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五章【古道】(下)

第三百四十五章【古道】(下)

        张长弓虽然并没有和洪家人打过交道,可这一路走来看到罗猎的情绪因此事而发生的巨大变化,自然清楚洪家人在罗猎心中的地位,他安慰罗猎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他的话被滚滚春雷打断。

        风突然就变大了,江面波涛汹涌,帆船在波涛中上下浮尘,船上的乘客发出阵阵惶恐的惊呼。

        张长弓忘记了说话,闭上双目,虽然眼前的风浪和他们在海中的遭遇无法相提并论,可他仍然不喜欢这种身在江中的感觉,只有脚踏实地才能让他感觉到舒服一些。

        在风浪中又煎熬了半个小时,船只终于平安抵达了对岸,雨仍然没有减弱的迹象,张长弓的双脚落在码头的青石板地面上,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地。

        这会儿功夫,罗猎已经谈妥了一辆马车,虽然过了江,可余下的路程还有三百多里,而且多半都是崎岖难行的山路。

        两人上了马车,在颠簸的山间小路之中行进,当晚顺利抵达了青阳,雨越下越大,车夫引着他们在九华山脚下的一座客栈投宿。

        虽然这里并非繁华城镇,可因为距离九华佛国不远,又因为天降暴雨,所以前来投宿的客人众多,单独的客房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大通铺可住,现在这种状况也没得挑了,罗猎和张长弓都是能吃苦的人,冒雨赶路并不明智,于是决定就在此地住下。

        因为客人太多,到得时候菜也没有几样了,两人点了一盆干笋烧肉,一个毛豆腐,一个韭菜炒干虾,一碟油炸花生米,又叫了两斤当地的青梅酒。

        张长弓能够猜到罗猎此刻的心情,端起酒杯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爷留咱们,咱们就只能安之若素。”

        罗猎笑道:“张大哥何时学得那么文绉绉了?”要知道张长弓是个文盲,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这番话换成过去是他断断说不出来的,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在罗猎身边熏陶久了,再加上见惯了世面现在居然也能妙语连篇了。

        张长弓嘿嘿笑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说完方才觉得此话不甚妥当,两人四目相对,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同干了这杯酒,张长弓夹起一块毛豆腐皱了皱眉头道:“这玩意儿能吃?”

        罗猎点了点头,夹起一块先吃了,张长弓这才学着他的样子一口吞下,一边吃一边点头道:“不错呢。”

        罗猎道:“皖南山区贫困,老百姓看到豆腐长毛都舍不得扔,装着胆子一试,没想到这豆腐出奇的美味,从那时起就有了毛豆腐,当地人常说,日啖小吃毛豆腐,不辞长做徽州人。”

        张长弓叹服道:“你这学问我这辈子拍马莫及了。”

        罗猎道:“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张大哥打猎射箭的功夫我可比不上。”

        张长弓喝了口酒道:“我体内的力量虽然打了折扣,可射箭的准头又回来了。”

        罗猎道:“过去我总想什么事情都做到尽善尽美,可现在却发现,这世上有许多的事情并不是你努力就可以成功的。”

        张长弓道:“努力不一定成功,可不努力一定失败。”

        罗猎笑了起来,张长弓的话总是透着一股朴素的道理。他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这种疲惫源于他对时代的认识,源于他无法摆脱历史走向,更无法改变身边人命运的纠结。

        罗猎道:“等救回洪家人,我准备离开一段时间。”

        张长弓握着酒杯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将酒杯放下:“去哪里?”问完他就开始后悔,因为以罗猎的秉性,他不想说的事情一定不会说。

        罗猎道:“就算是做个了断。”

        张长弓的眉头皱了起来,想要去拿酒壶,罗猎已经抢先拿起为他满上了杯中酒。

        张长弓道:“一起去!”虽然不知道罗猎要去什么地方,可他总有种预感,罗猎这次去必然风险极大。

        罗猎道:“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你不是遇到了我,仍然在苍白山打猎,倒也乐得逍遥自在。”

        张长弓饮尽杯中酒道:“上次出海的时候我时常会想起苍白山的日子,可等咱们真正回到苍白山,我发现就算我人回到了那里,也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种日子了。”

        罗猎望着张长弓,内心中生出莫名的歉疚,是自己改变了他的生活。

        张长弓道:“我娘活着的时候经常对我说一句话——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可能一辈子走不出苍白山,就是个打猎为生的山民。”

        罗猎道:“平平淡淡才是真。”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我是个不甘于平淡的人,你知不知道,威霖一直没有停止他的杀手生涯。”

        罗猎诧异地望着张长弓,张长弓又道:“阿诺为什么回来?都是同样的原因,狼行千里吃肉啊!人骨子里的本性和动物一样改不了!”

        罗猎道:“可人是会变的。”

        张长弓道:“我也变了,如果不是这次藤野俊生吸走了我过半的力量,我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罗猎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瞒着大家。”

        张长弓道:“别说,说了我也不懂,反正啊,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对罗猎而言,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大房间内的鼾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各种体味和霉味混杂的奇怪味道,罗猎披上衣服,起身来到了门外,看到雨已经停了,经过大雨洗刷后的夜空深邃且高远。

        夜晚的空气微凉,空气中弥散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这气息让罗猎的精神为之一震,他隐瞒的事终究还是没有对张长弓说出,是关于那块禹神碑,在赑屃禹神碑的基座中他发现了秘密。

        宋昌金显然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不然他不会盯住那颗蓝色的珠子,至于藤野晴子能够如此精心地设计圈套,将众人引入其中,并借着这次的机会除掉藤野俊生,此女的心机和胆魄无疑都超人一等。

        真正令罗猎警惕得是藤野晴子将藤野俊生体内的力量全都吞噬,化为己用,藤野晴子才是最终的吞噬者。罗猎推断出藤野家族的《黑日禁典》最大的秘密应当落在了藤野晴子的手中,否则藤野俊生也不会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去寻找并对付她。

        在飞鹰堡,罗猎并无充足的把握去对付藤野晴子,更何况她的手中尚有一张王牌,种种迹象表明麻雀很可能就在她的控制之中。

        至于兰喜妹,罗猎至今无法判断她的立场,他虽然能够肯定兰喜妹是喜欢自己的,甚至能够断定兰喜妹不会坑害自己,可兰喜妹对其他人应当不会像自己一样。兰喜妹和藤野晴子曾经先后出示给他同一张照片,这其中是不是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罗猎抬起头望着空中的点点繁星,听说人死后就会变成空中的一颗星,不知这繁星点点中有没有自己的父母?不知他们当年穿越时空来到这个时代有没有像自己现在一样迷惘?

        罗猎从贴身的衣袋中取出一颗蓝色的珠子,那颗珠子在月光的照射下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看上去犹如罗猎的手掌托着一颗蓝色的星……

        天还未亮,他们就已经上路,雨虽然停了,可山路泥泞难行,马车在泥地里踯躅行进,中途几度陷入泥坑之中,罗猎和张长弓不得不下来帮忙推车,他们本希望当天就能够赶到徽州,可午后又卷土重来的大雨让他们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欲速则不达,罗猎的心境还算平和,他已经可以判断出这场局就是针对自己,在自己没有入局之前,洪家爷孙遭遇不测的可能性并不大。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行进在半山腰的时候,前方的道路又出现了塌方,车已经过不去了,车夫望着前方断裂的路面一筹莫展。

        罗猎走到塌方处看了看,原本可供一辆马车同行的路面,还剩下半米左右,就算是人也只能勉强通过,马车想要通过这里显然是不可能的。

        “两位爷,不如咱们折返下山,选择绕山行进。”

        罗猎道:“要耽搁多久?”

        车夫想了想道:“大概得一天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算了,你就送我们到这里吧,接下来的路,我们自己走。”洪家爷孙俩的事情不能耽搁得太久,以免夜长梦多。

        张长弓也同意罗猎的选择,两人拿了行李,辞别车夫之后,步行通过了塌方路段,根据车夫所说,沿着这条山路翻过这座山之后就能够抵达烘炉镇,在镇子里应该可以租到车马继续前行,车夫因为没有完成全程,打算退钱给他们,罗猎也没收,这年月老百姓讨生活都不容易。

        在雨中徒步行进在山野之中对体力的考验还在其次,最怕就是迷失方向,不过张长弓就是一个在山野中生存的好手,有他在免去了不少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