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条件】(下)

第三百四十九章【条件】(下)

        罗猎微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

        风九青道:“洪家人看来对你很重要。”

        罗猎道:“谁敢伤害他们,就是我的仇人。”

        风九青呵呵冷笑道:“罗猎啊罗猎,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那老人已经死了。”

        罗猎内心剧震,在他心中老洪头如同他的亲爷爷一般,如果风九青的话当真属实,那么对罗猎而言必然是一个悲痛无比的消息,更何况罗猎将老人家这次的被劫归咎于自己,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洪家爷孙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这一生只怕都要活在内疚之中了。

        张长弓大声道:“别听她的,这女人在骗你,故意扰乱你的心神。”

        风九青道:“我从不骗人,张长弓,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有人正在前往刺杀海明珠的路上,你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她对每个人的心理都揣摩得非常透彻,知道用怎样的方法可以扰乱对手的心神。

        听到海明珠可能遭遇刺杀,张长弓的内心难免泛起波澜。

        风九青道:“你现在赶去长山码头还来得及。”

        罗猎向张长弓道:“你去!”凭着自己的直觉,罗猎认为风九青并没有说谎,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罗猎认为张长弓并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毕竟风九青是一个吞噬者,她可以吸走他们身上的异能,这件事在飞鹰堡之时就已经得到了证明。

        张长弓低声道:“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风九青道:“你不走,我就杀了洪英子!”

        张长弓和罗猎对望了一眼,罗猎又点了点头,张长弓终于做出了离开的决定,他对罗猎的能力充满了信心,在飞鹰堡罗猎能够逼迫风九青撤离,粉碎她的阴谋,在这里也是一样。

        张长弓离开之后,风九青从岗楼之上一跃而下,宛如一片飘零的落叶,悠悠荡荡落在罗猎的对面。

        罗猎平静望着风九青道:“这次又是你的圈套?”

        风九青摇了摇头道:“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凑巧赶上了。”

        罗猎才不会相信她只是凑巧赶上,风九青的真正目的应当还是自己体内的能量。

        两人目光交汇彼此都看出对方的戒备,风九青道:“不如我们谈一个条件。”

        罗猎道:“什么条件?”

        风九青道:“你跟我来。”

        任天骏站在庭院之中,呆呆望着空中的那阙明月,若有所思。

        一名部下走了进来,却不敢打扰他,等到任天骏回头方才敬礼道:“将军!”

        任天骏道:“发生了什么事?”

        “负责看护地牢的二十二名士兵全部遇害无一幸免,两名犯人逃离了……”

        任天骏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吃惊:“继续讲。”

        “风九青出现了,不知她和罗猎谈了什么,两人一起离去,应当是朝着北营的方向去了。”

        任天骏点了点头。

        “将军,要不要派兵追捕他们?”

        任天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随他们去吧!”

        那名部下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任天骏对罗猎恨之入骨,好不容易才将此人抓住难道就这样将他放了?

        任天骏补充道:“传令下去,任何人不要阻拦他们!”

        任天骏的退让绝不是因为罗猎,当庭院中又只剩下他一个,他盯住月亮的双目竟然泛出了泪光,泪光也并非懦弱,而是因为他对自身命运的悲悯,直到今天他方才意识到在他所生存的这个世界上竟有人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一个人一旦失去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那么这个人生存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老洪头的尸体已经变冷,英子躺在囚室内,不知是死是活。

        目睹眼前的一切,罗猎悲愤交加,他怒视风九青,无论谁造成了眼前的惨剧,他都会让凶手血债血偿。

        风九青感受到来自于罗猎的强大杀气,她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淡然道:“洪英子还活着,这老爷子的死与我无关。”

        罗猎道:“我要杀了任天骏。”他此刻心如刀割,不仅仅因为洪爷爷的死,更因为内心中的负疚。

        风九青道:“杀了他你也不会好过,更何况我答应过他,我会保他不死。”

        罗猎怒视风九青,没有人可以阻止自己为洪爷爷复仇,就算是风九青,她胆敢阻止自己,自己也会跟她拼上个你死我活。

        风九青道:“你终究只是一个凡人,你改变不了什么?”她的目光向老洪头的尸体扫了一眼道:“害死他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有人只怕要因此后悔终生吧。”

        罗猎的内心如同受到重重一击,他知道风九青指的是什么。

        风九青话锋一转道:“如果我救活了他,你会不会答应我一件事?”

        罗猎内心一震,不知风九青因何这样说,难道她当真拥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风九青道:“你答不答应?”

        罗猎甚至没有问风九青想要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就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

        风九青呵呵笑道:“果然是条知恩图报的汉子,你啊,要比你娘善良的多。”

        罗猎从她的话中判断出风九青应当认识自己的母亲,如果不然她也不会得到指环,看来风九青很可能知道许多的秘密。

        风九青走了过去,右手贴在老洪头的胸口,蓝色的光芒从她的掌心绽放,罗猎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打扰了风九青救人。

        罗猎并不相信真的能够起死回生,除非老洪头并没有真正死去,既便如此,这世上能够救回他老人家的也只有风九青,自己并无这样的能力。

        老洪头的手指居然抖动了一下,罗猎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当他听到老洪头熟悉的咳嗽声之时,一双虎目顿时湿润了。无论他承认与否,风九青挽救老洪头的同时也挽救了自己,她有句话没有说错,如果老洪头当真死了,自己将会因为这件事儿抱憾终生。

        英子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船上,她揉了揉双目,听到船头说话的声音,一个是罗猎,而另外一个竟然是自己的爷爷,英子以为自己听错,走出船舱,看到甲板上有两人站在灯笼下,一人是罗猎,另外一个满面笑容的慈祥老人分明就是自己业已死去的爷爷。

        英子惊呼道:“爷爷!”她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紧紧抱住爷爷的身躯。

        老洪头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英子抬起头,这样近的距离让她可以将爷爷看得更加清楚,她满脸都是泪水,抽抽噎噎道:“爷爷……真得是您……您不是已经去世了……”

        老洪头呸了一声道:“你这丫头,居然咒我死,我好端端的,还没有抱上重孙子,我怎么舍得去死?”

        英子喃喃道:“爷爷……我真的不是做梦……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罗猎道:“英子姐,不是做梦,爷爷只是突发疾病昏过去了,还好我去的及时。”眼看着爷孙两人重逢,相拥而涕的场面,罗猎心中生出无限感慨,如果不是风九青,这场重逢的喜剧就不会发生,他同样没有忘记风九青的条件。

        张长弓去长山码头并没有见到海明珠,他方才意识到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风九青只是故意在支开自己罢了。回到和罗猎此前的约定地点,居然发现罗猎已经救回了洪家爷孙。

        罗猎将护送洪家爷孙返回津门的任务交给了张长弓,他没有一起回去,因为他答应了风九青。虽然风九青并未要求他做出承诺,可罗猎既然答应了她就不会食言,这是做人起码的准则。

        三天之后,罗猎抵达了应天,进入五月,气温一天天热了起来,在秦淮河畔登上事先约好的画舫。

        甲板上一位学生装扮的少女向他甜甜笑道:“罗先生吗?”

        罗猎点了点头。

        那少女指了指船舱内道:“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

        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好是下午五点,看来风九青还是非常守时的。

        少女挑开竹帘,罗猎走了进去,船舱内一人凭窗而坐,那人却不是风九青,可也是罗猎的老相识,他的三叔宋昌金。

        宋昌金看到罗猎进来,满脸堆笑道:“大侄子,想不到会是我吧?哈哈哈……”他笑得畅快,可看到罗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压根不给自己半点的回应顿时有些尴尬。停下笑声,干咳了两声道:“你这小子,几天不见就跟我生分了。”

        罗猎在他对面坐下,宋昌金为他倒了一杯茶,笑眯眯道:“血浓于水,我知道有些事做得对不起你,可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心胸开阔犯不着跟我一般计较。”

        罗猎道:“风九青让你来的?”

        宋昌金道:“是啊,什么都瞒不过你。”

        罗猎端起面前的茶杯,品了口茶道:“雨花茶?”

        宋昌金笑道:“厉害!”

        罗猎道:“没什么厉害的,我说三叔啊,你要是真把我当成自家人,你就给我透个底儿,这风九青究竟是什么人?”

        宋昌金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她其实是藤野晴子。”

        罗猎将茶杯缓缓放下,盯住宋昌金的双目道:“她好像知道许多关于我娘的事情。”

        宋昌金笑道:“这事儿我还真不清楚,今天我来见你,的确是受了她的委托,她说你答应了要为她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