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殉葬沟】(上)

第三百四十章【殉葬沟】(上)

        李长青的心情变得越发沉重,他转身离开了现场。

        风九青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家乐就睡在床上,对李长青的再次造访,她并没有感到惊奇,轻声道:“外面打得好热闹?是不是有人攻进来了?”

        李长青道:“那些究竟是什么怪物?”

        风九青道:“怪物?”她虽然没有出门却知道李长青问得是什么,点了点头道:“藤野家族曾经从古西夏的天庙中得到了一本书,那本书叫《黑日禁典》,传说是西夏的一位国师所著,根据那本书可以召唤出许许多多的怪物。”

        换成过去李长青一定不会相信这荒诞的故事,可刚才的亲眼所见让他无法不信,他低声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母子?”

        风九青呵呵笑了起来:“抓我们?他们的目的只怕不仅如此。”她盯住李长青道:“一个三岁的孩子居然长得如成人一般,你不觉得奇怪?”

        李长青望着风九青,双目之中杀机凛然,他当然明白风九青所指得是什么。

        风九青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只知道他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也和那本书有关。”

        李长青怒道:“你胡说!”

        风九青道:“是不是胡说,你心中明白,萨金花?哈哈哈……你对她的过去又了解多少?”

        李长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他掏出手枪,枪口瞄准了风九青的额头,低吼道:“我毙了你这个贱人!”

        风九青毫无惧色地望着黑洞洞的枪口,枪口在她的注视下竟然变形扭曲。

        李长青感觉掌心灼热,再也拿捏不住手枪,失手将枪丢在了地上,他望着地上业已变形的手枪,内心中充满了震撼。

        风九青道:“你杀不了我,我如果想杀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李长青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仿佛随时都要跳出胸膛,他痛苦地捂住心口,耳边传来风九青冷漠的声音道:“滚!”

        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宋昌金,发现这老狐狸的时候,他正沿着一条绳索下滑,试图进入一条狭窄的冰裂。

        张长弓抽出匕首,将匕首搭在绳索上,然后清了清嗓子。

        宋昌金因这突然出现的人声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到上方的两人,张长弓作势要去割断绳子,宋昌金吓了一跳,惨叫道:“别啊,是我!”

        张长弓仍然继续进行着切割的动作,宋昌金讨饶道:“是我啊,我是老宋!”

        张长弓道:“知道是你!”

        宋昌金苦着脸道:“大侄子,我可是你亲叔叔,是你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罗猎笑道:“你这种亲人有没有都无所谓,老张,送他一程。”

        张长弓应了一声。

        宋昌金求饶道:“别介啊,我错了,全都是我的错,大侄子,我什么都告诉你,什么都交代。”

        罗猎摆了摆手,张长弓收起了匕首,宋昌金看出两人应当没有杀死自己的念头,趁机沿着绳索向下溜去,只要他落到实地,仍然有摆脱两人的机会。

        张长弓却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抽出一支羽箭拉开弓弦,镞尖瞄准了宋昌金的脖子,带着讥讽道:“老宋啊,不如咱们比比看,是你跑得快还是我的箭快。”

        宋昌金的脚已经落在实地之上,他对张长弓的箭法再清楚不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道:“谁要跑了,都说我什么都交代,我是先下来等着你们。”

        罗猎抓住绳索,用手拽了拽确信能够承受自己身体的重量,然后迅速向下滑落。

        宋昌金看到他矫健的身姿,啧啧赞叹道:“到底是年轻人厉害,我可没有你这样的身手。”落在人家的手里,当然要说几句好听的。

        罗猎来到宋昌金的面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洞口被封住了。”

        宋昌金愣了一下:“封住了?什么人干得?”

        罗猎道:“谁干的都不重要,总之咱们无法从原路回去。”

        宋昌金心中暗喜,看来罗猎和张长弓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两人只能依靠自己离开这冰洞,换句话来说自己暂时是安全的,他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宋昌金道:“那就麻烦了,我也不知道出路。”

        罗猎道:“刚才的爆炸声你有没有听到?”

        宋昌金摇了摇头。

        “别被他骗了,他一定听到了。”随后下来的张长弓道。

        宋昌金苦笑道:“骗?都到了这种地步我骗你们又有什么意义?”

        罗猎看了看周围,宋昌金能够来到这里必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对此地应当非常熟悉。

        罗猎道:“空袭应当是藤野家族发动,我看他们很快就会发动总攻,你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咱们必须尽快回去帮忙。”

        宋昌金挠了挠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长弓对这老狐狸充满了反感,威胁道:“罗猎,如果你嫌麻烦,我不介意帮你大义灭亲。”

        宋昌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杀了我你们也逃不掉,大家都要死无非是早晚而已。”

        罗猎道:“布局人是风九青,恐怕连徐北山都被算计了进来,想把藤野家族一网打尽的人也是风九青。”

        宋昌金面露犹豫之色,好不容易方才下定决心道:“她有些古怪,我……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罗猎道:“但说无妨。”

        宋昌金道:“我和她其实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面,有些事情我没有像你坦白,其实……其实我年轻时喜欢过她,不过她不喜欢我。”

        罗猎对他当年的感情事可没什么兴趣,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宋昌金道:“我这次见她感觉和过去完全不同了,风九青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罗猎道:“火车上关于家乐的事情全都是她编造出来的对不对?真正拥有特殊能力的那个是风九青。”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

        罗猎道:“今天我遇到了家乐,那孩子表现的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

        宋昌金道:“他见过你啊!”

        罗猎道:“正是因为见过所以才奇怪,我怀疑风九青带来的根本就不是家乐。”

        宋昌金道:“没听说有双胞胎。”

        罗猎道:“我们炸毁黑堡的时候,在黑堡中曾经遇到了一只克隆部队,所有的士兵都长得一模一样。”

        “窟窿?”克隆这个词汇显然对宋昌金来说有些太过抽象。

        罗猎道:“就像一母所生的多胞胎,而且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宋昌金道:“所以你怀疑家乐跟他们一样?”

        罗猎道:“这种秘密只有黑日禁典上记载,风九青何以会知道?”

        宋昌金道:“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怀疑风九青跟藤野家族关系密切?”

        罗猎道:“藤野晴子死亡的消息也是风九青爆出,到底她是死是活谁知道?”

        宋昌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你该不是怀疑风九青就是藤野晴子?”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也很有可能,藤野晴子和藤野家族不睦,所以她想要报仇。”

        宋昌金道:“狗咬狗一嘴毛,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就是,咱们乐得作壁上观。”

        罗猎道:“你来得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宋昌金摇了摇头,一脸迷惘道:“什么也没遇到。”

        张长弓将信将疑,他和罗猎这一路可是麻烦不断,宋昌金居然那么好运?

        罗猎道:“三叔,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此前你做了什么,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带我们尽快回到飞鹰堡。”

        宋昌金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也不是无法回去,这里是须彦陀的陵墓,此前不止一次被盗过。”

        罗猎道:“刚才那个洞口是你炸出来的?”

        宋昌金表情有些尴尬,毕竟对他这种摸金世家出来的高手而言,除非不得已才动用炸药。

        罗猎从他的表情悟到了一些奥妙,轻声道:“三叔,这里过去是不是没有人来?”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这条沟是殉葬沟,须彦陀毕竟是金国国师,当时的金国皇帝非常信任他,所以坟墓的规格也不低。”他指了指前方道:“主墓室全都被盗过,所以我只能到这里来过来碰碰运气。”

        罗猎做出了个邀请的动作,示意宋昌金先行一步。

        宋昌金明白今天断难逃出两人的控制,只能老老实实在前方带路。

        须彦陀并非皇族,他的墓葬和常见的规制不同,根据宋昌金所说,须彦陀的殉葬坑很大,主墓室相比较而言反倒寒酸得很。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殉葬坑的入口,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群排列整齐的动物骨架,从骨骼的外形来看,这些动物应当是麋鹿,奇怪的是,这些麋鹿全都保持着站立行走的姿态,似乎它们死前并未经受任何的痛苦,自然也感觉不到恐慌。

        宋昌金以摸金为生,见过形形色色的墓葬无数,也从未见过这这样的景象,啧啧称奇道:“看来就像是活祭的,突然就死了。”

        张长弓道:“不对啊,如果是被驱赶到这里,它们应当感到恐慌,你们看这些麋鹿的姿态,虽然只剩下了骨架,可也能看出它们相当的自然,没有丝毫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