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拳拳到肉】(下)

第三百三十八章【拳拳到肉】(下)

        张长弓决定尽快结束这场缠斗,故意卖出一个空挡,对方以为找到了破绽,一拳向张长弓当胸打去,这一拳正中张长弓的心口,张长弓却在同时一记势大力沉的勾拳,这一拳狠狠击打在对方的下颌,将骑熊人打得倒飞了出去,魁梧的身躯正落在罗猎的脚下,罗猎趁机补上一脚,一脚踢在骑熊人的脑袋上,骑熊人虽然顽强,也承受不住接连两次重击,只感到眼前金星乱冒,天旋地转,丧失了战斗力。

        张长弓冲上去利用绳索将这厮的手臂拧了起来,双手双脚捆在一起,乍看上去,骑熊人如同被捆成了一张弓。

        张长弓抓住他的头发大吼道:“说,谁派你来的?”

        骑熊人口中满是鲜血,他恶狠狠望着张长弓,口中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什么,张长弓认为这厮十有八九在咒骂自己,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雪松林中噼啪作响,临近雪松林边缘的两棵大树轰然倒地,罗猎和张长弓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去,却见树林之中一头巨大的野猪走了出来,那两棵雪松因为阻挡了它的道路,野猪干脆利用寒光森然的獠牙将雪松拱倒。

        张长弓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头野猪的个头甚至比自己刚刚猎杀的黑熊还要大一些,这不是野猪,压根就是野猪精。野猪的周身覆盖着黑毛,黑毛无法将它厚厚的皮肤彻底遮盖,暴露出的部分油光滑亮,张长弓凭借丰富的打猎经验判断,野猪的体外应该涂满了油脂,这些油脂经年累月形成,包裹外皮,形成一层厚重的护甲,防御力极强,普通的弓箭无法射穿,甚至可以抵御子弹。

        野猪停下脚步,一双血红色的小眼睛死死盯住了张长弓。张长弓低声道:“你带他先走,我来应付……”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头野猪已经如同一辆装甲车般向他径直冲了上来。

        张长弓射箭已经来不及了,他对自己强悍的体格颇为自信,迎着野猪冲了上去,准备照着这庞然大物的鼻子狠狠给上一拳,可野猪奔跑的速度显然超出他的想象,四条小短腿以肉眼无法判断的频率摆动着,野猪快如疾电般冲到了张长弓的面前,不等张长弓完成挥拳的动作,巨大的头颅一低,然后猛地一扬,将张长弓整个从地上掀了起来,宛如一片枯叶般掀到了半空之中。

        罗猎几乎和张长弓同时启动,手中三柄飞刀犹如连珠炮一般射向野猪,野猪将一双小眼闭上,三柄飞道接连撞击在野猪厚重坚韧的皮肤上,压根无法突破野猪的肌肤,就先后弹射开来,掉落在地上。

        野猪掀翻张长弓之后,继续向罗猎冲去,罗猎也迎着野猪冲了上去,在距离野猪还有一丈左右的地方腾跃而起,右脚在野猪宽厚的背脊上轻轻一点,然后借力在空中连续两个翻滚,稳稳落在了野猪身后的地面上。

        野猪前冲势头太猛,发现突然失去了目标,想要停下脚步已经来不及了,惯性让它庞大的身躯继续向前冲去,撞击在前方的一棵雪松之上,将那棵雪松齐根铲断。

        野猪扭转头颅,虽然反应及时,可是它臃肿庞大的身躯却无法及时作出反应。更麻烦的是,它的两颗长长的獠牙嵌入折断的雪松树干之中,一时间无法摆脱。

        张长弓此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弯弓搭箭瞄准野猪的后庭就是两箭,那野猪也是极其狡黠,短短的猪尾牢牢护住后庭,将两支羽箭阻挡在外,它急于转身,头颅奋力一扬,竟然将折断的雪松跳了起来。

        张长弓看到射箭无法奏效,趁此时机大踏步冲了过去,这次他直接爬到了那野猪的背上。

        野猪感觉背上多了一人,激起了它的暴戾之气,不顾一切地向前方雪松林冲去,全然不顾獠牙上还挑着一根树干。树干在雪松林中接连碰撞,终于从獠牙上掉落下来。

        张长弓将随身的绳索打了个活结,抛了出去刚好套住这野猪的脑袋,手臂向后牵拉,绳索收紧,如同在野猪的脖子上套了根缰绳。

        野猪没命向雪松林冲去,已经顾不上被俘虏的骑熊人。

        罗猎担心张长弓有所闪失,全力追赶着那头野猪。

        张长弓魁梧的身躯在野猪的身上不断颠簸,他双腿夹紧了野猪,左手死死拉住绳索,右手扬起羽箭向野猪的眼睛扎去,可这头野猪也是极其狡诈,一双小眼睛紧紧闭死,箭镞根本无法扎透它的坚韧的表皮。

        野猪撒开四蹄在雪松林中横冲直撞,宛如摧枯拉朽一般在雪松林中硬生生撞出一条道路。

        雪松林内一头惊慌失措的麋鹿和野猪撞在一起,骨骼尽碎,惨死当场。

        张长弓骑在野猪背上,从他的角度率先看到前方有一条扭曲的壕沟,那壕沟就隐藏在雪松林深处,不知深度几何,壕沟的宽度要在十米左右,恐怕这野猪根本无法跳过,张长弓暗叫不妙,他准备在野猪冲到壕沟之前从它的背上跳下。

        可那疯狂奔跑的野猪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毫无前兆的停步,让张长弓还没来及跳离就因强大的惯性而从野猪的背上飞起,他的身躯径直飞入了壕沟,张长弓死死抓住绳索,幸亏这跟绳索,他方才没有直接掉下去。

        野猪此时睁开双目,一口叼住绳索,准备用獠牙扯断这根绳索的时候,罗猎也已经赶到。

        罗猎并未直接对野猪展开攻击,而是先行攀援到雪松之上,居高临下瞄准了野猪的脑袋开了一枪,子弹射在野猪的大脑袋上马上被坚韧的外皮弹射出去。

        野猪却因为这次重重的射击脑袋抖动了一下,它乜起一只小眼,看到雪松上的人影,暂时放弃咬断绳索的打算,缓缓向雪松靠近。

        罗猎举枪瞄准野猪的脑袋又接连开了两枪,他知道子弹对这皮糙肉厚的家伙起不到任何作用,不过他的本意也不是射杀这头野猪,他只是想激怒它。

        野猪向罗猎所在的雪松每走近一步,张长弓就被拖拽着向上移动了一段距离,终于他被重新牵扯到壕沟的边缘,单手抓住岩石,此时绳索猛然传来一股大力,张长弓再也拿捏不住,绳索被从他的左手中抽离,张长弓双手攀住壕沟的边缘,双膀用力从壕沟边缘爬了上去。

        张长弓刚刚爬到上面,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就看到前方一棵雪松轰然倒塌,雪松倒伏的方向正是朝着他而来,张长弓吓得原地翻滚,虽然反应不慢,可仍然有雪松的枝条砸在他的身上,一时间冰屑弥漫。

        那棵倒伏的雪松正是罗猎刚刚藏身的地方,他接连开枪已经将野猪激怒,野猪利用强横的身体冲撞雪松,竟然将雪松拱断,罗猎抓住树干,那雪松横亘在壕沟之上,在两岸间架起了一根独木桥,罗猎的位置却非常危险,他悬空吊在壕沟的上方。

        野猪非常狡猾,看到雪松虽然倒伏,却并未掉入壕沟中,于是低头去拱树干,想要将这棵折断的雪松推入壕沟。

        野猪一心一意地推动雪松的时候,张长弓从一旁冲了上来,这次前冲的速度极其惊人,野猪甚至没能看清他的动作,就被张长弓用肩头重重撞击在侧面。

        目睹罗猎的处境危在旦夕,张长弓激发了所有的潜力,他的力量和速度达到了巅峰,全速的撞击竟然将体型庞大的野猪撞得一个踉跄,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张长弓趁着野猪还未爬起,一把揪住了野猪后腿之间的命根子,怒吼一声,竟然硬生生将那根东西从野猪的身上扯了下来,野猪发出一声哀嚎,失去命根子的恐惧,和剧痛让它居然顾不上对付张长弓,它踩着那根倒伏的雪松试图逃向壕沟的对岸。

        这野猪显然没有过独木桥的灵巧身手,在雪松上没走几步,脚下一滑,庞大的身躯跌倒在树干上,雪松因承受不住压力,一端偏移,先是野猪哀嚎着从树干上跌落下去,然后整条雪松掉落下去。

        罗猎还没有来得及逃脱困境,随着雪松一起向下坠落。

        张长弓大踏步向前冲去,试图展开救援,可他抵达裂缝边缘的时候已经晚了,雪松和野猪先后掉落下去。

        张长弓不知下方究竟有多深,冲着下面大吼一声:“罗猎!”他的声音在裂缝中回荡。

        罗猎的声音很快就从下方回应:“我在啊!”

        张长弓定睛望去,却见那颗雪松虽然掉落到了地缝之中,却只是一端掉入裂缝的底部,整根树干倾斜支撑在一边的岩壁上,身处树干中间的罗猎并未直接掉入谷底。

        罗猎距离底部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这裂缝之中遍布犬牙交错的岩石,岩石顶端大都极其尖锐,刚才的那头野猪就失足落了下去,不巧被一根宛如角锥般的岩石透体而过,罗猎示意张长弓不必着急,他沿着倾斜的雪松树干小心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