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条件】(上)

第三百四十九章【条件】(上)

        海连天道:“我的那些手下?”

        任天骏道:“我会让人放了。”

        海连天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我记得黄浦于家有一笔赏金……”

        任天骏笑眯眯望着海连天道:“大掌柜还惦记着那十万大洋呢。”

        海连天也笑道:“十万大洋在将军眼里或许算不上什么,可是对我们这些在风口浪尖讨生活的人来说却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任天骏道:“没问题,等罗猎的事情尘埃落定,这笔钱我会帮你搞定。”

        “多谢!”

        海连天准备离开之时,任天骏却又将他叫住:“对了,我记得你有个女儿吧?”

        海连天内心一震,任天骏做事向来周密,不会无缘无故提及到自己的女儿,他警惕地望着任天骏道:“任将军有什么事?”

        任天骏道:“自从见过明珠之后,我对她念念不忘,不知小侄可否高攀得起?”

        海连天唇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任将军在跟我开玩笑?”

        任天骏脸上的笑容却倏然消失:“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

        海连天和任天骏对视了足足十秒钟的时间,他一字一句道:“据我所知,任将军是有夫人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我女儿也不会给人做小,任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海某高攀不起。”海连天清楚任天骏真正的目的,他是想要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将自己牢牢捆绑在他的船上,如果让他的目的达成,以后自己就会投鼠忌器,再也不敢生出贰心。

        任天骏道:“可我听说海明珠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海连天的双目中迸射出难以遏制的怒火,不过他并未爆发,此时发火并无任何的意义,他也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激怒了任天骏,后果不堪设想。海连天道:“我是她爹!”是不是亲生无所谓,自己将她从小养大是任何人无法否定的事实。

        任天骏微笑道:“不是亲爹!”

        海连天再也不愿将谈话继续下去,转身向外面走去。

        任天骏没有阻拦,望着海连天的背影,脸上的表情阴森且可怖,等到海连天离去之后,他低声道:“你都听到了?”

        屏风后一个人缓步走了出来,脚步显得极其沉重,此人却是失踪多日的老安。

        老安点了点头,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他的内心中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报复后的快感,反而越发沉重起来,在任天骏提出要和海明珠结亲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同样充满了愤怒,他甚至认为海连天会答应。

        海连天的拒绝是他所希望,也在他的意料之外,有一点老安能够确定,海连天这个养父并没有委屈他的女儿。

        任天骏道:“我给你一个复仇的机会。”

        罗猎和张长弓被押入地牢,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这座地牢自然困不住他们,不过现在为时过早,还未到他们选择脱困的时候。

        罗猎抬头望着上方,阳光透过地牢上方的铁栅栏直射在他们的身上,身在地牢之中,可以听到上方的脚步声,罗猎从脚步声不难判断,外面负责巡视驻守的士兵不下二十人,这还不包括周围的一座岗楼,只要两人有任何异动,岗楼上的警卫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

        张长弓道:“到时候我先冲出去。”他刚才观察过周围的环境,意识到想在敌人毫无觉察的状况下脱困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拥有自我痊愈的能力,可以吸引对方的火力。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罗猎道:“太顺利了。”

        张长弓道:“你担心咱们的计划被他们识破了?”

        罗猎点了点头。

        张长弓道:“就算识破也不怕,他们还拦不住咱们。”

        这会儿功夫太阳已经偏斜,阴影笼罩了地牢,罗猎在暗处坐了下来,地面有些潮湿,他闭上双目准备趁着这会儿功夫略作休息。

        张长弓道:“那老狐狸会不会出卖咱们?”

        罗猎笑了起来:“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咱们的目的就是让他把咱们带到这里,至少第一个目的已经实现了。”

        张长弓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是不知道洪家爷孙俩是否在这个地方?”

        罗猎道:“好好休息一下,这一仗绝不轻松。”

        整个下午都没有人过来打扰他们,张长弓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倾听外面的动静,根据脚步声说话声,来判断上面的状况,罗猎自始至终都保持盘膝静坐的状态,他的意识在无声无息中向周围蔓延,在他的脑海中可以清晰反应出外面的状况,并根据这些状况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一幅地图。

        日落月升,夜晚在不知不觉中到来,罗猎终于睁开了双目,他向一直等待的张长弓点了点头,张长弓挣脱绳索,而后伸出左臂,右手压住左臂的肌肉,一个雪亮的刀尖从内而外刺破他左臂的肌肉和皮肤透露出来。

        鲜血沿着刀口不断渗出,张长弓在他的左臂内藏着一柄小小的飞刀,这飞刀形状非常的奇怪,宛如梭形,薄如蝉翼,两端都有锋芒,这是罗猎事先安排。

        张长弓在他们前来婺源老营之前就将这柄飞刀藏入左臂,凭借着强大的自愈能力,很快伤口就愈合,这样可以躲过最严密的搜身,张长弓虽然知道罗猎想要利用这柄飞刀斩杀敌人,可是也需要等到他们先脱离地牢爬到上面再说。

        张长弓将染血的飞刀递给了罗猎,低声道:“我先上去掩护你。”

        罗猎摇了摇头,右手的指尖托住飞刀的中点处,飞刀找到了平衡,纹丝不动地停滞在那里,倏然,飞刀宛如蝴蝶翅膀般颤动了一下,然后自罗猎的指尖缓缓升腾而起。

        张长弓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情景,他知道罗猎正以自身的意识驱动这柄飞刀,虽然张长弓和罗猎交情匪浅,也并不知道罗猎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的能力,他终于明白罗猎因何表现出如此的信心。

        飞刀缓缓升腾,从铁栅栏的缝隙中飞出,在地牢的周边,一支十人小队驻扎坚守,飞刀并未将其中的任何一人锁定为目标,而是继续向上升腾。岗楼上的探照灯光照射在地牢的位置,将地牢内照得一片雪亮,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人关注到这悄然飞起的小刀。

        飞刀如同长了一双眼睛停滞在岗楼的高度,而后以惊人的速度向岗楼内飞去,在岗楼上负责值守的四名卫兵还未做出反应就被这锋利的飞刀先后刺穿了咽喉。

        干脆利落地铲除岗楼上的四名卫兵之后,飞刀在空中绕出一道弧线,割断了探照灯的线缆,探照灯顿时熄灭。

        地牢周围陷入一片黑暗,负责巡视的士兵都意识到有状况发生,可是他们无法确定是不是地牢内出了问题,以正常的思维判断,两个被关押在地牢内的俘虏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行为的,所以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有人过来救援。

        士兵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而那柄飞刀却在夜色的掩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人群之中穿梭。

        罗猎低声道:“行动!”

        早已蓄势待发的张长弓宛如豹子一般沿着土墙攀爬而上,很快就来到洞口,以背部向上用力一撞,铁锁立时被他撞断。张长弓成功冲出地牢,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周围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罗猎竟然用一柄轻如柳叶的飞刀瞬间斩杀了二十余名警卫,更难得的是在此过程中没有人来得及开枪,甚至没有人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这就避免招来更多的敌人,张长弓从地上捡起了两把手枪。

        罗猎则不慌不忙地攀援而上,他伸出手去,那柄饱饮敌人鲜血的飞刀缓缓飞临他的掌心之上,而后慢慢停泊下去。

        张长弓充满欣赏地点了点头,此时他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惊慌,抬起头,看到岗楼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裙的女子,那女子站在岗楼的边缘,凌风而立,月光静静洒在她的身上,并未给她增添几分风姿,却彰显出阴森和诡异。

        罗猎比张长弓更早看到了那女子,这凌风而立站在岗楼之上的女子却是风九青,也就是藤野晴子,在飞鹰堡一战之后,罗猎和风九青达成了暂时的协议,彼此休战,各走一边,然而罗猎并未认为风九青肯就从此放弃。

        风九青在飞鹰堡布局的目的不仅仅是藤野俊生,也是为了自己,她想要利用上次的机会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并吞噬掉所有异能者的力量,然而风九青并没有料到在她即将成功的最后关头居然功败垂成,她在吸取罗猎能量的时候,却无意中将潜伏在罗猎体内慧心石的能量激活,风九青非但没有如愿将罗猎的能量全都吸走,还险些栽了大跟头。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罗猎知道风九青在这里出现绝非偶然,如果单单只是一个任天骏还好对付,如今风九青也在这里现身,只怕会增加不少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