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考古队】(下)

第三百五十章【考古队】(下)

        麻雀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回应罗猎的话,其实她也没有回应的必要,以罗猎的智慧不难猜出此行的目的,否则他又怎会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地方做功课?麻雀道:“还记得沈叔叔吗?”

        罗猎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忘,麻雀口中的沈叔叔就是沈忘忧,也就是自己的生身父亲。

        麻雀道:“自从他安排我去欧洲留学,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你后来有没有见过他?”

        想起父亲昔日的音容笑貌,罗猎不仅一阵心痛,不过他并未在麻雀面前表现出任何的异常,装出迷惘的样子:“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很久没见过他了,我和沈先生不熟,还是通过你认识的。”

        麻雀道:“他很欣赏你的。”话锋一转又道:“其实欣赏你的人很多。”

        罗猎道:“沈先生行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以他的能力应当不会有什么事情。”

        麻雀道:“也许吧,他经常就这个样子,悄悄就走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出现。”

        罗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停留下去,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了,主动邀约道:“我请你吃饭。”

        麻雀却摇了摇头,谢绝道:“不了,我已经约了人。”她起身准备离开。

        罗猎道:“我送你!”

        麻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了图书馆外,刚刚走下台阶,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来,在他们的面前停下,麻雀停下脚步望着那辆车,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位身材高大金发碧眼的异国男子,他身穿灰蓝色西装,气宇轩昂,向麻雀笑道:“麻雀,我的小公主,我没有迟到吧?”

        麻雀笑了笑,目光转向罗猎,罗猎的表情坦然平静,这并不是麻雀期待的反应。

        那男子大步来到两人的面前,他向罗猎看了看道:“这位是……”

        麻雀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朋友,罗猎!罗猎,他是我在欧洲游学时认识的朋友,罗伯特肖恩。”

        罗猎听到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回忆了一下,应当是上次兰喜妹给他看照片的时候提起,她特地提醒过罗伯特肖恩是一位欧洲某国的侯爵,年少英俊多金,麻雀的考古活动就是他在背后支持。

        罗猎笑着主动伸出手去:“侯爵你好!”

        罗伯特肖恩听到罗猎叫出他的爵位,颇感吃惊,他和罗猎握了握手道:“罗先生好,叫我肖恩!”

        麻雀向罗猎露出矜持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该走了,下次再一起吃饭吧。”

        罗猎点了点头。

        麻雀上了汽车,肖恩向罗猎道别之后驱车离开,驶出一段距离,麻雀忍不住透过观后镜望去,看到罗猎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凝望着他们。她咬了咬下唇,双手握在一起。

        麻雀的这些细节动作并没有瞒过肖恩的眼睛,肖恩道:“他就是罗猎,你需要的帮手?”

        麻雀道:“我本以为他不会来。”

        肖恩道:“你那么美,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你的邀请。”

        麻雀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表情让肖恩慌忙改口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麻雀道:“你在前面路口停车。”

        “不是说好了去吃饭……”

        “我没心情了!”

        罗猎回到自己的住处,这临时的住处位于国立图书馆附近,来到门前却发现早有人在门前等着,正是宋昌金。说起来这老狐狸也有几日不见了,看到罗猎回来,宋昌金马上一脸的笑,扬起手中刚买来的小菜道:“过来找你喝两杯。”

        罗猎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开了门锁,将他请了进去。

        宋昌金来过这里一次,对罗猎的这间小屋还算熟悉,马上走到厨房里,找了盘子,将买来的菜装盘,在厨房内大声道:“大侄子,有酒没?”

        罗猎道:“有!”他拉开酒柜,拿出一瓶汾酒。

        宋昌金将装好盘的小菜送上了桌,笑道:“盐水鸭,绝对正宗。”

        罗猎打开酒瓶,拿了两个酒碗,分别倒满了,总觉得宋昌金的突然出现和麻雀的事情有关。

        两人相对而坐,碰了碰酒碗,喝了小半碗酒,吃了几口菜。

        宋昌金道:“时局动荡,听说最近有不少人正在忙着复辟,你说这大清会不会气数未尽,还要卷土重来?”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会!”

        宋昌金道:“你怎么知道不会?”

        罗猎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己知道,父亲在自己的体内种下了智慧种子,智慧种子里面蕴含着许多的记忆和未来的知识,罗猎虽然无法彻底将其中的东西吸收,可他对从现在开始百余年的历史已经清清楚楚,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历史发展的脚步。

        宋昌金道:“大侄子,你留过洋,见多识广,照你说这外国的总统和中国的总统有什么区别?谁的权利更大?当总统好还是当皇帝好?”

        罗猎道:“我又没当过,怎么知道?”

        宋昌金自问自答道:“照我看,还是当皇帝好,皇帝可以当一辈子,没听说哪国的总统能干一辈子,皇帝能把宝座传给子子孙孙,总统都是换届换举,再风光也就是在任的几年,要不袁大头也不会放着好好的总统不当瞎折腾,还是皇帝好啊,三宫六院,醉生梦死,日子过得舒坦。”

        罗猎道:“别管是皇帝还是总统,自个儿日子过得舒坦了,老百姓就没好日子过了,爱民如子,真正把百姓当成子民领袖,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宋昌金琢磨了一会儿,连连点头道:“大侄子,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就冲着你刚刚这番话,当浮一大白。”他端起面前的那碗酒,充满豪气的一饮而尽。

        罗猎道:“三叔,您今儿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宋昌金嘿嘿笑道:“喝酒只是其一,还有一件事,考古队的组织者已经到了应天,邀请咱们明天去见面。”

        罗猎端起面前酒碗喝了一口道:“我刚才已经见过了。”

        这下轮到宋昌金感到惊奇了:“见过了?怎么就见过了?谁啊?你见得是谁啊?”

        罗猎道:“她叫麻雀,是我的一位朋友。”

        宋昌金嘿嘿笑了起来:“朋友?女朋友吧?”

        罗猎道:“你还真是为老不尊。”

        宋昌金道:“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是想你好啊,如果这个什么麻雀是你的相好,这一路上咱们的日子也过得舒服一些。”

        罗猎正色道:“三叔,你我之间多少还算是有些了解的,你常说什么血浓于水,这话只怕你自己都不相信。”

        宋昌金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辩白道:“我怎么不信,我不但相信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罗猎道:“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钱你应当不缺,凭你的本事,这些年也一定搜罗了不少的宝贝,凭着你的积累,安安生生过下半辈子应该不难。据我所知你也有家有口,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还要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图什么?”

        宋昌金脑袋耷拉了下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犹如突然之间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罗猎道:“藤野晴子这个人当真就这么厉害?是不是她抓住了你的什么把柄?”

        宋昌金叹了口气,自己给自己斟满了一碗酒,端起来又是一饮而尽:“身不由己啊,大侄子,你这么厉害,最后还不是得乖乖听话,我又没有你的本事,我能有什么办法?”

        罗猎道:“藤野晴子我不了解,可她因何会对我娘的事情如此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如果知道一些内情,可不可以告诉我,就当看在你我叔侄一场的份上。”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老了,眼睛都花了,又怎能看得清楚。”

        宋昌金不肯说,罗猎也不勉强,有些事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至于宋昌金他也未必能够知悉风九青的全部计划。罗猎决定顺其自然,风九青既然想要自己加入到这次的行动中来,就有她的目的,风九青借用自己力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她个人的能力无法达成所愿,罗猎曾经亲眼见证了风九青的力量,她是一个吞噬者,掠夺了包括藤野俊生、张长弓、吴杰等人在内的诸多异能,自己也险些被她所害。

        可以说风九青的力量在当世少有人及,就算龙玉公主没有离去,风九青都有和她一战的实力。而她选择自己合作,无论出于怎样的目的,都从侧面证明这次任务之艰巨。

        罗猎甚至认为这次前往西海最主要的人就是自己和风九青,其他人的加入并不重要,这就让他不能不为麻雀的安危感到担心,他一度产生过劝说麻雀打消念头的想法,可是他又意识到麻雀不可能听从自己的奉劝。

        寻找中华九鼎原本就是麻博轩生前最大的愿望,也是他倾其一生在研究的学术,身为他的女儿,麻雀必然会竭尽全力完成父亲的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