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六章【古城】(下)

第三百四十六章【古城】(下)

        海明珠道:“什么人?这里我倒是有些关系,不如我帮你们打听?”

        罗猎心中一动,海明珠既然这么说,说不定她有些办法,而且他认定了海明珠出现在此地绝非偶然,于是将洪家爷孙俩的照片取出递给了海明珠。

        海明珠接过照片看了看,她压根就没见过照片上的人,很快就摇了摇头道:“从没见过,不过我可以让人帮你找找。”她并没有将照片马上还给罗猎,而是盯着英子的照片又看了一会儿笑道:“很漂亮啊,跟你什么关系?”

        罗猎淡然道:“我姐。”

        海明珠道:“你姐?怎么会突然失去联系?”

        罗猎道:“被人劫持了,有消息说他们目前就在徽州。”

        海明珠啊了一声,她对罗猎和张长弓的实力是极其了解的,什么人敢惹他们,无疑是捅了一个马蜂窝,结果可想而知。

        罗猎听到屋顶传来一声轻微的动静,应当是小动物踩在瓦片上发出的声音,声音虽然细微可是瞒不过罗猎的耳朵。罗猎故意装出疏忽的样子:“坏了,我忘了一件事情,张大哥,你们先聊,我去去就来。”

        张长弓还以为罗猎是故意要给他和海明珠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本想开口挽留罗猎,可看到罗猎背朝海明珠的时候偷偷向自己眨了眨眼睛,顿时明白罗猎一定另有目的,于是就止住不说。

        罗猎离去之后,海明珠和张长弓陷入良久的沉默之中,张长弓本来就是个闷瓜,他不说话倒不足为奇,可海明珠平时牙尖嘴利,今儿也突然变得有些笨嘴拙腮了,她十指纠缠了一会儿道:“你怎么不说话?”

        张长弓道:“对不起!”

        海明珠想不到他开口居然就说对不起,反问道:“对不起什么?”

        张长弓被她一问,反倒不知该说些什么,抓起面前的酒杯咕嘟喝了一口,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其他的原因,瞬间面色通红。

        海明珠看到他的样子,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浅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端起酒壶给张长弓满上,柔声道:“这些天我总是想起你呢。”

        张长弓听他这样说,心中高兴又觉得不好意思,一时间如坐针毡,后悔刚才没有跟着罗猎一起离去。

        海明珠道:“你是不是不愿跟我单独相处?”

        张长弓摇了摇头端起那杯酒又喝了个干干净净,只觉着从脸皮到心底都热烘烘的,这种感觉实在是无法描摹。

        海明珠道:“张大哥,你有没有想过我?”

        张长弓双目望着桌面,压根不敢抬头,面对大胆泼辣的海明珠,张长弓反倒忸怩地像个小姑娘。再凶险的战场他都曾经经历过,可情场还从未涉足过,张长弓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掉进陷阱的猎物,而海明珠就是威风八面的猎人。

        海明珠可不知道他的心思,见他不说话,继续追问道:“咱们分别之后,你有没有想起过我?不许撒谎。”

        张长弓终于鼓足勇气点了点头。

        海明珠喜形于色,咬了咬樱唇道:“什么时候?”

        张长弓心中暗忖,想起你可不止一次,不过这种话真是难以启齿,他被海明珠的问得已经无法招架,稀里糊涂来了一句:“在黄浦见到安伯的时候……”话一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海明珠和老安之间的关系乃是人家的隐私,自己说出来岂不是要惹海明珠不高兴。

        果不其然,海明珠听到他这样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你操心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张长弓此时反倒冷静了下来,无论自己对海明珠有怎样的感觉,可大家立场不同,再没有搞清状况之前决不能掉以轻心。张长弓道:“罗猎的事情不知你有没有听说?”

        海明珠道:“你是说他杀了于家公子,被全国通缉的事情?”

        张长弓点了点头。

        海明珠向他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你知不知道?悬赏已经提升到了十万大洋,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很多人为了这笔钱连亲爹都会出卖。”

        张长弓道:“他是被人诬陷的,真正出手的另有其人。”

        海明珠道:“谁?”

        张长弓犹豫了一下道:“老安!”

        海明珠柳眉倒竖双目圆睁,几乎按捺不住怒火即刻就要发泄出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舍命维护自己,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是老安,她听不得有人诋毁他,即便是张长弓。

        海明珠终于还是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脸上已经看不到刚才的柔情,冷冷道:“你有证据吗?”

        张长弓道:“他险些害死了叶青虹。”

        海明珠怒道:“够了!”

        张长弓道:“罗猎说他应当是受到了威胁。”

        海明珠道:“你有证据吗?”

        张长弓道:“我相信罗猎!”

        罗猎看到了屋檐上的黑影,那黑影也看到了他,面部仅流露出的一双眼睛静静望着罗猎,对视片刻之后,他转身就逃。黑衣人在屋脊之上纵跳腾跃如履平地,逃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回头观望,已经看不到罗猎的影踪,黑衣人暗自松了口气,转身准备继续逃离的时候,却见罗猎挺拔的身影就在他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

        黑衣人背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快,可是对方比自己的身法快出何止一倍,意识到已经无法摆脱对方的追踪,黑衣人站在原地止步不前,双手落在腰间的位置。

        黑衣人的动作和姿势有些像出手的前兆,罗猎却并没有戒备的意思,平静望着对方道:“邵威?”

        对方的双手缓缓垂落了下去,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伸手将蒙在脸上的黑布扯落,露出一张端正的面孔,不是邵威还有哪个?

        被人当面揭穿身份如同小偷在行窃的过程中被人抓住了手,这种感觉很不好,可邵威却不得不接受现实。他微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罗猎道:“瞒不过才这么说。”

        邵威叹了口气道:“都是老朋友,给点面子好不好。”

        罗猎道:“既然是老朋友,为什么不公开露面,非得躲在暗处偷听?”

        邵威应变也是奇快:“我们那位大小姐搞得神神秘秘,我也不知道她过来见什么重要人物,所以才偷偷跟着出来,生怕她吃了亏,如果早知道是你们两个,我才懒得那么辛苦。”

        罗猎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点了点头道:“倒也解释的通,不当海盗当飞贼,邵先生真是厉害。”

        邵威听出他在嘲讽自己,呵呵笑道:“都是做贼,驾轻就熟。”他指了指远方亮灯的地方:“喝两杯去?”

        罗猎居然接受了他的邀请。

        路边夜市小摊虽然比不上徽香楼,可几样小菜也做得非常地道,两人端起酒碗碰了碰,干了面前的那碗酒。邵威道:“听说罗先生遇到了大麻烦。”

        罗猎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邵威道:“在海盗眼中好坏的界限并不是那么分明。”他压低声音道:“你这次来徽州是为了什么?”

        罗猎道:“你不知道我来徽州?”

        邵威摇了摇头。

        罗猎道:“撒谎!”

        邵威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

        罗猎听出他话里有话,低声道:“此话怎讲?”

        邵威道:“我来此之前并不知道你们会来,而且,无论你信与不信,我主要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大小姐。”

        罗猎点了点头,邵威既然不肯承认自己也没必要在这个话题上跟他一味纠缠下去,话锋一转道:“我来这里的途中听说了一个消息。”

        邵威放下酒杯,从他的表情明显能够看出他对罗猎的每句话都非常的关注,罗猎暗忖他这次前来徽州十有八九和自己有关,在这件事上邵威知道的应当比海明珠那个傻丫头多得多。

        罗猎道:“听说任天骏生了病。”

        邵威有些错愕,摇了摇头道:“此事我倒没有听说。”

        罗猎道:“你刚才问我来徽州所为何事,我现在就能够告诉你。”

        邵威此刻却打起了退堂鼓,他笑道:“君子不强人所难,罗先生若是觉得不方便,可以不说。”

        罗猎道:“有两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被人劫持,他们给我的信息就是徽州。”

        邵威道:“你是说他们被劫到了这里?”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不清楚,可我能够断定这是一个圈套,有人想把我引到这里。”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意味深长道:“对我而言这里已经是八面埋伏,步步惊心。”

        邵威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端起酒壶为罗猎满上面前的酒杯:“罗老弟怀疑我设的局?”他对罗猎的称呼也从罗先生变成了老弟。

        罗猎摇了摇头道:“设局的人手段极其高明,而且对我非常的了解。”

        邵威听他这么说难免有些尴尬,虽然罗猎并无嘲讽他的意思,可他仍然从中领会到自己还不够资格的意味,干咳一声化解了尴尬道:“那罗老弟以为是谁?”

        罗猎道:“我怀疑是任天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