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归队】(上)

第三百五十五章【归队】(上)

        吴杰道:“你担心她找到九鼎,利用九鼎做坏事,甚至用来危及中华社稷?”

        罗猎担心的远不止这些,藤野晴子的身上拥有着太多的秘密,她甚至知道当初母亲的一些事,刚才吴杰的一番话让罗猎心惊不已,如果藤野晴子通过吞噬能量而获得对方的记忆,那么她关于自己母亲的秘密是不是通过同样的方式得来?如果当真如此,那么母亲的秘密是不是已经被藤野晴子知道,这种可能很大,否则她为何如此积极地寻找九鼎?

        吴杰从罗猎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什么,他低声道:“罗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罗猎坦然道:“有一些。”

        吴杰点了点头道:“你不用说,我也不会问。”他对罗猎算得上了解,以罗猎的性情,如果方便说,绝不会隐瞒自己,既然罗猎决定保留秘密,就意味着他的确有难言之隐,吴杰从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

        罗猎并非有意隐瞒,而是因为他心中藏着得这些事对其他人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父母来自于未来。而自己的身世和眼前的任务并无太大的关系,他也没必要将这件事告诉他人。

        罗猎道:“风九青如果不断吞噬他人的异能,她最终会强大到怎样的地步?”

        吴杰道:“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她的身体纵然强悍,最终也会达到极限,上次在飞鹰堡,她之所以放开你,就是因为她无力再吸取你体内的异能,自身的容量已经达到了极限。”

        罗猎道:“吴先生记不记得我的身体曾经融入了一颗慧心石?”

        吴杰点了点头,那还是在天庙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如果罗猎当初没有吸收慧心石的能量,天庙之战中就不可能战胜雄狮王,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或许都已经遇害。

        罗猎道:“天庙之战以后,我本以为那颗慧心石的能量已经损耗殆尽,可是那天在飞鹰堡的时候,风九青试图吸取我体内的能量,她没有成功,却误打误撞将慧心石再度激活。”

        吴杰此时方才明白因何风九青会突然离去。

        罗猎道:“可能是她看中了我这一点,所以才选择跟我合作。”

        吴杰道:“我有种预感,能够对付风九青的人只有你。”

        罗猎笑了起来:“风九青应该掌握了《黑日禁典》,换而言之她继承了当年昊日大祭司的毕生心得,她通过吞噬的方式得到了强大的异能,如果将两者融会贯通,我应该不是她的对手。”

        吴杰道:“如果风九青只是为了征服这个世界,以她现在的能力就已经可以做到,为何还非要寻找九鼎?九鼎对她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罗猎摇了摇头,他并不知道。

        罗猎道:“吴先生,有件事我始终在怀疑。”

        吴杰点了点头,鼓励他把话说出来。

        罗猎道:“我发现几乎所有的异能者都和两件事有关,一是九鼎,二是禹神碑。”

        吴杰道:“你怀疑这些远古遗留下来的东西都蕴含着某种神奇的力量?”

        罗猎道:“禹神碑位于九幽秘境,但凡近距离接触到禹神碑的人,或多或少都发生了身体上的变化,而日本人的追风者计划,他们所用的化神激素,最早得自于麻博轩的血液。”

        吴杰道:“也不尽然,我并未接触过禹神碑。“

        罗猎道:“就算你未曾接触过禹神碑,也一定接触过禹神碑或九鼎相关的事物。”

        吴杰心中暗忖,罗猎的推断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天庙、禹神碑、九鼎所有这一切之间看似相隔遥远,可仔细一琢磨都有着一条或几条看不见的线索联系在了一起。

        吴杰道:“没有证据的推断只能是臆测。”

        罗猎道:“雄狮王、龙玉公主这些人的能力远超常人,西夏王陵所遇一些东西已经无法用现代科技进行解释,难道吴先生就不觉得奇怪?”

        吴杰道:“山海经中的珍禽异兽当世又有几人见过?没见过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或许我们的认知达不到,又或者它们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方式隐藏了起来。”

        罗猎抬头遥望天空道:“浩瀚宇宙,星辰数以亿计,我们所生存的地球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吴先生觉得除了我们之外的星球是不是同样存在着生命?”

        吴杰道:“我没有听说过。”

        罗猎道:“就算我们生存的世界也有太多无法解释的谜题,比如说九鼎,九鼎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吴杰道:“治水喽!”

        罗猎道:“洪荒时代,人力物力极其匮乏,想要疏导河道,治理洪水谈何容易,也只有神才能办到。”

        罗猎道:“或许神就是人,是超出我们认知的人。”

        吴杰笑了起来:“这种事轮不到咱们去管,也轮不到咱们去想。人也罢,神也罢,谁也不可能长生不死。”他用小刀削了块烤肉塞到嘴里,吴杰已经明白了罗猎的目的,罗猎显然是要阻止风九青的。但是风九青将自己引入局中到底是和目的?吴杰不由得陷入沉思。

        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牧民驱赶着羊群正在返回营帐,吴杰侧耳倾听歌声,悠然神往道:“还是他们生活的快乐。”

        罗猎道:“每个人的要求不一样,快乐的标准也不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放马南山,逍遥自在,看似令人神往,可这样活一辈子,只是获得狭义上的自由罢了。”

        吴杰微笑道:“你的志向比我远大,要求自然比我高一些。”

        罗猎道:“如果吴先生当真喜欢这种生活,你随时都可以得到,为何至今仍然没有选择这种生活?”

        吴杰沉默了下去,他有自己的志向,他是猎魔人,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驱妖斩魔,并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何时才能结束?吴杰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低声道:“我想过的,在藤野俊生死后,我想过从此消失于大家的视线中,找个无人认识我的地方,平平静静地过完下半辈子,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了过来。”

        罗猎道:“藤野俊生虽然死了,可事情仍未结束。”

        吴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自己老了,在损失了过半异能之后,吴杰的内心中产生了懈怠感,他不可能永远从事猎魔人的职业,而罗猎这些年轻人的出现让吴杰看到了希望。等眼前的事情完结之后,自己就要彻彻底底地离开,回归到平静的生活中去,就算不选择隐居,他一样可以做个走街串巷的游方郎中。

        吴杰的心中有一些秘密,等他决定离开的时候,他会将这些事毫无保留地告诉罗猎。

        吴杰道:“假如这次真的能够找到九鼎,你会如何处置?”

        罗猎道:“我并不清楚九鼎的作用,如果风九青想利用九鼎做坏事,我宁愿将之毁去。”

        吴杰道:“风九青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明明知道我们和她不是一条心,仍然选择与我们合作。”

        罗猎道:“那是因为她有战胜咱们的把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缺少我们的帮助她无法顺利达成目的。”

        吴杰道:“她到底想利用你什么?”

        罗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我见过禹神碑,而且,我想我是这世上唯一见过禹神碑上面碑铭内容的人,可我无法证明这些内容和九鼎有关系。”

        吴杰道:“大禹碑铭记载了九鼎的位置?”

        罗猎摇了摇头道:“上面并没有标注出九鼎的位置,更像是……”他欲言又止,大禹碑铭更像是一部繁杂的机械操作手册,在他最初见到真正的大禹碑铭的时候,并不明白上面文字的真正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对九鼎认识的加深,他开始意识到大禹碑铭极有可能是关于九鼎的操作手册,当然这建立在九鼎就是父亲口中代表外太空高科技文明的设备的基础上。

        罗猎道:“更像是一本深奥难懂的手册。”就算他说出实情吴杰也不会相信。

        在吴杰看来,罗猎并未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吴杰也不想勉强罗猎,他低声道:“深奥难懂?”

        罗猎道:“禹神碑上所用的文字是夏文,这种文字早已失传,当世之中很少有人认识夏文,麻雀的父亲麻博轩教授就是从事夏文的研究和挖掘,即便是以他的学识能够认出的夏文也不过三十几个。”

        吴杰道:“你认得夏文?”他开始明白吴杰所谓的深奥难懂的意思了。

        罗猎道:“认得一些,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隐瞒,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罗猎发现风九青、宋昌金这些人应当认得自己的母亲,而母亲之所以选择嫁入罗家,其用意到底是为了躲避她的那些同伴,还是另有目的?

        罗猎每次想到这里都会主动回避问题,在他的心中母亲是伟大且善良的,如果没有母亲的牺牲就不会有自己的今天,可母亲的过早离去也留给了他太多的迷惑,这些迷惑无人能为他解答。

        吴杰道:“风九青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