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六章【古城】(上)

第三百四十六章【古城】(上)

        他们在当天傍晚抵达了烘炉镇,镇子不大,可是在这一带已经称得上繁华,问过当地的乡民知道,从这里往徽州不过还有五十多里,他们考虑到如果连夜摸黑前往,虽然可在黎明前抵达目的地,但是冒雨前行并不明智。又听说这里明儿一早就有集市,开市之后可以买到马匹代步,索性就在这里多留一夜。

        烘炉镇家家户户打铁为生,他们投宿的客栈旁就有一间铁匠铺,张长弓顺便去看了看,居然发现这铁匠的手艺不错,于是购买了一些箭镞和一把大砍刀。

        付钱的时候看到雨中一支十多人的马队来到这里,为首一人进了铁匠铺,脱下雨衣,居然是一身军装打扮。

        张长弓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些军人都是赣北军队的规制,联想到这次绑架洪家爷孙的最大嫌疑人,张长弓越发觉得这些军人出现在徽州地界有些不同寻常。

        那些人过来是更换马掌的,态度极其蛮横,铁匠的回答稍不如意就被为首的军官打了两个大嘴巴。张长弓看着虽然心中不忿,可也知道现在不能因一时义愤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客栈,张长弓跟罗猎说起刚才的所见,正说着的时候,那群军人又走了进来,毕竟这只是一个小镇,小镇上只有他们所住的一家客栈,路人投宿没有其他的选择。

        罗猎和张长弓坐在临窗的桌子吃饭,那些军人分两桌坐下,一共十五人,其中那名军官模样的人向他们看了一眼,目光定格在张长弓身上,刚才他在铁匠铺就见到了张长弓。

        张长弓只当没有看到他,想不到那军官居然伸手指着他道:“大个子,你跟着我作甚?”

        张长弓转过脸去:“这位军爷,我先来的。”

        话音刚落,几名军人已经同时去摸手枪。客栈老板看到势头不妙,赶紧过来调和道:“各位大爷,都是小店的客人,相逢就是有缘,别伤了和气,千万别伤了和气。”比起伤和气,他更担心冲突起来砸了他的小店。

        那军官得理不饶人,起身来到张长弓面前试图发难,罗猎端起茶盏轻轻摇曳,那茶盏中琥珀色的茶水在他的摇曳之下迅速形成了一个漩涡,可是却没有一滴洒出来。

        军官望着漩涡,原本愤怒的目光突然变得迷惘。张长弓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一幕,这军官显然被催眠了。

        罗猎道:“你记得他了,他是你张大哥。”

        军官顺着罗猎目光的指引望向张长弓,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张大哥,张大哥!”

        众人都是已经,被眼前的突然转变给搞糊涂了。

        张长弓道:“你是?”

        “我是郭德亮啊,我是您兄弟,大哥怎么把我给忘了?”

        在外人看来都以为这郭德亮刚刚和张长弓开了个玩笑,谁也不知道他居然在这片刻功夫就被罗猎催眠了。

        张长弓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子。”

        罗猎道:“坐吧!”

        郭德亮乖乖拉了张凳子掖在自己屁股底下。

        罗猎道:“喝两杯。”

        郭德亮抓起酒杯自己给自己倒上了果然乖乖喝了两杯,张长弓看到此情此境差点没笑出声来,罗猎的这手催眠术着实厉害。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郭德亮现在乖得就跟孙子似的,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张长弓道:“郭老弟来这里做什么?”

        郭德亮道:“请大夫,我们少帅病了。”

        郭德亮的那帮手下听到他的话全都脸色一变,因为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已经上升到军事机密的范畴,郭德亮事前特地给他们训话,只要谁走露了风声,就以军法处置,想不到第一个走露风声的就是他自己,当然这群士兵也听到郭德亮亲切叫张长弓大哥,看来这两人的关系极不寻常,否则也不会将这么隐秘的事情说给他听。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人既然隶属于赣北军队,他们口中的少帅自然是任天骏,罗猎原本将任天骏列为最大的嫌疑,现在听闻他生了病,不觉一怔,低声道:“少帅的病严不严重?”

        郭德亮叹了口气道:“严重啊,已经卧床一个多月了……”说到这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道:“这事儿千万不可以往外说。”

        罗猎点了点头:“少帅身在何处?”

        郭德亮又朝周围看了看,然后神神秘秘道:“婺源老营。”

        徽州古城的城墙沐浴在霞光之中,罗猎和张长弓骑马进入城内,两人在烘炉镇上买了两匹马,虽然不是什么千里驹,可胜在健壮结实,连绵几日的春雨总算停歇,空中阴霾散去,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远处的山笼罩在乳白色的烟雾中。

        罗猎并未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相反他和张长弓骑行在人群中,两人都是鲜衣怒马,鹤立鸡群,这次就是要高调行事,他们要主动引起布局者的注意。

        两人在城内一家名为归云山庄的老店入住,这边刚刚入住,就有人送上了请柬,有人邀请他们今晚于徽香楼红叶阁一聚,落款并未署名。

        再狡猾的狐狸终会露出尾巴,罗猎认为从接到这张请柬开始就正式入局,他将请柬凑在鼻子前闻了闻道:“送请柬的居然是个女人。”

        听他这么一说,张长弓也将那张请柬拿了过去,学着罗猎的样子闻了闻,这请柬果然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请柬本身就染有香料,这并不稀奇,但是仔细一闻,除了请柬本身的香气还有另外的一种味道,如果不是嗅觉灵敏肯定不会辨别出两种香气的不同味道。

        张长弓猎人出身在嗅觉方面本来就是他之所长,可论到心思之细密却远不如罗猎,如果不是罗猎提醒,他也会忽略这个细节。

        罗猎叫来小二一问,送来这封请柬的却是一个男人,罗猎对自己的判断极其自信,推断出今晚宴请他们的很可能是个女人。

        张长弓道:“咱们要不要提前去踩点?”

        罗猎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必要,你我兄弟联手,纵然是龙潭虎穴也能够闯他一个来回。”

        徽香楼红叶阁,罗猎和张长弓抵达之时早有人在那里等待,看到两人到来,那汉子笑道:“张爷,罗爷,我家主人等候多时了。”

        罗猎留意到此人先称呼得是张爷,心中不免有些奇怪,难道这顿饭并不是主请自己?到了现在已经不必多想,两人进入红叶阁,只见一个女子背身站在窗前,两扇镂空雕花格窗在她的左右,夜空中玉兔初升,月光为她完好的倩影笼罩上一层神秘的光环。

        张长弓看到那背影内心不由得一震,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罗猎也在第一时间认出那女子居然是海明珠,海龙帮帮主海连天的宝贝女儿。

        海明珠缓缓转过身来,现在的她再不是当时出海时被俘的狼狈模样,衣饰华美,光彩照人,十足一副富家千金小姐的模样,如果不知道她的出身,谁又能将她和海盗联系在一起。

        罗猎对海明珠的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此女刁蛮任性,上次出海给她的教训不小,罗猎和张长弓也是有数知道她出身秘密的几个人之一,但是他们都不会向外张扬。

        提起这件事就不能不联想到老安,罗猎之所以被迫离开黄浦,还是拜老安所赐,种种迹象表明,老安背叛了白云飞,投奔了任天骏。以罗猎道对老安的了解,老安之所以做出那些事,应当是被迫而为,归根结底症结应当在海明珠的身上。海明珠在此地出现肯定不会是偶然,罗猎首先否定了她是布局者的可能。

        海明珠格格笑道:“你们想不到是我吧?”她向张长弓看了一眼,然后飞快将目光转向罗猎,罗猎捕捉到她在看张长弓时双眸中的羞涩,看来海明珠对张长弓果然生出了感情。

        罗猎道:“海大小姐不在海上逍遥跑到这山窝窝里做什么?”

        海明珠又向张长弓看了一眼道:“记得有人说过会在黄浦等我,可终究只是信口一说,难怪都说男人的话不作数。”

        罗猎哈哈笑道:“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张长弓脸皮发热,答应海明珠的是自己,并不是他言而无信,而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层出不穷,不过说来奇怪,性情向来沉稳的自己见到海明珠怎么感觉心跳有些加速。

        罗猎从现场的状况已经明白今儿张长弓是主宾,自己只是陪客。

        三人落座之后,海明珠让人上菜,身为海龙帮帮主海连天的掌上明珠,海明珠自然出手阔绰,所点的菜肴极其丰盛。

        几杯酒过后,罗猎道:“海姑娘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海明珠道:“巧遇喽,我刚好来这边游玩,没想到就看到你们了,真是冤家路窄对不对?”说完之后她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罗猎才不相信是什么巧遇,天下又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现在轮到海明珠问他们了,海明珠望着张长弓道:“张大哥,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张长弓明显有些紧张,结结巴巴不知说什么才好。

        罗猎道:“来找人。”

        张长弓跟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