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冰洞】(下)

第三百三十九章【冰洞】(下)

        罗猎暗叫不妙,他低声道:“快,离开这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轰隆隆一声巨响,从身后透入的光线被一块巨石从外面挡得干干净净。

        罗猎和张长弓来到洞口,他们合力去推那块堵住洞口的石块,两人奋尽全力,那石块都纹丝不动。

        张长弓怒道:“娘的,让人算计了!”

        罗猎此时也唯有苦笑,想起李元庆只不过是个未满三岁的孩子,心中越发无奈,李元庆根本不是因为害怕而逃走,他是有意识地将他们引到了这里,指向洞内的脚印是他留下的不假,可他在进入洞内一段距离之后,改成从洞顶上方攀援离去,连罗猎都没有看透他的布局,和张长弓追入洞内之后,李元庆趁机封住洞口。

        张长弓拍了拍那块封住洞口的巨石道:“可能只有那头野猪才拱得开。”

        罗猎笑了起来:“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走进去看看。”他怀疑这条山洞是不是和此前关押李元庆的地方相通。

        没了选择的他们只能继续向前,走过刚才脚印中断的地方,越走越是宽阔,可气温却变得越来越冷,脚下四壁都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冰层,他们已经来到一个天然的冰洞之中。

        两人都是体质强悍之人,张长弓用手抚摸了一下冰岩,低声道:“在苍白山有不少这样的冰洞,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

        罗猎留意到的却是冰面上的刻字,他的手指沿着字迹移动,却没有辨别出写的是什么,用手电筒的光束照亮这行字,发现只是一些象形的符号。

        张长弓道:“过去有人来过。”

        罗猎点了点头道:“这就证明应当有出路。”他的语气虽然非常肯定,可内心中并没有把握。

        再往前行看到冰岩内封冻着一只巨大的蝙蝠,这蝙蝠体型大如秃鹫,翼展要在两米以上。

        张长弓惊叹道:“好大的蝙蝠!”

        罗猎看到那被封冻在冰岩内的蝙蝠,蝙蝠的胸口有一条类似于黑熊心口的三角形白色毛发,眼圈也是同样的白色,罗猎道:“猫熊蝙蝠!”

        张长弓听他这么说,再看那只蝙蝠,点了点头道:“不错,果然像一只猫熊。”

        猫熊蝙蝠并非是罗猎给起的名字,他此前也没有见过这种生物,只是在宋昌金的三泉图上看到过它的绘画,根据记载,这种生物已经绝迹数万年,这一只之所以能够保持如此完整是因为被封冻的缘故。

        三泉图上既然有猫熊蝙蝠的记载,那就证明罗家的祖上曾经来过这里,罗家人以摸金盗墓为生,也就是说这附近应当有墓。

        罗猎努力回忆着三泉图上的内容,关于猫熊蝙蝠的文字显示这生物是在金国国师须彦陀的墓葬之中,如果三泉图的记载无误,那么他们误打误撞进入了须彦陀的墓穴。

        因为洞口被封,两人也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选择继续前行,冰洞倾斜上行,因为冰面湿滑,两人不得不选择手足并用,在寒气森森的冰洞中艰难行进,冰洞地形复杂,宛如迷宫,两人全凭感觉在其中行走,有几次兜了个圈子发现又回到原地,还好两人在探路方面都是超出常人,虽然走了不少冤枉路,可总体的方向并未出现太大偏差。

        在狭窄的冰洞中弓腰穿行了接近半个小时,前方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千古冰岩侵蚀形成的天然大厅,冰洞似乎也走到了尽头。他们分头寻找出路,在环绕冰洞一周之后,发现了一面高达数十米的垂直冰壁,距离地面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洞口,张长弓利用匕首沿着冰壁爬了上去,然后又将绳索放下,罗猎抓住绳索迅速爬上了冰岩,在攀爬能力方面,很少有人能够比得上张长弓。

        张长弓在接受安藤井下的注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担心自己会发生变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担心也渐渐变淡,他的外貌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拥有了超强的自愈能力,同时其他方面的能力也有所增强,看来安藤井下后期研制的药物已经将化神激素的副作用减低到最小。

        两人继续前行,前方不远处有一道冰裂,裂口在三米左右,这样的距离难不住他们,两人轻轻一跃就跨过了裂口,罗猎在冰裂的对面发现了凿痕,张长弓低声道:“看来有人来过。”

        罗猎摸了一把凿痕,在周围还有许多细碎的冰屑,由此看来,凿痕应当是刚留下不久,罗猎趴伏在冰面之上,利用手电筒的光束照向平面,可以看到浅浅的脚印,从脚印鞋底的花纹来看和他们两人所穿的相同,都属于徐北山军队统一下发的军靴。

        罗猎向张长弓点了点头,张长弓无声说出了一个名字——宋昌金。

        穿这种制式军靴的只有他们几个,而潜入森罗沟的人更少,通过排查不难判断来人就是宋昌金。

        这一发现让两人感到惊喜,如果能够找到宋昌金,有他带路不难走出去。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闻到一股硝烟的味道,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没走多远就看到前方的冰壁现出一个巨大的缺口,那缺口显然是通过爆炸产生的。

        夜幕降临,整个飞鹰堡内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悲凉与落寞,初步的统计表明,在几次爆炸之后,飞鹰堡约有一半人被炸死,这还没有算上重伤者。

        李长青表情凝重,内心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沮丧,一直在他眼中固若金汤的飞鹰堡竟如此不堪一击,在山沟沟里打打杀杀称王称霸并没有提升他的眼界,满清覆灭,时代剧变,几杆步枪打天下的时代彻底结束,面对飞过他们上空的飞机他们束手无策,只有引颈待宰的份儿。

        老鲁来到他的身边,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找到兰喜妹那些人。

        李长青听到这个消息,缓缓摇了摇头道:“找不到就算了,事到如今,他们已经不重要。”

        老鲁道:“我看他们就是内应,我查过这几天出入飞鹰堡的记录,只有他们三批人马进入咱们飞鹰堡,偷偷在飞鹰堡内安置炸药的一定是他们。”说完停顿了一下,咬牙切齿道:“就算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们找出来。”

        李长青道:“现在找到他们又有什么用?死去的人能够复生吗?”

        老鲁没有说话,死过的人当然无法复生。

        李长青抬头看了看夜空道:“今晚所有人都不可休息。”

        老鲁道:“大哥,您觉得他们还会发动袭击?”

        李长青点了点头,不是怀疑,是肯定的,这场惨绝人寰的灾难是风九青母子带来的。

        一声凄厉的狼嚎从上方响起,众人举目望去,却见正北侧的山崖之上,一头苍狼傲然挺立,背后一轮又圆又大的月亮缓缓升腾而起。

        老鲁道:“今儿是十五!”

        不远处正在打扫战场的人们忽然慌乱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在右侧的山崖上,十多道青灰色的身影正攀援着崖壁以惊人的速度下降。

        李长青看不清那飞速移动的身影是什么,但是他凭直觉判断必然是敌人,李长青大吼道:“开火!”

        所有拥有武器的人举枪瞄准了那移动的身影,一道道火线交织成火力网向那移动的生物覆盖而去,那些生物并没有急于进入谷内,而是以惊人的速度,敏捷的身手在悬崖之上穿行。

        兰喜妹几人也被枪声惊动,他们看到了对侧崖壁上的情景,陆威霖端起步枪,从瞄准镜中观察放大身影,看了一会儿,陆威霖低声道:“狼!”

        兰喜妹道:“你见过悬崖上行走如履平地的狼?”

        铁娃摇了摇头,他是没见过的。

        阿诺道:“莫非是狼人?”他所说的狼人是西方传说中的怪物,每到月圆之夜狼人就会变身。

        兰喜妹道:“它们显然在吸引火力。”

        吴杰双手握住竹竿站在后方,他虽然看不到,可是从密集的枪声也能够感觉到现场形势的危急。

        陆威霖锁定了目标,开了一枪,子弹扯出一条笔直的火线,正中一头奔跑的青灰色身影,从它的眼睛射入,那生物发出一声哀嚎,从悬崖上直坠而下。

        阿诺赞道:“好枪法!”却见陆威霖又取出了一颗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子弹。

        李长青很快就意识到那些在崖壁上奔跑的生物目的只是为了吸引他们的火力,耗费他们的弹药,李长青想起自己的军火库,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就这样打上三天三夜,飞鹰堡的弹药也不会用光。

        不过他们射击了那么久到现在仍然没有一枪命中目标,不知是因为那些生物跑得太快,还是它们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开火进行了十多分钟后,总算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射中了一个目标,那目标掉下了悬崖。

        手下人将俘获的尸体拖到李长青的面前,李长青本以为是一头狼,可走近一看那生物只是长着一颗狼的头颅,体型比狼要大上许多,前肢比后肢要短,身体更像是人类。

        围观的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在苍白山纵横那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