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嫉妒之火】(上)

第三百五十二章【嫉妒之火】(上)

        罗猎道:“风九青现在的实力深不可测,就算集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都未必有取胜的机会。”

        兰喜妹道:“别人没有,你一定有,当初在飞鹰堡她就是因为对你心存忌惮,所以才会选择离开。”

        罗猎并不否认这一点,这也正是风九青选择自己成为合作对象的原因之一,虽然风九青并未说出她想让自己做什么,可罗猎也能够猜到她找自己一定和九鼎的事情有关。

        兰喜妹也看出了这一点:“风九青选你合作,应当是凭借她个人的力量无法完成这次的任务,你们两人算得上是惺惺相惜。”

        罗猎微笑不语。

        兰喜妹道:“当然也不排除她看上你的可能。”

        罗猎真是佩服她的想象力,哭笑不得道:“她的年龄足够当我娘了。”

        兰喜妹道:“感情可不分年龄,这个世界上老夫少妻,老妻少夫的事情比比皆是。”

        罗猎道:“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兰喜妹道:“得九鼎者得天下,如果九鼎当真存在,也不可以落在日本人的手里。”

        罗猎道:“大禹时代留下的九鼎,就算真的存在,到如今也未必能够起到定鼎中原的作用。它们的作用很可能是被故意夸大,是统治者利用来控制老百姓的工具罢了。”

        兰喜妹道:“我不管,反正这九鼎我是要定了。”

        罗猎望着一脸果决表情的兰喜妹道:“我不明白,就算九鼎全都被你得到,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还真想得天下,当皇帝?”

        兰喜妹道:“我若当了皇帝就娶你当我唯一的皇后,到时候你敢不从,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罗猎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我必须要阻止你,真让你如愿,我只怕没好日子过了。”

        兰喜妹满脸娇羞道:“从你认识我那天起就注定没有好日子过了,想要逃出我的手心,没门!”

        罗猎看着娇羞妩媚的兰喜妹,心中不由得一动,抛开双方立场不言,兰喜妹对自己算得上是情深义重,从两人相识到现在,她倒是从未做过一件真正加害自己的事情。

        罗猎道:“其实这件事你没必要插手,风九青的厉害你是见识过的,我答应你,如果找到九鼎我绝不会瞒你,可这件事你最好不要介入。”

        兰喜妹敏锐觉察到了他话中潜藏的意思,柔声道:“你担心我对不对?”

        罗猎道:“我只是担心你给我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反倒坏了我的大事。”

        兰喜妹道:“我信你!”

        罗猎内心一怔,没想到兰喜妹这么痛快就应承了自己。

        兰喜妹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拍到罗猎的胸前:“里面的资料应当对你有些用处。”

        罗猎道:“谢了!”

        兰喜妹道:“宋昌金那个人你一定要小心,此人是一只六亲不认的老狐狸,随时都可能把你出卖。”

        罗猎道:“我会多加小心。”

        兰喜妹道:“麻雀组建的考古队,这其中不乏厉害人物,你一个人缺少照应,我知道你有本事,可凡事不可过度自大,真不考虑请你的那帮老朋友过来?”

        罗猎摇了摇头道:“风九青这个人很难对付,人多了反而麻烦,她既然主动找上我,在找到九鼎之前按理说不会有太多的猫腻。”

        兰喜妹道:“你既然有把握,就算我多想了,对了这信封里我专门写下了一些地址,如果遇到了麻烦,或需要帮助的时候,你都可以前往就近的地址求助。”

        罗猎点了点头,轻声道:“你也要多加保重。”

        兰喜妹望着他,眼圈不知为何红了,突然她扑入罗猎的怀中,罗猎其实早已预料到她要做什么,却没有选择躲避,任凭兰喜妹软玉温香扑入怀中,兰喜妹紧紧抱着他道:“我只想好好抱抱你,别把我推开。”

        罗猎静静站在那里,任凭兰喜妹抱得越来越紧,虽然他自始至终没有主动抱住兰喜妹,兰喜妹放开了他,俏脸上露出喜色道:“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罗猎没说话。

        兰喜妹道:“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说完这句话,她再不停留,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罗猎转身走向门外,却发现外面不知何时起下起了大雨,他想起了什么,从门后拿出雨伞,再回到门口的时候,却见兰喜妹美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雨中……

        罗猎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平静,他每天又开始往返于国立图书馆,搜集方方面面的资料,研究兰喜妹给他的情报,麻雀没有主动找过他,甚至连宋昌金这段时间都失去了踪影。按照麻雀给出的时间,这周就应当动身了。

        罗猎已经整理好了行李箱,这一个月他已经开始习惯了独自生活。

        窗外夜幕已经降临,初夏的风闷热且潮湿,罗猎决定出去走走,他去关窗户的时候,发觉远处有三辆汽车正缓缓驶向这边,罗猎迟疑了一下,转身去了北边的窗户,在后面的小巷内有几道身影正朝着小楼后门快步接近。

        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罗猎的心头,凭直觉判断这些人应当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插上房门,拎起行李箱,打开北侧的窗户,确信下方的人已经全部进入小楼内,马上从窗户爬了出去,轻轻一跃,从二楼上稳稳落在了地上。

        罗猎快步走出北巷,离开巷口的时候,他听到房门被踹开的声音,罗猎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着。

        他叫了一辆路边的黄包车,坐了进去,向车夫说了个地址。

        车夫拉着黄包车向目的地奔去,空中传来一声闷雷,预示着一场大雨就要来临。

        罗猎默默盘算着这些人前来的目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此前未了的案子,于卫国的死到现在还算在自己的头上,虽然风声已经过去,警方也将此案束之高阁,可于家仍然对自己穷追不舍,还拿出十万大洋的巨额悬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黑白两道因这笔巨额财富而心动者不在少数。

        以罗猎的能力应付刚才那帮人自然不在话下,可他并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尤其是在这种即将离开的时候。

        在应天的这段时间,他一直保持警惕,被人发觉身份的可能并不大,接触到的熟人也仅限于有数几个,难道问题出现在这些人中?罗猎在心中逐一排查可能存在问题的人。

        此时雨已经下了起来,后方有光芒投射过来,罗猎意识到有汽车追赶了上来。

        车夫仍然在大步奔跑着,可他奔跑的速度显然无法和汽车行进的速度相比,一辆汽车从后方超越了黄包车,司机操纵汽车斜行阻挡在黄包车的前方,车夫因这突然出现的状况紧急停步,因为惯性仍然向前奔出几部,方才将黄包车停下。

        罗猎稳稳坐在黄包车内,他知道这一战已经无法回避。

        车夫连连道歉,罗猎笑了笑,摸出一块银洋递给了他,向车夫道:“这位大哥,你快走,有多远走多远。”

        车夫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客人居然会给出那么大的一笔车资,可此时后方又有两辆汽车随后赶到,三辆汽车内分别出来五人,这十余人的手中全都拿着武器。

        车夫这才明白罗猎让他快走的原因,吓得他拉起黄包车从三辆汽车包围的空隙中逃了出去,那群不速之客也没有阻止车夫。

        罗猎拎着行李箱站在风雨中,微笑道:“这么大的雨不在家歇着,赶着送死啊?”

        “呀!”伴随着一声威猛的大喝,一个凶相毕露的魁梧汉子冲了上来,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开山刀破开风雨向罗猎当头砍去,罗猎这一个月近乎在闭关修炼,不知不觉中已经完成了突破。对方用尽全力砍来的一刀声势骇人,速度奇快,可是在罗猎的眼中却缓慢无比。

        罗猎的右手中多了一柄蝴蝶刀,随意挥动,蝴蝶刀划出一道宛如急电般的光芒,抢在开山刀命中自己之前已经抢先割裂了对方右腕的脉门。

        壮汉感觉手腕剧痛,低头望去,只见红色的血雾从伤口处喷了出去,罗猎的身形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宛如鬼魅,手中蝴蝶刀寒光霍霍,但凡出手,例无虚发。

        转瞬之间前来围攻他的十五人被他尽数击倒在地,这些人身上流出的鲜血被雨水洗刷,汇流在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道红色的小溪。

        罗猎收回蝴蝶刀,他的身上未曾沾上丁点的血迹,罗猎甚至懒得看上地上那群挣扎哀嚎的家伙,就快步离开了现场。

        麻雀并未想到罗猎居然会在深夜造访,看到罗猎浑身都湿透了,她惊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道:“遇到了一些麻烦,我的行藏暴露了。”麻雀将他请到房内,让罗猎先去洗澡换衣,又让黎妈去小楼周围观察一下,看看是否有人跟踪过来。

        罗猎沐浴更衣之后,来到客厅,麻雀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晚饭。

        罗猎道:“我不饿。”

        麻雀道:“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罗猎道:“我还是尽快离开的好,省得给你带来麻烦。”

        麻雀道:“怕麻烦我你还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