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殉葬沟】(下)

第三百四十章【殉葬沟】(下)

        宋昌金道:“可能这些都是呆头鹿,压根不知道害怕,也可能……”他向罗猎看了一眼道:“被催眠了,它们全都被催眠了。”

        罗猎没有说话,一个高明的催眠师的确有可能催眠动物,但是,能够一次性催眠这么多头动物的他还没有听说过,眼前的麋鹿至少有百头以上,这么多的麋鹿被驱赶到这里,如果没有感到恐慌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真如宋昌金所说。

        从白骨森森的麋鹿群经过,后方出现了狼群,这群狼也是优雅行进,并没有摆出追逐的架势,狼群后方是一群猛虎。

        昔日这些活生生的动物,而今都变成了累累白骨,究竟是谁将这些动物引到了这里?又让它们从容赴死?

        宋昌金停下脚步道:“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熟悉?”

        张长弓道:“有些像转生阵。”

        宋昌金道:“说起来须彦陀和昊日大祭司都是同时代的人物,他们一个是金国国师,一个是西夏国师,说不定两人的信仰也是一样呢。”

        罗猎道:“如果须彦陀厉害,当初金国也不会强迫龙玉公主过来帮忙求雨。”

        宋昌金道:“历史这玩意儿有几分可信?金国让龙玉过来也不仅仅是为了求雨吧,那时候的西夏哪有跟金国抗衡的实力。”

        张长弓道:“你懂得倒是不少。”

        宋昌金道:“干我这一行,多少也得懂点历史。”他发现前方的冰岩之上出现了一幅壁画,快步走了过去。

        壁画上的内容乍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圆圈,仔细一看,上面绘制的乃是行进中的人群,宋昌金并不明白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罗猎却一眼就看出这壁画绘制得是运送禹神碑的过程,禹神碑已经确定发现于九幽秘境,这里出现这样的壁画只能证明这位金国国师须彦陀对禹神碑的事情非常了解,或许他就是这件事的亲历者。

        罗猎在图案中找到了一个手持法杖,端坐于禹神碑前方的人像,心中暗忖,此人应当就是须彦陀。

        宋昌金道:“这破画有什么看头?难道里面还有宝不成?”

        罗猎没有理会他,从这首尾相连的画面,好不容易才找到起始的部分,壁画虽然图案繁复,可不难找出其中的不同之处,首先是人数在减少,以运送的禹神碑作为参照,可以看到从第一幅到最后一幅人数在递减,虽然所画的人物未必是实数,可也应当是一种当时状况的反应,绘画者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运送途中不断有人死去。

        还有就是手持法杖的那个人,开始他的眉目清秀,到中途就开始戴上面具,暴露在外的双臂也被画上了不少鱼鳞状的花纹,乍看上去会以为是盔甲,罗猎排除了这个可能,他更倾向于此人的身体产生了变异,发生了像方克文那样的变异。

        回头去想此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或许禹神碑才是变异之源,禹神碑极有可能拥有某种辐射能量,正是因为这种能量的存在,才让接触到它的人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异。

        如果当年须彦陀就是负责押运禹神碑的人,从壁画上看,他和禹神碑最为接近,这一路走来,自然受到了大量的辐射,他的身体发生变异也在所难免。

        宋昌金看到罗猎盯着壁画良久都没有将目光移开,忍不住道:“咱们该走了。”

        罗猎道:“须彦陀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下葬?”

        宋昌金道:“风水好呗。”

        罗猎道:“你去过他的主墓室?”

        宋昌金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全都偷得干干净净,除了一口空空如也的棺材,尸骨无存,娘的,这些盗墓贼可真没有道德。”

        张长弓心说你又有道德了?他还是忍住了没去怼这只老狐狸。

        罗猎道:“狡兔三窟,须彦陀既然能够成为国师,他的智慧应该不差,或许他的尸骨根本就不在棺椁之中。”

        宋昌金笑了起来,赞道:“到底是咱们老罗家的子孙,你不继承家业真是老罗家的损失,不错,我也这么想,就算是这座墓室多次被盗,也不至于把他的尸骨给盗走,可能就是一口空棺材。”

        张长弓道:“所以你才要到这里看看,希望能够找到须彦陀的尸骨对不对?”

        宋昌金指了指张长弓:“你越来越聪明了,难怪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罗猎道:“须彦陀极有可能变成了一个怪物。”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怪物何其多,就算是变成了怪物,如今也只剩下一堆白骨,我就不信他能活这么久。”

        张长弓道:“别忘了龙玉公主和昊日大祭司,你不是说这里布置着转生阵,说不定他也有续命的办法。”

        宋昌金闻言有些不寒而栗,眼巴巴看着罗猎,这世上什么宝贝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如果这里真有一个千年老妖,还是尽快抽身离去的好。

        罗猎道:“三叔,根据你的观察,这里过去有没有人来过?”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我应当是第一个过来的。”

        罗猎道:“是没发现还是不敢来?”

        “我怎么知道?”

        宋昌金说完这句话目光忽然定在前方,他看到一个青灰色的背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前方,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丑怪无比的面孔,宋昌金吓得惊呼一声转身就逃,却被罗猎一把抓住:“三叔!”

        宋昌金颤声道:“我……我……他……他……”

        罗猎和张长弓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宋昌金哆哆嗦嗦指着前方,他挣脱不开罗猎的手掌,右手抽出手枪瞄准那怪人试图扣动扳机。

        张长弓担心他误伤到自己人,一把将手枪夺了过来,然后反手给了宋昌金一记耳光,这巴掌打得又重又响。

        宋昌金挨了这一巴掌之后,眼前的幻象瞬间消散,整个人也忽然清醒了过来,捂着面孔,委屈不已道:“好你这小子,竟敢打我?”

        罗猎道:“他是帮你清醒过来。”

        宋昌金的半边面孔已经肿了起来,嘴角也有些发麻,不过好在他的头脑不再产生幻象,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由得有些后怕,低声道:“算了,咱们别往前走了,必有古怪。”

        罗猎心中暗忖,应当是这里的空气中含有某种让人致幻的成份,不过宋昌金敏感一些,自己和张长弓反倒没事,这应当和他们的体质有关,张长弓注射过改良后的化神激素,而自己的体内更是吸收了慧心石的能量,在抵抗这类致幻物资的方面要比宋昌金强上许多。

        罗猎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现在反倒有兴趣了。”

        宋昌金道:“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张长弓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不知道出路吗?老宋,你到底有几句实话?”

        宋昌金自知理亏,干咳了两声掩饰内心的尴尬。

        罗猎道:“张大哥,你陪他在这里呆着,我进去看看。”

        张长弓担心罗猎一人有所闪失,坚持要陪罗猎一起去,到了现在这步田地,宋昌金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一个人离开的,相比较而言还是和他们两人待在一起更安全一些。

        宋昌金得知两人都没有看到自己刚才看到的幻象,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如果我再发生什么怪事,你们干脆就把我打晕了。”

        张长弓道:“打晕了把你扔在这里吗?”

        宋昌金道:“扔下我谁都出不去。”

        罗猎都不得不佩服这位三叔的厚脸皮,前方出现了一个t字形的石门,石门雕满图案,在石门前躺着十多具森森白骨,从骨骸的形状就能够看出是人类,地上还丢弃了几件工具,从工具判断这几名死者应当都是盗墓贼。

        张长弓道:“你刚不是说你是第一个进入殉葬坑的吗?”

        宋昌金嘿嘿笑道:“我的判断也不一定完全正确,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他们没打开这道门。”

        罗猎发现几名死者相互纠缠,看来死前曾经发生了激烈的内斗,应当是相互残杀而死。

        宋昌金知道这一行当中见财起意,相互残杀的不少,可那往往都是在找到宝藏之后,这几名死者的周围根本没有什么财宝,他们又因何产生了争执?非得要拼个你死我活,自相残杀?他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由得心中一凛,难道这些人也和自己刚才一样看到了幻象?

        罗猎道:“这石门上的图案有些名堂,从上到下应当是天堂、人间、地狱吧?”这种图案在墓室中并不鲜见,宋昌金看了看那图案,却感觉眼前的图案瞬间移动了起来,吓得他慌忙闭上了眼睛,可是内心中却有一种无名火升腾而起,如果不是被罗猎和张长弓追上,自己或许已经找到了宝藏,安然离开了这个地方。

        宋昌金猛然睁开双目恶狠狠盯住张长弓道:“都是你,是你把我害成了这个样子。”他向张长弓冲了上去,伸出双手试图掐住张长弓的脖子,没等他靠近自己,张长弓已经先行一拳击落在宋昌金的面门上。

        宋昌金被这一拳打得天旋地转,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罗猎望着晕倒在地的宋昌金,哭笑不得道:“你出手够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