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怒杀人】(下)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怒杀人】(下)

        张长弓和罗猎是在夜晚被人俘虏的,两人中了江湖中下三滥手法的迷魂香,又被人在饮食中下了酥骨散,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五花大绑扔在船上,周围有四个虎视眈眈的汉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这个时间,同时行驶在新安江的船共有三艘,他们处于正中的一艘,邵威站在船头,和他并肩说话的人是二当家徐克定。听到船舱内传来的动静,两人同时回头看了一眼。

        罗猎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一样,挣扎了一下身体,马上就有四把手枪顶到了他的头上,海盗发出恶狠狠的威胁声。

        邵威没说话,徐克定得意笑道:“不得无礼,这两位可是咱们海龙帮的贵客。”

        张长弓也在此时醒来,怒视船头两人道:“卑鄙,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徐克定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对我们这些早已落草为寇的人而言,根本不会在乎什么手段。”

        罗猎不否认徐克定的话有些道理,这次的被俘是他联手海连天演出的一出戏,为了不至于露出破绽,甚至连张长弓都被他蒙在鼓里,其实以他和张长弓两人的警觉程度,不至于那么容易中了圈套。

        罗猎并不清楚周围人的立场,可是他认为周围人之中应当有知道内情的人在。他微笑道:“抓我们两个是为了换银子?”

        邵威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没有人对着十万大洋会无动于衷。”

        张长弓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是知道他们两人目前在船上,他对水仍然存在心理上的畏惧,反正罗猎就在身边,任何事交给他处理就是,索性什么都不去想,干脆闭上了眼睛。

        罗猎道:“十万大洋真是不少,早知如此,我应该自己主动找上门去,用我的一条命换十万大洋也省得便宜了别人。”

        旁边的一名海盗禁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看来罗猎是不是有些傻,如果罗猎主动送上门去,肯定没人愿意给这十万大洋。

        徐克定道:“十万大洋是人头钱,如果送去的是活人,于家人可以亲手杀掉你,那么这价格还会翻上一倍。”

        罗猎内心不由得一动,徐克定这番话不知有心还是无意,从他的话中能够听出自己的性命无忧愁,其实罗猎早在和海连天达成协议之后就能够确定这一点,可透过徐克定的嘴说出来,难道徐克定知道内情?

        罗猎不动声色,故意向邵威道:“邵兄咱们好像刚刚喝过酒呢。”

        邵威笑道:“罗老弟放心,我不会委屈你的,这一路之上必然好酒好菜伺候着。”

        罗猎也笑着说道:“没枉费咱们相识一场,邵兄,我还有一事求教。”

        邵威道:“不急,我让人送酒菜过来,咱们边饮边谈。”

        罗猎道:“俎上之肉哪有心情饮酒吃饭。”

        邵威哈哈笑道:“罗老弟真是幽默,可这话儿言过其词了,让别人听去还以为邵某如何无情呢。”

        罗猎道:“不知这是要将我们送到什么地方?”

        邵威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等到了你就清楚了。”

        其实罗猎并不需要答案,他们要去的地方应当是婺源老营,他在这个世界上不乏仇人的存在,任天骏就是其中之一,至于黄浦于家,罗猎从不把自己当成他们的仇人,于卫国的死也不是自己造成的,只是任天骏将这件事栽赃给自己。

        在这件事上,罗猎无疑是解释不清的,杀人者老安不知所踪,其实就算他在,也无法证明于卫国之死是他做的。罗猎这次也是无奈之下选择以身犯险,当务之急是救出洪家爷孙。如果他们爷孙两人因为自己而遭遇不测,只怕自己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罗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像自己这样的人是不是注定要选择孤独,也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影响到自己周围的亲人和朋友。

        “爷爷!”英子含泪叫道。

        白发苍苍的老洪头躺在床上,形容枯槁,气息奄奄,不过老爷子的神智还算清醒,一双布满老茧的手紧紧抓着身上的薄被,他在通过这种方式竭力和病痛抗争着。

        英子转身去拍打被反锁的房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救命,救命!”

        呼喊良久,方才听到外面一个粗鲁的声音回应道:“闭嘴,打扰了老子的酒兴,信不信一枪崩了你们。”

        英子哀求道:“大爷,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去请个郎中,我爷爷病了,病得很重!”

        “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得病,老头儿那么老,死了也是喜丧!”

        “求求您!”

        任凭英子如何哀求,外面的人都无动于衷,英子因绝望而愤怒,她不顾一切敲打着房门,可是始终无人理会,直到老洪头虚弱的声音响起,英子方才中断了这疯狂的动作,她的双手已经拍肿。

        回到床边,英子握住爷爷的手。

        老洪头虚弱道:“算了,英子……算了……他说得不错,人到了爷爷这年龄……就算死了……也……也是喜丧……”

        “不……爷爷,您别这么说,您老一定长命百岁!”

        老洪头摇了摇头道:“傻孩子……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长命百岁,说实话,爷爷已经知足了……英子……”

        “爷爷!”英子已经泣不成声。

        “我有两件事交代你……”

        英子用力点头。

        老洪头道:“你将来若是能够侥幸脱困,再……再遇到治军……你们别再闹了……好生过日子……”

        英子捂着嘴唇泪水簌簌落下,也是这次的劫难让她有了好好回顾过去的机会,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此前对董治军有些过于苛刻了。如果能够脱困……英子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墙壁和铁窗,会有那样的机会吗?

        老洪头道:“如果能见到罗猎……你千万不要提起……我……我的死因……就当……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英子一边哭一边点头,她知道爷爷这样说的用意,绝不是因为老人家糊涂了,而是爷爷担心罗猎会为他复仇,担心罗猎因此而背负沉重的内疚感,这种内疚或许会伴随罗猎一生。

        老洪头握着孙女的手:“英子……沈老师……救过咱们的命……就算……就算咱们爷俩儿把命给人家,也……也是该的……”

        “爷爷!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老洪头欣慰地点了点头,他的手缓缓松开,白发苍苍的头颅慢慢歪到了一旁。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任天骏听闻老洪头死讯之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这个,他的状况很不好,在他好不容易稳定了赣北地盘之后,又认为抓住了罗猎的命脉,这次可以将罗猎引入局中,将之一网打尽。然而在任天骏踌躇满志之时他却突然得了重病。

        任天骏开始的时候不以为然,因为他从小到大身体健壮,根本没有得过重病,本以为几天就会自愈,却想不到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以任天骏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能力,他可以请到国内最好的大夫,然而他已经病了一个多月,遍请名医,病情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任天骏的情绪开始出现了波动,随着病情的加重,他甚至产生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念头。他这场病非常奇怪,突然就来了,而且一日重似一日,他甚至专门从黄浦请来了一位美国医生,然而对方对他的病仍然束手无策。

        任天骏坐在椅子上,双腿软软的就像外面的春风,感觉不到任何的力气,右手中握着一柄手枪,双目呆呆望着从窗外射入的阳光,任天骏忽然生出去外面阳光下走走的念头。

        看到任天骏想要起身,一旁的卫兵慌忙伸手过来搀扶,任天骏道:“滚开!”

        任天骏将手枪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双手撑住椅背,第一次尝试站起却以失败告终,任天骏大口大口喘息着,休息了一会儿,他再次尝试,这次仍然没有成功,一旁的卫兵走过来想要扶他。

        任天骏的脸涨红了,他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抓起几上的手枪瞄准那名满脸惶恐的士兵就是一枪。

        卫兵死时仍然带着惊诧莫名的表情,他死不瞑目,明明是想好心帮助任天骏,却没料到激怒了他,竟然招来了灭顶之灾。

        任天骏望着死去的卫兵,心中生出些许的歉疚之情,也只是稍闪即逝,卫兵的性命对他本就算不上什么,相比卫兵之死,任天骏更担心自己的病情,他过去并不是这样,虽然不讲情面,可并不是动辄杀人,任天骏认为自己的暴躁易怒完全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怪病造成的。

        任天骏开枪之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盯着脚下的死尸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好好葬了他,舍身护主,追封烈士,他的家人我来供养。”

        周围的几名部下齐齐点了点头,却无人敢应声,走过来将那卫兵的尸体抬了出去。

        房间内很快就打扫干净,可经过洗刷的地面仍然可以看到淡淡的血迹。望着血迹,任天骏却想到了自己,如果病情继续恶化下去,不知还有几日好活,兴许他等不到罗猎前来,兴许他有生之年无法为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