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嫉妒之火】(下)

第三百五十二章【嫉妒之火】(下)

        罗猎笑道:“我是担心就这么走了,肯定要被人骂。”看到桌上的小菜,他坐了下去,他还没吃晚饭,说不饿那是客气,罗猎端起那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味道不错,长本事了啊!”

        麻雀瞪了他一眼道:“什么话?我一直都会做饭啊。”

        罗猎笑了笑,低头开始吃饭。

        麻雀道:“姓罗的,我算看出来了,在你心里一直都看不起我对不对?”

        罗猎夹了口水芹炒香干,赞道:“不错,味道不错。”

        麻雀哼了一声道:“全当喂狗了,狼心狗肺!”

        罗猎只当没听到她在骂自己,迅速吃完了那碗蛋炒饭,又将空碗递给了麻雀:“再来一碗。”

        麻雀忍不住嘟囔着:“你把我当成佣人了!”可牢骚归牢骚,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原因,谁让自己主动给他做饭来着。

        罗猎道:“多吃是对你的尊重,如果不是饭菜这么好吃,我也不可能再来一碗。”

        麻雀给他装了满满一大碗,送到他的手上:“我说不过你,反正什么都是你的道理。”她在一旁坐下,黎妈将刚刚煮好的咖啡给她送了过来。

        麻雀抿了口咖啡道:“说说看,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

        罗猎道:“可能是被人发现了,你知道我的事情。”

        麻雀当然知道他所面临的麻烦,于家悬赏十万大洋早已传遍全国,不过麻雀认为罗猎做事谨慎,应当不会轻易暴露行踪,可百密一疏,终究还是遇到了麻烦,她轻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尽早离开应天。”

        罗猎道:“你原本计划什么时候走?”

        麻雀道:“三天之后。”

        罗猎很快又吃完了第二碗蛋炒饭,接过麻雀递来的咖啡:“希望我的事情没有影响到你的全盘计划。”

        麻雀道:“其实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罗猎道:“我还是先找个地方藏身,省得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麻雀道:“我是怕麻烦的人吗?你不用担心,只管住在这儿,明儿我们就出发。”

        罗猎还想坚持,可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麻雀让罗猎暂时回避。

        此时过来的人是肖恩,见到麻雀他松了口气道:“出事了,在罗猎的寓所附近发生了一场械斗,有十多人重伤,据说是罗猎做得,麻烦的是那些受伤的人全都是巡警。现在警方已经开始全城搜捕,他有没有过来?”

        麻雀明知故问道:“谁?”

        肖恩道:“罗猎,他有没有过来?”

        麻雀摇了摇头,肖恩的目光落在桌上,桌上的碗筷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他并没有找到任何的破绽。

        麻雀道:“这么晚了,你还是尽快回去吧,外面并不太平。”

        肖恩笑道:“我住的不远,这会儿雨下得太大,我等雨小了再走,麻雀,不打算请我喝杯咖啡吗?”

        麻雀见他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只能让黎妈送上咖啡。

        肖恩主动坐了下来,从黎妈手中接过热腾腾的咖啡,他闻了闻咖啡的香气,低声道:“我有件事不明白,你为何要请一个通缉犯加入咱们的考古队?”

        麻雀因他用通缉犯三个字称呼罗猎而心生不满,皱了皱眉头道:“他是我的朋友,而且他说过那件事并不是他做得,他是被人冤枉的。”

        肖恩道:“你信任他?”

        麻雀用沉默回答了他。

        肖恩道:“你知道的,为了这次的考古我投入了很多,所以我不希望中途出现差池,更不希望你遇到麻烦。”

        麻雀的表情转冷:“肖恩,如果你一开始就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我绝不会让你介入。”

        肖恩摇了摇头,灰绿色的双目变得灼热,盯住麻雀道:“你知道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麻雀提醒他道:“肖恩,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我们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这次的考古是为了学术研究,你不是为了我,如果你的动机并不是那么单纯,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肖恩道:“麻雀,有没有觉得,你在刻意疏远我?”

        麻雀道:“什么意思?”

        肖恩道:“从罗猎出现,你就在疏远我,你担心他会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你……”

        麻雀被肖恩的这番话激怒了,厉声道:“够了,肖恩,我不止一次地告诉过你,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合作伙伴,但是我对你从没有过超越友谊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肖恩也激动了起来:“我不明白,我哪里比不上他,比不上一个被通缉的囚犯!”

        麻雀的内心充满了愤怒,肖恩的用词已经深重地刺激到了她,她发现虽然和罗猎分别许久,可是有一点她仍然没有改变,她无法容忍任何人污蔑罗猎,听到肖恩的这番话,甚至比说她更让她愤怒,麻雀怒道:“你凭什么和他相比?你又有哪一点能够和他相比?”

        肖恩的脸色顷刻间变得惨白,他的内心如同被人重重打了一拳,麻雀对他的无情对罗猎的维护让他认清了一个事实,麻雀自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他。肖恩的自尊心受到了深重的打击,他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为何要跟他相比,不早了,我先走了。”

        麻雀冲口而出的那番话说出之后也有些后悔,并不是因为她说错了话,其实她所说得都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在她心中没有人可以和罗猎相提并论,肖恩自然不会例外,可这并不代表她看不起肖恩,她一直认为肖恩是个很好的朋友。

        麻雀道:“肖恩,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肖恩点了点头,笑得有些勉强:“我明白的!”

        送走了肖恩,麻雀来到罗猎藏身的房间,看到罗猎正坐在灯下看书,轻轻叹了口气道:“你的心可真大。”

        罗猎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急也没什么用,肖恩走了?”

        麻雀点了点头道:“他听说了你的事情,所以过来通知我,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搜捕你,风头很紧。”

        罗猎道:“他的消息倒是灵通。”其实罗猎已经开始怀疑肖恩,在他所接触到的人中,最可能走露风声的人就是肖恩。

        麻雀从他的话锋中听出了一些言外之意,小声道:“肖恩是个不错的朋友,这次的考古是他在赞助,他不可能对付自己人。”

        罗猎笑了起来:“我没说怀疑他,麻雀,我还是走吧。”

        麻雀道:“你是担心我会出卖你,还是担心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她来到罗猎的身后,双手落在罗猎的肩头,然后抓住他的两只耳朵,拧动他的头部,让他的面孔对着梳妆台的镜子,小声道:“我会把你装扮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麻雀本来就是易容高手,此前去欧洲留学,又专门在这方面进行了研究,现在的水准比起罗猎初见她的时候更有提高。

        宋昌金得知罗猎出事之后,也找到了麻雀的住处,他明显不受黎妈的待见,进门就遭遇对方的冷脸,不过还好顺利进入了院子,走入小院,看到一个老者正坐在树下躺椅上纳凉,宋昌金从未见过此人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向一旁黎妈道:“那老头谁啊?你相好吗?”

        黎妈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如果目光是刀,此刻她一定把宋昌金的心脏挖出来。

        宋昌金言语上占了便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麻雀在二楼的走廊上居高临下道:“宋先生来得正好,帮忙收拾东西,咱们提前一天出城。”

        宋昌金快步走到楼上,来到麻雀身边道:“你还不知道吗?罗猎出事了。”

        麻雀道:“是吗?他那么厉害,能出什么大事?”

        宋昌金看到麻雀不慌不忙的样子顿时生出了疑心,旁观者清,他早就看出麻雀对罗猎痴心一片,按理说听到这样的消息肯定会乱了阵脚,没理由这么冷静,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知道罗猎没事,很可能她已经见过了罗猎。

        宋昌金眼睛一转,目光重新转回到那纳凉的老头儿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麻小姐还真是厉害,我险些被你给骗过了。”他向躺椅上的老头儿道:“大侄子,睡得挺美啊!”

        罗猎笑了起来:“就知道瞒不过您这只老狐狸。”他从躺椅上站起身来,如果不说话,单从外表谁也不会联想到他就是罗猎。

        麻雀心中无比诧异,此番归国,她的易容手法比起过去更上一层楼,按理说不会那么容易被人识破,可宋昌金居然这么快就认出了罗猎,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罗猎?”

        宋昌金嘿嘿笑道:“这还不简单,关心则乱,你听到罗猎遇到麻烦居然还表现得如此淡定,其中必有猫腻,不是易容术出了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一句话说的麻雀俏脸绯红,姜是老的辣,自己在宋昌金的面前终究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虽然经历了些许波折,可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出发计划,几人商量之后,将原来的计划提前了一天,他们从应天的码头出发,乘坐轮渡从下游逆流而上,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他们会在锦城登陆,在那里汇合其他几名队员,沿着岷江一路向上,进入草原,越过草原,经由甘南进入西海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