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风轻语】(上)

第三百五十三章【风轻语】(上)

        从应天出发的人有麻雀、黎妈、宋昌金、罗猎,还有他们此次考古行动最大的金主肖恩,肖恩随行人员有四人,不过他们并没有一起行动,选择分别登船。

        罗猎和宋昌金一拨,经过麻雀的妙手易容,罗猎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就通过了关卡,来到渡轮之上,将他们的行李安置好,罗猎和宋昌金来到甲板之上,他们虽然是叔侄,可现在的罗猎须发皆白,看起来要比宋昌金年龄更大,罗猎向宋昌金道:“别忘了啊,咱们的关系还是叔侄,不过你是我侄子。”

        宋昌金愕然张大了嘴巴,望着罗猎憋了半天方才说了一句话:“你不怕天打雷劈!”

        罗猎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应该担心的是你,人啊还是多积德多做善事。”

        “又咒我,我说你小子就不懂得孝敬长辈……”

        此时有人从他们的身边经过,罗猎装腔作势道:“大侄子……”

        宋昌金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喷出来,这小子存心整蛊自己呢。

        船行千里,原本这一路风光不错,只可惜天公不作美,自从离开应天之后就阴雨绵绵,一直行到宜昌,这雨就没怎么停过,刚开始的时候旅客们还有兴致打着伞去甲板上欣赏两岸朦胧的景色,可到了最后,都被连绵的阴雨折磨得没了兴致,宁愿待在船舱内,也好过去甲板上感受风吹雨打。

        当然也有例外,罗猎就是每天待在甲板上时间最长的那一个,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怀疑,即便是处在同一艘船上,罗猎也从未主动和麻雀等人打过招呼,不过罗猎仍然发现有人在悄悄关注着自己。

        雨虽然不大,甲板上却只有罗猎孤零零一个,他呼吸着新鲜湿润空气的时候,听到一串脚步声正在接近自己,来得是一位美艳少妇,一身黑衣打着一把黑伞,眼睛用半幅黑纱遮住,这样的装扮出现在欧美并不稀奇,可出现在这里就有些另类了。

        罗猎打量了她一眼,笑了笑,毕竟对方正在注视着自己,虽然只看了一眼,他对这位少妇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她应当出于孀居状态。

        那少妇笑了笑道:“老先生,外面风大雨大的,小心着凉。”

        罗猎道:“谢谢这位太太的关心。”

        少妇用手帕擦了擦罗猎一旁的条椅,挨着他坐了下来,小声道:“我从应天上船就一直留意老先生。”

        罗猎意识到对方必然不是凑巧路过跟自己打招呼,轻声道:“您之前见过我?”

        少妇将雨伞收了,雨不算大,雨丝打在脸上的感觉麻酥酥的,她的双目如同笼罩了一层烟雾,这让她看起来显得有些神秘,少妇道:“没见过,不过觉得你与众不同,所以很想跟您认识一下。”

        罗猎呵呵笑了起来,以自己现在的这幅模样,很难获得美女青睐,除非这少妇有强烈的恋父情节,罗猎当然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大家同坐一条船也算有缘。”

        少妇道:“我姓风,我叫风轻语,是风九青的妹妹。”

        罗猎道:“如此说来你知道我是谁。”

        风轻语浅浅一笑:“我姐跟我说罗先生是个玉树临风的英俊男子,可我一见……”望着面前画了老年妆的罗猎,风轻语欲言又止。

        罗猎道:“是不是有些失望?”

        风轻语道:“失望谈不上,只是觉得有些欲盖弥彰。”

        罗猎也笑了,其实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伪装的必要,可罗猎从易容装扮中居然寻找到了一些快乐,比如能堂而皇之地叫宋昌金大侄子,气气这老狐狸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风轻语道:“我姐让我带你离开。”

        罗猎闻言一怔:“什么?”

        风轻语道:“有人告密,宜昌靠岸补给的时候,你马上就会被军警围困,所以咱们要提前离开。”

        罗猎望着风轻语,目光充满了怀疑。

        风轻语道:“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她展开手掌,露出一行英文字,她掌心中写着的竟然是rebel,这个意味着背叛者的英文单词本身并不稀奇,可是对罗猎而言却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他记得自己的母亲就是被冠以背叛者的称号,这个秘密只有少数人知道,而且知道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人世,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内,风九青又是怎么知道的?

        风轻语道:“今晚两点,我还在这里等你。”她说完,撑起雨伞离开。

        风轻语离开不久,宋昌金凑了过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对罗猎的关注,低声道:“那寡妇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罗猎并没有将实情告诉他,只是笑了笑道:“闲聊了两句,人家好心,担心我老人家受凉。”

        宋昌金感叹道:“都老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有美女对你感兴趣?”

        罗猎道:“想多了。”他感觉到背后正有一双阴冷的目光看着自己,虽然没有回头却已经知道,那目光的主人就是肖恩。

        罗猎对此行的艰辛早已做足了准备,风九青或许是他有生以来遭遇的最强大最狡诈的对手,风九青是一个吞噬者,她拥有吞噬他人异能的能力,随着她吞噬的能量越来越多,她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罗猎不知风九青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可是他却知道风九青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隐患,更何况她的本来身份是藤野晴子,一个日本人,如果她将自身的能力用来对付中华,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也许这个世界上能够阻止她的人只有自己,风九青知道太多的秘密,甚至关于自己母亲的一些事她都有可能了解,正因为此,罗猎才没有拒绝她的要求,此次前往西海他必须要查清当年发生了什么。

        凌晨两点,罗猎悄悄来到日间遇到风轻语的地方,果然看到风轻语就在那里等候,风轻语向他招了招手,罗猎跟随风轻语来到船尾处,低声道:“你打算如何离……”

        话未说完,却见风轻语纵身一跃,竟然从轮渡之上凌空飞跃,她展开双臂,宛如在夜空中滑翔的一只鸟儿,在风轻语跳出渡轮的刹那,后方亮起了一盏渔火,罗猎这才看清原来有一艘渔船在远远跟着。

        罗猎并没有做过多的犹豫,也是学着风轻语的样子凌空飞跃,在飞鹰堡事件之后,风九青对罗猎能量的吞噬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误打误撞激活了罗猎体内沉睡的慧心石的能量,也是从那时开始,罗猎的身体也产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风轻语落在渔船的船头,尚未来得及转身,就听到一旁传来轻轻的落地之声,罗猎启动比她晚了不少,可来到渔船之上却相差不多,而且罗猎的体重要比她重,落在甲板上引起的动静却比她还要小,风轻语不由得多看了罗猎一眼,方才发现罗猎的手中还拎着行李箱,这就证明罗猎的身手比自己更加厉害。

        船夫对宛如神兵天降的两人视若罔闻,仍然不为所动地驾驶着这艘渔船,仿佛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风轻语指了指船舱,向罗猎道:“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再有任何麻烦了。”

        罗猎却道:“我怎么感觉这才是麻烦的开始?”

        黎明时分,渡轮抵达宜昌补给,也是此时宋昌金方才发现罗猎不见了,他顾不上隐藏行踪,直接找到了麻雀,麻雀听说此事一惊,可当她看到码头上严阵以待的军警顿时明白了,罗猎应当是提前察觉情况有变,所以藏了起来。只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罗猎已经离开了渡轮。

        雨停了,罗猎和风轻语两人在一个普通的民用码头上了岸。

        码头上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他们,两人上了马车,罗猎向风轻语道:“接下来去哪里?”

        风轻语道:“带你去找你的一位老朋友。”

        罗猎有些诧异,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在这一带并没有什么老朋友,可他也懒得多想,既来之则安之,风九青已经将一切安排就绪,自己只需按着她的安排行事。

        马车在山路上行进,因为接连下雨的缘故,地面有些泥泞,马儿行进的速度不快。

        风轻语道:“知不知道是谁出卖了你?”

        罗猎仍然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无所谓。”

        风轻语道:“肖恩!”

        罗猎其实一早就猜到是他,在应天出卖自己的也是肖恩,只不过罗猎一直没有点破,看来肖恩对自己已经是仇恨深种,并没有因为自己上次的放过而转变念头,反而变本加厉了。

        风轻语道:“计划之外的事情,没想到他会旁生枝节。”

        罗猎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他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其实你们没必要让他们参与进来,非但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增添了不少的麻烦。”罗猎的真实想法是不想麻雀参与其中,麻雀并不了解这次行动的内幕,对未来的危险性也缺乏充分的估计。

        风轻语道:“我相信我姐姐的安排,她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

        罗猎笑了起来,睁开双目望着风轻语道:“我从未听说风九青还有一个妹妹,亲生的?”

        风轻语道:“你没听说过的事情还有很多。”

        罗猎道:“你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