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六章【意义何在】(上)

第三百五十六章【意义何在】(上)

        张长弓点了点头,和麻雀约定明天出发的时间地点,他们就此分手。

        麻雀离开之后,陆威霖忍不住抱怨道:“罗猎这小子真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通知我们。”

        张长弓道:“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风九青的厉害你也见识过,我想罗猎应当是不想咱们为他冒险吧。”

        陆威霖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罗猎明明知道风九青不是好人,为何要选择跟她合作?”

        张长弓道:“这你得去问他,不过这小子不肯通知咱们,又是谁给咱们写了这封信,让咱们过来帮忙呢?”

        陆威霖道:“肯定不是麻雀,麻雀都不知道咱们过来。”

        张长弓跟着点了点头,他显然认同陆威霖的看法。

        陆威霖道:“是不是风九青?”

        张长弓道:“有这个可能,不过她让咱们来做什么?给罗猎当帮手,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陆威霖道:“女人的想法很奇怪,兴许她觉得自己完全能够控制住局面,让咱们掺和进来,只是想利用咱们来威胁罗猎?”

        张长弓不屑道:“她只怕没那么大的本事。”

        陆威霖道:“你这么有信心?”

        张长弓道:“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罗猎有信心。”他亲眼见过罗猎在飞鹰堡逼走风九青的场面,此前在前往营救洪家爷孙的时候,更见识了罗猎隔空驱驭飞刀的情景,张长弓认为罗猎这段时间的实力已经完成了突破,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罗猎之所以没有通知他们前来帮忙,或许也是因为他因自身的实力而产生强大自信的缘故。

        罗猎仍然失眠,一个人站在营帐外,抬头望着空中的星河,或许是因为海拔高度的缘故,这里的星河格外清晰,罗猎陶醉于这美丽星空夜景的时候,突然听到远方传来阵阵马蹄声,从马蹄声可以判断出来得应当是一支队伍,而且人数不少。

        风轻语也听到了动静,她从营帐中走出,另外一座营帐内吴杰也发出了咳嗽声,他们三人都是感觉敏锐之人,都察觉到这一异常的状况,只是吴杰并未急着出来。

        风轻语来到罗猎的身边道:“好像有马队过来。”

        罗猎点了点头道:“回避一下。”其实他们的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想要找个地方藏身并不容易。

        风轻语道:“熄灭灯光,原地隐蔽,希望他们不会发现咱们。”

        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那支队伍是有备而来,这是一支大约二百人的队伍,他们朝着营地行进,显然拥有着明确的目的。

        吴杰从营帐内走了出来,低声道:“估计是白天就已经发现了咱们,咱们藏不住了。”

        罗猎道:“马贼?”

        吴杰道:“应当是,咱们进入草原后一直都很太平,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他的语气依然平静,对方的人数虽然不少,可是凭着他们三人的实力,就算无法将对方尽数歼灭,突围出去也应该问题不大。

        风轻语已经牵来了她的坐骑,翻身上马,向两人道:“既然有人过来送死,我刚好活动一下筋骨。”

        罗猎道:“要不要帮忙?”

        风轻语摇了摇头道:“你们歇着吧,我能对付。”她说完扬鞭在马臀上重重抽了一记,骏马发出一声嘶鸣,朝着远方黑压压的队伍飞驰而去。

        吴杰道:“我守着营地,你去看看。”

        罗猎道:“她不稀罕我帮忙。”

        吴杰道:“看看她的出手有什么特点。”

        风轻语宛如一道黑色闪电向对方的阵营冲去,她从背后抽出两柄长刀,宛如两泓秋水般的长刀因为骏马的奔行而拖迤出两道长长的寒芒。

        咻!咻!咻!马贼的阵营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主动冲向他们的骑士,在马贼看来纵马前冲的风轻语等同于飞蛾扑火,不等她杀入己方的阵营,就会被乱箭射死。

        然而现实却让他们大吃一惊,风轻语手中双刀挥舞,射向她的箭矢尽数被她击落,转瞬之间,风轻语已经杀入马贼的阵营,一刀横削而出,将最先接近她的马贼拦腰斩成两段。

        罗猎翻身上马追逐着风轻语的脚步,他没有急于接近敌营,看到风轻语双刀上下翻飞如入无人之境,心中已经明白,就算没有自己帮忙,风轻语也完全可以应付眼前的局面。他当然也清楚吴杰让自己过来的目的,是想让他观察风轻语的异能,就目前来说,风轻语表现出的只是她强悍的武力,并没有特别异能的表现。风轻语虽然强悍,可是一时间也无法将马贼杀绝,很快陷入马贼的包围圈中。

        罗猎正准备上前援手之时,忽然听到空中传来扑啦啦的振翅之声,举目望去,却见夜空有一群秃鹫飞临,这群秃鹫集结而来,遮住了星光,宛如一大片黑云来到了马贼队伍的上方,然后秃鹫开始俯冲向下,朝着那群马贼发动了集体攻势。

        马贼原本就被风轻语杀得阵营打乱,现在又有秃鹫助阵,二百余人的马贼队伍顿时斗志全无,有部分已经开始撤退。

        风轻语杀性极大,纵然看到马贼开始撤退,仍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的打算,挥刀继续追赶上去,斩杀落后的马贼,在她心中浑然没有穷寇莫追的概念。

        那些秃鹫也极其凶残,将马贼从马背上扑倒,它们不管人马,一律攻击,通常都是几只秃鹫围攻一个目标,现场惨呼声哀嚎声不断。

        罗猎并未深入战场,他看出大局已定,如果自己靠的太近反而有可能引火烧身,于是他调转马头返回了营地。

        吴杰站在营帐前,一手拄着竹竿,侧耳倾听着远方的动静,听到罗猎回来,他低声道:“我听到有秃鹫群降临。”

        罗猎点了点头道:“那些秃鹫应当是风轻语召唤来的,想不到她居然能够驱驭秃鹫。”

        吴杰道:“驭兽师?或许她的本领还不止这些。”

        说话之时,突然有一道黑影从空中急电般俯冲了下来,却是一只落单的秃鹫,它将目标锁定在吴杰身上,一双利爪抓向吴杰的面门,不等秃鹫接近吴杰,一道寒光已经从罗猎的右手中飞了出去,却是罗猎抢先射出一柄飞刀,飞刀从秃鹫的右眼中灌入,从对侧的左眼中露出锋芒,那秃鹫颅脑被贯通,立时绝命,连声息都没有发出就跌落在吴杰的脚下。

        吴杰虽然目不能视,却也凭着听力知道发生了什么,轻声赞道:“好刀法!”手中的竹杖缓缓落在了地上,有罗猎在场,应当不用自己出手。

        风轻语带着那群秃鹫将马贼的队伍杀得溃不成军,至少有一半马贼死于当场,风轻语追杀出十里方才折返回来,那群秃鹫也追随她归来,落在草原上享受它们的胜利果实。

        风轻语在接连斩杀多名马贼之后显得颇为兴奋,看到罗猎守住营帐并未前往帮助自己,禁不住道:“还说什么合作?我上阵杀敌的时候你怎么不过去帮忙?”

        罗猎笑道:“以凤姑娘的本领压根不需要我帮忙,我若是跟上去,就怕帮不了你,反倒碍了你的眼。”

        风轻语道:“油嘴滑舌,不知道那些女人是不是瞎了,居然会喜欢你这种男人。”

        言者无心,听而有意,吴杰怒道:“瞎了又怎地?你一路之上动不动就嘲讽我这个瞎子,真以为我没脾气吗?”

        罗猎也没想到吴杰居然会突然发作,内心一怔,却见吴杰已经扬起手中的竹杖刷!的一声向风轻语面门点去,吴杰的出手快如疾风,又毫无征兆。

        风轻语反应速度也是奇快,右手一分,手腕外旋,一把就抓住了竹杖的顶端。

        罗猎已经看出吴杰应当是借机发难,他要亲手掂量一下风轻语的能耐。

        两人各自持有竹杖的一端,同时向后一扯,双方的实力应当在伯仲之间,力量相互抵消,彼此身躯都晃动了一下,却都没有移动脚步。吴杰心中已经有了回数,他原本以为风轻语就是风九青,可这次出手却考校出风轻语的真正实力,风轻语和自己的力量不相上下,但是比起风九青还要差上不少。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吴杰从这次的交锋中已经基本排除了风轻语是风九青的可能。

        罗猎并没有出手阻止他们,因为他听到草丛中传来一声哀嚎,罗猎举步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原来是一名装死的马贼,这马贼本已骗过了其他人的眼睛,可是却没有躲过秃鹫的攻击,秃鹫以为是一具尸体,所以过来享受战利品,嘴喙啄食这假死的马匪之时,这厮再也装不下去,惨叫着爬起想逃,没走两步,被秃鹫从后方用利爪抓住后心的衣襟。

        罗猎走过去驱走了那秃鹫,将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脸色灰暗的马贼踏在脚下。

        那马贼吓得战战兢兢,颤声道:“大……大爷……饶命……饶命……我……我是马……马大帅的部下……”

        风轻语也松开了竹杖,狠狠瞪了吴杰一眼,走了过来,向那马贼道:“哪个马大帅?”

        马贼道:“马……马玉……良……马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