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四章【赶尸人】(下)

第三百五十四章【赶尸人】(下)

        罗猎道:“您认识他?”这个他指的就是赶尸人。

        吴杰道:“他叫高忠寿,是个邪魔外道。”

        罗猎道:“他赶那么多尸体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罗猎刚刚说完话,就听到一声低沉的闷吼,这声音应当是来自于他们的下方。罗猎举目望去,只见一道银色的身影从远处的山崖下飞掠而出,那怪物速度奇快,径直扑向一具尸体,锋利的前爪将尸体的胸腹撕裂开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那尸体的内脏吞了下去。

        罗猎此时方才明白,那个高忠寿驱赶尸体过来却是为了饲喂怪兽。

        怪兽体型越有水牛般大小,按理说它的食量不可能将这些尸体全都吞下去,不过它有个怪癖,只食尸体的内脏,它熟练地撕裂开尸体的胸腹,逐一吞食着尸体的内脏。

        那赶尸人高忠寿似乎并不害怕那怪兽,就站在原地不动,静静观看怪兽吞食尸体。

        罗猎看到眼前的场面觉得恶心,吴杰目盲,不过刚好不用去看这残忍恶心的场面。吴杰道:“这怪兽叫江昂,喜食腐尸,别看它生的凶恶,可对奇珍异宝有着天然的嗅觉,只要是它栖息的地方通常都会藏有稀世珍宝。”

        罗猎心中暗忖,这江昂是从悬崖下爬上来的,它的栖息处就应当在附近,高忠寿驱赶尸体过来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求财,只是这样的手段实在太过下作,这些尸体何其无辜,被他赶到这里成为江昂的食物,如果让死者的亲人知道,又该如何难过。

        吴杰拍了拍罗猎的肩头道:“你帮我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去去就来。”说完用力一推,罗猎全无防备,被吴杰从藏身处推了出去。

        高忠寿一双三角眼朝罗猎望去,冷冷道:“你为何跟着我?”

        罗猎笑眯眯道:“我家的狗丢了,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在这里。”他指着那头江昂,江昂的注意力还在那些尸体上,低头只顾吞食着内脏。

        高忠寿听他指着江昂说是他家的狗,暗骂他胡说八道,天下间哪有长成这个样子的狗?这小子明显有备而来。高忠寿冷笑道:“原来这大狗是你养的,好啊,只是不知道它认不认得你这个主人。”

        他手中的铃铛猛然一抖,原本站立在周围不动的僵尸几乎同时躺倒在了地上,江昂也因为这突然的变故停止了进食,一双血红色的小眼睛死死盯住了罗猎。

        罗猎见惯风浪,就算怪兽当前也没有赶到任何的慌张。江昂两条粗壮有力的后腿接连蹬地,然后低着头向罗猎冲了过去,它的头顶有两只半尺长的犄角,在高速前冲之下,杀伤力极大。

        罗猎看到怪兽冲来,并没有马上逃跑,等到江昂距离自己还有两米处的时候方才腾空跃起,转瞬之间江昂已经杀到,因罗猎的起跳而扑了个空,前冲的速度实在太快,一时间无法收住脚步,撞在前方一株合抱粗的大树上,一双犄角深深嵌入其中。

        高忠寿手中铃铛再度响起,原本躺倒在地面上的尸体纷纷站立起来,它们向罗猎围拢上去。

        罗猎抬脚踢飞了一具尸体,此时江昂将犄角从树干中拔了出来,转身向罗猎的身后撞去,罗猎如同身后长了眼睛一样,身体向一旁一侧,双手分别抓住了江昂的两只犄角,双膀用力,竟然将体型如牛的江昂来了个过肩摔,江昂倒地之时又撞倒了两具尸体。

        其余的尸体仍然本蹦蹦跳跳地向罗猎围拢过来,有些尸体胸腹被江昂扯开,看起来格外恶心。

        罗猎发现高忠寿不见了,估计他和吴杰的目的相同,都趁着自己吸引江昂注意力的时候,前往江昂的栖息地去寻宝了。

        罗猎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却听到銮铃声响,那群原本围攻他的尸体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去,只见风轻语就站在不远处的大叔枝丫上,铃声是从她手腕上的金铃发出,风轻语赶来之时正看到这群尸体要围攻罗猎的状况,于是果断出手。

        风轻语又摇了摇铃铛,那群尸体改变目标向江昂围拢过去,江昂低头猛冲,将一具具僵尸挑飞到半空中,一会儿工夫就清出一条道路,继续向罗猎冲去。

        罗猎看准时机,再度抓住江昂的两只犄角,猛地一个甩背,江昂惨叫一声,诺大的身躯竟然被罗猎顺势抛了出去,直接坠下了万丈深渊。

        风轻语从树上轻轻跃下,还未来得及跟罗猎说话,就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道士,从悬崖下爬了上来,向远处飞奔而去,罗猎认出是高忠寿,不过他也没去追赶,高忠寿估计是在吴杰的手下吃了亏。

        风轻语道:“那瞎子搞什么鬼?”她话音未落,吴杰就已经现身崖上,吴杰冷冷道:“风姑娘左一个瞎子右一个瞎子,不如我让你也感受感受瞎子的滋味。”

        风轻语道:“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罗猎充当和事老道:“大家既然选择合作就无需内斗,想要分个输赢也要等咱们这次的任务完结之后。”

        风轻语道:“你都看不见,要地图又有何用?”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老君观走去。

        吴杰的脸色阴晴不定,来到罗猎身边,将一幅古旧的地图扔给了他,低声道:“奇怪,难道她跟踪我了?怎会知道我得到了地图。”

        罗猎打开手电筒,借着光芒看那幅地图,只见地图因为经年日久上面的图案已经模糊,而且不少地方都浸染了陈旧的血迹,尽管如此仍然可以看出这张图应当不是地图,而是某种机械的构造图。

        罗猎向吴杰道:“下面有什么?”

        吴杰道:“死人!”

        他不肯说,罗猎也不便强人所难。

        翌日清晨,三人下了山,沿着原路返回,天空开始放晴,下山的道路要比他们上山的时候顺利许多,还没到正午就已经回到了他们昨日下车的地方,车夫还在老地方等着他们。

        汇合之后,即日就开始向西进发。

        吴杰为人沉默寡言,在离开浮云山之后,他的话更是少之又少,即便是罗猎他也懒得搭理,风轻语行事诡异,一路上时常莫名其妙的离去,少则半天,多则五六天,不过每次她都能顺利找到罗猎他们。

        罗猎甚至怀疑风轻语在他的身上装了个跟踪器,不但是罗猎,连吴杰也产生了怀疑,进入草原之后,海拔也开始不断攀升,一路陪他们走来的车夫产生了剧烈的高原反应,罗猎看他如此痛苦,决定暂时在草原上歇息一天,等到车夫适应之后再走。

        风轻语又不辞而别,到现在已经走了三天。

        罗猎将烤好的羊腿给吴杰送去。

        吴杰用小刀割了块肉塞入嘴里,自言自语道:“那娘们走了三天了。”

        罗猎道:“她一定会赶上来的。”

        吴杰道:“我可不是担心她,小子,你觉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她每次不辞而别,事后总能找到咱们。”

        罗猎道:“兴许车夫沿途留下了标记。”其实他已经否定了这种可能,途中他特地观察了一下车夫,这车夫本本分分,对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清楚。

        吴杰摇了摇头道:“我跟他聊过,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罗猎道:“那您觉得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吴杰道:“有两个可能,一,是你跟他们串通一气,所以我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

        吴杰自己否认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小子应该不会做这种事,监视我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罗猎道:“我也没那么无聊。”

        吴杰道:“排除了这种可能,问题就只能出在我身上了,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罗猎道:“愿闻其详。”

        吴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心灵感应,比如一对双胞胎,一个在做什么,另外一个往往能够感觉到。”

        罗猎道:“您不是没有兄弟姐妹。”

        吴杰道:“可是风九青吸走了我的异能,我怀疑她通过吸走的异能了解到了我,所以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其实罗猎早就产生了这方面的怀疑,根据他从智慧种子中得到的知识,有些人在器官移植之后可以继承供给者的部分性格,吴杰虽然没有移植器官给他人,不过他的异能被风九青吸走了不少,在这个过程中,风九青很可能了解了吴杰,甚至有可能窥探了他的脑域,在理论上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罗猎道:“就算她能够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也无所谓,反正咱们这次来,也没想着回避他们。”

        吴杰摇了摇头道:“她如果知道了我们的缺点所在,那么就会很容易对付我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对咱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罗猎道:“你后悔来了?”

        吴杰摇了摇头道:“到了我这个地步,这世上也没什么好怕了,就算死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罗猎道:“藤野俊生虽然死了,可是藤野晴子比起他更加可怕,藤野晴子虽然没有将您当成首要的敌人,可是我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