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七章【森罗沟】(下)

第三百三十七章【森罗沟】(下)

        黑熊这次未能成功躲开罗猎的攻击,噗!的一声匕首刺入黑熊的右眼窝,血花四溅,黑熊发出一声闷吼,身体扑倒在地上,迅速翻滚起来。

        罗猎在黑熊倒地之前放开它的厚皮,跳跃躲开,以免被这厮庞大的身体压住。

        张长弓被对方拖曳而行,他抓住锋利的镞尖,镞尖的三角刃缘将他的掌心刺破。张长弓忍痛发出一声怒吼,硬生生将镞尖拗断,断裂的箭杆在对方的牵拉下,从张长弓的体内退出,伤口中射出一道血箭。

        张长弓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角弓,解除束缚之后,他的身体在雪地上接连翻滚,一排羽箭追逐着他翻滚的身体接连钉入冻土之中,张长弓翻滚之时居然可以弯弓搭箭,锁定林中的目标又是一箭。

        树林之中传来一声闷哼,偷袭者被张长弓的这一箭射中,而后又传来一声古怪的嚎叫。

        失去一只眼睛的黑熊也放弃了对罗猎的报复,以惊人的速度冲入右前方的雪松林中。

        罗猎没有追击,他快步来到张长弓的面前,伸手将张长弓从地上拽了起来:“怎样?“

        张长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刚才被射穿的左肩也开始迅速愈合。两人来到一块巨石后隐身,刚刚藏好就听到雪松林内接连传来几声惨呼,惨呼过后,又有枪声响起,他们对望了一眼,看来在森罗沟内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

        接连几声枪响过后,看到一道身影从雪松林中匆匆逃了出来,那人居然是老鲁,老鲁神情慌张,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多处,看来他并没有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回去,而是追随两人的足迹来到了森罗沟的底部。

        张长弓向老鲁挥了挥手,叫了一声:“这里!“

        老鲁辨明声音的方向之后,气喘吁吁地赶到岩石后跟他们会合,此时的老鲁已经不像刚才分手时那样从容,满脸惶恐道:“你们……看到了没有?那黑瞎子……“

        张长弓点了点头,这么大的黑熊就连猎人出身的他过去都未曾见过,也难怪老鲁如此惊慌。

        罗猎道:“你的手下呢?“

        老鲁神情黯然道:“都死了,如果我不是逃得快恐怕也死在那黑瞎子的手里。“

        张长弓道:“除了那黑瞎子你有没有看到其他人?“他刚才被射了一箭,虽然没有看清暗算他的人是谁,可也能够推断出应该是此前看到的骑熊人。

        老鲁摇了摇头,看到张长弓胸前的血迹,关切道:“你受伤了?“

        张长弓道:“一点轻伤,不妨事。“

        萨金花仍然没有任何的消息,李长青派出去的人已经将整个飞鹰堡搜了个遍,可别说找到萨金花,就连一个影子都没有见到。吴彩蝶母子已经被李长青严控了起来,李长青让人将吴彩蝶带到自己的面前,有些话他想单独询问。

        吴彩蝶表现得非常镇定,似乎对飞鹰堡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见到李长青后恭敬叫了声姐夫。

        李长青和吴彩蝶虽然认识了不少年头,可他们之间没说过几句话,他对吴彩蝶的了解仅限于是萨金花的表姐,吴彩蝶母子前来飞鹰堡投奔他,李长青并没有犹豫就接纳下来,在他看来,虽然妻子已经发疯,可妻子的亲人自己必须要照顾,李长青从未想过这相貌普通,性格懦弱,看起来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居然会有那么复杂的背景。

        李长青点了点头,轻声道:“你应当知道你表姐失踪的事情了?“

        吴彩蝶道:“知道,我表姐真是命苦啊……“说着说着她居然落下泪来。

        李长青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她,吴彩蝶并没有去接,尴尬道:“姐夫,我不识字。“

        李长青道;“上面有照片。“

        吴彩蝶这才将报纸接了过去,这并非是最新的报纸,上面最醒目的地方刊载着一起车祸,以及几名遇难者的照片,吴彩蝶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张,顺便也看到了家乐的照片。

        李长青道:“看到了?“

        吴彩蝶点了点头。

        李长青道:“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长得相像的人,可同时有两人都如此相像可能性应该不会太大。“他打量着吴彩蝶道:“风九青是谁?“

        吴彩蝶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打扰您的。“

        李长青冷冷望着她,这里是飞鹰堡,他可以掌控任何人的生死,罗猎给他的这份报纸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吴彩蝶就是风九青,那么她和那男孩的到来将会给自己引来一场无妄之灾,李长青不是个怕事的人,比起这场随时都可能到来的灾难,让他真正感到恐惧的是妻子的身份,如果吴彩蝶是风九青,那么妻子又拥有怎样的背景?

        吴彩蝶道:“我就是风九青,金花不是我的表姐,她其实是我的妹子。“

        李长青的内心如同被重锤击中,事到如今,就算发生更诡异的事情他也只能接受。在他印象中温柔贤淑,善良单纯的妻子却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自己,李长青的内心在滴血。

        风九青道:“她叫风千金,因为自小就被我爹送给了别人,所以少有人知道她和我们风家的关系。“

        李长青感觉自己呼吸困难,他慢慢坐下,低声道:“你知不知道她的下落?“

        风九青居然点了点头。

        李长青愕然望着她,此时他方才意识到这个看似平凡甚至让人感到笨拙的女人其实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李长青道:“把她交给我,我保你母子平安。“

        风九青道:“你的保证对我一钱不值。“

        李长青因她的这句话而愤怒,冷冷道:“风九青,别忘了你在什么地方!“

        风九青道:“如果我们母子能够平平安安渡过今晚,明天你自然会见到她。“

        李长青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某种不同寻常的意味,皱了皱眉头道:“你害怕什么?“

        风九青道:“我的仇家已经到了飞鹰堡,也只有你才能帮我对付他。“

        李长青道:“你的仇家是谁?“

        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外面响起,震得地动山摇,风九青的身躯晃动了一下,并没有倒地,李长青下意识地抓住椅子的扶手,他望着临危不乱的风九青,越发觉得此女的可怕,李长青大吼道:“来人,把她带走!“

        爆炸接二连三响起,爆炸就发生在飞鹰堡的内部,飞鹰堡的多个岗哨被炸毁,李长青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问题出在他们飞鹰堡的内部。他一边派人去查看爆炸现场,一边让人去检查那些入谷的客人。

        这两天,飞鹰堡来了三股不同的势力,徐北山的特使团、张同武的特使团、还有来自狼牙寨的兰喜妹一行。

        这三股势力都在李长青的严密监视下,李长青并不认为他们有时间去布置并实施爆炸。根据负责监视三方的人回来禀报,这三方完全可以排除嫌疑,有一场爆炸还发生在张同武使团的住处,张同武派来的七人使团死伤惨重,此前自行刺瞎一只眼睛的崔世春没能躲过这场爆炸袭击,丧命当场,和他一样被炸死的还有五人,仅有幸存的一人也被炸成重伤。

        负责留守的阿诺、陆威霖、铁娃三人都来到空旷的谷底广场集合,兰喜妹和她的手下也来到了这里,所幸他们都没有受伤。

        兰喜妹向铁娃招了招手道:“他们回来了没有?“

        铁娃摇了摇头,提醒兰喜妹道:“咱们好像被包围了。“

        包围他们的是李长青的人,兰喜妹环视周围那帮荷枪实弹的飞鹰堡土匪,不屑地哼了一声道:“都是傻子吗?这些爆炸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她的话音未落,在靠近崖顶的岗哨再次发生了爆炸,从右侧山坡上烟尘四起,落石纷纷而下。

        众人慌忙躲避,仍然有数名不及躲避的土匪被落石砸中。

        阿诺感叹道:“姥姥的,是个高手啊。“

        陆威霖道:“你不也是高手?“

        阿诺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侧耳倾听道:“你们听!“

        陆威霖的耳朵还因为刚才的连番爆炸处于鸣响中,他听不到任何的异常,不知阿诺所指的听是什么。

        铁娃道:“好像有嗡嗡的声音!“

        陆威霖道:“这就是震耳欲聋!“

        兰喜妹却摇了摇头道:“不对,是飞机!“

        阿诺在同时做出了和她相同的判断,大声吼叫道:“有飞机,快!快躲起来!“

        刚才的几次爆炸只是序曲,那几次爆炸,摧毁了飞鹰堡位于谷顶的几处高堡,也让飞鹰堡布置在关键部位的重机枪失去了功效。三架飞机在昏暗天色的掩护下排列成人字,飞临到飞鹰堡的上方。

        这些土生土长的土匪大都不知这些新奇玩意儿的威力,在阿诺发出警告之后,少有人做出及时的反应,就在他们仰首观望之时,一颗颗炸弹从空中坠落,在谷底空旷场地躲避爆炸的土匪们成为了鲜明的靶子。

        爆炸声再度响起,这一轮的爆炸要比此前更加惨烈,集中在广场上的土匪根本来不及寻找隐蔽的地方,炸弹在人群中爆炸,火光冲天中,血肉横飞,现场瞬间成为了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