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怒杀人】(下2)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怒杀人】(下2)

        “将军,有人找!”副官肖芒小心翼翼道,见识过刚才任天骏一怒杀人的场面,这群部下无不变得胆战心惊,生怕不小心触怒了他而招来杀身之祸。

        任天骏闭上双目,无力道:“我什么人都不想见。”

        肖芒道:“她说,她可以治好您的病。”

        任天骏睁开了双目,这种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此前说过这种话的郎中已经永远不可能再说这样的谎话,居然还有人来,在任天骏的理解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并不相信这样的话,可他却无时无刻都期待着奇迹的出现,任天骏认识到自己是怕死的,他对这个世界仍然充满了留恋。正因为此,他肯定会见。

        任天骏望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表情极其冷酷,对这个女人他只知道她叫风九青,他从未听说过有叫这个名字的神医,在他的印象中,会看病的女人原本就不多。

        风九青静静站在任天骏的面前,古井不波的神情让周围人都感觉到此女非同凡响,只身进入婺源老营,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并未表现出丝毫的畏惧,拥有这样心态的女人并不多见。

        任天骏道:“你会看病?”

        风九青摇了摇头。

        一股无名怒火从任天骏的心中升腾而起,他怒吼道:“贱人!你敢消遣我?”

        风九青忽然扬起手,当着众人的面堂而皇之毫不客气地给了任天骏一记清脆的耳光,这一巴掌打得太过突然,即便是任天骏身后的卫兵都没有做出及时的反应,当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已经来不及阻止,任天骏英俊的面庞已经多了五道清晰的指印。

        后知后觉的众人慌忙掏出手枪,枪口齐齐对准了风九青,只要任天骏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同时扣动扳机,将这狂妄大胆的女人射成蜂窝。

        任天骏被打懵了,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伸手去拿手枪。

        风九青不紧不慢道:“我虽然不会看病,但是我会解毒。”

        任天骏内心剧震,其实他早就开始怀疑自己有可能中了毒,可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作出这样的诊断,更何况他的饮食起居都由心腹之人负责,应当不会出现问题。

        任天骏还未说话,肖芒却已经无法控制住心中的愤怒,毕竟一直以来任天骏的饮食起居都是由他负责,这女人公然说任天骏是中毒,岂不是等于指责自己负责的一块出了问题,肖芒怒道:“贱人,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我崩了你。”

        风九青咯咯笑了起来,她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双目转向肖芒,看得肖芒从心底发毛,握枪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风九青点了点头,肖芒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一个强烈的欲望,他摇了摇头,试图阻止这古怪可怕的念头,可终究还是无法控制,在众目睽睽之下调转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下颌,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蓬!伴随着一声枪响,肖芒的身体直挺挺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头部汩汩流出。

        众人看到眼前的情景无不魂飞魄散,就连任天骏也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中毒他也不会怀疑肖芒,在他的阵营之中,肖芒是有数几个可以获得他信任的人之一。然而肖芒刚才的举动更像是畏罪自杀,任天骏却判断出肖芒的死一定是眼前这女人所为,这女人的身上拥有着某种强大的神秘力量,如果肖芒没有骂她一声贱人或许不会死。

        任天骏进而想到了自己,他感到害怕,毕竟第一个骂风九青的人是自己。

        风九青的目光在肖芒的尸体上扫了一眼,惋惜地叹了口气:“又没说你投毒,你何必用这种极端的手段表白自己?”她转向任天骏,温婉一笑,这笑容却让任天骏从心底感到发冷,他认识到,只要风九青愿意,随时都能夺去自己的性命。

        风九青道:“下毒的人是我!”

        任天骏只是双手用力握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并没有过激的举动,他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风九青有恃无恐,任天骏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在他的身上毕竟还存留些许的大将之风,点了点头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你以为自己能够出的去?”

        风九青道:“只要我想走,没有人拦得住我。有些话我想单独跟你说。”

        任天骏犹豫了一下,然后道:“都出去!”

        那群部下听到他的命令没有人表示异议,抬起地上业已死去的肖芒,迅速离开。

        偌大的房间内顿时变得空空荡荡,任天骏仍然坐在那里,虽然他很想表现出居高临下的强势,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无法支持他这样去做。

        风九青仍然站在他的面前,渊如山岳,气势逼人。

        任天骏道:“请坐!”在经历了刚才的侮辱之后,他居然用上了一个请字,并不是因为他的涵养够深,而是因为他的心底深处已经感觉到了恐惧。

        风九青没有坐,轻声道:“和罗猎作对,你只有死路一条。”

        任天骏警惕地望着风九青:“你……你是为他来的?”

        风九青摇了摇头道:“他是我的敌人。”

        任天骏暗自松了口气,敌人的敌人纵然不是自己的朋友,也称得上是统一战线,他试探道:“如此说来咱们还算是目标一致。”

        风九青道:“我能够治好你,还会帮你对付罗猎,不过你要听从我的命令。”

        任天骏道:“我不了解你。”

        风九青微笑道:“你无需了解,只需相信,如果你信我,我帮你,如果你不信,下个月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向来孤傲的任天骏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命运无法主宰,自己只能任人宰割的悲哀想法,他苦笑道:“我信或不信已经无关紧要了,到了这步田地,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罗猎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婺源老营,任天骏的病情最近这几天突然开始好转,他甚至已经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巡视,从风九青为自己解毒开始,任天骏认为事情开始好转了,不但是自己的身体开始恢复,而且海连天居然抓住了罗猎。

        风九青的提醒让任天骏对罗猎被俘的事情多了几分防备,海连天虽然厉害,可罗猎的实力也不同凡响,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他抓住?任天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在海连天一行抵达婺源老营之后,马上有人过来交接,将罗猎和张长弓两人直接押入监狱。

        海连天一行准备论功行赏之时,却被另一拨军人团团围住,为首将领喝道:“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多年行走江湖的海连天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出事了,很可能他和罗猎之间的秘密协议被人知道,他的手下中应该有人背叛了自己,海连天暗自后悔,自己不该亲自送他们过来的。虽然他在此前就已经考虑过这种可能,但是在综合权衡之后,海连天认为这种可能性只是微乎其微,于是他还是选择亲自前来,一是为了避免任天骏产生怀疑,二是便于和任天骏讨价还价。

        然而如意算盘打得虽然很好,可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记耳光。

        “我要见任将军。”这是海连天被捕后的唯一要求。

        任天骏答应和海连天会面,海连天本以为任天骏病得气息奄奄,可看到面前精神抖擞的任天骏,方才意识到许多消息都是耳听为虚,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早就应该明白,所谓生了急病,很可能只是任天骏在故布迷阵罢了。

        海连天道:“任将军什么意思?”

        任天骏挥了挥手,示意押解海连天的手下放开了手,却并没有请海连天坐下,微笑道:“海大掌柜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是如何抓住的罗猎?”

        海连天哈哈大笑起来:“任将军是在怀疑我喽?”

        任天骏微笑不语。

        海连天道:“在徽州罗猎主动找上了我,说要跟我合作,装出被俘让我送他前来婺源老营。”他毕竟是一只老狐狸,见风使舵乃是他之所长,看到形势不对,马上就换了一个说法,既然能够和罗猎合作,看到自己处境不妙,同样可以毫不犹豫地将罗猎出卖。

        任天骏道:“如此说来,海大掌柜是将计就计?”

        海连天道:“我说任将军也未必肯信。”

        任天骏道:“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只是你既然存了这样的念头,为何不提前派人告诉我。”

        海连天道:“罗猎为人谨慎,我担心被他看出破绽,更何况我的那群手下良莠不齐,或许有人会提前走露风声。”

        任天骏暗骂海连天狡猾,按照他的说法在这件事上他非但没有责任,反而有功,任天骏点了点头道:“看来海大掌柜对手下也不信任啊。”

        海连天道:“任将军对我好像也欠缺信任。”

        任天骏道:“我一直都信任海大掌柜,既然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我之间也就不存在任何的误会了,冒犯之处还望海大掌柜多多见谅。”

        海连天道:“如此说来,我可以走了?”

        任天骏点了点头道:“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