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七章【徽香楼】(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徽香楼】(下)

        张长弓道:“天下间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罗猎道:“不排除有人想要利用他们故布疑阵的可能。”

        张长弓并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什么故布疑阵?”

        罗猎道:“我听说黄浦于家悬赏了十万大洋来抓我,这么一大笔钱必然会让黑白两道闻风而动,如果我估计得不错,咱们来徽州的消息已经被人悄悄散布出去了。”

        张长弓道:“那岂不是麻烦?”

        罗猎道:“根据我和邵威今晚的谈话,海龙帮出现在徽州很可能只是为了背锅。”

        张长弓道:“背锅?”

        罗猎想了想道:“看来咱们有必要跟海连天谈一谈。”

        张长弓道:“有这个必要吗?”

        罗猎道:“谁也不甘心被别人白白利用。”

        海连天的这个夜晚睡得并不安稳,夜半,他从榻上爬起,习惯性地去摸烟枪,却摸了一个空,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内心,海连天伸手向枕下摸去,准备拿出藏在枕下的手枪。

        却听到一个平静的声音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白费力气。”

        海连天看到了火光,一个年轻人坐在桌前,点燃了蜡烛。

        海连天的一只手伸入枕下,他并没有摸到手枪。借着烛火的光芒,他看到了罗猎,看到桌上有一柄手枪,而那柄手枪恰恰属于他自己。

        海连天笑了起来,久经风浪的他迅速镇定了下来,轻声道:“罗猎?”

        罗猎点了点头:“海大当家好!”

        海连天道:“不怎么好!”他说得是实话,无论是谁,在半夜被人潜入房间内,被人摸走了手枪的感觉都不会太好,更恼人的是,这一切都在他全无觉察的状况下发生了。

        海连天道:“邵威那个笨蛋!”不用问,罗猎一定是跟踪邵威找到了自己,可他却怎么都想不透,为何罗猎如此从容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里,向来警觉的自己居然毫无觉察?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又或是抽了太多的烟土,日积月累的吞云吐雾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毁掉了他的身体。现在并不是分析原因的时候,他知道罗猎来这里的目的应当不是谋杀,否则根本不会给自己醒来的机会。

        海连天道:“你来杀我?”明知对方的目的不在于此,还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他需要确认罗猎对自己并无杀念。

        罗猎道:“我和海龙帮无仇无怨。”

        海连天道:“在东海你杀了我不少人,令我损失不小。”

        罗猎道:“我不喜杀人,可别人要杀我的时候,总不能坐以待毙。”

        海连天哈哈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东海的事情起因在于自己,罗猎虽然干掉了他不少的手下,可海连天并无怨言,事情是自己挑起的,技不如人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如果说仇恨,罪魁祸首是任天骏,如果不是他委托给自己那个任务,海龙帮也不会蒙受如此之大的损失。

        海连天慢慢坐起身,禁不住打了个哈欠,不是困,而是烟瘾又犯了,罗猎打量着眼前这位威震东南沿海的海盗头子,一个被烟土绑架的人,纵使他的过去再风光,也注定一步步走向灭亡。

        海连天道:“你不必多想,这次我来徽州,目标不是你。”

        罗猎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不定你我都是别人的目标。”

        海连天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心中已经断定罗猎此来应当不会对自己不利,一颗心也彻底放了下来,目光四处搜索自己的那杆烟枪,终于在床头一角找到,伸手将烟枪端了起来。

        罗猎提醒他道:“这东西对身体可没什么好处。”

        海连天道:“习惯这个东西相当可怕,明明知道没有好处,可一旦习惯却割舍不掉。”抬起头望着罗猎道:“黄浦于家想让你死,开出的价码实在让人心动。”

        罗猎道:“于卫国的死和我无关,于家是被人利用了。”

        海连天道:“这个世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说穿了都是相互利用,你来找我的目的不也是如此吗?”

        罗猎道:“海掌柜说话真是直白啊!”

        海连天道:“现实比我说得更加残酷,我这辈子做尽了坏事,可很少说谎。”

        罗猎发现能够成为一方枭雄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海连天很不简单,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海连天到底知道多少内情,他的底牌又是什么,只要能够掀开他的底牌,应对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海连天的哈欠接连不断,如果不是知道他有烟瘾,肯定会认为他是在用这种方式下逐客令。海连天没有下逐客令的必要,对罗猎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海连天居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拿起毛巾擦了擦因为哈欠流出的泪水,吸了吸鼻子道:“听你的意思,我也被人利用了?”

        罗猎点了点头。

        海连天笑道:“我不怕被人利用,只要出得起价,我可以做任何事。”

        罗猎道:“海掌柜不像目光短浅之人。”

        海连天望着罗猎:“好像你很懂我似的。”他抓起烟枪用力嗅了嗅,而后道:“邵威、徐克定他们对你都是相当的推崇,知道是你,马上就劝我不要和你为敌。”

        罗猎道:“我和他们也算是共患难一场,彼此也算有些了解。”

        海连天突然道:“你对明珠了解多少?”

        罗猎道:“知女莫若父,我对她谈不上什么了解。”

        海连天道:“我也是最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的秘密,明珠遇到的事情,我虽然未曾亲见,可是我也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叹了口气道:“她不是我亲生的。”

        罗猎愣了一下,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件事,可没想到海连天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海连天其实没必要在自己的面前坦白这件事。回想起出海发生的事情,老安从开始知道海明珠的身份对她恨之入骨,到后来得悉海明珠其实是他亲生女儿的突然翻转,这情绪的变化一定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决不能用简简单单的同舟共济就能解释清楚的。

        海连天道:“老安的底,我查得出来。”

        罗猎暗忖,在黄浦老安已经彻底背叛了白云飞,海连天和白云飞虽然一个在海上一个在陆上,可两人归根结底都是同道中人,想要查清老安的秘密应该算不上难,从海连天的神态和语气能够判断出他没有说谎。

        罗猎道:“他的底我不清楚。”

        海连天哈哈大笑起来,他用烟枪指点着罗猎道:“年轻人,说谎话而面不改色,心机够重啊。既然你不清楚,我就告诉你,能够让一个人突然放下报仇的念头,而且为仇家的女儿舍生忘死的只有一个理由,你说是不是?”

        罗猎没有回答。

        海连天又道:“你说有人诬陷你杀了于卫国,陷害你的人就是老安对不对?按理说他和你同生共死,也不是怕死之人,因何转而对付一个对他有恩之人?理由也只有一个对不对?”

        海连天将烟枪在床边重重一磕,这一磕竟用尽了全力,烟枪从中折断,海连天握住烟枪的手微微颤抖着:“明珠是他的亲生女儿……”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海连天感觉到内心针扎一般疼痛,他本以为自己当得起铁石心肠这四个字,自从落草为寇,他杀人如麻,甚至连自己都记不清刀下冤魂,可他仍然不是绝情之人。

        在他得知真相之后,他甚至想过要斩草除根,可这样的念头只不过稍闪即逝,见到女儿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她下手,虎毒不食子,即便这个女儿并非亲生。

        罗猎没有插话,他也没有插话的必要,有些事的纠结和痛苦只有当局者才能明白。

        海连天道:“任天骏这小子其心可诛!”他和任天骏之间一度曾经是合作的关系,可海连天已经意识到,合作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任天骏性情高傲,目空一切,他从未将自己这个海匪看在眼里,在东海伏击罗猎落败之后,任天骏和他之间的关系更是急转直下,让海连天最为警醒得是,他发现任天骏有吞并自己的意图。

        罗猎道:“我在途中听到一个消息,任天骏好像生病了。”

        海连天道:“此人不简单,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切莫要轻易上了他的当。”

        罗猎对自己的催眠术非常自信,他相信在催眠对方的状况下,听到的应当不是谎言。

        海连天道:“你的处境可不妙,现在于家悬赏十万大洋的消息满天飞,黑白两道闻风而动,无不垂涎这笔巨大的财富。”

        罗猎道:“于家有的是钱,如果再拖一阵子说不定还会加码。”

        海连天哈哈大笑道:“看你的样子倒是不怎么害怕。”

        罗猎道:“怕有用吗?如果我害怕就能马上解决问题,我肯定比任何人都要害怕。”

        海连天望着罗猎,双目中流露出欣赏的神情,手下人对罗猎的推崇并不是毫无原因的。

        海连天道:“你想跟我怎么合作?”

        罗猎道:“不如我成为你的俘虏。”

        海连天足足看了罗猎半分钟的时间,方才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你就不怕弄巧成拙?”

        罗猎道:“一辈子留给人害怕的时间总是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