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归队】(下)

第三百五十五章【归队】(下)

        罗猎摇了摇头。

        吴杰道:“麻雀之所以入局是因为她懂得一些夏文。”

        罗猎道:“她并没有异能,所以这次的行动我最担心得反而是她。”

        吴杰道:“生死有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罗猎,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关于风轻语。”

        罗猎点了点头,又想到吴杰看不到自己的举动,低声道:“吴先生不妨明说。”

        吴杰道:“我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可是我却有种感觉,感觉她和风九青很像。”

        罗猎不由得想起吴杰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有些时候用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有些假象正是通过你的眼睛去迷惑你,罗猎道:“你怀疑她们是一个人?”

        吴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我总觉得两人有某种类似之处。”

        罗猎道:“此前我去毁掉黑堡的时候,曾经遇到一支队伍,他们每个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吴杰道:“多胞胎?”

        罗猎摇了摇头道:“谁也不可能同时生出几百个,他们是克隆出来的。”

        吴杰愕然道:“克隆?”

        罗猎简略将克隆的概念给他讲了,这概念对吴杰而言简直是匪夷所思。他喃喃道:“无父无母,自体繁殖,简直是有违天道,藤野家做这种事情不怕遭天谴吗?”

        罗猎道:“我怀疑藤野俊生都是从黑日禁典中学到。”

        吴杰道:“如此说来黑日禁典果然是一本邪书。”

        罗猎道:“藤野家族并未将这本书上缴日方政府,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

        吴杰道:“藤野俊生野心勃勃,不过此人的眼界和格局终究还是小了一些。”

        罗猎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自私,日本就能够通过黑日禁典这本书征服整个世界。”

        吴杰道:“也许藤野俊生并没有真正得到黑日禁典,他们家族的内部分裂耽搁了研究的进程。”

        罗猎点了点头道:“不错,风九青也就是藤野晴子和藤野俊生势不两立,根据我的了解,应当是当年因为那本黑日禁典,藤野俊生兄弟阋墙,为了成为藤野家族的话事人,他不惜谋害了自己的亲哥哥,藤野晴子预感到自己的危险之后逃出日本,同时也带走了她父亲的研究成果。”

        吴杰道:“这么多年来藤野俊生始终没有放弃对她的追杀,可他并没有想到藤野晴子也变成了吞噬者,反戈一击将他干掉。”他吸了吸鼻子道:“她来了!”

        罗猎其实已经在吴杰之前看到了风轻语,风轻语一身黑衣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策马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之上,风轻语来到营地旁翻身下马,笑道:“你们倒是自在。”

        罗猎道:“比不得你,独来独往,驰骋四方。”

        风轻语道:“听着好像在责怪我到处乱跑呢,我是去打探消息了。”

        罗猎道:“都说说,有什么消息啊?”

        风轻语道:“我姐已经到了西海,麻雀他们的考古队一周内也能够抵达,现在最慢得就是我们了。”她此时方才留意到车夫并不在,问道:“车夫呢?”

        罗猎指了指营帐道:“上高原之后他就反应的厉害,休息呢。”

        风轻语道:“他若是不成就让他一个人留下,咱们得尽快赶路了,没时间总等着他。”

        吴杰道:“有道理。”

        罗猎道:“也不在乎多等这一夜,天就要黑了,抹黑上路非常危险,这草原看似平静,可途中遍布沼泽,一旦陷进去就麻烦了。”

        吴杰道:“也有道理。”

        风轻语道:“算了,等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

        在罗猎不辞而别之后,麻雀一行加快了行进的速度,所以他们反倒比罗猎这边的进程更快,一路之上麻雀都在留意罗猎的消息,只可惜并没有发现罗猎的影踪。

        他们已经到了夏河附近,在参拜了拉卜楞寺之后,他们决定在当地调整一天,此地距离西海已经不远,顺利的话一周之内就能够抵达西海事先约定的聚集地点。

        麻雀沿着经筒长廊慢慢走着,她用手指转动着每一个经过的经筒,心中默默祈祷着罗猎平安。其实她明白罗猎不可能出事,罗猎应当是主动选择离开的,在她发现罗猎离去的时候,首先感到的是愤怒和失望,她认为罗猎主动离开了她,可当她发现军警在宜昌码头严阵以待的时候,才明白罗猎应该是提前预知了危险,所以才选择离去。

        麻雀知道,问题应当出现在自己的队伍中,这支队伍有人告密,所以罗猎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追捕。

        “麻雀!”身后传来肖恩的声音。

        麻雀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执着地按照她原有的步伐行走着,肖恩大步追赶上去,很快超越了麻雀,在麻雀转动下一个经筒之前挡在了她的前方,麻雀有些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别妨碍我祈祷。”

        肖恩道:“你在为那个人祈祷吗?”他口中的那个人指的就是罗猎。

        麻雀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肖恩道:“他是一个罪犯,我就不明白……”

        “你住口!”麻雀愤怒地叫道,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罗猎。

        肖恩恨恨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喜欢他,你被感情冲昏了头脑,难道你看不出他根本不在乎你,根本就是在利用你。”

        “滚开!”麻雀的愤怒已经彻底被点燃了。

        肖恩还想说话,可不远处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她让你滚开难道你没听清楚?”

        麻雀抬头望去,却见不远处,两名男子并肩站在那里,这两人她都认得,一个是张长弓还有一个是陆威霖,说话的是张长弓。

        麻雀心中愕然,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会在这里出现,可马上又感到欣喜,他们两人都是罗猎的好朋友,既然他们在这里出现就证明罗猎也在不远处。

        肖恩满腔的愤怒顿时向这两位不速之客转移,他指着张长弓道:“你在说我吗?”他一边向张长弓走去,一边去摸自己的手枪。

        麻雀担心出事,赶紧追上去挡住了肖恩,大声道:“肖恩,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陆威霖望着肖恩,他的表情充满了冷漠的杀机:“肖恩?不想死的话就把枪放回去。”

        张长弓向前迈出一步,右脚落在青石板之上,只听到石材龟裂的声音,他竟然一脚就将那块青石板踏得粉碎,肖恩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停下了脚步,刚刚摸到枪套的手又缓缓垂落了下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不是傻子,知道眼前的两人都是厉害角色。如果正面冲突起来,自己绝对落不到什么好处,还很可能在麻雀的面前失了面子。

        肖恩点了点头道:“你的朋友?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计较。”他倒是会借坡下驴。

        谁都知道肖恩在找台阶下,麻雀也不想他太过难看,轻声道:“肖恩,你先回去吧,我和两位老朋友说说话,会尽早回去的。”

        肖恩虽然不想让麻雀留下,可他也没什么理由,自己如果坚持留下肯定会自取其辱,所以还是见好就收,肖恩向麻雀交代了一句,这才离开。

        麻雀来到两人面前,轻声道:“张大哥,陆大哥,见到你们真好!”

        张长弓和陆威霖都露出友善的笑容,两人和麻雀早就相似,而且有过共同出生入死的经历,纵然许久不见,彼此之间的那份真挚友情仍未变淡。

        陆威霖望着远去的肖恩道:“那外国人是谁?好没礼貌?”

        麻雀道:“朋友,也是我的赞助人。”她向周围看了看,装出无意识地问道:“对了,罗猎没跟你们一起啊?”在她的印象中,罗猎和他们几个向来都是秤不离砣的关系,兴许罗猎就跟他们在一起。

        张长弓的回答让麻雀失望了:“我们没和罗猎一起,对了,我们收到了一封信,说是罗猎跟你在一起啊,还说罗猎需要帮手,于是我们几个才赶过来了。”

        麻雀惊奇道:“什么?谁跟你们写的信?”

        张长弓没有回答,陆威霖道:“罗猎没跟你在一起啊?”

        麻雀点了点头,她简单将自己和罗猎在应天见面,并达成合作协议的事情说了,也说了罗猎在宜昌失踪的事情。

        陆威霖道:“如此说来,罗猎在宜昌就一个人走了?”

        麻雀道:“也许不是一个人,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个女人,那女人从宜昌起我就没见过。”

        张长弓和陆威霖对望了一眼,罗猎认识的女人还真不少,只是麻雀并不认识那女人,由此判断那女人应当不是兰喜妹。

        麻雀问道:“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张长弓道:“我们两个加上阿诺,他喝多了,在休息呢。”

        麻雀道:“罗猎虽然失踪,可是我想他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事先和他约好会和的地点,他应当会去那里见我吧,毕竟他答应过我这次会帮我。”

        陆威霖道:“只要是罗猎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

        麻雀笑了起来,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如此看来,罗猎的离开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太久时间他们就会相见。她轻声道:“既然遇到了,大家可以一起走,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