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警告】(下)

第三百五十一章【警告】(下)

        罗猎道:“没谈什么。”他没有停下来说话的意思,继续向外走去,宋昌金只能紧跟他的步伐。

        来到门外,正看到肖恩拎着公文包向这边走来,罗猎朝肖恩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肖恩道:“罗先生,这么快就走?”

        罗猎道:“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办。”

        肖恩道:“罗先生去什么地方,我送你。”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必要,我走过去。”

        肖恩仍然拦住了罗猎的去路,灰绿色的双目盯着罗猎道:“我有些话想跟罗先生说。”

        罗猎向一旁的宋昌金看了看,宋昌金道:“得,我先走,你们聊。”

        肖恩走过去拉开了车门:“罗先生,我送你。”

        罗猎只好上车将自己的住处告诉肖恩。

        肖恩启动汽车缓缓向罗猎的住处驶去,罗猎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断流逝的风景,他知道肖恩一定有话跟他说。

        肖恩一边开车一边道:“罗先生,我早就听说过你。”

        罗猎笑道:“想不到我在欧洲也有些名气。”

        肖恩呵呵笑了起来:“麻雀提起过你,她很崇拜你。”

        罗猎道:“我们是好朋友朋友之间谈不上崇拜。”

        肖恩道:“按照我的经验,女人对男人的崇拜多半源自于爱慕,她喜欢你,我看得出来。”

        罗猎没有说话,他没有和陌生人探讨感情的必要。

        肖恩道:“我调查过你,你的底我很清楚。”

        罗猎道:“能让侯爵感兴趣是我的荣幸。”

        “也许是不幸呢?我听说你在黄浦出了事,现在还有人重金悬赏通缉你。”肖恩透过后视镜看着镜中的罗猎。

        罗猎的表情风波不惊,他并没有把肖恩看在眼里,就算肖恩对自己抱有敌意,他也不会在意,因为肖恩还不够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肖恩道:“我喜欢麻雀,所以你最好离她远一些。”

        罗猎道:“我可以把你的话理解为警告吗?”

        肖恩道:“这次的考古全程都是我在赞助,我也会陪同你们一起出发前往西海。”

        罗猎道:“我虽然不清楚你的目的,可有一点我能够断定,你跟着一起过去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我可以保护麻雀,可我腾不出手来去保护你。”

        肖恩哈哈大笑起来:“你的话真是好笑,罗先生,我佩服你的狂妄,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我可以在任何严苛艰苦的环境下生存下去。”

        罗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住处,他示意肖恩停车,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礼貌地向他挥了挥手:“我欣赏你的自信,可我仍然希望你好好考虑自己的决定,探险精神值得鼓励,可为了冒险而牺牲性命就不值得了。”

        肖恩望着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恨不能现在就用自己的拳头狠狠教训他一顿,可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不久以后的途中,有的是机会,只是他明白,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子,必然成为自己爱情道路上的绊脚石,麻雀对他显然仍未忘情。

        肖恩离开之前提醒罗猎道:“做好你的本分,你只是一个向导。”

        罗猎一直望着肖恩的汽车消失在街道的拐角,然后才慢慢来到门前,用钥匙开门的时候,他特地留意了一下门框的位置,他在离去之前,特地在门和门框结合的地方布下了一根丝线,而今丝线已经断裂,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到的,罗猎察觉到有人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潜入了自己的住处。

        罗猎开了门,然后缓缓推开,在房门开到中途,他突然用力一推,房门狠狠撞向后方,他感觉到自己撞击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而后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叫声。

        罗猎从声音中已经判断出是谁,愕然道:“怎么是你?”

        藏身在门后的兰喜妹双手捂着胸,痛苦不堪地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真想把我撞死!”

        罗猎反手将房门关上,站在兰喜妹的对面望着仍未缓过气来的她:“你应该感到庆幸,我没有直接开枪射你。”

        兰喜妹抬腿就踢,踢在罗猎的小腿上,却如同踢中了一块钢板,痛的她又哎呦一声叫了起来。

        罗猎伸手扶住她的手臂,兰喜妹在罗猎的搀扶下单脚跳着来到椅子上坐下,她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罗猎……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罗猎起身去给她泡了杯茶,端到兰喜妹的面前:“这杯茶当我向你赔罪了。”

        兰喜妹仍然愁眉苦脸地捂着胸。

        罗猎道:“还痛啊!”问过之后,自己也觉得尴尬。

        兰喜妹俏脸一热,飞起两片红云,呸了一声道:“你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罗猎道:“有没有搞错,是你先溜到我房内,我还以为进了小偷。”

        兰喜妹道:“以你的能耐会察觉不到门后是谁?”

        罗猎摇了摇头,故意岔开话题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兰喜妹道:“你那么出色,走哪儿都是鹤立鸡群玉树临风,找到你还不容易。”

        罗猎对她看的很透,想起此前她给自己看过的兰喜妹的那张照片,兰喜妹盯上麻雀应当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十有八九是她在跟踪麻雀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

        罗猎道:“你找我干什么?”

        兰喜妹道:“捉奸!”

        罗猎禁不住笑了起来,兰喜妹的回答经常让人意想不到。

        兰喜妹横了他一眼道:“你笑个屁啊?我觉得呢,怎么突然来到应天了,一呆这么久,不舍得走,原来是遇上了旧情人。”

        罗猎道:“话可不能瞎说,我和麻雀之间没什么,当初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兰喜妹突然笑靥如花,伸出双手紧紧将罗猎的右臂给抱住了,罗猎想要挣脱,她反倒将整个娇躯都偎依过来,娇滴滴道:“我没听错吧,你向我解释啊,你那么在乎我?怕我误会啊?怕我生气对不对?”

        罗猎哭笑不得道:“我要是说你想多了,你会生气吗?”

        兰喜妹将头枕在他的肩上:“只要你对我好,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

        罗猎叹了口气道:“兰喜妹,你真想多了。”

        兰喜妹用力将他推到一边,起身指着他的鼻子,美眸圆睁道:“罗猎,你怎么就不敢承认呢?”

        “承认什么?”

        “承认你喜欢我!”兰喜妹大声道。

        罗猎干咳了一声道:“要不说你想多了呢,我喜欢谁我自己不知道,你知道?”

        兰喜妹还想说话,却被罗猎打断:“咱还是别绕弯子了,你这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大家毕竟朋友一场,说不定我还真能帮上一点忙。”

        兰喜妹道:“罗猎,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我跟你说真心话的时候你总是打岔,在你眼中我就是个动机不良的人,我是个心机重重的女人!”她恨恨点了点头道:“好,你既然这么看我,我也没必要在你的面前扮演什么单纯少女。”

        罗猎笑了起来,兰喜妹从来也不是一个单纯少女,自己不信,连她自己也不会相信。

        兰喜妹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不见:“跟你说话可真没意思,每件事都说得那么现实。”

        罗猎道:“活着就是最现实的事情。”

        兰喜妹道:“据我所知,你这次加入的考古队是前往西海吧?”

        罗猎道:“果然神通广大,看来考古队里已经有你的内应了。”

        兰喜妹道:“去西海的目的是什么?”

        罗猎道:“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罗猎道:“你在明知故问吧?”

        兰喜妹道:“你对我就这么戒备?”

        罗猎道:“据说是中华九鼎,你对九鼎也有兴趣?”

        兰喜妹道:“有没有听过定鼎中原?”

        罗猎静静望着兰喜妹,忽然想起她格格的身份,她也是大清皇室,难道在她的心底深处也存在着一个复辟之梦,九鼎在不同人的心中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兰喜妹想要得到九鼎或许是为了残存于脑海中的皇朝梦想,而自己寻找九鼎却是为了毁灭。兰喜妹是为了拯救满清王朝,而自己是为了拯救人类未来的命运。

        兰喜妹看到罗猎许久都没有回答自己,忍不住道:“你帮不帮我?”

        罗猎道:“你好像不用我帮忙吧?”

        兰喜妹道:“那就是不帮喽!”

        罗猎道:“你盯上麻雀也不止一天了,对这次事情的了解也应该比我多得多。”

        兰喜妹笑道:“所以,你应当跟我合作。”

        罗猎道:“你知不知道这次是谁邀我入局?”

        兰喜妹眨了眨明眸,心中暗忖还不是麻雀。

        罗猎道:“风九青,也就是藤野晴子。”

        兰喜妹哦了一声。

        罗猎道:“上次在飞鹰堡的时候,我本以为藤野晴子除掉藤野俊生,其目的一是为父报仇,二是为了摆脱藤野家族的控制,可事后才发现,她将自身隐藏得很好,和藤野俊生一样,她也是吞噬者,而且她还是最终胜出的那一个。”

        兰喜妹道:“这并不稀奇,黑日禁典应当落在了她的手里。”

        罗猎道:“我虽然不清楚黑日禁典的具体内容,可是那本书里面应当记载了不少的秘密。”

        “还用你说,昊日大祭司凝聚毕生心得所写的一本书当然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