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古怪】(下)

第三百三十六章【古怪】(下)

        兰喜妹闻言一怔,她想了想道:“如果他不是为了害你,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萨金花的疯病跟他有关。”

        “也许是风九青。”

        兰喜妹点了点头道:“对!”

        罗猎道:“风九青这个人我并不了解,我在火车上跟她有过接触,现在回想起来她很不简单。”

        兰喜妹道:“说来听听。”

        罗猎这才将自己和风九青在火车上相遇的事情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这次他并没有隐瞒任何的细节。兰喜妹听完之后,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道:“那孩子当真有特殊的能力?”

        罗猎道:“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当时应当是风九青和宋昌金联手布局,我近距离接触那孩子的时候并没有感到特别。”

        兰喜妹明白罗猎所指的特别是什么,她小声道:“你怀疑真正拥有特殊能力的是风九青?”

        罗猎点了点头:“藤野晴子和风九青究竟是如何认识的?风九青为何帮他抚养儿子那么多年,又为何不惜代价保护这个孩子?如果她当真想要保护家乐,又为何向徐北山透露这孩子的消息?”

        兰喜妹秀眉微颦,罗猎所说的这番话揭示出疑点众多,她过去并未产生太多的怀疑。

        罗猎道:“如果不是宋昌金给我解药,我也不会发现那么多的破绽。”

        兰喜妹道:“找到宋昌金那老狐狸,严刑拷打逼问不就行了。”

        罗猎道:“他也未必知道全貌。”

        兰喜妹道:“你是说,风九青才是潜在的布局之人。”

        罗猎道:“如果风九青就是吴彩蝶,那么她已经来到了飞鹰堡,藤野家族的人对家乐志在必得。”

        兰喜妹道:“如果风九青是一个超能力者,凭她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收拾藤野家族,为何还要引你入局?”

        罗猎道:“可能是想让我们和藤野家族拼个两败俱伤,她好坐收渔人之利,也可能……”

        兰喜妹道:“她要一网打尽?”

        抛开藤野家族的势力不言,单单是罗猎的团队实力就足够强悍,风九青如果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其拥有的实力又该如何强大?

        兰喜妹认为罗猎的一切推断还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这种可能性并不大。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宋昌金和风九青中的任何一个。兰喜妹道:“宋昌金由我负责,你去找风九青。”

        罗猎道:“他来了。”

        来人是老鲁,老鲁过来是请罗猎过去见李长青。

        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萨金花的任何踪迹,她整个人仿佛凭空失踪了一般,消失在了飞鹰堡内,老鲁将罗猎带到了李长青的面前,李长青站在谷底的雪地之上,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孩向罗猎道:“你认得他吗?”

        罗猎定睛望去,那男孩正是家乐无疑,他点了点头,举步向那男孩走去,那男孩正乐呵呵奔跑着,经过罗猎的身边,居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罗猎心中一怔,轻声道:“家乐!”

        那男孩停下脚步,双目怔怔望着他道:“这位叔叔,你认得我吗?”

        罗猎此前曾经在前往满洲的列车上和家乐见过面,而且相处的时间不短,像家乐这么大的孩子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记忆,更何况距离他们上次见面的时间过去不久。

        难道这孩子的城府如此之深?居然可以伪装得如此出色?一个人的演技再出色,眼神很难伪装,罗猎从家乐单纯迷惘的眼神马上做出了判断,这孩子兴许真的没有见过自己。

        “家乐!”远处一个中年女子向这边走来,罗猎一眼就认出她是风九青。

        风九青的目光只在罗猎的脸上停留了一下,马上转向了李长青,淡淡笑道:“姐夫!”

        李长青向她介绍道:“彩蝶,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从满洲来的贵客张先生。”

        风九青向罗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罗猎道:“吴小姐,咱们此前见过面的。”

        风九青流露出和家乐同样迷惘的目光:“我从未见过张先生。”

        罗猎道:“在前来满洲的火车上,咱们还谈了一笔交易。”

        风九青用力摇了摇头,极其肯定地回答道:“我从未见过您,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坐过火车。”

        罗猎听她说得如此笃定,心中越发感到奇怪,指了指家乐道:“这孩子是……”

        “我儿子!”

        家乐脆生生道:“娘,外面好冷,咱们回去吧。”

        罗猎望着母子二人离去的身影,整个人宛如静止了一般。

        李长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其实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有很多,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一阵冷风吹来,罗猎没来由打了个冷颤,他忽然道:“大掌柜可曾去军火库搜查过?”

        李长青闻言也是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母子连心,如果他们母子当真有心灵感应的话,那么萨金花很可能去军火库,不过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如果萨金花进入军火库,应当无法瞒过层层哨所的眼睛。

        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李长青仍然决定前往军火库一趟,他要亲眼证实一下。

        罗猎跟随李长青一起重新进入了军火库的地穴之中,李长青打开锁好的三道铁门,在进入最后一道铁门之前,他向罗猎摇了摇头,意思是萨金花没可能来到这里。

        罗猎将手电筒的光束投向铁笼,却见铁笼之中已经空空荡荡,原本被囚禁其中的李元庆早已不知去向。

        李长青目瞪口呆他无数次检查过这里,并没有发现有出口可以离开。

        罗猎指向铁笼的地面,在地面上已经多出了一些碎石,碎石旁扔着一副被切断的手铐脚镣,碎石的中心有一个黑魆魆的洞口,可以容纳一个成人通过,显然李元庆就是从这个洞口逃了出去。

        李长青慌忙打开铁笼,罗猎担心其中有诈,抽出飞刀暗藏于掌心,李长青照亮那地洞,发现地洞幽深,不知通往何处,这地洞绝非一日能够打通,而且从地洞周围的碎石来看,应当是从外向内挖掘。

        李长青和罗猎对望了一眼,下去追击的念头只是在内心中闪动了一下,马上就已经放弃,解除束缚的李元庆其战斗力极其强大,罗猎领教过这小子的力量,比起张长弓的巅峰状态都不遑多让,如果正面相逢,自己很难将之制服。

        李长青道:“怎么办?”

        罗猎道:“有人协助他逃走,而且……”

        李长青明白他的意思,协助儿子逃走的人必然有萨金华,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安抚此子暴戾的性情。李长青喃喃道:“只希望他没有从这里逃出去。”

        罗猎道:“如果他逃到外面呢?”

        李长青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抿了抿嘴唇,艰难道:“所到之处必然是一场腥风血雨。”

        两人迅速撤离了军火库,李长青让人将军火库层层封锁,让他稍稍感到安心的是,飞鹰堡内暂时没有异常,看来李元庆并没有进入飞鹰堡。

        兰喜妹一直都在留意宋昌金的动向,派去跟踪宋昌金的人带来了消息,宋昌金是趁着上茅房的功夫悄然离开的,他所去的地方正是张长弓发现骑熊人之处。不过跟踪宋昌金的人在进入谷口之后不久就跟丢了,所以才回来复命。

        罗猎决定亲自去找宋昌金,他让陆威霖、阿诺、铁娃三人留下,协同兰喜妹一起盯住吴彩蝶母子,搜寻宋昌金的行动他并没有隐瞒李长青,这里毕竟是飞鹰堡,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下,得到李长青的首肯,他们的行动可以更加便利。

        李长青听闻罗猎要去的地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那里是森罗沟,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存放尸体的地方。”土匪也有生老病死,这些年来飞鹰堡的人在死后都会送到森罗沟,任凭鹰鸟啄食。因此森罗沟也成为飞鹰堡人心中的禁地,除了送死者之外,平时少有人前往那里。

        罗猎道:“咱们分头行动,我去森罗沟寻找,大掌柜就在谷内展开搜索,希望能够有个圆满结局。”

        李长青明白罗猎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好吧。”

        罗猎提醒李长青道:“李大掌柜务必要盯紧吴彩蝶母子。”

        李长青道:“他们又有什么问题?”

        事到如今,罗猎必须要将一些信息透露给他,以换得李长青的信任和协作,他将一份报纸递给了李长青,报纸上有一篇报道是关于家乐失踪的,有些事无需说明,点到即止,以李长青的头脑,看到这篇报道之后自然会明白他被吴彩蝶利用,这对母子的到来或许会给他带来一场无妄之灾。

        罗猎的脑海中反复浮现出家乐迷惘的眼神,这孩子应当从未见过自己,前往森罗沟的途中,他将此事告诉了张长弓,张长弓也觉得此事非常蹊跷,一个小孩子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掩饰得如此完美,除非他当真没有见过罗猎。

        张长弓道:“难道这孩子是双胞胎不成?”