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失踪】(下)

第三百四十四章【失踪】(下)

        杜宝禄道:“对了,还有,他们住的房子一个月前突然失火,等我们发现扑救,已经晚了,还好那几栋房子离校舍较远。”

        罗猎道:“你们是不是打算在原址重建?”

        杜宝禄道:“教会接管之后,前来报名的学生比过去更多,加盖校舍是必须的。”

        罗猎想到得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就是董治军,作为英子的丈夫,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董治军没理由不知道,可等他来到董治军所在的巡捕房方才知道,董治军因为贪污被关进了监狱。

        罗猎开始意识到这应当是一连串的阴谋,而且很可能和自己有关,这些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人全都出了事。

        张长弓担心罗猎会冲动,忍不住提醒他要冷静,自从他认识罗猎以来还从未见罗猎如此冲动过,罗猎已经渐渐恢复了理性,换成过去,即便是得知洪爷爷一家出事,他也不会表现出今天的冲动,罗猎意识到在自己体内慧心石的能量重新觉醒之后,他的自控能力明显减弱了许多。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关心则乱,其实越是到这种时候越不能乱了方寸。

        罗猎斟酌之后决定还是先去寻求唐宝儿的帮助,他知道唐宝儿最近回到了津门,因为罗猎还背负着杀死于卫国的罪名,所以他并不适合在这种时候露面,于是将此事委托给了张长弓。

        唐宝儿为人豪爽热情,听闻事情的经过之后,马上帮忙将董治军保释了出来。

        罗猎在董治军被保释出来的当晚见到了他,董治军整个人瘦了一圈,他在狱中也遭受了不少的折磨,见到罗猎,董治军眼圈不由得红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住罗猎的手腕道:“小猎犬,你得帮我,你得帮我把你英子姐他们救出来。”

        罗猎安慰他道:“姐夫,您别着急,先坐下来,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

        董治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清楚他们究竟被谁带走的,事发当晚我还在北平出差,回来之后,我到处打听,有一点我能断定,这件事不是津门本地人做得。”

        罗猎皱了皱眉头:“你能肯定?”

        董治军用力点了点头道:“我敢肯定,我几乎走遍了津门每一个巡捕房和监狱,甚至连当地驻军的军营我都去过。”

        罗猎道:“你为什么没跟我说?”

        董治军叹了口气道:“当时你正在被全国通缉,我去哪里找你?”

        罗猎暗自惭愧,他认为这件事十有八九跟自己有关,洪爷爷和英子应当是被自己连累了,过去他一直尝试保守这个秘密,避免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可现在看来,天下间无不透风的墙,自己和洪家的关系终究还是被人觉察到了。藤野晴子既然能够查到自己的母亲,就应该可以查到这里。

        罗猎在心底深处选出了几个可能,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几个可疑人物中筛选出事件的策划者。

        董治军道:“就快三个月了,你说他们该不会……”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会,洪爷爷和英子姐没什么仇人。”

        董治军道:“我也没什么仇人。”

        罗猎道:“应该因为我。”

        其实董治军心里也是这般着想,只是碍于情面没有将这此事点破。董治军道:“你觉得是谁做了这件事?”

        罗猎没有说话,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呆呆入神。

        董治军道:“无论怎样我都要找到他们。”

        罗猎道:“姐夫,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你现在还在保释期,我会找人帮你解决这场官司,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把他们找回来。”罗猎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回头,因为他害怕看到董治军的目光,因为他心中充满了负疚。

        董治军道:“我信你!”

        “不早了,姐夫回去休息吧。”

        董治军走后,张长弓来到罗猎的房间内,从罗猎的表情就看出他不开心,张长弓道:“你这个人啊,不管什么事情都喜欢往自己的肩上扛。”

        罗猎知道他的良苦用心,长叹了一口气道:“都怪我,像我这样麻烦的人,本不该期望什么家的温暖。”这才是罗猎在最消沉的时候来到这里的原因,在洪爷爷和英子身边他才会感受到家的温暖,这种温暖可以疗伤,而罗猎现在最大的后悔就是自己过多地来到了这里,他的内疚源于对自己自私行为的认知,如果不是自己,洪爷爷和英子也不会有这场劫难。

        张长弓在罗猎的身旁坐下:“你觉得是谁?”

        罗猎道:“从时间上来判断,最可疑的是任天骏。”

        张长弓怒道:“小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罗猎道:“还有一个可能,是于家。”他之所以被通缉,是因为于卫国之死算在了他的身上,于家对他恨之入骨。

        张长弓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罗猎道:“不管是谁做的这件事,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我死,应当是要利用此事设下一个圈套等着我去钻进去,所以……”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很快就会有消息。”

        张长弓道:“难道我们被监视了?”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用监视我们,我姐夫被保释那么明显的事情瞒不住。”他起身道:“我一个人出去走走。”

        夜凉若水,罗猎走在如水银泻地的月光中,步履缓慢而沉重。脑海中回忆着过往的一幕幕情景,他将洪家的变故全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如果时光能够倒回,他绝不会选择打扰洪家平静的生活。

        罗猎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西开教堂的前方,隔着道路远远眺望着教堂窗口的灯光,却并没有从橘色的灯光中感受到丝毫的温暖,发了一会儿呆,罗猎决定前往小学看看,这个时间学校的大门早已关闭了,罗猎也没打算从正门进去,选择从东北角的院墙翻墙而入。

        整个校园内鸦雀无声,只有操场的旁边挂着一盏孤独的夜灯。

        罗猎确信周围没有人,这才悄悄向已经沦为一片废墟的故居走去。

        其实白天罗猎就发现这里有烧焦的痕迹,杜宝禄应该没有欺骗自己,这几间房屋应当遭遇了火灾,因为成为了危房,校方为了安全起见将房屋拆除,建材垃圾并未清运完毕,

        罗猎走在这已经沦为一片瓦砾的废墟之上,这曾经承载着他儿时记忆的地方已经不复存在了。罗猎在废墟中呆了一个小时方才离去,临行之时他再次回头看了看这片地方,或许他这一生都不会再踏足这里……

        翌日清晨,罗猎去了崇光寺,现在的崇光寺也已经只是一个地名,他来崇光寺的目的是为了祭奠母亲,母亲去世之后,骨灰曾经暂存于崇光寺,可一场大火却让崇光寺变成了废墟,母亲的骨灰也在大火中不知所踪。

        走入曲径通幽的树林,在这片树林中有一大片空旷的土地,这里就是崇光寺的遗址,那场大火将崇光寺宏伟的殿宇烧得干干净净,不过废墟上仍然可以看到不少被岁月洗刷干净的石料,最多的就是石基和残碑。

        罗猎在一块直径约三米的巨大石材莲花基座前方停下,据说这里就是大雄宝殿的遗址,莲花宝座之上供奉得就是佛祖释迦摩尼的金身塑像,不过因为是木胎所以也被那场大火焚毁。

        罗猎点燃了三支清香,在莲花宝座前祭拜,呈上了自己带来的祭品,祭拜之后,就在一旁选了个干净的石碑坐下,静静望着清香燃尽,回忆着母亲昔日的音容笑貌。

        如果父亲和母亲在天有灵,他们应当已经重逢了。自己本该是姓沈的,罗猎暗自想道,其实父亲和母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如果历史没有变化,在下个世纪初他们才会出生,在2039年因为雍州鼎的出现,他们才会乘坐时间机器,穿越时空来到而今的时代。

        如果父母没有参加毁灭九鼎的行动,那么他们会永远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而自己兴许也会出生在那个世纪吧。

        想到这里罗猎的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自己真是一个怪物,任谁也不会相信一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夫妇在二十世纪初生下了自己。

        按照沈忘忧的说法,母亲被定义为rebel,也就是背叛者,在母亲离开的时候,包括沈忘忧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罗猎甚至想过,如果生父知道了这件事甚至会逼迫母亲放弃自己,因为他们这群穿越者恪守的法则就是不可以改变历史,自己出生是违背法则的。

        罗猎承认自己对母亲的感情要远比生父沈忘忧深厚得多,他对生父所有的了解都是通过他植入自己体内的智慧种子,智慧种子让他获取了太多超越常人乃至这个时代的知识和文化,可智慧种子也不是万能的,它无法帮助自己了解当年父母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母亲又为何选择离开,为何又嫁入了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