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风轻语】(下)

第三百五十三章【风轻语】(下)

        风轻语点了点头。

        罗猎故意道:“既然结婚了为何不在家里安心相夫教子?好好的日子不过,出来冒险作甚?”

        风轻语甜甜笑了起来,她小声道:“我虽然结婚了可是没有孩子。”

        “可你有丈夫啊!”

        风轻语道:“他配不上我的,所以我把他杀了。”她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罗猎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犯了什么大错?”

        风轻语道:“他对我好得很,我的每个丈夫对我都好得很,可是我总是忍不住想杀他们。”

        罗猎道:“你嫁了不止一次?”

        风轻语点了点头道:“五次,他们都很优秀,可是他们都死了。”她笑的很甜,可罗猎从她的笑容中感受到的却是恶毒和残忍。

        风轻语道:“你想不想娶我?”

        罗猎摇了摇头。

        风轻语嗔怪道:“胆小鬼,我姐姐还说你胆子很大呢。”

        罗猎道:“我不想娶你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我对你实在没什么兴趣。”

        风轻语听到他的话,美眸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她咬牙切齿道:“就算你不是我的丈夫,我一样可以杀死你的。”

        罗猎像听小孩子玩笑话一样,有些倦怠地打了个哈欠,重新闭上双眼道:“我累了,眯一会儿,等到了地方你叫我。”

        风轻语一字一句道:“我想杀你!”

        罗猎道:“不想死的话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风轻语果然没有趁着罗猎睡觉的时候动手,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就算她能够杀死罗猎,现在也不是动手的时候,因为她承担不起杀死罗猎的责任。

        罗猎将风轻语看得很透,进一步来说是他将风九青的心思揣摩得很透,在风九青谋夺九鼎的计划中自己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离开自己风九青无法成功,正因为如此她才不得不选择跟自己合作,洪家爷孙的事情就是她在主动向自己示好。

        风九青认为很了解自己,所以她才送上了一个让罗猎不可拒绝的人情,其实有没有这个人情在,罗猎一样都会参与到她的计划之中,毕竟九鼎之事关乎于自己的父母,对罗猎而言不仅仅是一个秘密,更是一个未曾完成的使命。

        罗猎睡得很熟,对一个长时间被失眠症困扰的人来说,这样的睡眠是难能可贵的。说来奇怪,他在渡轮航行的过程中几乎全程处于失眠状态,却在这颠簸的马车上陷入了沉睡,甚至忽略了他身边还有一个杀人如麻的寡妇正恶狠狠盯着自己。

        风轻语很快就意识到即便是罗猎现在放弃了反抗任她宰割,她同样什么也不能做,杀掉罗猎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现在的自己更像是一个守护着,老老实实看着罗猎睡去,老老实实听着他香甜的鼾声。

        马车在泥泞的山路上颠簸起伏,约莫三小时之后终于停了下来,风轻语感到自己被颠簸的浑身发酸,伸手推了推罗猎的肩膀,罗猎向一旁撤了撤继续他的睡眠,风轻语干脆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醒醒!”

        罗猎这下醒了,有些不满地瞪了风轻语一眼:“干什么?让我多睡一会儿不行?”

        风轻语道:“你这辈子没睡过觉?起来,咱们到了。”她掀开车帘跳了下去。

        罗猎摇了摇头,伸开双臂舒展了一个懒腰,也跟着风轻语下了车,发现马车已经来到了山脚下,四野无人,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山路蜿蜒上行,马车显然无法继续通行了,想要继续向上,只能选择步行,这才是风轻语让他下车的原因。

        罗猎道:“这是什么地方?”

        风轻语指了指山巅道:“等到了你就知道。”

        罗猎叹了口气道:“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骗局,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把我带到这荒郊野岭,是不是打着谋害我的心思?”

        风轻语道:“让你猜对了,我就是想害你,山上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墓穴,等咱们走上去,坑就挖好了,到时候我亲手把你埋了如何?”

        罗猎道:“这里环境不错,能够埋葬在青山之间倒也不失为一件雅事。”

        风轻语已经率先向山上走去。

        罗猎准备去拎行李箱,风轻语道:“什么都不用拿,咱们回头还得下来。”

        罗猎心中暗自奇怪,现在已经是中午,这座山峰不矮,在周围山峦之中最为高耸,粗略估计,海拔也在两千米以上,一来一回,就算是片刻不停,回到原地也只怕要天黑了,这还要建立在途中顺利的基础上。

        罗猎跟上风轻语的脚步,他记得风轻语说过,要带自己来寻找一位老朋友,低声问道:“你说得老朋友究竟是谁?”

        风轻语道:“等到了你就知道。”

        罗猎道:“没劲,都到了这里还卖什么关子。”

        风轻语道:“你还是仔细看着周围,这里是荒山野岭,到处都是蛇虫虎豹,小心没走到地方就被野兽给吃了。”

        罗猎道:“我现在这幅模样不会有野兽感兴趣,一把老骨头了,比不得你细皮嫩肉。”

        风轻语听他这么说居然笑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你是在恭维我吗?”

        罗猎盯着风轻语的眼睛,风轻语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着,以罗猎现在的能力催眠普通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本想尝试悄悄进入风轻语的脑域,可是风轻语明澈的双眸中似乎笼罩着两团烟雾,让人无法看得透,也很难突破这目中的迷雾侵入她的脑域,此女绝非表现出的那么简单。

        罗猎心中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角露出一丝笑意,他轻声道:“我明白了。”

        风轻语道:“你明白什么?”

        罗猎没有回答,迈开步伐率先向山巅走去。

        他们的行程并不顺利,走到半山腰就下起了暴雨,两人都带了雨衣,可雨实在太大,再加上山风鼓荡的缘故,雨水无孔不入地从他们的领口袖口钻入里面,没过太久的时间两人就变得落汤鸡一样,罗猎脸上的妆容也抵挡不住这场暴雨的洗刷,被冲得干干净净,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不过染过的头发倒是成功抵受住了暴雨的洗涤,雨下得最大的时候,他们在途中的一个山洞避雨,风轻语打量着罗猎,揶揄道:“你的易容术也不怎么样,一场雨就让你现了原形。”

        罗猎道:“还好现在也没有了伪装的必要。”他发现山洞上有一行字,凑近一看,却见上面刻着XXX到浮云山一游,字刻的很丑,不过幸亏这行拙劣的刻字,不然罗猎还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地。

        罗猎道:“这里是浮云山?”

        风轻语点了点头,她也看到了上面的字,知道瞒不过罗猎。

        罗猎道:“浮云山的道路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啊,放着大路你不走,居然选择了这条崎岖艰难的小路。”

        风轻语道:“哪有时间耽搁,这条后山的小路却是最近的一条。”

        罗猎道:“欲速则不达,你没有料到会遭遇这场大雨吧。”

        风轻语没有说话,今天的遭遇正应对了罗猎所说的欲速则不达。

        罗猎道:“浮云山上有个青龙窟,算得上浮云山最出名的地方了,难道咱们要去青龙窟?”他说得青龙窟乃是浮云山的一片石窟建筑,最大的特征释、道、儒三教混合。

        不过有人说这青龙窟乃是天下无双的圣地,有人又说这里不伦不类,事实上青龙窟的名气并不大,除了当地人少有人知道这片地方。

        风轻语道:“你什么都知道。”

        罗猎道:“咱们来这里做什么?烧香还是朝圣?”

        风轻语没好气道:“找人!”

        两人在山洞中呆了一个多小时,外面的雨总算变小,他们重新踏上行程,这场雨下下停停,不过好在没有此前那么大,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行程。后山的这条小路平时就少有人走,更不用说在多雨的天气里。

        这一路除了他们两个没有遇到其他人,下午四点的时候,道路终于变得开阔,脚下也出现了石阶,从这里开始已经正式进入青龙窟的范围,道路两旁洞窟不断,里面摆放着林林总总的塑像,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大都残破不堪。

        除了老君观和观音堂之外,其他的地方已经断了香火。

        风轻语在老君观前停下脚步,指了指老君观破败的大门道:“去吧,你的老友就在里面呢。”

        罗猎心中好奇,自己有老友在这里怎么不知道?可风轻语带着自己走了那么远,爬了那么长的山路,总不至于是在故意消遣。

        罗猎来到老君观前,观门并没有关,他伸手推开大门,却见诺大空旷的前院内杂草丛生,大殿的廊柱之间牵着一根麻绳,麻绳上搭着一些衣服,因为接连下雨,这些衣服应当是晾在这里等候风干的。

        老君观内并没有人,大殿内有几堆灰烬,还有用来烧水做饭的锅碗瓢勺。

        风轻语也跟着罗猎的脚步走了进来,发现老君观内没有人,轻声道:“应该走不远。”

        罗猎正准备询问之时,听到外面传来笃笃笃的敲击声,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让他惊喜的是,来人居然是吴杰,自从飞鹰堡分手之后,他就和吴杰断了联络,想不到吴杰竟然来到这里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