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考古队】(上)

第三百五十章【考古队】(上)

        罗猎点了点头:“有这回事。”

        宋昌金道:“三个月后,她在西海等你。”

        罗猎皱了皱眉头。

        宋昌金道:“就是青海,当地人称之为措温布。”

        罗猎并不需要他为自己普及这方面的知识,心中暗自盘算,从这里到西海至少有三千多里,路途漫漫不说,这途中道路复杂,翻山越岭,风九青没有选择就近相见,而是选择去这个遥远的地方,十有八九和她想要自己去做的事情有关。

        罗猎道:“为什么她不和我一起去?”

        宋昌金笑道:“女人的想法很难猜透,不过她全都做好了安排。”

        罗猎向宋昌金道:“她安排你陪我去?”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聪明,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罗猎道:“何时启程?”

        宋昌金道:“下个月中旬,根据安排,咱们可以参加一个联合考古队。”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不无骄傲地说道:“我受聘这个考古队担任向导,你是我侄子,也是我的助手。”

        罗猎道:“考古队都有什么人?”距离下个月中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应当是用来准备。

        宋昌金神神秘秘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罗猎心中一动,宋昌金的表情满怀深意,难道这考古队中还有自己熟识的人在?他向前探了探身子道:“其实我可以单独前往。”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风九青说了,你必须随同考古队一起前往,绝不可以单独行动。”

        罗猎道:“非得要一步一步走过去?”

        宋昌金笑道:“她答应你可以组织自己的队员,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加入这次行动。”

        罗猎道:“我没有朋友。”他并非没有朋友,而是不想拖累朋友,洪家爷孙的事情给了他一个警示,他不可以因自己的事情而牵累周围的朋友,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平安幸福的生活。

        宋昌金满脸的怀疑,砸吧了一下嘴唇道:“知不知道我最羡慕你什么?”

        罗猎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他。

        宋昌金道:“你有一帮愿意为你出生入死的朋友,而我没有,一个都没有。”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带着惋惜。

        罗猎道:“将心比心,一个活在欺骗和伪装中的人其实并不需要朋友。”

        宋昌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嘿嘿笑道:“还好我有你这个亲侄子。”

        罗猎道:“你再害我一次,不排除我大义灭亲的可能。”

        宋昌金此时方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放在桌上,用一根手指轻轻推到罗猎的面前。

        罗猎拿起那封信,可以看到信封上的火漆完好,并没有被人拆启的痕迹,他这才当着宋昌金的面打开了信封,取出那封信,信上并没有任何的字迹,只是绘制了九尊形状各异的鼎。

        罗猎在第一时间内就判断出画面上应当是中华九鼎,因为父亲此前曾经告诉他关于九鼎的故事,所以罗猎对此一直都格外留意。他本以为这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最大秘密,却想不到这世上还会有人知道,风九青必然知道一些内情,否则她不会将这东西给自己。

        宋昌金一直在留意罗猎的表情变化,以他对罗猎的了解,认为这小子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人物,可罗猎在看到这封信后他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这就让宋昌金感到越发的好奇,这信中究竟是怎样的内容方才能够让这小子动容,宋昌金本想发问。

        罗猎却将那封信轻轻放在了桌面上,宋昌金的目光定格在信纸上,他在观察罗猎的同时,罗猎也在观察着他。

        宋昌金看到这封信之后表情变化并不大,虽然他也一眼就认出这画面上的九只铜鼎就是中华九鼎,可他并不认为这玩意儿有什么稀奇,宋昌金道:“中华九鼎,难道她想让你帮她去找这东西?”

        罗猎道:“有这种可能。”

        宋昌金道:“九鼎当真存在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认为应当存在。”

        宋昌金叹了口气。

        罗猎道:“我有件事始终不明白,你为何会死心塌地的帮她做事?”

        宋昌金道:“我也不明白,你跟她不是势不两立吗?为何突然转变了念头,会为她做事?”

        这段时间罗猎一直都呆在应天,他并未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任何人,包括张长弓在内。在等待行动的日子,罗猎养成了每天前往国立图书馆的习惯,在图书馆中搜寻关于九鼎的资料,结合父亲植入他体内的记忆,不断完善关于九鼎的一切。

        根据父亲当初所说,包括父母在内的七人小队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目的是为了摧毁九鼎,避免一场未来人类的劫难,可是期间出现了偏差,所以他们才会来到二十世纪初,来到当今的时代。

        罗猎在阅读和思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是不是这支队伍在穿越时空的那刻起就已经改变了历史,他们及现在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已经偏离了历史的轨迹?

        罗猎合上书本,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六月的天气格外闷热,他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揉捏着鼻梁,通过这样的动作来舒缓自己的神经。

        一串轻盈且充满节奏的脚步声在他的身后响起,脚步声很快越过了他,又绕到他的对面,罗猎听到对面桌椅的响动,应当是有人坐在了他的对面,空气中传来淡雅的香气,这香气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一个带着些许漠然的女声响起:“好久不见?”

        罗猎已经从声音中听出了对方是谁,唇角露出一丝礼貌的微笑:“麻雀!”叫出这个熟悉的名字,然后才睁开了双目,眼前的所见证实了他的判断。

        麻雀剪了短发,男孩一样的短发,分别的时光还不足以改变她的容颜,只是她的气质却从昔日的开朗明艳变成了理性且冷漠。她穿着黑色中山装,同色西裤,平底黑色皮鞋擦拭得一尘不染,这身中性十足的装扮让罗猎不由得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只是今天麻雀并没有易容,她随手拿起罗猎面前的书,看了看封面,轻声道:“想不到你现在对考古也有兴趣了。”

        罗猎道:“随便看看,闲着也是闲着。”

        麻雀明澈的双目盯住罗猎,罗猎从她的目光中还是看出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的目光不再像过去那般清澈如水,其中蕴藏着戒备和怀疑,这让罗猎意识到他们之间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产生了不小的隔阂。

        麻雀道:“还是不喜欢说实话?”

        罗猎笑了笑没有说话。

        麻雀道:“我听说颜天心的事情了。”

        罗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并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件事,即便是麻雀也不例外。

        麻雀道:“节哀顺变。”

        罗猎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发现自己是个不祥之人,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麻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是在警告我吗?”她将那本书放回道罗猎的身边:“你放心,对你这样人,我会选择回避的。”她的这句话透着矛盾,如果选择回避又为何主动现身相见。

        罗猎道:“如此说来咱们真是偶遇了?”他明明知道不可能是。

        麻雀咬了咬樱唇道:“你相信这世上果然有那么巧的事情?”

        罗猎本想说缘分的事情都很难说,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他早就明白麻雀对自己的感情,当初是父亲提出了建议,他利用兰喜妹气走了麻雀,麻雀内心受伤之后选择前往欧洲留学,时过境迁,现在的重逢彼此都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罗猎不知道麻雀对自己的那份感情是否也发生了改变,可对他而言,他的内心深处早已深深铭刻了颜天心的名字,这一生只怕也无法将她忘记。

        麻雀当然是有备而来,在她来见罗猎之前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她认为自己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然而真正见到罗猎之时内心仍然泛起波澜。

        麻雀道:“你是不是准备去西海?”

        罗猎在麻雀现身之后已经猜到她的出现应当和这件事有关,现在看来果然没有猜错,罗猎点了点头。

        麻雀道:“这支考古队由我负责,我一早就想请你加入,只是没有考虑好如何说服你,想不到你居然主动肯来。”

        罗猎暗忖,可不是主动,如果不是欠了风九青那么大的人情,自己或许不会加入这次的考古,不过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一点,即便没有风九青的事情,如果他知道此行涉及到九鼎的秘密也一定会去,毕竟九鼎之事乃是父母的使命,如果自己对此无动于衷,那么九泉之下的父母也会抱憾。

        罗猎道:“没想到你是这次考古的组织者。”

        麻雀道:“我爹生前一直从事中华九鼎的研究,你应当清楚的。”

        罗猎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早就知道,麻雀组建这支考古队的初衷应当是为了完成麻博轩的遗愿,毕竟她父亲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揭开中华九鼎之谜。罗猎道:“如此说来,西海可能有中华九鼎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