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拳拳到肉】(上)

第三百三十八章【拳拳到肉】(上)

        已经无人顾得上监视兰喜妹几人的举动,他们也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一批,在空袭展开之时,几人已经迅速躲进了附近的山洞中。

        兰喜妹几人无一不是见惯风浪,可是看到炸弹从天而降的场面,那些无理反抗的飞鹰堡人被炸得支离破碎,他们也不禁感到太过残忍。陆威霖怒道:“王八蛋,谁的飞机?“

        阿诺和铁娃同时望向兰喜妹,虽然徐北山愿意提供飞机,可是他们这次并未采用,所有人中,有可能动用飞机的只有兰喜妹了,毕竟他们此前就在凌天堡内发现了一架飞机。

        兰喜妹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出他们在猜疑什么,怒道:“看什么看?老娘总不至于蠢到要把自己给炸死?“

        陆威霖从地上捡起一杆步枪,瞄准空中的目标,射了两枪,却因距离太远不得不作罢。

        三架飞机将所有弹药投完之后迅速离去,而爆炸仍未结束,在飞鹰堡谷口的地方传来一声更加剧烈的爆炸。

        兰喜妹趴在地上仍然感觉得到这次爆炸前所未有的威力,灰尘漫天中,她接连咳嗽了几声,平息之后道:“坏了,谷口可能被封住了。“

        飞鹰堡虽然占据地利,易守难攻,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一旦谷口被封,所有人就会被困在其中,当然飞鹰堡有足够的粮食储备,短期内不至于被困死,但是面对刚才的空中袭击他们根本没有反手之力,谷底广场之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李长青呆呆站立在广场的边缘,硝烟尚未散尽,眼前的一切惨绝人寰,耳边到处都是惨叫声哀嚎声,李长青从未想过自己引以为傲的坚固堡垒竟如此不堪一击,他甚至还没有看清敌人的模样,就已经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沉痛打击,对方是有目的的在营地内部引发爆炸,利用开始的爆炸将惶恐的人们集中到广场上,然后再发动空袭,将一颗颗炸弹扔向广场。

        不远处一只染满鲜血的手竭力伸向李长青,李长青走过去,握住那只手,他已经辨认不出这气息奄奄的伤者究竟是谁,只听到那伤者用微弱的声音道:“大当家……照顾好我儿子……“话未说完已然气绝。

        李长青的眼睛红了,他掏出手枪转身向后方走去。

        风九青抱着家乐,在阵阵爆炸声中,这孩子居然睡着了,风九青的表情镇定如故,她抬起头看到带着硝烟味道,脸色铁青双目血红的李长青,李长青举起手枪,枪口对准了熟睡中男孩的额头,一字一句道:“我再问你一次,你的敌人到底是谁?“

        风九青道:“藤野家族,他们会倾巢出动。“

        “为什么?“

        风九青轻轻抚摸着家乐的小脸:“为了这个孩子。“

        李长青的面孔因痛苦而扭曲,他终究还是没有扣动扳机,缓缓将枪口垂落,摇了摇头道:“你们母子带来了一场浩劫。“

        风九青道:“注定的,就算我们不来,你们也是在劫难逃。“

        “胡说!“

        风九青笑了起来:“你关押的那只怪物逃走了对不对?“

        李长青如同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他心底最大的秘密竟然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揭穿,他的第一反应是罗猎和风九青可能是一伙的,不过风九青接下来的话却洗清了罗猎的嫌疑。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只需帮我对付藤野家族,我就还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

        李长青颤声道:“都是你做的……全都是你做的……“

        风九青道:“藤野家族的手段绝不仅仅限于此,无论你情愿与否,咱们都已经处在一条船上,你不帮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陡然变得如寒冰般彻骨,凛冽的杀气让习惯于杀戮的李长青内心一颤。

        节二连三的爆炸让身处在森罗沟内的罗猎三人也是为之侧目,罗猎看到从空中掠过的飞机。张长弓指着那飞机道:“出事了!“

        老鲁脸色阴沉道:“还用你说!“

        罗猎向老鲁道:“咱们还是尽快回去吧?“

        老鲁摇了摇头道:“现在回去只怕晚了。“,他突然指向前方道:“那里是什么?“

        罗猎和张长弓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件上衣。老鲁主动请缨道:“我过去看看。“

        罗猎道:“好啊!“

        张长弓本想和他同去,却被罗猎的目光制止。

        老鲁方才向前走了一步,罗猎却闪电般出手,一记掌刀重击在他的颈后,就连张长弓也不明白为何罗猎会突然向老鲁出手?罗猎的这次重击将老鲁击倒在地。

        此时他们身后的密林中传来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

        罗猎抓起老鲁,将他拖到可以隐蔽的山岩后方,朗声道:“不要他性命的只管过来!“

        张长弓这才明白他们中了老鲁的圈套,扬手给了老鲁一记耳光,这一巴掌将老鲁的半边面孔都给打肿了,老鲁也因为这记耳光清醒了过来,看到架在脖子上的尖刀,顿时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却装出一副愕然的样子:“你……你们这是做什么?“

        罗猎道:“老鲁啊,骑熊的是你朋友对不对?你将我们引入这里,想让他把我们干掉,只是没想到会失败,所以你才继续将我们引入这里。“

        老鲁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一定明白,飞鹰堡发生了爆炸,你身为四当家,首先想到的难道不是去救李长青?说什么已经晚了?看来李长青的性命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老鲁此时方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处露出了破绽,他冷冷望着罗猎道:“你以为自己出的去吗?“

        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张长弓举目望去,只见数十具遍体鳞伤的僵尸从林中走了出来。张长弓怒道:“他娘的,这厮居然在森罗沟中藏了僵尸。“

        罗猎道:“果然有古怪。“

        老鲁道:“你杀不了我,哈哈哈……“他爆发出一声狂笑,突然不顾一切地向罗猎扑了过去,罗猎出手果断,手中匕首闪电般抹过他的咽喉。

        老鲁的咽喉被割开一条寸许长的血口,他捂住咽喉,挣扎着向后方跑去,在奔跑的途中,鲜血不停涌出,可他咽喉的伤势却也在迅速愈合。

        张长弓咬牙切齿道:“全都是怪物!“

        地面剧烈震动起来,一个浑身银白色的男子骑在一头巨熊之上缓缓步出雪松林。

        张长弓向罗猎道:“老鲁和那些僵尸交给你,这头熊我来对付!“他说完已经大踏步向那骑熊人冲了过去。

        骑熊人弯弓搭箭向张长弓咻咻咻接连射出三箭,张长弓也以惊人的速度回敬了三箭,羽箭划出六道疾电,在虚空中镞尖彼此相撞,而后又掉落在地上。双方向前冲击的势头却没有因为射箭而有任何减缓。张长弓原地腾跃而起,超越了巨熊的高度,于空中踢出一脚,试图将熊背上的男子一脚踢落。

        巨熊扬起右掌,势大力沉的熊掌向张长弓身上拍去,张长弓毫不畏惧,右腿和巨熊的右掌硬碰硬撞击在一起,巨熊这巴掌强大的力量将张长弓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拍得横飞了出去,张长弓躺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骑熊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在他看来张长弓刚才的行为无异于飞蛾扑火,以卵击石,简直是自寻死路。

        罗猎擎刀已经杀入了僵尸群中,那群僵尸对罗猎纷纷闪避,罗猎扬起手中刀,左劈右砍,宛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那些僵尸的头颅砍下,老鲁的颈部伤势也已经完全愈合,他举枪瞄准罗猎,被罗猎一刀就将枪杆劈成了两半。

        罗猎二次挥刀向老鲁拦腰砍去,老鲁接连两个倒翻,身法灵活宛如猿猴般没入雪松林内。

        巨熊来到倒地不醒的张长弓面前,张开巨吻,准备一口将张长弓的头颅咬下,张长弓却在此刻睁开了双目,双手探出,分别抓住黑熊的上下两颌,奋起神力,爆发出一声怒吼,竟然硬生生将黑熊脑袋从嘴巴撕开成为两半。

        巨熊身躯虽然强悍,却也无法在头颅被撕成两半之后继续生存,宛如小山一般的庞大身躯轰然倒塌,那银色肌肤的男子慌忙从熊背上跃下。

        张长弓不等他出击,已经合身扑了上去,两人展开贴身肉搏。你来我往,拳脚相交,只听到乒乒乓乓,拳拳见肉。

        罗猎清除了那几十名僵尸,看到贴身肉搏的两人,也感到心惊肉跳,不过他并不为张长弓担心,张长弓无论自愈力还是抗击打能力在当世之中都极其罕见。那骑熊人就算身体强横,在这种贴身缠斗中也无法占到便宜。

        罗猎举目向周围望去,他更关心老鲁的去向,老鲁已经逃入雪松林,罗猎暂时收起前去追击的念头,逢林莫入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就是他对此地的环境并不熟悉。

        张长弓和骑熊人的打斗也进入了关键时刻,两人的身体都非常强横,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防守,一味进攻,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这种打法对彼此的抗击打能力要求非常严苛,张长弓虽然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可并不是没有痛觉,每次被击中,都让他痛彻心扉,他坚信对方也是一样,在自愈能力方面张长弓显然是要超出骑熊人许多的,打在骑熊人面孔上的一拳撕裂了对方脸部的皮肤,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