可惜这世上的嫁娶须得以感情为基础,必须两厢情愿,你想嫁,我未必肯娶。”

        风轻语道:“男女之间哪有那么多的麻烦事,你再厉害也不过是个男人,心中想的是什么我明明白白。”

        罗猎哑然失笑,这风轻语的脾气真是古怪,她的性情实在是不可捉摸。

        罗猎道:“你的五位丈夫难道没有一个人对你好?你杀他们的时候难道没有过犹豫?”

        风轻语道:“我为何要犹豫?他们对我好无非是抱有目的,对于这些动机不单纯的人,我杀掉他们又何须犹豫?”

        望着风轻语,罗猎忽然想起了一种生物,螳螂!螳螂是通过独特的吞噬方式进行繁殖,而风轻语显然不是,可风轻语因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嫁人然后再杀掉,难道她是通过这种方式增强着自身的能力?

        风轻语道:“我姐在天马湾等着我们。”

        麻雀一行已经抵达了天马湾,扎营之后,张长弓去附近的牧民家中购买了一只绵羊,在营地中剥皮烧烤,陆威霖和阿诺两人则去周围巡视,在他们西北三里的地方有一座古城的废墟,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牧民的营帐,并没有特别的发现,他们基本上能够断定,罗猎还未抵达。

        马玉良虽然封锁了通往西海的主要道路,可是他无法做到彻底封锁一切道路,他的封禁令只是给前来西海的人带来了一些麻烦。

        麻雀听闻附近有古城废墟,决定去看看,张长弓三人虽然加入了他们的考古队,可是平日里行动还是分开的。肖恩对新加入的三人充满了敌意,张长弓三人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感。

        只是因为麻雀的缘故,大家才选择同行。

        而让肖恩郁闷得是,麻雀对她的这些老朋友也比自己亲近得多,更多时候,她宁愿选择和张长弓几人一起,遇到了事情也首先和张长弓几人商量。

        篝火炙烤着全羊,这头羊被烤的外皮金黄,晶莹的油脂一滴滴滴入篝火中,不时发出滋滋的响,诱人的香气随着傍晚的风远远送了出去,张长弓看到麻雀几人纵马向西北方的古城废墟方向而去,他向陆威霖道:“那边有什么?”

        陆威霖道:“废墟,都是些土墙,没什么好看的。”

        阿诺道:“说不定有些宝贝。”

        张长弓道:“你们不跟着过去看看?”

        阿诺摇了摇头:“我看到那个肖恩就恶心,如果不是看在麻雀的份上,我肯定狠狠揍他一顿。”

        陆威霖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张长弓笑了起来,他从怀里摸出那封信,正是这封信通报了罗猎的事情,将他们引到了这里,他将信递给了陆威霖,陆威霖已经看过几遍,又浏览了一下道:“总觉得有人故意将咱们引到这里,你们说该不是一个圈套吧,把所有人都集合到这里,然后一网打尽。“

        阿诺道:“谁有这个本事啊。”

        张长弓道:“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个世界上厉害的人物实在是太多了。”想起上次差点被风九青将自己的能量抽干,张长弓不禁心有余悸,如果不是罗猎舍身相救恐怕自己和吴杰两人都要死在这女人的手里。

        阿诺道:“等这件事完结之后,我想离开一段时间。”

        张长弓笑道:“去找玛莎?”

        阿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道:“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吵,可分开之后又有些想她了。”

        张长弓道:“人总要安定下来的。”

        阿诺道:“别说我,说说你自己,你跟那个海盗的女儿是不是好上了?”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我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话虽如此,可是他心中却不由得想起了海明珠,海明珠对他的感情他又怎会不知?

        陆威霖默默望着篝火,他想起了百惠,有件事他并未告诉两位好友,他这次前来西海不仅仅为了帮助罗猎,也是为了寻找百惠,种种迹象表明百惠很可能也来到了这一带。

        陆威霖甚至怀疑百惠和风九青在一起,毕竟最初认识百惠的时候,她就是藤野家培养的死士。在认识百惠之后,陆威霖第一次拥有了想要安定下来的念头,如果能够找到百惠,他会将自己心中所有的话都说出来,如果百惠愿意,他会带着她一起找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远离刀光剑影,远离血雨腥风,能够平淡的生活下去也好。

        古城废墟破坏严重,并没有特别的价值,肖恩拿着手电筒在古城内转了一圈,回到麻雀的身边,看到麻雀仍然在专注地观察门洞上的文字,禁不住抱怨道:“什么宝贝都没有。”

        麻雀头也未抬:“你心中的宝贝是什么?金银珠宝?还是古董字画?”

        肖恩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冒犯到了麻雀,他笑道:“我心中的宝贝当然是你,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你。”

        面对肖恩的恭维麻雀无动于衷,她轻声道:“看来我们的价值观果然不同。”她直起腰,摇了摇头道:“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错,这里没有你想要的宝贝。”

        肖恩道:“我听说西海是你们中华神话传说中王母娘娘的瑶池。”

        麻雀道:“传说有很多,可传说中的神祗又有几人亲眼见到过,我没见过王母娘娘,你也没见过圣母玛利亚。”

        肖恩道:“没见过并不代表着他们不存在,麻雀,咱们这次来不是为了中华九鼎吗?事先约好了在这里见面,为何那个提供线索的人没有准时出现。”

        麻雀道:“也许……因为罗猎吧。”

        肖恩道:“罗猎,他是个不负责任的人,竟然不顾团队的利益,选择一走了之,连话都没留下来一句。”

        麻雀道:“罗猎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离开的原因你比我更加清楚。”听到肖恩诋毁罗猎,麻雀忍不住了。

        肖恩的脸色变了,他愤怒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离开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赶走了他!”

        麻雀不想跟他继续交谈下去,走向自己的坐骑,准备离开,肖恩怒道:“麻雀,是不是你以为那些军警都是我找来的。”

        麻雀停下脚步,并没有转身:“肖恩,现在说这个话题又有什么意义?”

        肖恩大声道:“对你没有意义,可对我不一样,你知道的,我之所以从欧洲不远万里来到你的国度,我之所以资助你考古,全都是因为我喜欢你,难道我的付出你连一丁点都看不到?”

        麻雀道:“我从没要求你做什么?你的付出与否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希望你不必对我进行道德绑架。”

        肖恩怒道:“他有什么比得上我?他是一个罪犯,一个涉嫌杀人的通缉犯……”他的话还未说完,一颗石子就重重击中了他的鼻子,事发突然,肖恩被砸的鼻血长流,他捂住了鼻子不禁发出了一声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