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冰洞】(上)

第三百三十九章【冰洞】(上)

        裂缝之中冰冷刺骨,底部全都是经年不化的寒冰,这条冰沟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头,罗猎先来到那野猪的尸体旁,从已经失去生命力的尸体上解下绳索,从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到上方大概有接近三十米的垂直距离,他可以先沿着雪松来到树冠处,然后从那里抛出绳索,只要张长弓抓住绳索的另外一端,将之固定,自己就可以轻松脱困。

        罗猎将绳索盘好,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发现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人怔怔望着自己。

        那人周身覆盖鳞甲,五官却生得极其清秀,罗猎一眼就认出眼前的怪人正是李长青的儿子李元庆,罗猎道:“李元庆……”

        李元庆原本摆出了攻击的架势,可是听到罗猎呼唤他的名字,却突然改了主意,转身向远处逃去,罗猎大吼道:“你站住!”

        罗猎快步追赶了上去。

        张长弓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罗猎的呼喊声,他决定徒手爬下这道壕沟,不可让罗猎一个人单独冒险。

        罗猎追赶了两百余米,这冰沟曲曲折折,怪石遍布,地理形势非常复杂,更麻烦得是,前方白雾缭绕,李元庆冲入白雾之中就失去了踪影。

        罗猎不敢贸然前进,他暗自吸了口气,利用自身的意识悄然探索着前方。

        接二连三的爆炸让飞鹰堡死伤过半,李长青决定背水一战,他让人将吴彩蝶母子严密监控起来,罗猎至今都没有回来。

        兰喜妹已经从中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和陆威霖、阿诺几人碰了个头,决定开始准备,从此前的爆炸来看,对方的目的是要屠戮飞鹰堡,根本不会在乎局外人的死活。

        负责在外面望风的铁娃明显不安了起来,师父和罗猎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不知遭遇了什么麻烦,一直以来他们两人才是团队的主心骨,如果他们不能及时回来,这纷乱的场面应当如何应付?

        铁娃正在六神无主的时候,不远处一个穿着破旧棉衣带着棉帽遮住大半个面孔的男子径直朝他走来,铁娃警惕地抬起头,手中的弹弓牵拉开来。

        那人在距离铁娃两丈处停步,手中的竹竿轻轻在地面上敲了敲道:“铁娃,你不认得我了?”

        铁娃从声音中辨认出对方的身份,惊喜道:“吴先生!您是吴先生!”

        铁娃惊喜的呼唤声同时也惊动了室内密谈的几人,兰喜妹率先走了出来,看到那拄着竹竿的男子,俏脸上不由得流露出几分错愕之色:“是你?”

        来人正是吴杰,自从甘边宁夏天庙之战后,吴杰将罗猎从废墟中背出,他随后跟着陆威霖几人去了白山,为陈阿婆治病,留下药方后飘然离去,几人都以为像吴杰而这种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或许以后相忘于江湖,再无相见之日,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吴杰。

        他们这次来到飞鹰堡都以各种不同的身份,而吴杰作为一个盲人,想要进入飞鹰堡所面临的困难显然要比他们更大一些。

        每个人都知道吴杰的本事,这群人中无论医术还是实力能够和吴杰比肩的只怕一个都没有。兰喜妹从最初的错愕中回过神来,对他们来说吴杰是友非敌,在罗猎尚未回来的状况下,吴杰的现身无疑是出现了一盏明灯。

        兰喜妹笑道:“吴先生请进,我们刚好有许多事求教于您呢。”

        吴杰道:“此地不宜久留,跟我来吧。”

        他拄着竹杖继续向前方走去,身后几人对望了一眼,他们瞬间都做出了决定,跟随吴杰马上离开了这里。

        他们这边刚刚离开,李长青就派人包围了这里,吴杰站在洞口的一块岩石上,低声道:“飞鹰堡的四当家老鲁回去了,不知说了什么,李长青想要将你们先抓起来。”

        兰喜妹利用望远镜已经看到了下方的情景,她将望远镜递给陆威霖,陆威霖看了看道:“我有把握将他干掉。”

        吴杰道:“只怕未必。”

        他们藏身的洞窟位于半山,这里应当荒废了一段时间,不知吴杰是如何找到的。

        吴杰在一块岩石上坐下,阿诺凑了过去,乐呵呵道:“吴先生,您怎么知道我们来了?”

        吴杰道:“我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你们破坏了我的计划,我也不会跟你们相见。”

        兰喜妹心中暗忖,吴杰看来潜入飞鹰堡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他肯定不会是突发奇想落草为寇,此人心思缜密,必有他的理由,或许他对飞鹰堡的内情要比他们清楚得多。

        兰喜妹道:“说来倒是我们坏了吴先生的好事了。”

        吴杰道:“你们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兰喜妹摆了摆手,示意她从凌天堡带来的随从去周围警戒,提防李长青的人马找到这里。

        兰喜妹道:“收编。”

        吴杰呵呵笑了一声,显然不相信兰喜妹的理由。

        兰喜妹又道:“吴先生知不知道今天的空袭是谁发动的?”

        吴杰道:“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阿诺道:“日本人!”说话的时候看了兰喜妹一眼,他认为兰喜妹也是日本人,到现在也没忘记兰喜妹的日本名字叫松雪凉子。

        吴杰道:“藤野家族不会轻易出动,这次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显然是有备而来,我看,他们很快就会发动全面进攻。”

        陆威霖道:“早晚都会有一战,这次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死。”

        吴杰道:“倒是有些志气,听说你们把藤野家的黑堡给炸了?”

        这件事过去还算是一个秘密,可在罗猎接受徐北山的委托之后,就决定故意放出这个消息,一来是为了激怒藤野家族,二来是要将藤野家族吸引到这里。

        这群人中目前只有陆威霖是这起事件的亲历者,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吴杰道:“炸得好,藤野家那种祸害全都死了才好。”

        兰喜妹一旁静静观察着吴杰,她小声道:“吴先生也是为了等藤野家?”

        吴杰摇了摇头道:“我过去有一位相熟的郎中,被飞鹰堡请来给李长青的老婆治病,病没治好,人就此失踪了,我怀疑他被李长青给害了,所以才来到这里看看。”

        “找到人没有?”

        吴杰摇了摇头。

        阿诺道:“那就是被李长青给害了。”

        兰喜妹道:“既然您找不到人,又不肯离去,一定是对李长青的老婆产生了兴趣。”

        如果是别人对自己说这种话,吴杰一定会认为是大不敬,可兰喜妹说怎样的话,吴杰都不会感到意外,此女行事诡异,善恶难辨。

        铁娃毕竟是小孩子,他觉得兰喜妹的这番话说的是实在是太过分了,忍不住道:“吴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本来别人也没多想,铁娃这么一说引得众人都笑了起来。铁娃看到众人都在笑,尴尬地摸了摸脑袋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吴杰也不禁莞尔,摇了摇头道:“听者无心言者有意。”

        兰喜妹道:“吴先生是怪罪我乱说话了,不过罗猎倒是见过这位夫人。”

        吴杰道:“萨金花不是普通人,她应当是被黑煞附体。”

        兰喜妹道:“吴先生这么关注她,应当知道她现在的下落?”

        吴杰道:“她的死活与我无关,我只希望今天藤野俊生能来。”提到藤野俊生的名字,他的手用力握紧了竹竿,他和藤野家的恩怨终于要迎来了断的一刻。

        陆威霖道:“罗猎他们为何还没有回来?”

        吴杰道:“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们两个,不过那森罗沟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恐怕遇到了点麻烦。”

        罗猎和张长弓不但遇到了麻烦,而且麻烦会还不小,张长弓徒手攀援到沟底,围绕在罗猎身边的雾气变淡了许多,罗猎指了指右前方,张长弓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岩壁上有一个三角形的洞口,那洞口太过规整,边缘极其光滑,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也,应当是人工雕琢而成。

        张长弓道:“刚才我听到你叫李元庆?”

        罗猎点了点头:“我看到了一个人。”

        张长弓又向那三角形的洞口看了一眼道:“他是不是钻到了那里?”

        罗猎道:“不清楚。”刚才的雾气比现在要浓郁许多,罗猎虽然紧追不舍,可仍然没有看到李元庆是否从这三角洞里面钻进去。

        张长弓道:“那小子逃得够快!”

        罗猎道:“他的力量和速度不次于你。”

        张长弓向那洞口走去,罗猎一边向周围观望,一边跟上张长弓的脚步,两人来到洞口向里面看了看,这洞口完全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行,张长弓道:“进去看看。”

        不等罗猎做出决定,张长弓已经走了进去。

        罗猎担心他有所闪失,也赶紧跟了进去,张长弓打开手电,在地上发现了一连串的爪印,那爪印还是湿的,爪尖向内,证明有怪物向内逃离不久,连爪印都没有干透。

        张长弓道:“就在里面了。”

        罗猎点了点头,再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地上的爪印无影无踪,张长弓有些奇怪,这爪印怎么突然消失了?罗猎扬起手电筒照射洞顶,发现顶部居然有一排爪印向外蔓延,爪尖指向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