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二章【吞噬者】(下)祝战歌兄弟生日快乐

第三百四十二章【吞噬者】(下)祝战歌兄弟生日快乐

        李元庆表情茫然,在藤野俊生的暗示下缓缓转过头去,望着李长青,迷惘的双目涌现出一丝激动,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被戴上镣铐关押在铁笼内的情景。

        李长青能够感觉到来自于儿子的愤怒,愤怒很快又变成了仇恨与杀机,李长青并没有感到人任何的恐惧,即便是死在儿子的手里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他一直期盼着一家人能够齐齐整整的在一起,只是想不到他们会在这样的状况下重聚,李长青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吼道:“元庆,你醒醒!”

        萨金花虽然口不能言,可是她也能够看出儿子的精神被藤野俊生控制,这心肠歹毒的老者正在怂恿儿子杀死他的父亲,这一幕悲剧就要在她的眼前上演,萨金花宁愿即刻死去,也不愿看到这凄惨的一幕。

        李元庆扬起了右爪,准备向父亲发动致命一击。千钧一发之时,一个冷酷的女声响起:“藤野俊生,你这么喜欢为难小孩子?”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字字句句都打在了李元庆的心坎上。

        李元庆猛地清醒了过来。

        藤野俊生手臂一抖,萨金花的身躯宛如断了线的纸鸢一样飞了出去。

        藤野俊生缓缓转过身来,望着站在不远处的风九青,轻声道:“晴子!别忘了,你是藤野家的人。”

        藤野晴子摇了摇头道:“从你们害死我父亲的那一刻起,我就跟你们藤野家再无关系。”

        藤野俊生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把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藤野晴子道:“我若是当真想躲起来,你以为找得到我?”

        藤野俊生环视周围,看到萨金花在李元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那小子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藤野俊生不由得笑了起来:“晴子,看来是你故意放出消息引我前来。”

        藤野晴子点了点头道:“现在明白这一点是不是有些晚了?”

        李长青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明白,原来自己成了藤野家族内斗的工具,自己的妻儿早已沦为其中的牺牲品,今天飞鹰堡又死去了无数无辜者,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别人绝对的实力面前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李长青心中暗忖,今日的一切或许都是他昔日所为种下的因果,他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要能够保住家人平安,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李长青这边已经做好了为家人牺牲的准备,恢复理智的萨金花紧紧抓住儿子李元庆的手臂,触手处冰冷坚硬,尽管李元庆在外人的眼中是一个丑陋的怪物,可在萨金花的眼里依然如此的亲近,萨金花红着双眼道:“元庆……我的儿啊……”

        李元庆表情木然,他天生不善表达感情,其实他的生理年龄还不到三岁。

        在藤野俊生看来藤野晴子的作为无异于主动送死,他不屑道:“就凭你们几个?”

        藤野晴子道:“你留在外面的人很快就会被我全部解决。”

        藤野俊生道:“那又如何?我不需要任何的帮手。”

        藤野晴子道:“你真是穷凶极恶,居然将自己改造成了一个吞噬者。”吞噬者记载于黑日禁典之中,吞噬者最大的特征就是可以吸收别人身体的力量和能量,随着不断吸收他人的能量,自身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藤野俊生道:“你以为能够与我抗衡吗?”

        藤野晴子道:“你的身体并不完美,吸收他人的能量越多,面临的反噬越重,每当反噬来临的时候,你是不是痛不欲生?”

        藤野俊生怒吼道:“你住口!”脸上青气乍现。

        远处有三道人影从军火库的方向走了出来,藤野俊生定睛望去,这三人他居然认得两个,那两人正是当初毁掉他心血之作黑堡的罗猎和张长弓,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罗猎和张长弓是跟随宋昌金一起离开了冰洞,宋昌金果然对飞鹰堡的结构及其熟悉,带着他们离开了冰洞,出来之后就到了军火库附近。当他们看清正在对峙的几人,罗猎和张长弓马上进入了战备状态。

        宋昌金却吓得掉头就跑,还好现在已经没有人顾得上他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藤野俊生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既然都来了,今天就跟你们做个了断。”

        张长弓和罗猎对望了一眼,无论中间经历了多少变故和波折,可最终还是将藤野俊生引了过来,他们也无需考虑其他的事情,眼前之际首先将藤野家的这位家主干掉再说,只要藤野俊生死了,藤野家族也就树倒猢狲散。

        张长弓摘下长弓,弯弓搭箭,倏然一箭射向藤野俊生。

        李元庆发出一声咆哮,不顾父亲的阻拦,风驰电掣般向藤野俊生冲去。

        藤野俊生冷哼一声,伸手向空中抓去,一把就将张长弓射来的羽箭抓住,这羽箭经强弓射出,力量速度都达到极致,藤野俊生竟然视如无物,轻描淡写般将之擒在手中。

        李元庆扑向藤野俊生,双爪试图抓向他的面门,藤野俊生的身体却在瞬间消失,再度现身已经来到了李元庆的身后,扬起那支刚刚抓住的羽箭,镞尖猛地刺入李元庆的后心。

        张长弓射出的这支羽箭也是用地玄晶特制,突破了李元庆的鳞甲,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镞尖刺入了他的体内。

        萨金花看到儿子被刺,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尖叫,极具杀伤力的音波集中于藤野俊生的身上,藤野俊生微微皱了皱眉头,抬脚将李元庆踢了出去,李元庆的身体高速向萨金花撞击而去。

        萨金花伸手试图去接住儿子,李元庆的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翻滚,在接连被藤野俊生击中两次之后,他居然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在空中变向,李元庆避开了母亲,因为他知道如果任由母亲接住自己,自己很可能会把母亲撞死当场。只是这样一来,他就变成了飞向前方的石壁,李元庆飞出的速度实在太快,这次的撞击就算不死也得要他半条性命。

        一道灰色的身影斜刺里冲了出来,一根纤细的竹杖在李元庆的身上轻轻一搭,李元庆高速飞行的身体顿时减缓了下来,歪歪斜斜摔到了一旁的雪堆之上,身体被积雪淹没了大半。

        虽然这一跤摔得异常狼狈,可是对李元庆来说却意味着逃过一劫。竹杖搭在他的身上用的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劲,看似轻轻一搭,却巧妙化解了李元庆前冲的势头,只是还没有完全化解藤野俊生那一脚踢出去的力量,否则李元庆应该稳稳站住才对。

        于关键时刻出手的人是吴杰,藤野俊生看到吴杰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相比罗猎毁掉黑堡的仇恨,吴杰和他是杀子之仇,后者对他才是真正的不共戴天之仇。

        罗猎和张长弓看到吴杰现身,都是心头大慰,吴杰的实力毋庸置疑,这种超强能力者可以主宰战斗的最终成败。

        吴杰冷冷道:“不必讲什么规矩,大家并肩子上。”说话的时候,已经向藤野俊生冲去,他移动的速度奇快,在众人的眼前竟然达到了瞬移的效果,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宛如鬼魅般的吴杰已经出现在藤野俊生的面前。

        吴杰手中的竹杖向藤野俊生点去,距离藤野俊生还有一丈左右之时,感觉遭遇到一堵无形屏障,竹杖高速行进的势头顿时减缓,越往前行越是艰难,竹杖好不容易才推进到距离藤野俊生一米左右,已经无法再进分毫。

        藤野俊生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他缓缓伸出手去准备抓住吴杰的那根竹杖。就在此时竹杖啪得一声从中开裂,竹竿从中心分裂成千丝万缕,在千丝万缕的包绕之中,一柄闪烁着蓝色精芒的细窄长剑直刺藤野俊生的心口。

        藤野俊生意识到吴杰保留了实力,正如这柄暗藏于竹竿中的细剑一样,吴杰也隐藏了自身的锋芒,不到最后他不会暴露出真正的实力。

        张长弓从后方冲了上来,一刀向藤野俊生拦腰斩去。

        藤野俊生缓缓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细剑的剑身,对于身后张长弓的强袭他看都不看,任凭那一刀砍在他的身上,咄!的一声,张长弓这一刀砍了个正着,以他的力量和刀速就算是一块顽石也能劈成两半,可是这一刀砍在藤野俊生的身上,仅仅是砍开了藤野俊生的外袍,露出里面闪烁着乌青色光芒的鳞甲。

        吴杰在刺出那一剑之后感觉前方的阻挡力陡然消失于无形,他的身体倾斜前冲,人剑合一,试图发挥出这一击最大的力量。

        藤野俊生抓住了剑锋,细剑因为承受两种不同的力量而拱起,若非剑身超强的韧性,只怕早已折断。

        张长弓一刀没有得逞,发现藤野俊生的身上居然拥有和方克文、李元庆一样的鳞甲,凭借这身鳞甲藤野俊生刀枪不入,张长弓没有尝试再次用刀劈砍,因为他知道这样做不会有任何的作用。弃去长刀,挥拳向藤野俊生的后心全力砸去。

        藤野俊生依然不闪不避,张长弓全力出击的一拳砸在了他的后心,强大的力量依然没有给藤野俊生造成任何的伤害。吴杰却从剑柄上感觉到一股突然增强的力量,他意识到藤野俊生将张长弓击打的力量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