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鹰堡血战】(下)

第三百四十一章【鹰堡血战】(下)

        那怪人径直冲向青狼,青狼大吼一声张嘴向他咬去,被怪人抓住青狼的巨吻,双臂用力一下就将青狼撕成两半。

        李长青望着那怪人目瞪口呆,他如何不认得,那周深覆盖鳞甲的怪人就是自己的儿子李元庆,他虽然不知道儿子从何处而来,不过有一点他能够断定,儿子现在是在帮助他们对抗外敌。

        李长青心中百感交集,看来儿子的内心中尚有人性,说不定他知道自己就是他的父亲。

        一头青狼从后方试图偷袭李长青,尚未来得及靠近,就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颅,这颗子弹击穿了青狼的头颅,让青狼当场一命呜呼。

        李长青有些诧异地望着青狼的尸体,他们的子弹明明对这些怪物无能为力,可这一颗子弹为何起到了作用?对侧高处的山洞中陆威霖端起狙击枪瞄准了下一个目标。

        李元庆的攻击力极其强悍,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拧掉了三颗青狼的脑袋,那群变异的青狼意识到了事态的变化,开始迅速聚拢向李元庆围拢而来。

        罗猎从赑屃的背上跳了下去,手中握着那颗蓝色的珠子。宋昌金充满羡慕地望着罗猎,指了指他手中的珠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侄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怕你掉包。”

        宋昌金呸了一声道:“疑心病真重。”他又讨好地笑了笑道:“那上面都有什么?”

        罗猎道:“咱们尽快离开森罗沟,我估计飞鹰堡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宋昌金道:“好……好,带你回去倒也不难,不过,你可否……”他想说罗猎能否将那颗珠子送给自己。他的话并未说完,就遭遇到罗猎温和的目光,宋昌金不知为何产生了有种突然被扒光了的感觉,罗猎的目光仿佛一直看到了他的心底深处。

        宋昌金没来就打了个哆嗦,只听罗猎道:“你带路好不好?”

        宋昌金这次没有耍滑头,点了点头,老老实实道:“好!”

        李长青的内心是极其煎熬的,除了他之外应当没有人知道这满身鳞甲的怪人就是他的儿子,李元庆的出现迅速扭转了占据,变异的青狼无论力量和防御力都和他无法相提并论,倒在李元庆身边的尸体越来越多,幸存的二十多头青狼转身逃离。

        李元庆准备继续追杀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前方,老鲁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狼人,他周身生满银色的毛发,体型魁梧,身高已经增长到三米左右,他冲向李元庆。

        李元庆毫不畏惧地向他冲去,他们扑在了一起,贴身缠斗撕咬着。

        老鲁的体型虽然完全占据了上风,可是他在力量上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优势,他咬住了李元庆的肩头,锋利的牙齿试图将李元庆的臂膀从身体上撕裂下来,可他的牙齿咬在鳞甲上,根本无法突破分毫。

        李元庆的利爪抓住了老鲁的肚腩,他想要像刚才一样将对手的身体撕裂开来,然而眼前的这头狼人肌肤空前坚韧,李元庆用尽全力都没有成功。

        老鲁的凶性被激起,他利用身体上的优势,抓住李元庆狠狠将之摔落在一旁的山岩上,山岩被李元庆强横的身体撞得四分五裂,换成普通人早已骨断筋折,李元庆却没事人一样站起,抓起地上宛如人头般大小的石块,重重击打在扑向自己老鲁的下颌,这一击将老鲁庞大的身体打得横飞出去,落在十多米以外的地上。

        老鲁落地时撞击在两名土匪的身上,那两名土匪被他压得骨断筋折,顿时一命呜呼。

        老鲁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脊背拱起,一双前肢落在了地上,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头恶狼。

        李元庆身高要在一米八零以上,称得上健壮魁梧,可是在面对老鲁的时候,体型仍然被对方完全比了下来。众人早已从他们的身边散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谁都不想被这两个怪物之间的决斗连累。

        李长青一边后退,一边回头,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亲生骨肉仍然未能做到绝情,如果当初绝情,就不会偷偷将他关押在军火库内,如果现在能够做到绝情,他就会毅然而然地离去,李长青做不到,无论别人怎么看,无论李元庆生得如何怪异,在他心中这始终都是自己的儿子。

        李元庆和老鲁再度冲到了一起,老鲁虽然体型比李元庆大上了一圈,可他在力量上并不占优,李元庆抓住他的双爪,来了个过肩摔,这次将老鲁扔得更远,老鲁庞大的身躯被砸在山岩上,激起一片烟尘,上方的大片积雪因为这次剧烈的撞击簌簌而落,将老鲁的身体掩埋在其中。老鲁用力挣扎,一双生满银毛的双爪从雪丘中探伸出来。

        李元庆气势更胜,向前跨出一步,准备向老鲁发动致命一击。

        就在此时一道蓝色的光束击中了李元庆的左腿,子弹穿透了鳞甲,在李元庆的左腿上留下了一个蓝色的伤口,伤口处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李元庆有些惶恐地低下头去,看着左腿上的伤口,剧痛过后,伤口开始愈合,不过这颗子弹所造成的伤害显然比普通的武器更大。

        老鲁获得了喘息之机,他从积雪下爬了出来,全速冲了上去,趁着李元庆还处于受伤的震惊中,抓住他的身体将他狠狠压在了地上,张开巨吻试图将李元庆的脑袋整个吞到肚子里。

        李长青第一时间发现了儿子遇到了麻烦,他咬了咬嘴唇,突然转身冲了出去,手中的冲锋枪喷射出毒蛇一般的火焰,密集的子弹射击在老鲁的身上,李长青放弃撤退,他的那群忠心耿耿的手下马上加入到了战团之中,和李长青一起举枪射击老鲁。

        寻常的子弹虽然对老鲁无法造成致命伤害,可是密集火力的冲击力仍然让老鲁不得不暂时放弃吞下李元庆脑袋的想法,李元庆奋起神力,一把将老鲁掀翻,双手抱住老鲁的脑袋用力拧动。

        老鲁硕大的脑袋在他的大力拧转下被拧动了整整一周,只听到喀嚓骨骼碎裂的声音,老鲁的颈椎被李元庆拧断,任他身体如何强横,此时也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庞大的身躯轰然歪倒在地上。

        老鲁被李元庆当场格杀之后,他的身体迅速缩小,样貌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李长青率领亲信前来接应,看到眼前一幕都是一惊,谁也没有想到这穷凶极恶的狼人会是四当家老鲁。

        李长青咬了咬嘴唇,大吼道:“走!”

        他的这声走却不是对手下人的命令,他其实是在催促儿子快走。

        李元庆似乎听懂了李长青的意思,他转身向军火库的方向逃去,李元庆未逃几步,又有两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双腿,子弹射中他的身体之后,全都在他的身上留下蓝色的血洞。

        李元庆一个踉跄跌倒在雪地之上,他虽然拥有自愈能力,可是这种地玄晶制成的子弹造成的伤口恢复极慢。

        陆威霖利用瞄准镜观察着战况,射击李元庆的子弹并非是他所发,陆威霖意识到今天的战场上还有人拥有特殊的武器。

        飞鹰堡广场上,六道黑影向李元庆跌倒的地方飞速靠近,六人全都是黑衣蒙面手握明晃晃的太刀。李长青看到那忍者装扮的六人现身,马上就意识到他们想干什么,大吼道:“挡住他们!”

        风九青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萨金花躺倒在地上,一名日本忍者举刀指在她的咽喉之上,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切下萨金花的脑袋。

        一位白发苍苍的日本老人静静坐在椅子上,望着风九青,他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晴子,别来无恙?”他就是藤野家族的当家人藤野俊生。

        风九青冷冷望着藤野俊生:“你认错人了吧?”

        藤野俊生摇了摇头道:“不会认错,一个人无论容貌怎么改变,可眼神却变不了,你的眼神和你父亲一模一样。”藤野晴子的父亲也就是藤野俊生的哥哥藤野骏驰。

        风九青怒斥道:“你住口,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的父亲?”这句话等于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风九青就是真正的藤野晴子,她没有死,一直以来都在隐姓埋名。

        藤野俊生叹了口气道:“你或许不理解,可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为了家族的荣耀你也会不惜一切代价。”

        藤野晴子咬牙切齿道:“你杀了我的父亲。”

        藤野俊生道:“在我没有拿定主意杀你之前,你把那男孩交给我。”他指了指风九青怀中的男孩。

        藤野晴子呵呵笑了起来,她点了点头,突然将怀中的男孩猛然向藤野俊生扔了过去。

        藤野俊生也没有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没有看到他如何动作,他的身影已经瞬间来到了那男孩的面前,藤野俊生伸手将男孩接住,那男孩紧闭双眼不知是死是活。

        藤野俊生皱了皱眉头,他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如果这男孩当真是藤野晴子和徐北山的儿子,那么一个做母亲的又怎能忍心将之抛弃?怀中的那男孩缓缓睁开双眼,两道灼热的红色光芒直刺藤野俊生的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