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隐藏实力】(下)

第三百四十三章【隐藏实力】(下)

        藤野俊生试图吸取罗猎体内的异能,在他看来罗猎体内的异能应当比其他人更为强大,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从罗猎体内虽然涌出了少许的能量,但是如果和此前的两人相比宛如小溪比之于大江,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藤野俊生内心中的失望让他恨不能现在就甩脱罗猎的手腕,然后一拳将这个金玉其外的小子打得粉身碎骨。然而就在他准备放弃之时,一股前所未有的磅礴力量冲入了自己的身体。

        罗猎无数次体会到置死地而后生的滋味,但是从未有过如今这样的惊喜,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体内竟然蕴含着如此庞大的力量,他本以为慧心石的能量早已被龙玉公主窃走,可现在这种熟悉的力量分明是慧心石的能量。

        因为这庞大的力量藤野俊生的沮丧瞬间被惊喜取代,如果能够吞噬这样的能量,他的力量将会攀升到人体能够达到的极限,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可以真正做到无可匹敌。

        罗猎并没有感受到吴杰和张长弓那种身体被抽空的滋味,可能因为慧心石的残余能量始终在体内沉睡,如果不是藤野俊生意图吞噬,这能量或许会一直沉睡下去,藤野俊生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唤醒罗猎身体的能量。

        藤野俊生对能量的吞噬是极其贪心的,他竭力吸取着罗猎体内的能量,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所有的能量都据为己有。

        藤野晴子望着眼前的一幕,唇角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她轻声道:“贪心不足蛇吞象!”

        藤野俊生感觉自己的身体经脉开始产生一种细微的撕裂痛楚,他意识到能量进入体内的速度太快,自己的经脉已经无法承受短时间内涌入那么多的能量,而他的丹田也开始隐隐作痛,联想起藤野晴子的这句话,他开始有些惶恐,内心中居然生出要摆脱罗猎的想法。

        罗猎的表情从容不迫,淡然道:“贪多嚼不烂,这世上不乏撑死的人。”

        藤野俊生想要挣脱开来,可是双手和罗猎的手腕竟似黏在了一起,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越来越清晰,周身的经脉都开始鼓涨开来。藤野俊生心中大骇,在他将自身改造成为吞噬者的过程中,只看到了不断吸取异能者能量,自身实力不断壮大的喜悦,却忽略了一个最为寻常的道理,水满自溢,月亏则盈,自己精心改造的身体虽然强于常人,可终究不是没有极限,对他人异能的吸收也是一样。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遇到了罗猎,罗猎表面上看并无任何的异能,可是他的体内曾经融入了慧心石,甚至连罗猎自己都认为慧心石的能量都已经被龙玉窃走,可藤野俊生这次想要掠夺他体内能量的行为反倒唤醒了一直沉睡的慧心石。

        罗猎感觉体内能量源源不断生息而起,这能量似乎无穷无尽。这世上的任何事都有两面性,如果不是藤野俊生的缘故,罗猎体内的能量自然觉醒,那么罗猎的身体兴许无法承受住短时间内暴涨的能量,如同洪水决堤,甚至可能导致他经脉爆裂。

        藤野俊生等于将罗猎体内封闭的经脉打开了一条口子,暴涨的能量刚好可以通过这条途径得以宣泄。

        周围众人都不敢贸然向前,张长弓看到罗猎和藤野俊生胶着在一起,不知罗猎是否被这老怪物抽干。

        没有人比罗猎更清楚发生了什么,现在就算藤野俊生想要离开,他也不会轻易放手,罗猎微笑道:“你们放心,我没事。”

        吴杰听罗猎这么说顿时放下心来,从罗猎的声音能够听出他中气充沛似乎更胜往昔,事实上吴杰对这个年轻人从未失望过,罗猎当初既然能够战胜雄狮王,藤野俊生就算将身体改造得如何强横,也和雄狮王应当无法相提并论。

        藤野俊生的双目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惶恐,所有暴露在外面的肌肤青筋鼓涨,双眼因毛细血管爆裂而变得血红,血水从眼眶中不停渗出。

        众人都已经看出藤野俊生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经脉尽断而亡。

        藤野晴子却在此时突然向前冲去,其他人看到藤野晴子的动作都是吃了一惊,毕竟现在大局已定,她的贸然加入可能会导致功败垂成。

        藤野晴子一掌向藤野俊生的后心击去,众人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

        啪!得一掌,藤野晴子果真击中了藤野俊生的后心,藤野俊生身躯剧震,他感觉后心处如同被开了一个口子,体内膨胀欲裂的能量顿时从这个缺口向外宣泄而去。

        在外人看来,藤野晴子不自量力,在此时出手,准备投机取巧,却被藤野俊生吸住手掌无法脱离。

        可真正的状况只有在场的三人清楚,罗猎体内的能量仍然不停注入藤野俊生的体内,藤野俊生体内的能量却如同大河决堤一般向藤野晴子那边奔逸。

        罗猎感觉来自藤野俊生体内的吸引力越来越弱,可藤野俊生此时的内心却变得越发惶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今天不自量力想要吸取罗猎的能量,眼看就要被来自于罗猎强大的能量活活涨死。藤野晴子的出手却不是为了帮他,而是采用和他相同的办法抢夺他的能量,藤野晴子也是吞噬者,而且她的身体应该比自己更加完善。

        藤野俊生一时间万念俱灰,自己机关算尽,到最后反倒为他人做嫁衣裳,什么家族的荣誉,什么血海深仇,只怕今生今世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

        藤野晴子短时间内就已经能够将藤野俊生体内的能量吞噬殆尽,随着藤野俊生体内的能量耗尽,他再也无力从罗猎那边获取丝毫的能量,位于两人之间的藤野俊生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罗猎收回自己的手掌,冷冷望着藤野晴子,语气严厉道:“这个局布得真是漂亮。”

        藤野晴子精神抖擞,短时间内仿佛年轻了十岁,背脊挺拔,双目精芒四射,她几乎得到了藤野俊生的全部力量,以她现在的实力有把握和任何人一战,藤野晴子冷冰冰的脸上不见任何暖意:“没人请你入局。”

        罗猎道:“你以为自己能够离开吗?”

        藤野晴子叹了口气道:“既然敢引你入局,就必须留足后手,如果你不在乎她的性命,你只管向我出手。”她将一张相片抛向罗猎,薄薄的相片以均匀的速度飞向罗猎,任凭周围狂风呼啸都不受到任何的影响,单从她的这次出手就已经能够看出她如今的实力强横到何种地步。

        相片在飞到罗猎面前两尺处凝滞于虚空之中不动,罗猎拿起照片,照片上一位女孩明眸皓齿,正是麻雀,其实这张照片他也此前就见到过,是兰喜妹拿给自己的,也是那时候罗猎知道麻雀回到了苍白山。

        罗猎将照片收入自己的口袋,然后道:“我觉得自己应该有讨价还价的机会。”以众敌寡,他还是有拿下藤野晴子的机会。

        藤野晴子道:“你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我对你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你自己。”她叹了口气又道:“我连亲叔叔都可以杀,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我舍不得的?而你舍不得的人还有太多。”她的目光从周围一一扫过。

        罗猎知道藤野晴子说得全都是实话,和她相比自己的牵挂实在太多。

        藤野晴子道:“我不想和你为敌,我将藤野俊生交给你,从今以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罗猎斟酌了一下,终于将目光垂落下去,地上的藤野俊生奄奄一息,其实就算他能够苟活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藤野晴子转身向远方走去,眼看她就要走远,萨金花忽然发出一声尖叫,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贱人,你害了我一家,你害了我儿子……”她还未接近藤野晴子,身躯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射出去,滚落在雪地之上。

        李长青呼喊着妻子的名字奔了过去,李元庆爆发出一声怒吼,猛然向藤野晴子扑去,藤野晴子右手一扬,一颗巨石凌空飞起,小山一样的巨石向李元庆的头顶砸去。

        李元庆被巨石蓬!地一声砸入雪地之中。

        李长青夫妇哭喊着从地上爬起向这边从来,藤野晴子双目之中杀机隐现。

        罗猎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轻声道:“你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何不放他们一马?”

        藤野晴子冷笑道:“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罗猎道:“你拿了我的东西,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藤野晴子心知肚明,虽然自己吞噬了藤野俊生的能量可归根结底其中大部分的能量都来自于罗猎,她点了点头,准备就此离去的时候,罗猎又道:“他们一家因你饱尝痛苦,你可否多做一些好事?”

        藤野晴子道:“解药本来就在你的手里。”说完这句话她头也不回地向远方走去。

        张长弓几人合力才将那块巨石移开,张长弓累得气喘吁吁,他意识到自己的体力大打折扣,全都是因为刚才被藤野俊生吸走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